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章子怡作客杨澜访谈节目:我的野心和伤痕(组图)
新浪娱乐          于 September 07, 2004 at 13:40:1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我不喜欢别人从背后里去说你什么,或者是捅你一刀什么的。但我现在想想其实这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社会现象

近些年,“章子怡”这三个字似乎已经超越了演员本身,而成为一种奇怪的社会现象:一方面是章子怡在演艺事业上的突飞猛进,其国际知名度已是其他年轻中国演员难以匹敌的;另一方面,则是媒体公众对其性格以及处事方式的频频非议,面对这种大褒大贬的情形,章子怡本人会在乎吗?

  通过杨澜与章子怡的对话,我们可以看出,这个从小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在一间只有十三四平方米的筒子楼里长大,一两年前还只能在自家客厅里睡觉的女孩子很明白,自己的每一次机会得之不易,每一次她都会努力珍惜。运气好是事实,但如果没有章子怡在拍摄《卧虎藏龙》时辛苦的付出,就绝不会有玉娇龙形象的成功。吃苦加机遇,这是章子怡获得成功的原因。或许她早已不是上个世纪那个留下人言可畏、然后绝尘而去的悲剧女性了,在21世纪的今天,章子怡的名言是:一个不长脑子的人离成功更远。

  《杨澜访谈录———章子怡》将分别于9月18日21:30在阳光卫视和9月19日22:30在中国教育台播出。

  1 关于“野心”:我的“野心”在哪里?

  人人都说章子怡是一个有“野心”的演员,然而在面对类似设问时章子怡却显得很茫然。她隐隐觉得,从学习舞蹈,到踏入演艺圈,一切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意外”,更多时候,在敏感和重压之下,她一心所想,只不过都是不让别人对自己失望。

  杨澜:你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欲望比较强的人吗?

  章子怡:没有。

  杨澜:没有。人家说这个章子怡一看就是很有野心的一个女孩子?

  章子怡:我的“野心”在哪里?

  杨澜:你怎么理解“野心”这两个字?

  章子怡:野心可能就是说,你很希望去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目标。

  杨澜:不,野心有一种意思就是你想达到一个你不应该达到,或者你不应该奢望的那种东西。

  章子怡:我总觉得我是一个意外。

  杨澜:怎么个意外呢?

  章子怡:你看我这个过程,我去舞蹈学校读书,也不是我要去的。

  杨澜:被动的。

  章子怡:对,那时候爸爸妈妈担心我身体弱,所以送我去学舞蹈。但我完全对舞蹈一点意识都没有。我很多同学家里都是世家,我是什么都不太清楚就去了,然后被架在那儿,开始读这个书。我那时候总觉得,哎呀,我跟我亲戚家的小孩儿,就差几天,岁数都一样的,人家每天爸爸妈妈送着上学,然后煮好早饭,衣服给你码好了,全都弄好了,晚上来接你回家,陪你一起做功课。我基本上没有太过过那种日子。

  杨澜:那你觉得有缺失吗?那个时候特别希望有人能够宠着自己,是吧?

  章子怡:对,就觉得为什么我过的是这样的日子,我要自己换那个大被套,然后每天爬上铺。

  杨澜:每天早上天不亮得起来压腿,这对孩子来说也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情。

  章子怡:因为这不是说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一共六年!包括《卧虎藏龙》,我也觉得对我是一个全方面的训练。我那时候拍戏,从他们选我到我拍戏,到完,整个过程当中,我就觉得自己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要做很多事情,然后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你,可能每天都会有人瞪你一眼或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杨澜:可能是你敏感还是怎么样?

  章子怡:没有,我就觉得有很大的压力,我不会打,我不会演戏,就这样一个人来到剧组,然后李安的那种眼神和那种无形的压力。我怎么挺过来的?就是全靠一股劲儿我觉得。我当时就是想,他选我了,我就别让他失望,我没有想我要把这个角色演得多么棒。


章子怡为《杨澜访谈录》签名题字


杨澜与章子怡合影


《我的父亲母亲》中清纯的招娣


《尖峰时刻2》中狠毒的杀手胡莉


《卧虎藏龙》中任性的玉娇龙


《十面埋伏》中善舞的小妹

  2 关于个性:我不喜欢在这个圈子里面

  也许就是凭着这么一股子狠劲,章子怡演活了“玉娇龙”,她们同样拥有过人的美貌与武功,却也因为骄横独行而受到争议,对由此而来的责任无力承担。不过,电影中的“玉娇龙”可以纵深一跃,摆脱宿命的悲剧,现实中的章子怡呢?

