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国学大师启功先生: 用93载的人生路写下了一个大写的"人"字
作者:综合报道 中国文化网          录入于 July 20, 2005 at 16:22:3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Phoebe Guo Realtor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国学大师启功先生2005年6月30日逝世,享年93岁

我国著名教育家、国学大师、古典文献学家、文物鉴定家、诗词书画大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启功先生,因病于6月30日凌晨2时2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半年来,启功一直缠绵病榻,数度危急。他的第一届研究生、北京师范大学赵仁 教授说,"启功先生很痛苦,但他的生命力很顽强,他一直在与病痛作斗争。他不能说话,就用力握我的手,或对我竖起手指。"但毕竟是93岁的老人,他太虚弱了。

在师大英东学术会堂所设的启功先生的灵堂里,启功先生微笑的大幅照片坐落在鲜花丛中。旁边是一副醒目的挽联:"评书画论诗文一代宗师,承于古创于今永垂鸿业标青史;从辅仁到师大两朝元老,学为师行为范不息青衿仰令仪。"一副长联,说尽了启功先生一生的人生路、学问路、为师路……

启功小传

启功先生字元白,1912年7月26日生于北京,满族。幼年失怙且家境中落,自北京汇文中学中途辍学后,发愤自学。稍长,从贾尔鲁先生(羲民)、吴熙曾先生(镜汀)习书法丹青,从戴绥之先生(姜福)修古典文学。刻苦钻研,终至学业有成1933年经傅沅叔(增湘)先生推介,受业于陈援庵先生(垣),获闻学术流别与考证之学。

启功1926年升入中学,高中未毕业便因经济困难而辍学,曾先后随戴绥之先生学习古典文学,随贾尔鲁先生、吴镜汀先生学习中国绘画。1933年任教于辅仁附中,1935年开始在辅仁大学任教,从事高等教育70年,是辅仁大学和北师大的两朝元老,也是我国资深的教育家。

启功先生生前担任北师大中文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自学成才的大国学家

只有中学学历却终成一代学者,启功的治学经历颇有传奇色彩。他幼年失怙,家境中落,自北京汇文中学中途辍学后,发愤自学,先后师从贾尔鲁、吴熙曾习书法丹青,从戴绥之修古典文学,后来更拜陈垣为师。在《无法之法:启功先生的治学之道》中,北师大的郭英德教授曾这样评价:"启功先生曾多次对人说:'我没有大学文凭,只是一个中学生。'这是事实。没有经过大学学院教育的正规训练,这是他的不幸,更是他的幸运。因为这样一来,他就没有任何学院教育的框框束缚,学杂诸家,不主一说,随心所欲,始终保持着自由自在的思维本色。"

受著名史学家陈垣先生影响,启功先生专注于中国文学史、中国美术史、中国历代散文、历代诗选和唐宋词等课程的教学与研究,启功学识渊博,他通晓语言文字学,甚至对已成为历史陈迹的八股文也很有研究;他是古书画鉴定家,尤精碑帖之学。《古代字体论稿》、《诗文声律论稿》、《启功丛稿》、《启功韵语》、《启功絮语》、《启功赘语》、《汉语现象论丛》、《论书绝句》、《论书札记》、《说八股》……这些都是他呕心沥血之作。在92岁高龄之时,他还推出了一系列专著:《启功口述历史》、《启功讲学录》、《启功韵语集(注释本)》、《启功题画诗墨迹选》,以及由他题跋的《董其昌临天马赋》。他创建了北师大古典文献学专业博士点,并于2000年与已故著名学者钟敬文先生等创办了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民俗·典籍·文字"研究基地。执教70年里,他培养了一批学有专长的硕士生、博士生。


