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新闻追踪]

她用双手托起生命的彩虹——献给再复兄的慈母叶锦芳(附:慈母祭 慈母颂)

作者:梅一凡          录入于 January 09, 2008 at 18:22:04: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Phoebe Guo Realtor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今天,终于可以座下来稍息一下了。由于气候不正常,年前先是老公在我们去牙买加的游轮上染上了病毒性感冒,咳嗽发烧。回来后稍有好转,就收到了干女儿打来的电话,说儿子病得很重,只好坐上飞机前往儿子的所在城市去看望他,于昨日返回休城。这才想起来新年伊始,应给亲朋好友问安。 首先,第一个映上心头的人就是再复大哥和菲亚大嫂一家,这不是因为再复大哥是当今文坛上的巨星,而是再复一家对于我来说是名副其实的恩人,不管是从哪个角度说:生活的、精神的、灵魂的………都可以这么说。想到这些,我的心头一震,心想,再复大哥不知最近又出了什么新作?应该先上网查一下,于是,打开电脑、把再复大哥的名字打进去,果然网上出现了许多关于再复兄的信息,我首先打开了他的个人博客,再复兄的新作映入眼帘,我想首先浏览一下新的作品目录,电脑的鼠标拉着一行行的字幕往下移,但是当箭头走到“慈母祭”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的手停止了移动,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柔柔自己的眼睛再看一下,还是“慈母祭”这三个字,当时我真的希望是再复大哥写的“慈母颂”的“颂”字错打成“祭”了,但揉了半天眼睛,还是“祭”字,我顿时明白这不是打错了字,是我最不愿意也最不愿相信的事情发生了,她老人家走了!

   我的手在颤抖,不情愿地把鼠标点向了“慈母祭” 这三个字。我读着再复大哥的祭文,眼泪止不住的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一幕幕的映入我的眼帘。记得我最后一次见到她老人家是在六、七年前,我回国之前特意绕道香港去看望再复兄嫂时,她老人家正好也在,当菲亚大嫂开门让我进屋后问:你们看谁来了时?伯母想都没想的回答:那不是小梅吗?林林怎么样?(我儿子的名字)。短短的话语,让我感动不已的是,我们近二十年没见面了呀,她老人家居然连奔儿都没打,就叫上我的名字来。这段故事我曾经在报纸上写过。

   如今,知道她老人家驾鹤西行的消息,我昨天夜里整夜未眠,我回忆着25年前,我在北京第一次见到她老人家时的情景:略带褶皱的面颊依稀可见往日的娟秀,善良的心地象一股清泉流淌着无限的甘甜,丝丝白发闪映着生活带给她的饱经沧桑,温馨的话语让你感到人间还有真情在,无怨无悔的坚毅目光凝聚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好一幅中国劳动妇女真、善、美的绚丽画卷,她是一部很好的教科书、她是中国女流之辈的楷模,在她身上蕴藏着如宇宙般的大明净和大智慧,人的美德在她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从我见到她老人家的那一刻起,她就变成了我心目中的榜样,她的影子深深地刻进了我以后生活的里程碑。虽然在以后的岁月中,我没能做到她老人家那样忠烈,但至少在世风日下、人欲横流的艰苦环境中,在独自抚养吾儿成长的过程里,我始终没有失去自己和道德,这功劳不能没有伯母叶锦芳榜样力量的鼓舞。话说到这里,再复一家目前的成就也就不言而喻了,我相信环境造就人,更相信母亲是孩子的第一老师。这一点不用我多说,再复大哥的祭文里写得清清楚楚。

   可想而知,27岁,是人生金的年华,是女人如花正茂的年月,她失去了丈夫,自己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在那个年代里,她曾经经历过怎样的磨难可想而知,人们常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个正值的好女人难上加难,而她却做到了!这怎能不让人肃然起敬?我理解小莲的“奶奶无缺点”之宣言,为什么我说她是宣言?因为那是真实地、她是当之无愧的。她就像蜡烛一样:照亮了别人,燃烧了自己。她用自己的双手为美丽的天空和迷茫的人们突起了一道绚丽的彩虹!

   叶锦芳伯母:希望你在天国里生活的美好,那里再也没有了磨难和恐惧!你的美好品德我们这些后人会代代相传,永不停息!