  杨澜:你13岁的时候还逃过学,是吧?也是你反叛的一种表示?

  章子怡:跑过一次,就是拿了钥匙开了门就跑出去了,然后学校就报警,找不到我了,其实我就在学校的操场里躺着呢。突然间看到天上的星星我就觉得怎么那么亮啊。我突然间觉得可以长叹一口气。我不是逃避那种训练的痛苦,而是受不了环境的压抑。你知道那种勾心斗角的东西我实在受不了,我不喜欢别人从背后里去说你什么,或者是捅你一刀什么的。但我现在想想其实这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社会现象。

  杨澜:而且到了电影圈的话,我想这种勾心斗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章子怡:所以我觉得我工作,拍戏就是我的工作;我不拍戏,电影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享受或者是一种娱乐。我希望自己分得很清楚,我不喜欢在这个圈子里面。

  杨澜:你一直是个胆子比较大的女孩子吗?

  章子怡:我是性格里面有一点那种,就是爱管闲事儿的那种。

  杨澜:管过什么闲事?

  章子怡:上中戏吧,那时候我们是在中戏那胡同里面,然后我记得我下课坐车回家,看到一个小孩,可能也就是十六七,一个农民,他骑三轮车,然后胡同里的那种特坏的高中生,就故意倒在他的车下面了,说:你把我撞了,你要赔钱。我刚好走过那儿,我说,什么?我明明看到他自己倒在那儿,三个人骗一个男孩,欺负人嘛,我说交道口派出所就在胡同里面,我说我愿意跟你们过去。

  杨澜:后来他们仨怎么说?

  章子怡:然后他们仨觉得碰到一个管闲事的,烦不烦哪!就走了,他们知道理亏嘛。很可笑是那男孩儿给吓得啥也没说,赶快跑了。然后我回家告诉我妈,我妈说你不怕人揍你?

  3 关于学业:那时候最怕不及格

  与外界盛传的做人玲珑、处事精明相反,章子怡说自己成名之前始终是懵懵懂懂的。不过,演艺圈的复杂和残酷显然容不得一个人后知后觉,在大一结束时,章子怡还来不及庆祝自己的侥幸过关,就目睹了三位同学由于学业不合格而黯然离去。

  章子怡:那个时候就觉得,别不及格,别成班上最差的学生,那个就是一个动力,最大的动力。

  杨澜:但是你一年级的时候曾经对自己非常没有自信,还想过退学是吗?

  章子怡:对。

  杨澜:你觉得自己特别不适合当演员还是……

  章子怡:我很怕,我会发抖,然后我会觉得怎么这个教室这么大呀,然后有那么多人在看着你。

  杨澜:那时候你觉得让你演的最不可思议的小品是什么?

  章子怡:耍猴!

  杨澜:怎么叫耍猴、?你演猴子还是演耍猴的?

  章子怡:耍猴的也演,然后猴子也演。你真的接受不了,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就变成一猴了?你怎么又变成一耍猴的了!你人是空的,是一个空壳。你连想的那个思维都没有。

  杨澜:但是到你毕业演出的时候,据说你当时是非常投入的,以至于撞破了玻璃,身上都拉破了,你自己还在戏里呢?

  章子怡:那个时候已经上了大三了吧,演的是一个农村妇女去油田看她的丈夫。我们那天是最后一个节目,我就很投入,就冲出舞台,是跑着冲出去的,什么都没想,我觉得人有的时候就会有点儿……不知道怎么说。

  杨澜:太投入了!

  章子怡:失了魂了或是什么……整个儿人就冲出玻璃了。然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天哪!脸!然后就使劲摸脸,哎,没事儿,脸不疼。然后再一看,全是血,发现动脉被拉了,因为整个手这样子出去了,然后就使劲压着动脉,上台谢幕。

  很巧,那天我爸妈在现场。

  杨澜:那把你妈妈吓坏了。

  章子怡:吓坏了,我妈妈在底下吓得都傻了。

  杨澜:现在还有疤吗?

