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影视名人]

李少红《红楼梦》叫座不叫好 到底惹了谁

世界名人网特约记者综合报道          录入于 September 14, 2010 at 04:27:1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李少红导演最近比较烦,她花费3年时间、耗资2亿元打造的豪华巨制新版《红楼梦》一经播出,就遭遇潮水般的批评和质疑。她先是回应,后是不断辩解,压力大到在电视台录制节目时情绪失控。虽然李少红很不理解她的心血被批成“红雷梦”,但从整个电视剧制作大环境来看,她不用太抓狂,毕竟现在雷剧都是“名”利双收,赚得盆满钵满。

新版《红楼梦》自开播以来,除了得到“制作精良、画面唯美”之类的称赞外,该剧造型、旁白、演员均饱受争议。针对媒体一边倒的批评声,李少红发表声明,称不断出现的关于她回应质疑的各种版本报道“断章取义”、“牵强附会”甚至“凭空杜撰”,造成观众困惑,给她个人也带来负面影响。

而随后李少红携新《红楼梦》演员在上海做客某节目,节目特设提问环节。对于小演员们饱受批评的演技,李少红则斩钉截铁:“如果满分是10分,我都给他们打12分!”

一名网络记者问:“剧中文言文太多导致80后90后看不懂,”李少红有点不高兴了,“媒体没有权利代表80后和90后,你们凭什么说他们看不懂?”她随机问现场一名五六十岁的观众是否看得懂,观众回答“看得懂”。当再次被记者质疑这位观众并非80后90后时,剧中的小演员们也来圆场,称自己对于理解《红楼梦》没有问题。记者追问演员是否能代表观众,至此,李少红说,“我认为观众都看得懂,就算一时有不理解的,也可以买本原著来看”。

说到这里,李少红情绪失控了,“我认为《红楼梦》播出以来媒体一直以挑刺的眼光看待我们,从不写我们好的地方,只写负面报道,这是什么心态?反复黑《红楼梦》,这太武断了。或许你们这么做是为了追求发行量,但请想一想这样对我们主创人员是否公平?我今天说的这些话,你们节目可以剪掉,但我一定要说。”事态发展到如此情境,录制现场一度冷场。

新《红楼梦》不断被黑

李少红导演一直让人感觉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但日前带着《红楼梦》剧组一众演员到上海录制节目时,面对节目现场记者们提出的质疑,李少红却情绪失控。她说:“我认为《红楼梦》播出以来,媒体一直以挑刺的眼光来看待我们,从不写我们好的地方,只写负面报道,这是什么心态?反复‘黑’《红楼梦》,这太武断了。”

据记者从李少红身边人士了解到,最近李少红的确很心烦,媒体和观众不断挑刺,不断有《红楼梦》负面新闻出现,更让李少红气愤的是最近还出现了“黑楼”帮,在知名论坛上专门“黑”《红楼梦》。这两天还有一条旧闻变成了新闻——《红楼梦》演员被传集体整容。这其实是条两年前的新闻,却不知为何被人翻了旧账。此外,还有《红楼梦》因收视率低被江西地方台停播的消息,后来证实这是假消息,江西地方台根本没有买《红楼梦》。这种种负面假消息让李少红现在非常抗拒面对媒体。记者了解到,目前李少红出席活动都要亲自确认相关采访媒体,不友善的一概拒绝,对于采访特别谨慎,之前上海某周报计划为其做封面报道,原本李少红已经答应,周报封面图片都印刷好了,但最后关头她还是婉拒了。

新《红楼梦》为何会拍成“红雷梦”?

对于自己拍摄的《红楼梦》这样一部非常忠于原著的作品被外界“骂”得体无完肤,李少红一直很不理解。自开播以来,除了“铜钱头”、“羽毛妆”等演员造型被嘲笑以外,“场景阴森,配乐古怪,像看鬼片”、“文言台词,大量旁白,不伦不类”等质疑不绝于耳。最近网上更是流传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红楼梦》穿帮图,例如宝黛所乘的船居然出现了轮胎,连台湾媒体都转载了《红楼梦》的穿帮新闻。因为是高清拍摄,剧中的塑料花清晰可见,这部号称制作成本近百万元一集的电视剧(因为演员大都是新人,片酬成本也不高),居然假花满镜头,这有点说不过去。《红楼梦》为何会拍成“红雷梦”的呢?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剧评家指出,要是低标准要求李少红,那么她拍出《红楼梦》就是胜利。众所周知,新《红楼梦》原本计划让曾执导《雍正王朝》等剧的胡玫担任导演,可因为演员选秀方面的分歧,胡玫退出了。胡玫对拍《红楼梦》做过一些准备,而李少红是临时替代胡玫执导的,可说是临危受命,仓促上阵。就李少红的《红楼梦》功底来看,肯定会存在一些不足和缺陷。