  我母亲的去世,对我来说,是生命体内的太阳落山。我的人生唯有经历这样一次落日现象。父亲去世时我才七岁,还不懂得悲伤,以后也没有什么亲人的死亡让我感到内心突然失去一种大温暖与大光明,唯有我的母亲叶锦芳,她给了我生命一种真正的源头,她是悬挂在我心中唯一的金太阳,女性的、母性的、神性的金太阳。<p>
  我不仅本能地热爱母亲,而且从理智上敬爱我的母亲。二十多年前我就写了《慈母颂》,从情感深处讴歌母亲,并通过她诉说人间母爱的伟大性。今天,我除了悲伤之外,还理智地知道,历史也许会记住我的一些文字,但会忘记把生命无保留地奉献给我、奉献给我父亲和我女儿三代人的母亲,会忘记一个比我更无私、更纯粹、更懂得爱意的存在。所以我要用全部心灵来铭记她,把她的名字刻在心碑上。我曾说过,对于基督教徒来说,良心就是对上帝的记忆,而对于我来说,良心则是对于童年的记忆,即对我母亲的记忆,从摇篮那一刻开始的记忆,一切关于我母亲饱受贫穷、孤独、劳累、恐惧、和一切慈爱恩情的记忆。<p>
  每个人的母亲都有感人的故事。但我的母亲很特别,她诞生于一九二一年农历十月初十,毕业于泉州培英女子中学,一九四0年和我父亲结婚,一九四八年二十七岁开始守寡,至今守寡整整六十年。中间没有其他故事,她不仅是守望着我父亲的亡灵,而且是守护我们兄弟的生命与心灵,象我母亲这种女性,在“五四”之后,特别是一九四九年之后就很稀少了。我母亲坚贞如一的情感,可称为二十世纪中国古典情爱的绝唱,无愧是世纪性的绝唱。所以我称她为“最后的道德痴人”,尽管我并不赞成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节烈观念,但对于母亲的情操与品行,一直十分敬佩。她的坚贞精神,甚至影响了我的立身态度,尤其是对真理的态度。这就是为了真理而一意孤行、不知转弯、不知得失、不懂算计的又傻又倔的态度。我相信,母亲的情感态度进入我的潜意识,塑造了我的文化心理和文化性格。此时想想,我的笔直心肠,我的书呆气质,我的内心律令,还有,我的抗压能力,我的独自承担人间苦难的秉性,我的总是简单地反映事物真相的心灵特征,都是母亲给予的。<p>
  在告别母亲的这一时刻,让最我感到负疚的是,我不仅带给她许多辛苦,而且带给她多次伤害身心的恐惧。尤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被卷入政治风潮后一走了之,在大洋彼岸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而她却承受我的全部罪责和照顾我小女儿的重担,并完全处于难以终日的恐惧状态。我在呼唤“救救孩子”时以为在证明自己的社会良心,但未想到也该“救救母亲”,不要让她为我而颤抖,而惊慌、而蒙受暴力语言和语言暴力的双重打击。我和妻子菲亚先到美国,之后剑梅也到美国,家里只剩她和小莲这一老一少相依为命。她每天都从窗口看着小莲一步一步走向车站,然后就整天依着窗口盼着小莲回来,这种生命绝对相依相连的情感深度只有她们两人才明白,我至今仍说不清楚这种神意深渊的生命共存现象。这段岁月对我母亲伤害太重了。一九九一年我访问日本路过香港看到她时,看到她完全苍老了,手微微发颤,我没想到,自己从小做乖孩子,长大成人后也兢兢业业,却给母亲带来这种身心上的摧残,直到今天,我还为此深感不安。我能感到宽心的是六十多年来,我的心灵从未与母亲的心灵背道而驰过。这次母亲去世,她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和遗物,除了留下几瓶驱风油、万金油和一本心爱的小相册之外,什么也没有,临终前小莲给她买了两套崭新的汉装衣服,她也早已送给了照顾她四年的保姆。她真正做到“质本洁来还洁去”。所以我写给母亲的挽联是“心如宇宙大明净,质比日月更高洁”。但是,她却留给我们一笔价值无量的财富,人世间最珍贵的遗产,这就是她给予的一份诚实,一份正直,一份善良,一份情的真挚,一份爱的纯粹,一份心的质朴。今天,我们能告慰母亲亡灵的,是我们一定能继承这份财富。此外,我们还感到欣慰的是我的两个女儿和母亲的其他孙子孙女们全都以爱报爱,全象天使般地围绕着她。尤其是最后两年多的岁月,小莲与她朝夕相处,小孙女天天带给她天国之爱与地上之爱,每天下班回来的第一项工作就是亲吻奶奶,半跪在地上用手抚摸奶奶的脸颊,然后给奶奶轻轻捶背。我的女儿不许谁说奶奶一个不字,一再声明奶奶没有缺点的完美生命,我的母亲付出了真情,也赢得了真情。她带给我们最纯粹的爱,也赢得了最纯粹的爱。母亲到人间走一回,应当不会感到遗憾。<p>
      2007年5月18日于香港

