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音乐大师]

众里寻他千百度……卡农

世界名人网编辑 吕波          录入于 November 03, 2009 at 08:01:54:
世界名人网讯 还是觉得熟悉,记不得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它,也记不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它。只有朦朦胧胧的觉得,觉得应该有几年了,这支曲子在我生命中存在应该已有几年了,虽然我觉得它是如此的熟悉,恨不得说我就是听着它出世的,但是我明白没有那么久。就像有时候你认识一个人,时间很短,才区区一个月不到,你却会觉得他好像一直都在你的生命之中存在着一样,但是等你定定神想想,就会发现其实不然。你比谁都明白,所以你会自我嘲笑一下,善意的笑笑,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来,心里有时也许还会觉得有点湿湿的,又挺温暖。

人生往往就是如此,事实上很多你觉得重要的或者离不开的人或物,都是在你的不经意间就进入了你的生命,你想要回想,想要纪念那值得纪念的,却发现难以捉摸到一点点的痕迹。对的,正是如此,它才如此美好,它无心的,无意的就给你带来了美好带来了快乐,这就是真,正是如此,它的美好才弥足珍贵,你要好好珍惜。没错,我珍惜,我珍惜一切我觉得美好的,不敢占有与亵渎。

这支曲子据说是作曲家写给自己不幸病逝的妻子的,只可惜,他只能想象他心爱的妻子在听到这支曲子时会是种什么样的心情与感受,因为在他的妻子不幸的病逝之后这支曲子才得以问世。我想,这支曲子虽是为了怀念他的妻子而作,而更需要它的恰恰是作曲家自己本人吧,他无处宣泄的思念,他无可寄托的思念,使得他迫切的需要释放自己,所以他才一遍遍的弹着,弹着,从中寻觅那一种平静与解脱。在妻子的葬礼上,是什么能让他得以了宣泄与寄托?当这支曲子第一次奏响在人前的时候,我想,一切都了然于心了。

人心多有不同,所以也才有了各种的喜好,这世界也才多姿多彩。我就很喜欢这支曲子,虽然我不是他的妻子,我跟他没有任何的联系、关系,我甚至记不住这位作曲家的全名,他也不是为我而谱为我而弹,可是,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其实这喜欢就是种欣赏,不过,如若要说欣赏的话,似乎距离稍嫌远了些,所以还是用喜欢感觉比较亲切),我因为对这支曲子的喜爱而对谱出它的人就生出温暖的亲切来,那温暖一想起来就会让人想起太阳晒过的衣服,干净而芬芳。

我能听到一种深埋心底的思念与介于淡淡的与极淡之间的,若隐若现的,若有似无的忧伤,这忧伤是无伤大雅的,这忧伤甚至是如此高贵与迷人,这样的一种思念与忧伤就这样的打动了我的心,他似乎在呼唤,又似乎在诉说,似乎在喃喃自语,又似乎在倾吐,似乎在忧伤,又似乎在微笑,似乎在低语,又似乎什么也不是,他就陶醉在其中了,就为了弹奏而弹奏,指尖掠过钢琴的键盘,那仿佛微风吹过一般的带着点清凉的感觉的干干净净的音符就轻快的在键盘上活动起来了,伸伸懒腰,转个圆圈,踢踢小腿,扮个鬼脸,更活泼些的干脆翻个跟斗或者向着更远些的键盘跑去,其实它哪里也没打算去,它不过是为了奔跑而奔跑,为了跳跃而跳跃,就那么简单,跟其他的音符一样的单纯与可爱。你说人怎么可能不被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所打动呢?人天生都有向往美好的本能,这是谁也不许否定的。

每次听这支曲子,特别是一遍遍的听着,就仿佛坐在了作曲家的身旁,他什么也不说,弹着,一遍遍的弹奏,我什么也不说,听着,一遍遍的倾听,不需找、不去寻、不用想、不费力的,那音乐就如此自然的滑进了我的心里,我的心底,仿若在一呼一吸之间它就已随空气一同进入了。

也许为纪念人生的拥有,也许为对美好的怀念,也许只因为想,他一遍遍的弹奏着,他忧伤,可他没有纠缠于忧伤,他那淡淡的与极淡之间的忧伤之中有种恬淡的宁静,那宁静因了那恬淡而身处忧伤之外了,或是置身于忧伤之上了,他能否不忧伤?可忧伤可能吞噬他?思念一个人,总需要一点点忧伤的,他就以他那淡淡的与极淡之间的忧伤在说着吧?也许是怀念,也许是低诉,他无暇告诉任何一个人,他一遍遍的弹着,那音乐就似乎在一遍遍的弹奏中因了那宁静到达了永恒,到达了他想要去的任何。