这位剧评家特别提到关于宝钗和黛玉的胖瘦问题。李少红曾回应观众对于“宝瘦黛肥”的质疑,“我觉得长相真的是次要的,气质才最重要,她们的表演能让你觉得在现实生活中存在这样的人,是真实的。只说演员胖瘦就没劲了。”李少红忘记了有句话叫做“相由心生”,长相和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是密切相关的。钱钟书先生就曾讽刺过戏台上身形丰硕的女演员演“黛玉葬花”的滑稽场面,而类似于黛玉葬花这样的情节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绝对不可能随便被消解。林黛玉之瘦削和薛宝钗之丰满与两个人的家庭背景、性格特点、生活习惯都是密不可分的,绝对不是李少红导演所说的简单的外形问题。

另外,这次《红楼梦》的另一大败笔就是安插了许多旁白,李少红此意是想尽可能浅显表达剧情,让观众不用思考地欣赏经典,不料弄巧成拙,观众觉得旁白实在太唠叨。如果观众看过李少红早年拍摄的电视剧《大明宫词》、《橘子红了》,就可以发现《红楼梦》的“场景阴森,配乐古怪,像看鬼片”、“文言台词,大量旁白,不伦不类”其实是李导演的一贯风格。也许是因为前两部剧集叫好又叫座,李少红在翻拍名著时坚持了她的影像语言,却忘了前有87版红楼的珠玉,后有观众口味的与时俱进,而且一班生嫩的小演员实在无法像周迅、赵文瑄那样能在诡异的音乐和阴涩的画面中压得住台。

观众挑刺新《红楼梦》

观众对于新《红楼梦》的挑刺,是全方位且五花八门的:黛玉进京都时从轿子里向外张望的镜头,被称为像年轻版的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傻了眼”。刘姥姥进大观园用了综艺节目常用的音效,看起来很现代。还有一组视频截图在网上被大量转载,分别是“黛玉吐水图”、“薛姨妈喷茶图”和“湘云喷饭图”。陈晓旭版黛玉遮脸吐水,蒋梦婕版黛玉则是冲着镜头很粗鲁地将一口茶水吐了出来,网友指出黛玉吐水“太失礼了”,根本不像大家闺秀”;原著中的“薛姨妈喷茶”是一口茶水喷在了探春的裙子上,新《红楼梦》中的薛姨妈却一口茶喷上了天;史湘云一口饭喷出来更是粒粒米饭呈抛物线状惊人的剽悍。

对于网上的负面评价,李少红表示说:“我看了网上(的评价),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确实也遭遇了极少数‘毒舌’的攻击,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很熟悉,也见过这样的阵势。他们妖魔化新版《红楼梦》的动机,以及《红楼梦》动了他们心中什么样的‘奶酪’,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能用一种健康的心态来端正自己的态度。我们三年几乎是在一片争议中熬过来的。无论选秀的演员还是小演员都是在这样的气氛中成长锻炼出来的,连功成名就的老演员也同我们一起经历了考验,我们大家都是冲《红楼梦》来的。曹雪芹的这本书一直争议不断,却越证明了这本书的生命力越强。”

雷剧一样能赚大钱

虽然《红楼梦》变成“红雷梦”,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收视率确实还不错,网上的热烈挑刺、质疑等也从侧面反映了这部新《红楼梦》是个热剧。有业内人士指出,现在的电视剧制作陷进了怪圈,不雷就没人看。之前的《杨贵妃秘史》、《神话》和《三国》都是很好的例子,从情节到台词都把观众雷得里嫩外焦,但架不住收视率也高得雷人。因为浅显,因为直白,符合大众的快餐文化需求,满足了大家的浮躁心态,不用动脑筋就是看个热闹,于是雷剧有了广阔天地。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越来越多的“非专业资本”涌向影视圈这个大染缸,各方利益驱动电视剧的制作速成、速卖、速播、速赚钱,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多少“专业人士”能够精雕细琢拍出有诚意、有深度的作品呢?观众在没得选择的情况下,也只能从“雷声阵阵”中寻找乐子了。于是乎电视剧市场就陷入了这样的怪圈,观众最近“快餐”吃得欢,电视台就挑这个卖,而制作方就顺应电视台的要求大量生产。

