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圣彼得堡的公主涅特里布科
January 31, 2005 at 11:53:2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学生时代她曾在马林斯基剧院当清洁工,躲在后台偷看捷杰耶夫(Valery Gergiev)彩排。现在她已经成为俄罗斯最红的声乐歌唱家,她就是年轻的女高音安娜·涅特里布科。

在形容安娜·涅特里布科(Anna Netrebko)的众多词汇当中,最常被使用的有这样几个:令人惊叹的外表,天生的表演才能以及完美无瑕的抒情嗓音。涅特里布科是所有唱片公司的梦想,而DG公司显然是其中的幸运儿,他们的高级制作人兼艺员发展部主管马丁·英斯道姆(Martin Engstroem)于2002年抢先同涅特里布科签约。第二年DG公司便发行了涅特里布科签约后的首张唱片《歌剧咏叹调》,配套的DVD也已经出版发行,这张DVD选取了唱片中的五首咏叹调,由曾为迈克尔·杰克逊和麦当娜拍摄音乐录像带的好莱坞MV名导演文森特·帕特森执导,五段MV分别在洛杉矶和萨尔茨堡取景拍摄。现在涅特里布科的第二张唱片“Sempre libera”(永远自由)也已经面世,在这张唱片中涅特里布科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悲剧领域,《奥赛罗》中的苔丝德蒙娜,《茶花女》中的维奥莉塔以及《拉美莫尔的露契亚》中的露契亚,涅特里布科笑称这些角色“都是些疯狂的女孩儿”。

第二张唱片的制作过程让涅特里布科叫苦不迭,除去在录制过程中要一遍一遍地唱到高音之外,最要命的是唱片封套的拍摄,“不要太靠近我,”最近一次我们见面时她提醒我说,“我想我一定是发烧了,那天拍摄封套时的那台鼓风机把我吹得好难受……现在我的喉咙紧的要死。”站在我眼前的她依然是唱片封套上那个精美奢华的吹风造型,形象设计师特意为她做了接发,涅特里布科对此十分满意,拍摄完成之后还专门跑去请求设计师让自己保留这个长发造型。尽管身体不适,还一直为自己不停地吸鼻涕说抱歉,但这位大美女说起自己的新唱片还是非常高兴,尤其是谈到同克劳迪奥·阿巴多的合作时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激动无比的自豪感,“同阿巴多合作录音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能和这位出色的人、伟大的指挥家见面对我而言就已经是一种极大的快乐啦。”

新唱片所选择的曲目让人们不可避免的要将安娜·涅特里布科同像米雷拉·弗雷妮(Mirella Freni)以及蕾娜塔·斯科托(Renata Scotto)这样的意大利美声歌手相比较,事实上,正是蕾娜塔·斯科托帮助涅特里布科准备了这张唱片的录制,“她给我讲了许多关于歌唱措辞表达方面的东西”,涅特里布科满怀感激地说道。但是随着涅特里布科将自己的注意力越来越多地转向意大利和法国悲剧,连生活版的记者都开始将安娜·涅特里布科和玛丽亚·卡拉斯联系起来,除了都拥有深色头发和闪亮的双眼之外,涅特里布科同样也拥有天资禀异的戏剧才能,任何一个看过去年冬天涅特里布科在洛杉矶歌剧院演唱露契亚的人都会同意这一点。然而从歌唱的角度来讲,两人则不具备可比性,《今日歌剧》的编辑、著名乐评家阿什·汉达卡尔(Ash Khandekar)说:“安娜的嗓音并不甜美,她的声音中有一种无形的冷酷感;而卡拉斯的声音则力道强烈,穿透力十足,就像是一束激光。”卡拉斯表演时的迷人之处正在于此,涅特里布科则完全不同,她好像根本不是在“表演”——她演绎的每一位悲剧角色都让人感到她真的是站在感情崩溃的边缘。