而我,也随着这因宁静而到达的永恒进入了另一个时空,谁说音乐是有灵魂的呢?我觉得果然是真的呢,我因了这音乐的灵魂领略了这永恒,而这永恒让我禁不住对这宇宙生出敬畏来。蓦然回首,

它在灯火阑珊处......卡农

我所听到的钢琴版本的卡农当然不可能是帕赫贝尔本人所奏,但确实是他所谱的那个作品,在所有的版本中,我觉得最简单而淡泊的,最为打动我的,也正是这个作品。

当然,我说过,人心多有不同,所以也才有了各种的喜好,这世界也才多姿多彩。所以卡农也有了很多的变奏曲和很多的版本,也频繁的出现于许多的电视、电影中,喜爱卡农的朋友很多,而我只是其中之一,我愿意我是那其中的沧海一粟,美好的事物越多人分享就越让人觉得喜悦。

据说现在卡农的版本已经多达1000多个,而每天都有许多的卡农爱好者在演绎着属于自己的卡农。更有网友戏言,如果帕赫贝尔还活着,早就成为大富翁了。

因为对卡农的喜爱,这支出现于葬礼上的曲子,正越来越多的出现于卡农爱好者的婚礼之上,让人觉得人是多么的可爱啊,因为喜欢,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网络拉近了人们的距离,越来越多的卡农爱好者在网络上分享他们对卡农的喜爱,讨论卡农带给他们的感觉和欣喜,讨论卡农是属于什么季节的,卡农是什么颜色的,呵呵,多美好的一种场景啊,让人心生向往。

吕波
写于2009.11.1.

写完之后来补习一下关于卡农的知识吧。

  卡农即Canon, 或者Kanon, 也被翻译为华音。

  卡农是一种音乐谱曲技法,和赋格一样是复调音乐的写作技法之一,也是利用对位法的模仿技法。卡农同时也指以此种技法创作出来的音乐作品,比如巴赫的《五首卡农变奏曲》。

  卡农的所有声部虽然都模仿一个声部,但不同高度的声部依一定间隔进入,造成一种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效果,轮唱也是一种卡农。在卡农中,最先出现的旋律是导句,以后模仿的是答句。

  根据各声部高度不同的音程差,可分为同度卡农,五度卡农,四度卡农等;根据间隔的时间长短,可分为一小节卡农,两小节卡农等;此外还有伴奏卡农,转位卡农,逆行卡农,反行卡农等各种手法。

卡农——复调音乐的一种,原意为“规律”。一个声部的曲调自始至终追逐着另一声部,直到最后……最后的一个小结,最后的一个和弦,它们会融合在一起,永不分离。缠绵极至的音乐,就像两个人生死追随。用卡农手法写成的乐曲就叫作“卡农曲”。卡农虽不像浪漫派作品那样高潮起伏、惊心动魄,但在看似反复平常的进行中,却交相共鸣出多种音色效果。平凡的韵律脉动着瞬息万变的生命力,如同天使一般让人迷醉和沉静。我们熟悉的轮唱曲就是卡农曲的一种。卡农出现于十三、十四世纪。后人常采用古代曲调作为卡农主题。如巴赫的《五首卡农变奏曲》。十九世纪的交响曲、奏鸣曲也常用卡农手法,如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今天我们最熟悉的卡农作品乃是由曾任巴赫老师的德国人帕赫贝尔(Johann Pachelbel)所创作的《D大调卡农》(Canon and Gigue in D major),全名《Canon and Gigue in D major for 3 violins and Basso Continuo》,也称作《帕赫贝尔的卡农》(Pachelbel's Canon),此曲一般的演奏法是以大提琴启奏,三把小提琴间隔八拍先后加入,小提琴全部拉奏完全相同旋律,前后仅三段不同的旋律,每段仅两小节的旋律供重复拉奏;大提琴从头到尾也仅有两小节,重复达二十八次之多。这段音乐虽然不断回旋往复,但其旋律之美不让人觉得单调,听者陶醉在这旋律之中反而感觉动听悦耳。能御简如繁,作者可说已臻化境。

  帕赫贝尔的卡农约作于1680年,三多百年后,魅力依然不减,成为最受现代人喜爱的器乐小品。

现在出现了各种版本的卡农,如小提琴独奏版、弦乐四重奏版、钢琴独奏版、钢琴四手联弹版、竖琴独奏版、长笛协奏版、铜管合奏版、陶笛独奏版、吉他独奏版、美声无伴奏合唱版等诸多版本。常以小提琴和钢琴合奏的形式表演,其中钢琴独奏版又以美国的乔治·温斯顿改编的版本最为著名。


超感人的卡农版励志广告短片You Can Shine(中文字幕)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29292105/v.swf



音乐大师
Email: 音乐大师
责任编辑:005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