李少红烦归烦,《红楼梦》毕竟还是早就回本,赚了近亿元了。据此前制片方华录百纳的副总经理罗立平透露,新版《红楼梦》首轮播出版权卖到了160万元一集。而近日又有消息称,由于最近《红楼梦》话题不断,其二轮和海外卖片以及电视剧周边产品的收入都很不错,李少红的《红楼梦》赚了接近亿元。

近日某卫视购片人士刘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三国》赚了2亿元,《红楼梦》赚了近亿元,以后电视剧翻拍会更多,因为只要翻拍就有噱头、有话题,电视剧就不愁卖。电视台现在竞争激烈,只要前期炒热的电视剧都会遭到疯抢,价格也会随之哄抬,这样电视剧保证不会亏本。“现在卫视竞争激烈,让电视台为了买到好片不惜代价,这样制作方会想尽办法在前期为电视剧造势,此举就是为了增加关注度,卖到好价钱。这次《红楼梦》从前期选秀到后来拍摄,一直新闻不断,所以在2008年片子还没完成时就可以卖到100多万元一集,那在当时简直是天价。”刘先生还表示,今年上半年看到的剧目基本都是翻拍,这说明什么问题?现在电视剧市场创意不足,好的剧本不多,制作方为了保险起见走翻拍经典的道路,这是一个保证不亏本的做法,“现在演员涨价了,导演、编剧也涨价了,要买好点子不容易,制作方翻拍经典省心省力,吸引电视台买片,而电视台看到有收视保障,顶多在翻拍经典的时候要求颠覆一下剧情,让观众雷一下就可以博得收视,这就是电视剧的拍摄现状。”

李少红回应观众挑刺新《红楼梦》五大“雷”

上一集看到黛玉用袖子擦眼泪已经相当惊悚。这一集更好,直接擦鼻涕了。黛玉,你的袖子还真是一专多能

一雷

造型:铜钱头好像是个大框框

人物造型公布后,女主演们的“铜钱头”就是外界争议的焦点。由于对老版《红楼梦》太过熟悉,很多受访观众都对新版《红楼梦》的演员造型表示了质疑。有观众表示,虽然自己已经在各种宣传照片上看过女演员们那著名的“铜钱头”,打了心理预防针,但看电视剧时依然被雷得外焦里嫩。惜春的“铜钱头”让她看上去老气横秋,王夫人、薛姨妈的“铜钱头”则少了一份贵妇的雍容之气。

网友细雨墨墨在博客中写道:“小黛玉出场时清新可人,妩媚灵动,带上铜钱头后顿时显得脸型更圆。没有铜钱头的晴雯、平儿等丫鬟倒是招人怜爱,个性依然。铜钱头好像是一个大框框,框住了王夫人薛姨妈倒也罢了,这些没出阁的姑娘小姐们带上了便不能正常说话吃饭,连眼神都显得迟钝了。”

李少红回应:这些妆容是贵族生活的一部分

雍正12妃的美人图,里面的抹额,其实跟这些东西都是类似的。而像这些妆容都是贵族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也想以此来表明他们的身份。

这次的造型在外人看来是挑战了大众审美。不过,日本人的《大奥》,可以有大辫子;《艺伎回忆录》,可以有岛田髻。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有额妆呢?一部戏的造型好坏绝对不能孤立看,必须和整体风格放在一起评价。而单独看《红楼梦》造型,和每个人心目中已有的约定俗成的形象经验发生了冲突,影响了冷静客观的评价。其实,片子和额妆用在影视中并不是第一次,只是没有这么大规模罢了。

二雷

人物:黛肥钗瘦,宝玉“尖嘴猴腮”

有观众认为新版《红楼梦》里人物形象“错位”。原著中宝钗丰满,黛玉清瘦,有种病态美。可在新版电视剧中,林妹妹胖,宝姐姐却纤腰一握,本该面如满月的宝哥哥简直尖嘴猴腮。