在录制完《拉美莫尔的露契亚》之后,走下舞台的涅特里布科完全处于筋疲力尽的状态。涅特里布科回忆说:“它(饰演露契亚)会榨干你身上的一切,榨干你的声音。走下台时我的心跳快极了,双手也不停地颤抖,唱完最后一个音符时我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我真的、真的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不过既然你决定要演绎这个角色,就应该做好奉献一切的准备,否则的话没有人能够记住你的演出。”不过大家千万不要担心涅特里布科的身体,或是她的嗓子,很快她便会精神百倍地回到录音室准备她的下一张唱片啦。谈起感情生活,涅特里布科立即显出一副甜蜜陶醉的样子,她有一个稳定的男朋友——意大利男中音歌唱家西蒙尼·阿尔贝格西尼(Simone Alberghini)。她在圣彼得堡有一套巨大的公寓,她有一帮和歌剧毫无干系的好友,涅特里布科说:“我和朋友们在一起时从不谈论歌剧或是我的成功,我们有许多事情可做——我喜欢带他们去一些很棒的餐馆,他们喜欢的是我本人,而不是因为我很有名。”

所有曾经和安娜·涅特里布科一同工作过的人都证实她是一个诚实正直并且非常容易接近的人。旧金山歌剧院舞台导演助理凯瑟琳·史密斯(Kathleen Smith)自从1995年涅特里布科在格林卡的歌剧《鲁斯兰与柳德米拉》中首次登台开始便一直关注着她的职业发展,凯瑟琳·史密斯说:“看着她从一名默默无闻的歌手走到现在的地位着实让人激动,和她一起工作非常愉快,她很实际,而且完全可靠——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她会沉着冷静地思考解决方法,而不是手足无措。” 涅特里布科对后台工作人员的好也是出了名的,“她能叫出每个工作人员的名字,有机会就会和他们交谈,因此,每个人都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史密斯说。

贾南德雷亚·诺塞达(Gianandrea Noseda)曾经同安娜·涅特里布科在几部歌剧中有过合作,那时他还是基洛夫歌剧院的助理指挥,而安娜则刚刚在歌剧界展露头脚。诺塞达对安娜在美国的成功毫不吃惊,“她生来就是一块明星的料子,但她平时的行为举止却没有一点架子。她美丽动人,天赋十足——不仅是歌唱方面,还有表演方面。她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信心十足,这非常非常重要。她有着明星的身份,但却像一个普通女人那样让你觉得她是整个大家庭中的一员,这也许就是人们愿意和她打交道的原因吧。”

人们之间的感觉是相互的,关于贾南德雷亚·诺塞达,涅特里布科说:“让他指挥我的第一张唱片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DG公司之后他们对我说‘贾南德雷亚·诺塞达的名气还不够大’,于是我告诉他们,‘也许他不够有名,但他绝对是一位出色的指挥,而且他非常的了解我。’”事实证明安娜的坚持是正确的。

贾南德雷亚·诺塞达现在已经成为了BBC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投桃报李,他向BBC逍遥音乐节艺术总监尼古拉斯·凯尼恩(Nicholas Kenyon)大力推荐涅特里布科担任BBC逍遥音乐会的独唱女高音。于是在9月10日,诺塞达和涅特里布科终于再度合作,演绎了涅特里布科唱片中的一些咏叹调,包括曲风优美,选自德沃夏克的《水仙女》中的歌曲“月亮颂”。“我一直都盼望着能有机会同安娜一起合作,一起坐下来尽情地聊天,” 诺塞达说,“她是我最愿意一同合作的歌唱家之一。”

不过这次并不是涅特里布科第一次在逍遥音乐节上献唱,早在1996年,还不为人知的涅特里布科作为基洛夫歌剧院的演员参加了音乐节,她在捷杰耶夫指挥的鹿特丹爱乐乐团的伴奏下演唱了穆索尔斯基的《育儿室》。

在DG公司关于涅特里布科的介绍中说到,当涅特里布科还在马林斯基剧院当清洁工时,是瓦列里·捷杰耶夫发现了她身上蕴藏的才华。可是当我向她提及此事时,涅特里布科却非常不以为然:“哦,当然不是(她一边向我模仿着撅起屁股擦地板的样子),那时我还是个学生,在马林斯基当清洁工是为了可以看到他们的彩排和演出,捷杰耶夫有时会从我身边经过,仅仅如此而已。几年之后,当我赢得了一项歌唱比赛之后我的老师认为我可以去参加试演了,我给捷杰耶夫唱了“夜女王”之后他对我说:‘噢,想不到你还会唱歌!’于是他给了我《费加罗的婚礼》中的苏珊娜一角。