  章子怡:疤是在手心,白色的,有一个大道子,没有缝针。

  4 关于那些伤痕与疼痛

  仿佛是一个先兆,走上“打女”之路的章子怡不时地往身上添加伤痕,受伤之后的切肤疼痛至今记忆犹新,而在伤及别人时,那种不知如何表达关爱的尴尬与愧疚同样令她刻骨铭心,也许一个人不经历伤痛,就永远无法长大;也许爱本身就是一种伤痛。

  杨澜: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你一直对这个“痛”要去理解不同的“痛”?

  章子怡:对对对。

  杨澜: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这几出戏里这个“痛”都怎么不一样?

  章子怡:我觉得皮肉之痛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真的!

  杨澜:你受过的最大的一次皮肉之痛是哪一次?

  章子怡:是这次拍《十面埋伏》吧。我被打得……整个人突然觉得……哎,停了,这个世界。被打完以后我发现,突然间很静,什么都听不到,人一下就蒙了。本文由倍 可亲网站在第一时间向北美华人播报.

  杨澜:我看《十面埋伏》的时候,看到你从雪里又挣扎着爬起来,首先那个地方我觉得有一点点好笑,因为觉得你已经死过二回了,怎么又起来了?但是,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想,哎呦,穿那么一点衣服,不要冻死了。

  章子怡:对,就是躺在地上,我实在是冻得不行了,因为你不能动,你知道有的时候就给你盖好雪了,你就不可以动。我一直在底下,然后我开始抖了,我的嘴巴开始抖,副导演看见说:“子怡,你没有台词!”弄得我哭笑不得,我那时候已经控制不了了。

  杨澜:那你刚才说得这个比皮肉之苦更难以忍受的是什么之苦?相对于皮肉来说,可能是心理上或者精神层面的,对吧?

  章子怡:对,如果能够多一些人去理解你的话,其实就像刚才我们闲聊的时候说,你希望别人去理解你,但是别人,任何一个人他没有这个义务;如果他愿意去理解你的话,也许他会站在你的立场上去想一想,但是他没有这个义务。

  杨澜:没有这个义务,你什么时候认识到这一点?

  章子怡:因为我从一出道拍《我的父亲母亲》,直到现在,我觉得各种各样的声音在我身上不断地发出,或者是可能还会继续延续下去,我那时候会说我很努力,我很不容易,你看那个戏多难拍,然后慢慢地我发现,其实我没有这个必要讲这些了,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长大了,我会觉得人家这样想是有道理的。

  杨澜:但是一个人自己要是觉得受到伤害的话,一个人是容易挺过去的,但是如果你看到比如说自己爱的人,比如说自己的爸爸妈妈也要为此经受很大的压力的话。

  章子怡:这可能是我最大的痛。因为你慢慢知道你是身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面,很多事情你得想开一些;但你的父母他们不了解,所以当他们看到那些很夸张很无边的东西,他们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很陌生的人,我们不认识。

  杨澜:你觉得哪些事情对他们的伤害也非常大?

  章子怡:无非就是绯闻吧,因为我曾经看过一个绯闻实在是不着边际,我看了这个,我就想,是,我真的很气很气,我说着说着就控制不住跑到厕所去哭了。哎呀,但是妈妈在,你知道吧,妈妈在,我又不想让妈妈看到我难过,你知道父母一看到孩子难过他会更痛。我在里面,我就让自己安静了,安静了然后我才出来。但是你知道那种状态你是掩饰不了的,你不能说2分钟你就没事了,那个事情会困扰着你,你会去想那些。然后我妈妈看到了,我看得到她是很痛的,她也很难受,但是我觉得那个时候就不要讲什么了,该怎么办呢。我们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

  5 关于她自己的感情世界

  在沸沸扬扬的绯闻、频闪不断的镁光灯以及永远也赶不完的通告背后,这个25岁的女孩的爱情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似乎没人能够猜透,或许,她更多地把自己的情感投入到了银幕上,一部电影就犹如一场情感的轮回,在这张年轻的面孔上刻下了一份超越同龄人的“沧桑”。

  杨澜:你觉得自己骨子里是比较开放的,还是比较现代的?还是相对来说,比如说在爱情这个方面的观念上,或者性的观念上自己其实是一个传统或者是保守的人?