贾母和刘姥姥也是肥瘦的争议,乡村出身的刘姥姥比贾母还要富态,让观众接受不了。

此外,还有演员年龄的争议,归亚蕾扮演的王夫人,比薛姨妈、邢夫人(王馥荔饰)等老很多,王夫人看起来跟贾母一样老。剧中“小宝玉”拍摄时只有13岁,饰演王夫人的归亚蕾则已60多岁,饰演贾政的许还山更是70岁出头。观众觉得这种年龄上的“错位”,使得他们在同一场景出现时有点别扭,与其说是父子、母子,不如说更像祖孙。

也有观众说最忍受不了的是宝黛相见,两人外表的对比实在是不配。“这个宝玉尖尖的下巴,和我想象中宝玉的样子实在相去甚远。而且一看就是一个小孩子,而黛玉和众女眷一起倒也不觉得年纪大,可是和宝玉一起,两人的神态表情让人觉得林黛玉要比宝玉大好多岁。可以做个小妈了。宝玉还妹妹、妹妹地叫着,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老版《红楼梦》中邓婕饰演的王熙凤一直为观众所津津乐道,对于新版“凤辣子”,观众自然也格外期待。但新版“凤辣子”姚笛的首次亮相,气场明显不足。老版的邓婕一出场就给人不怒自威、八面玲珑之感,姚笛造型虽华丽,但举手投足间总有些牵强,表演的痕迹过重,刻意往“狠”、“辣”上面使劲,骨子里却依然温婉,姚笛的台词更是显得底气不足,少了凤姐特有的辣、脆和狠劲。

李少红回应:黛玉会因爱情而瘦下来

所有这样的顾虑都会随着播出迎刃而解。宝钗成长发育之后就会慢慢丰满起来,黛玉因为担心得不到宝玉的爱情,才忧郁成疾。看到后面大家自然会看到黛玉变得越来越瘦。虽然蒋梦婕的容貌并不惊艳,但多年的舞蹈功底让她具备了一种古典美的气质。从最初被选定为少年黛玉的扮演者,到最终敲定由她一人独挑所有黛玉的戏份,这是蒋梦婕自身努力的结果。

书中描写元春薨的年龄是43岁,我们比方王夫人生育她的年龄是16~20岁之间,那她也正是60岁到60岁出头,和演员的实际年龄基本复合,而且还有贾珠在先。曹雪芹在原著中也只是模糊地说到了年龄,而宝玉确实是贾政和王夫人的老来子,至于两代人年龄到底相差多少岁,说法也不太一样。另外,正是因为老来得子,贾府上下才如此溺爱宝玉。含玉而生也意味着珍爱有加。我们说尊重原著是尊重它的精神,也并不能教条。这样的考虑不能算是错位。大致算算王夫人和贾政的年龄,我觉得许还山和归亚蕾两位老师的年龄还是合适的。

老戏骨是新版《红楼梦》的灵魂人物,随着剧情的发展和深入,更多的观众会意识到他们在这样一个大家族中存在的重要性!他们是支撑起这样一个大家族的栋梁,是一个社会的缩影。他们担当起长辈的精神和力量,是那些子孙的依靠。他们毕竟代表了一个历史,一个社会的面貌。从他们身上我们能看到王朝、政治、伦理道德,还有文化。所以许还山、归亚蕾、王馥荔、周采芹、叶琳琅、赵健为代表的老演员是当之无愧的。

三雷

旁白:大量朗读原文,絮絮叨叨像广播剧

“新红楼的旁白,让我自然地联想到了纪录片。在旁白陈述中,既追求原著的精华,又串联上下情节,好似原生态的生动还原,梦境中亦真实,是为真假通融。旁白让我有了一种品读原著的亲切感,将原本的故事勾勒的真实化、记录化。但问题是过犹不及,处处旁白不如不设旁白。红楼不是史诗,过多的旁白钳制住了自然的情节发展,本是沉浸于红楼儿女的细腻多情,但次次都被这飘忽而至的男声打断,显然不解风情。”这是网友细雨墨墨的博文。