启功也是中国当代著名的书画家,他的旧体诗词也享誉国内外诗坛,有诗、书、画"三绝"之称。很多人知道启功,是因为他的书画。他的书法典雅挺秀,在当代书坛独树一帜,成为彪炳书史的书界领袖,很多人将启功先生誉为"当代王羲之"。北师大教授、启功的弟子秦永龙则说,"其实,将启先生比为王羲之只是就书法而言;而从传统文化的大背景说,启功先生更兼有渊博学识和造诣。"先生曾多次应邀赴日本、新加坡、韩国、美国、英国、法国出席学术会议和鉴定古书画,为传播中华文化、推进国际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启功还是我国著名的文物鉴赏家和鉴定家,对于古代书画和碑帖的鉴定尤为专精。他曾受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的委托,主持鉴定小组,对收藏在全国各大城市博物馆的国家级古书画珍品,进行了全面鉴定和甄别,为国家整理、保存了大量古文物精品。

渊博慈爱的好老师

在启功先生执教50余年的北京师范大学,启功留下来两样宝贵财富:一是精神的,他留下了"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校训;一是物质的,他以卖字画所得资金设立了"励耘奖学助学基金"。


北师大校训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这是启功先生为北京师范大学所拟的校训,它不但紧扣"师范"二字,而且包含了学与行,理论与实践,做学问与做人,做一般人和做老师等之间的辩证关系。这是启功先生对莘莘学子的期望,也是他自己的写照。从1949年任辅仁大学副教授、1952年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教授至今,启功执教期间,指导的硕士、博士数十名,现在都成为古典文学界的中坚力量,再加上"徒子"、"徒孙",用"桃李满天下"来形容绝不过分。


启功和恩师陈垣在一起

启功师从陈垣先生,恩师对他几十年的精心教育,使启功先生异常感动,念念不忘,他的学生不知听了多少遍启功对恩师陈垣的怀念和感激。在《"上大学"》一文中他曾写道:"恩师陈垣这个恩字,不是普通的恩惠之'恩',而是再造我思想、知识的恩谊之恩!"而在自己的执教生涯中,启功又将此"恩"传给了学生、后辈。他待学生如孩子,甚至在日本以及香港也不忘给学生买回昂贵的书籍。

学校准备设立一个基金会来奖励优秀学生,启功很支持这件事情,耄耋之年的他为此呕心沥血伏案三年,终于完成了上百幅书画作品,1990 年在香港举办书画义卖,筹集资金163万元人民币。但他不同意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坚持以"励耘"命名,设立了"励耘奖学助学基金",用于资助和激励年青学生辛勤耕耘、严谨治学。老校长陈垣生前曾吟诗云:"老夫也是农家子,书屋于今号励耘。"他要以此纪念恩师。

启功先生不爱钱。他为师大设了奖学金,又不停地往里"补充"。长期在他身边工作的侯刚这样描述,"他得了一个造型艺术奖,3万元,他说,捐了吧;又得了一个奖,8万元,他说,捐了吧。"启功无儿无女,老伴去世后,是内侄章景怀三十年如一日地照顾他的起居。然而内侄也搞不清他到底捐了多少钱:"别人借钱、给学生路费、给希望工程捐钱,又绝不图报,人们说助人为乐,他真是以此为乐,很多捐助常常是别人说起来我才知道。"

学生们都喜欢听启功的课,因为他的课举重若轻,风趣幽默,将繁难的古典文学讲得深入浅出,总让人感到读书是一件快事。后来启功年纪大了,只给研究生授课,偶尔给本科生做一次讲座,必定奔走相告,把礼堂挤得密不透风。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李山教授是启功的学生,他借用《论语》里孔子学生谈论老师的一句话来形容老师:"仰之弥高。"沉默片刻,他又加上一句,"我的老师,是非常好的老师。"

豁达、谦逊、幽默、重情的老头儿

启功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学者和书画家、文物鉴定家,是"国宝"级的人物。但他几十年来,经历坎坷,饱经忧患,特别是住在小乘巷那间破旧阴冷的小南屋的漫长岁月里,他受过的委屈,是今天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可是,良好的家教,丰富的阅历,广博的知识,还有乐观善良的性格,使他能够超然对待人世间的荣辱冷暖,始终保持着自信、自爱和自尊,保持着一颗纯净而又深邃的赤子之心。这样,直到今天,他仍然蔼然可亲,幽默诙谐,给人的印象是一位热情而又有趣的老人。

