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和卡拉扬一起工作的日子
卡雷拉斯 July 21, 2003 at 10:29:11: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卡拉扬的魅力

大指挥家卡拉扬的魅力是,他让你觉得他像是一位父亲,站在台下只为你一个人而指挥。

他能让站在台上的你放心地为所欲为,他一定会带着乐团跟随你。

事实上完全相反,但你察觉不出他是刻意如此,这就是卡拉扬高明之处。

你唱歌时,会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在与安全,尤其当他从指挥台上,带着你走完整出歌剧时。

然而,卡拉扬被大家公认是一位非常不易相处的人。

他善变、冷漠,很少在公开场所露面,工作时既专制又独裁。

我也早就听说,有几位同行和他相处有困难,甚至还发生过激烈冲突。

不过我只能说说自己和他相处的个人经验。

我和他之间从未有过摩擦。当我出现错误时,我从来不记得他对我所犯的错误有过任何嘲讽的指责,或是听他说过什么难听的话,或是做出什么不利的批评。

而且我相信,即使我没有如他所期望的顺利成功,他也不会恶意待我。

我所认识的他,是比较感性的一面。

1987年5月,我在奥地利电视台转播的音乐会上不得已拄着拐杖,拖着打石膏的腿登台演唱(我因为不小心在打网球时受了伤),隔天,他立刻打电话来,并且详细询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外,当我在巴塞罗那和西雅图的医院里接受长期治疗时,他也常打电话来为我打气,和我研商一些未来的计划。

对我来说,卡拉扬也不如外传的那样深不可测。

相反,他很平易近人。

我常和他讨论一些完全与音乐无关的事。

有时他还很风趣,可见他并不是那种完全不懂幽默的人。

我想起一件事,可以用来证明:有一天他突然心血来潮,想和我合作一些事,于是和我约时间。

我说:“很抱歉,那天不行,我刚好在奥维约特(OV1EDO)有场音乐会。”

“什么?为什么会在奥维约特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开音乐会?”我知道他是故意玩笑式地这么问。

刚好我知道卡拉扬刚出道时,曾在德国的小城乌尔姆(ULM)演出过。

于是回答道:“那里和乌尔姆差不多!”

卡拉扬听后笑了起来。

他周围的人也许会认为我很不礼貌,但卡拉扬却一点也不介意。

他来自另一个银河系

在萨尔兹堡演出威尔第的《安魂曲》后,我想是在1978年,我的一位友人跟我说,我们这群台上的歌手在谢幕时所排列的队伍,看起来有点奇怪,他指的是佛蕾妮、巴莎、乔洛夫和我站在靠近卡拉扬的舞台旁边,好似一群学生害怕地看着老师,也仿佛彼此之间存在着一道无形的墙。

这完全是个错误的印象。

或许诚如我朋友所说的,我们之间有一道墙,但那纯粹是基于一种对大师的尊敬和崇拜,就好像他是来自另一个银河系的崇高主宰一般。

卡拉扬的音乐是举世无双的,所有的架构及发展过程都富有逻辑性,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前所未有的深沉。

此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严格的纪律。他总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

在这么多年和他的共事过程中,我从未见他在排练时迟到过一分钟。

可想而知,一个自律这么严格的人,对他人的要求也会很高。他最痛恨的,就是没有纪律。

因此我在排练时,每次都尽最大的努力。其实他并没有这么要求,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他对待他所信任的艺人又另有一套。

换言之,就是很爱护、很照顾。

若是我唱得太投入,他就会给一个手势,叫我不要那样,好像告诉你,现在先不要那么辛苦,等会儿我需要你时,我会通知你的。

于是在漫长的三个小时排练中,你可能只要卖力地演唱一分钟即可。

对一位艺人来说,能获得卡拉扬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这样他也才能享受到这一切照顾。

我不否认和其他指挥家合作比和卡拉扬合作来得轻松。但由他指挥的音乐,却能开启歌剧另一个全新的视野和层面。你会从中学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日后在其他地方都派得上用场,而我确实也有此收获。

像我这样长年有规律地和卡拉扬合作的结果,也提高了不少自己的声誉。

原本一些不是很喜欢我的歌剧迷,在看到我和卡拉扬合作过那么多回后,也开始改变他们的想法,认为我这个男高音必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十分肯定我的音乐性和敬业的态度。

我还记得那场精采的歌剧盛会

1977年5月卡拉扬安排了一场精彩的歌剧盛会,将最真实的歌剧精华与维也纳市民一同分享。演出的剧目为:《游吟诗人》、《波希米亚人》和《费加罗的婚礼》。

在他的指挥下,每出戏分别演出三场。维也纳市民为了购买坐票和站票,彻夜不眠地大排长龙。整个歌剧界掀起了一股卡拉扬狂热。

这一场的鲁道夫角色可说是我个人演唱生涯中唱得最完美动人的一次,我想不出还有哪一次唱得更好了。

这次演唱的气氛之热烈,也是我一生中少有的经验,而且只有在维也纳才可能。

但在此时,卡拉扬早已有了另一个计划,那就是要在萨尔兹堡的节庆中演出《阿依达》,并给了我拉达米斯的角色。这事在尚未确定前,便引起大家的议论,认为我唱这个角色还太早,而且会对我的嗓子造成伤害。

离首演日愈近,我心理上感受到的压力就愈大,心情也愈来愈紧张。

首演的那天,卡拉扬打电话来,他说他绝对可以理解我的心情,也明白我现在的处境,但是我应该信赖他才对。

我们讲了几分钟的话,他安慰我、鼓励我。简直令人不敢相信,卡拉扬的这通电话完全治愈了我的心灵,我对首演的恐惧一扫而空。

至今我仍对他感激不已。

《阿依达》在萨尔兹堡的节庆节目中,连续演出了两个夏天,而且场场客满,是历年来最受欢迎的歌剧。据说以它的盛况,可以演出6年。

1981年,我暂停和卡拉扬的合作,只在萨尔兹堡演唱过一次歌曲之夜。

1982年,在西柏林演唱一次《托斯卡》歌剧选粹,并且录成唱片。

然后是在不同的地点,演唱威尔第的《安魂曲》。

1985年和巴莎在复活节节庆上演唱《卡门》,相同的剧在夏季节庆中又搬上舞台,

1986年也重新再演出过一次。

灌录《卡门》唱片的工作早在1983年的秋天就开始了。当我们录制完毕时,卡拉扬对我说:“我活到74岁,才有幸听到唐·何塞的部分唱得就像我长久以来所一直梦想的那样。”

我这辈子还没听他说过更高的赞美辞?

因为我深知--

卡拉扬是个不习惯随便赞美他人的人。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