新版《红楼梦》有一大特点,是老版以及很多电视剧所没有的,那便是新版《红楼梦》有大量的旁白解说。黛玉的心理活动、小姐闺房的描述、变换的场景等都直白地说出来,有些一眼就能看明白的戏,经旁白一说反而显得很别扭,也削弱了情节的感染力和内敛的味道,由始至终,就如同无法忽略的“呜呜祖啦”一样没法好好欣赏故事及人物之间的张力。一些观众觉得没完没了的旁白,让这部电视剧更像是广播剧,而不是电视剧,印象最深的只有不断萦绕耳边的旁白,就是闭着眼也知道故事演到哪了。比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观众都可以看到刘姥姥醉态十足了,此时却有画外音,解释刘姥姥是如何喝醉的,醉态如何;至于刘姥姥误进贾宝玉的卧室,也有一大堆旁白解说,卧室里面的家具如何如何。很多观众认为,大部分旁白都骚扰大家看剧的心情,“这是赵忠祥解说《动物世界》吗?简直是把观众当弱智的。”

有观众认为新版《红楼梦》高度忠实原著有“图解小说”的嫌疑,缺乏想象力。当一些文字难以用画面表现时,就用上了长达十几分钟的旁白,大量朗读原文。如此“忠于原著”有些可笑。有观众表示,原封不动的后果则导致节奏相当慢,观众也大叫看得很闷,“看电视剧不如看小说。简直像催眠曲,几乎让人昏昏欲睡。”

李少红回应:当广播剧听,我也没意见

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有没有旁白都会遭到非议,多少都一样,只要是《红楼梦》就离不开争议。我们剧本的初稿就有旁白。《红楼梦》的内容很丰富,字里行间好几层意思,还真别高估了自己。能通过画面、镜头语言,还有借助旁白加深理解原著的含义,我觉得手段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我们需要点耐心,先看下去,看明白。我很清楚有旁白也好,没有也好,都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观众既然说旁白非常美和耐听,那说明他们喜欢,当广播剧听,我也没意见,多了一种欣赏形式普及《红楼梦》,也是好事。

“忠于原著很可笑吗”?不是名著吗?名著不是很经典吗?哪里有长达十几分钟的旁白了?哪里大量朗读原文了?能够“高度忠实”不是很高的评价吗?是不是“缺乏了想象力”的担心,完整播出后,自有公论。一定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我觉得都很正常。

曹雪芹的文字非常好,我觉得能够巧妙地运用,不但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又成为视觉的一部分,是很有欣赏价值的。我希望新版《红楼梦》能和小说一样,经得起反复欣赏和阅读,每次都能得到新的感觉。《红楼梦》这本书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流传200余年,正是因为其中蕴含着无穷尽的内容,任何时候,任何年代读它都有新的体会。我只觉得50集的篇幅太短,空间太小。需要各种形态叠加的效果,才能尽可能地涵盖里面丰富的内容。

四雷

演技:王熙凤没气场林黛玉“背书”差

尽管导演李少红再三表示,选出来的演员年龄、气质都跟《红楼梦》原著的人物相符。及至看到一众演员的表演,观众大呼,演员们演技太烂,表演稚嫩没法演出《红楼梦》的灵魂来。

比如王熙凤一角,姚笛演得太造作,单单是林黛玉出场那幕,姚笛只会嘻嘻哈哈虚笑,没有气场,根本演不出王熙凤张扬跋扈以及圆滑世故。而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林黛玉一角,蒋梦婕装柔弱实在装得让人不大舒服,与贾宝玉首次见面那场戏,说话有声无力,简直像半死不活。已小有名气的唐一菲饰演的秦可卿,也被指演不出秦可卿的内秀,眼神妖媚倒像风尘女子。

新版《红楼梦》人物对白遵照小说原著,为文言文对白。很多观众表示,听起来有点吃力,而且很有距离感。特别是演员念台词的时候像小学生背书,虽然节奏抑扬顿挫,但是不够生活化,让人看得不舒服。特别是蒋梦婕饰演的林黛玉,“背书”也背得很差,台词对白往往念得断断续续。至于老戏骨级别的归亚蕾(王夫人)也没少遭到观众批评,部分观众觉得她不单说话太慢,而且她的台式普通话在一大堆演员当中,显得极其别扭。

李少红回应:要求演员本色出演

如果看过《红楼梦》,了解《红楼梦》的,就知道,演员必须是本色演出,而且必须是非常纯情的,要的就是他们的青春,我觉得他们实际上就是拿自己的青春奉献给《红楼梦》,而谈不上什么表演。