启功先生虽然没有很高的学历,但他凭着聪慧和毅力自学成才,特别是因为陈垣先生慧眼识珠,他被破格录用,很早就名满学界和书画界。然而他的影响及于全国,甚至连凡夫俗子都耳熟能详,几乎妇孺皆知,则似乎是近20多年的事。当然,一般人知道他,多是因为他字写得好,被誉为"中华第一笔"。他的字,确实是遍及全国,随处可见,因为他比较好说话,几乎是各行各业,有求必应,让写匾就写匾,让题签就题签。他早就笑称:"我就差公厕没写字了。"

不过,他对自己的评价是"字不如画,画不如文物鉴定",说因为写字不像画画费事,所以他也乐意写字,因而也就写得多,影响大。这样说,当然是自谦语,但也不无道理。也因此,他不太喜欢人称他"书法家",更愿意人称他"教授"、"学者"。他说自己的职业是"教师",但他又从不以"教人者"自居,而总是那样谦虚自抑,不让人称是他的"学生"。"文革"以后,他的思想、精神、才气、学养得到解放,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的能力得以充分发挥,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的得意,而是更清醒更冷静地对待自己。


20世纪50年代,启功和夫人章宝琛
  
1978年,66岁的他自撰了一篇《墓志铭》,通篇以调侃的语吻,对自己的能力、经历作一概括述评,看似酷谑,实则透露了他的人格精神,是一种极高的境界。铭文广为流传:"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虽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对名利、对死亡的豁达,令人感佩。

距写这首《墓志铭》又过了20多个年头。启功先生豁达。20多年来,他对待声名、职位、生死一直是这样谦逊、达观、诙谐。这些年,他身体不是很好,常闹些不大不小的毛病,但他苦中作乐,用白描笔法和幽默诙谐风趣戏谑的语言填词,把自己所患的疾病,描绘得惟妙惟肖;他年龄渐大,但绝不讳言"死"。前些年因心脏病几次住院,他就笑对人说:"嗨,我的心坏了坏了的!"病中病后还写了几首记生病的诗,多幽默诙谐,不妨引一首:

填写诊单报病危,小车直向病房推。
鼻腔氧气徐徐送,脉管糖浆滴滴垂。
心测功能粘小饼,胃增消化灌稀糜。
遥闻低语还阳了,游戏人间又一回。

也正是因为能如此豁达对待生死,所以每当有人问起先生的健康,他总笑答:"鸟乎了",常称自己是"鸟乎之人"(意只比旧式悼文中"乌乎哀哉"的"乌乎"多一点儿,到少了那一点儿也就"乌乎"了)。
 
启功先生谦逊。他从未以名人、泰斗自居,虚怀若谷,总保持着赤子之心。人们尊他为"国宝",他却总用"熊猫"自嘲,常对身边人笑称:"今天又当了一回大熊猫。"

论名分,他是最早一批"博导"(博士生导师),货真价实,不像现在"博导"几近泛滥,注水贬值。但他始终不当回事,每每谈及,他总是说:" 我不知道什么'博导',只知道'果导'(先生治便秘的一种药)"。又说:"我不是'博导',是'拨倒',一拨就倒,一驳就倒。"论权位,一年多以前,他被任命为国家文史馆馆长,人家告诉他这是"部级",先生就故意打岔说:"不急(与"部级"谐音),我不着急!"有一次,我听见他打电话,那头说话人称他"馆长",他颇不高兴,说:"我是饭馆馆长,不,饭馆馆长也不是,做不了。"

人称他书法家,还有其他许多头衔,他却戏谑地说:"这个'家',那个'家',我就一个家,多少年就住在这师大红楼里。"

启功先生重情。他一生感念恩师。他与妻子患难与共。老伴于1975年去世后,他再也未娶,为了挡回络绎不绝上门说亲的,他甚至干脆将双人床换成了单人床。他悼念亡妻的作品,感人至深。

启功先生一生著作不息,书画作品更是不计其数;但他最重大的作品,是用93载的人生路写下了一个大写的"人"字。人们将永记在心。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