  章子怡:我是一个责任感很重的人。比如说一旦你爱上了一个人,或者是你有了这份情感,我不会说走就走,或者是说放弃就放弃了。我就不可能那样,好像那么随意,可以投入到一段恋情,走了,然后又投入到另外一段恋情,我很难做到这么洒脱,在感情上面,我做不到。

  杨澜:你自己看《十面埋伏》的时候,听说你哭了?

  章子怡:我是确实被那种感情,就是戏里面那两个人物的那种情感,那种爱到那种撕裂的那种程度,我觉得是现实生活当中,可能就是人的一种幻想吧?我觉得我还是喜欢演一些比较悲情的电影,讲情感的。我喜欢那个人物可以给他捏碎了,再把他拢在一起,你再把他……我觉得把他像冻冰块一样,那个水一滴一滴地滴进去,然后给他冻成型。在那过程当中冻型,然后你开始给他雕刻,你刻他的眼神,你刻他的体态,那个过程比较有意思。

  杨澜:你觉得现在再去演一部电影,再阐述一个角色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自己的把握度就比过去大多了?因为我觉得好像这一年,你的演技提高得蛮大的?

  章子怡:我想演员其实要懂得怎么样去交流,跟导演交流。我这次在日本拍戏,所有的日本人不敢去向导演问,不敢去。

  杨澜:在日本人那儿等级是很厉害的。

  章子怡:对,分得很清楚的。你一个问题他们要通过副导演,然后到制片,然后再到总制片,再问到导演去。有一天拍戏,突然间要拍我唱歌,我知道那个歌怎么唱,但是我要很清楚每一个歌词是什么意思,我才知道我怎么去跟男演员交流,用我自己的这个手势。马上就要拍了,所有人在那儿等着,我也很紧张,可是我就觉得我一定要跟导演讲,这样子的话会浪费时间,然后我也没有准备充分,没有人敢去说的,但是我觉得……

  杨澜:那后来你怎么办呢?

  章子怡:我就跑去说了,我就跟导演说了,然后导演就说,哎,好啊,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因为那时候可能已经过了四十分钟的样子。

  我说,没有人敢跟您讲,他说,有什么怕的吗。所以从外界看好像导演很严肃,没有人敢跟他说话,其实他不是这样子的。

  6 关于她的前路与未来

  章子怡说,她从来不相信童话,如今,她正在用自己的实力颠覆当年那些有关幸运和炒作的质疑,她的一只脚已经跨到了西方,功夫非凡地成为华人电影进军好莱坞的敲门砖;而她的另一只脚,则始终站在与国际一流导演合作的艺术电影领域,我知道,那是她真正施展“野心”和才华的天地。

  杨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电影这个圈子还是比较以男性为主导的,那么女性特别是女演员来说在某种程度上处于一种被动的地位,要被导演选上,你觉得这种竞争你喜欢吗?

  章子怡:我觉得我现在很快乐,因为我有选择的权力,不仅仅是他们选我,我还在去选,我同时我也在选我的角色和剧本。所以我觉得你有这个选择的权力可能就会让你更加自信。因为你不是说,来了一个东西,你不是很喜欢,但是你为了工作也好,生存也好,你一定要去做它。

  杨澜: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成长的这个边际线在什么地方?自己就会这样一路地走下去,最终希望达到哪里?

  章子怡:没想过,没想过。现在我始终都是有好戏就去拍。我拍的量其实也不大,一年才一两部电影。我不着急,我觉得要为喜欢的事情去努力或者去付出,痛也好,艰辛也好,但是你自己选定的,你就会愿意为它去做。

  杨澜:但是青春也很短暂。

  章子怡:我没想过那么多。可能就是还没到想的时候吧。还没有到那么大顾虑,有那么大顾虑的时候。(感谢《杨澜访谈录》提供文字与部分图片资料)

  -章子怡小传

  章子怡,北京女孩,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从小学习舞蹈,后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主要作品包括:《我的父亲母亲》、《卧虎藏龙》、《十面埋伏》等,近年来,章子怡佳作迭出、人气不断飙升,成为目前最具身价及票房影响力的中国影星之一。






回 [ 影视名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