1994年涅特里布科毕业之后被邀请到旧金山歌剧院进行演出,她饰演的柳德米拉性格饱满,光彩十足,演出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自那之后她便成了旧金山歌剧院的常客。另外,涅特里布科于2000年在马林斯基和科文特花园饰演的《战争与和平》中的娜塔莎一角也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接下去的一年中,她还登上了斯卡拉剧院与纽约大都会剧院的舞台,其表演得到了众多专业人士的赞赏。

在安娜·涅特里布科之前,基洛夫的女高音想要离开马林斯基剧团去追求自己的职业发展时,无一例外地都和捷杰耶夫吵得不可开交,几乎闹翻。涅特里布科和她的前辈们不同,她现在仍是歌剧院的一员,并和剧院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我和捷杰耶夫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涅特里布科做着鬼脸说,“虽然他有时很令人害怕,但我不管他那一套,我总是很直接地告诉他我的想法,也许他正是喜欢我的诚实……”

《歌剧》杂志的编辑约翰·艾里森(John Allison)认为捷杰耶夫之所以同意涅特里布科离开基洛夫去追求自己的职业发展,是因为涅特里布科选择了非俄语系的曲目,“涅特里布科的声音不是特别的深沉厚重或是高亢尖锐,这并不符合斯拉夫系歌剧的嗓音要求,她的声音特质是透彻明亮,犹如珍珠,富于变化的声色使她更容易得到西方听众的青睐。她现在演唱的这些曲目都是捷杰耶夫很少涉及的类型——法语或是意大利美声。”

如果涅特里布科在马林斯基剧院青年歌唱家学院一直接受捷杰耶夫的姐姐拉里莎·捷杰耶娃(Larissa Gergieva)的指导,那么她会不会在声乐方面有更大的进步呢?想想拉里莎·捷杰耶娃令人望而生畏的名望和涅特里布科的独立个性,她们两个的组合一定会火星四射。于是我问涅特里布科是否同捷杰耶娃有过合作,她说:“我们曾经合作过几次,但我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我,虽然在马林斯基她给过我很多帮助……”

涅特里布科在马林斯基时是否有过逃离那里的想法呢?“在我从未想过离开基洛夫歌剧院之前就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去美国工作。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能拥有自己的事业是美妙的,因为在基洛夫,一切的一切都很难说。那里真的是一团糟,人际关系错综复杂,人们之间勾心斗角,没有人知道谁将会担任主唱,真是疯狂极了。”不过涅特里布科永远不会拒绝回到马林斯基的舞台上进行表演,因为那里有她的朋友和她在俄罗斯南部工作的父亲—— 一位著名的地理学家。“我爱我在圣彼得堡的家,最近我刚刚把那儿重新装修了一下,那里曾经住着五户人家,现在就我一个人住。这些年来圣彼得堡发生了许多变化,感谢上帝,现在那里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我的家还需要进一步装修呢,它正在变得越来越好。”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歌剧院纷纷争着邀请涅特里布科前往演出。接下去的音乐季中,涅特里布科要在费城演唱董尼采蒂的作品《骗婚记》中的诺里娜,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饰演普契尼的《波希米亚人》中的穆塞塔,还要在洛杉矶歌剧院演唱莫扎特的歌剧《伊多纽梅斯》中的伊利亚以及古诺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中的朱丽叶,她还将回到欧洲,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唱董尼采蒂的作品《爱情灵药》。

安娜·涅特里布科今年9月在逍遥音乐会上的亮相让人为之惊艳——在准备时间非常有限的不利条件下,她饰演的《唐璜》中的唐娜·安娜一角不仅让所有在场观众陶醉,更博得了评论界的大力赞赏。明年6月,涅特里布科将会再次踏上英国的土地,这次她将在爱德华·唐纳(Edward Downes)指挥的威尔第歌剧《弄臣》中饰演吉尔达一角。

面对潮水般的赞誉和邀请,盛名之下的涅特里布科是否也觉得压力难当呢?“有的时候我真的感觉累极了,于是我对自己说,好吧,我不能继续下去了,我必须退出。要知道,如果你开始有这样的想法,那么你必须学会对任何事情说‘不’。”不过涅特里布科也承认自己对于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非常享受,“这是当然,每位歌唱家都希望得到听众的喜爱或崇拜,这正是我们进行表演的目的,我们为此而活。”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