五雷

场景配乐:阴森森像鬼片

看新版《红楼梦》像看鬼片——首先是镜头时而变速时而定格,簌簌簌像玩漂移,比如贾母等一堆人进大观园游玩,本来走路走得很正常,突然哗啦一下从大观园门口“快进”到园中间。再者场景阴森,很多观众看后整体感觉是气氛太阴郁,“那么多红楼女人在一起活动,看起来像一堆幽怨的怨女在叹息。没有一丝阳光的感觉太压抑啦。”比如一僧一道加上甄士隐三个人在大冢上谈论《好了歌》,身边居然是鬼影重重;而贾雨村携林黛玉前往贾府途中也像《聊斋》里面的场景;而太虚幻境更神乎其神,烟雾缭绕,不像一般的神话剧,而很有鬼片感觉。

让新版《红楼梦》看起来像鬼片的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配乐。新版的配乐咿咿呀呀从头响到尾,观众觉得这种配乐配上阴森的场景,让整个电视剧看起来真的有几分恐怖片的感觉。

宝玉挨打后做梦的那段,则将鬼片风格营造到极致。幽暗光影中,琪官突然闪现,活像一个皮影,木立在宝玉床前;不远处,投井而死的金钏儿独立角落,脸部轮廓模糊不清。她俩用标准的冤魂口音对宝玉说着话,很像《驱魔人》中的镜头。快进、变速镜头被李少红用到极致,丫鬟小姐时不时就要“凌波微步”一群人就从院子的这一头忽然飞到了屋子的那一边,有人计算过,最多是10秒内出现6次变速镜头,加上鬼魅阴森的色调,每个人看起来都像女鬼,有记者表示:“活像一群怨妇,透着股哀怨的暮气。”

李少红回应:媒体收集负面信息很有娱乐心态

我看了很多媒体很有成见的报道。他们收集负面信息的习惯大多都出自于娱乐心态,因此故意制造自相矛盾的话题。画面很唯美,但很“阴郁”;音乐很好听,但很“阴森”;旁白很有磁力,但很“啰嗦”;小演员很年轻,但很“稚嫩”;长辈很有派,但很“老”;忠实原著,但很“图解”。他们还没等看到结果就把什么都游戏了。当今社会喜欢运用这样的叛逆形式,反传统的表达,对比解构的方式娱乐所有,包括经典。或者说明风格很强的作品就要有这样一个从不熟悉到熟悉的认识过程?我们能够通过一部影视作品创造和尝试新的风格,表现手段,新的形态,让人们认识到古典文化的丰富表现力,影响着一代文学巨匠的昆曲,佐证了它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瑰宝,当之无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何况曹雪芹在书中写了大量的昆曲桥段,并且和人物命运紧密相连,甚至于把一些昆曲和传奇,经典台词直接编入故事,宝黛的爱情启蒙就来自《西厢记》、《牡丹亭》,宝玉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黛玉的“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都是这些剧目中的唱词。还有元春省亲看的四出戏都是精心安排,充满命运的谶语。太虚幻境中曹雪芹写的《红楼梦》十二支的唱词,直接就是昆曲的曲牌。可以说《红楼梦》和昆曲有着深厚的渊源。我认为这是有价值的尝试和普及。

观众总评

台词——演员的台词就是书中的词,编剧可真省心,一个字都不用改了。

造型——铜钱头太抢眼了,李少红是被叶锦添给黑了。

画面——快进的镜头看得人头晕。恍惚觉得是在看鬼片,虽然光打得是很漂亮,但也很阴森,人物感觉随时都像画皮的样子。

人物——黛肥钗瘦,年龄感错位,黛玉可以做宝玉的“小妈”。

旁白——平均每隔5分钟出现一次,整个就是个广播剧。

背景音乐——咿咿呀呀个不停,还不断变速,整个就是个惊悚片。

面对种种挑刺,新版《红楼梦》之后在卫视播出时会不会针对观众的意见做出调整?李少红表示:“好的意见我们会调整。这次新版《红楼梦》的播出形式造成地方台先于卫视播出,加上网络的盗版,播出平台不统一和多样化,使得版本众多,播出效果有好有坏,让我们无辜地承受了很多不客观的评价。李少红希望通过媒体能够向广大观众呼吁:一定要观看正规渠道的播出。



影视名人
Email: 影视名人
责任编辑:005
回 [ 影视名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