· 慈母颂
刘再复

1

   为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妈妈,你把头发熬白了。翻开你年青时的照片,你是那么秀丽而端庄。你微笑着,多么像蒙娜丽莎;你沉思着,多么像密该朗琪罗笔下的圣母。可是,你老了,为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你付出了诗一样的青春,画一样的美貌,只留得雪一样的华发。

   你苍老了,但你的历史的美并没有逝去,你的现实的美也没有逝去。像翻阅你往昔的照片,我常常翻阅着你永动的心灵:永存的慈祥。今天,我要高高地擧起你的名字,像举着故乡的松明点燃的火把,传播你那很少人知道的光明。从家乡那些狭窄的田埂走上眼前这宽广的大道,我一直在寻觅着精神上的维纳斯与海伦,然而,直到今天,我最爱的还是你,一切美丽的名字中最美的名字就是你,妈妈。

  用不着神灵的启示,当我还在摇篮里贪婪地望着世界时,就听懂那些朦胧的歌声,我知道那是你的祝福;随後,就从摇篮边看到一轮发光的太阳,那就是你的眼睛。还没有从摇篮里站起,就知道摇篮外有无穷的爱,那是你给我的数不清的腮边的亲吻。妈妈,第一个为我的快乐而欢笑的,第一个为我的啼哭而不安的,就是你。 

   当我知道我的赤裸裸的、强健的身躯是你创造的时候,我就领悟到你的神奇和神圣,我扑到你那蓄满人间的全部温存的怀里,把睑贴进你的丰满的乳房,再一次吮啜你的圣洁的生命。在你那永远难知的爱的悸动里,我幼年的心,开始向大地向往,朝着天空作无边的猜想。那时,你抚摸着我的头发,指尖的阳光一直射进我灵魂的深渊,妈妈,你以你的抚爱,构筑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天堂,原初的,模糊的,然而终古常新的天堂。 

 2

   你还记得吗?妈妈,当我还在悄悄学步时,你就教我爱,教我爱青山,爱绿树,爱翩翩而飞的蝴蝶和孜孜而忙的小蚂蚁。

   你不许我踩死路边的任何一株小花和小草。你说,小花与小草是故乡的微笑,不要踩死这微笑,不 要踩死微笑着的生命。这些小花小草都会唱歌,会唱桔黄色与翡翠色的歌,渴念雨水和渴念阳光的歌。於是,小花小草成了我童年的伴侣,我把许多心事都向她们诉说。有一回,我的眼泪滴落在小草的睑上,化作她的一颗伤心的露珠。

  我曾侩恨蜇刺过我的蜜蜂,焦急地等待着报复的时刻。而你,不许我恨,你说,不要忘记她在辛苦地采集,勤劳地酿着甜蜜。要多多记住她的蜜,不要记住她的刺。要宽恕地上这些聪明而带刺的小昆虫。

  在中学的作文本上,我呼喊着“向大自然开战”,所有的同学都赞美我的宣言。唯有你,轻轻地摇头。你用慈母的坦率说,我不喜欢你这股气,空洞而冷漠。我愿你酷爱大自然,酷爱人类这一最伟大的朋友。要爱她的一切,包括爱严酷的沙漠,只有爱她,才能把她变成绿洲。不要动不动就说搏斗,不要动不动就说恩仇。即使是搏斗,也是为了爱,为了谴责那些无爱的毒蛇猛兽。没有爱的恨,就是兽性的凶残,人性的堕落。

3

   你那么儍,年青青时就守寡,背负着古老的鬼魂而过着寂寞的生活。我不歌颂你的寂寞,但我要歌颂你在寂寞中的奋斗。生活多么艰难呵,为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你在险峻的崖边上砍柴,在暴风雨下抢收倒伏的稻子,为了抢救弟弟突来的重病,你在深夜里,穿过那林深虎吟的山岭。看你现在的手,比树皮还有更多的皱折。

  “我该怎么感激你?妈妈,该怎么报答你为孩子所做的牺牲?”你很不满意我的话,在那棵大榕树下,你是那样认真地对我说:不要这样想,不要旋转着“恩惠”、“报答”这些念头。将来你干出一番事业,也不要轻意地说什么牺牲了自己而为别人造福。不要这么说。其实你并没有牺牲,你为他人奋斗时候,也造就了你自己。世上的天堂,就在你广阔而热爱他人的心头。我因为爱你们,所以我比你们更幸福。因为你们吮吸我的乳汁,我才感到自己是个母亲。因为你们在我怀里天使般地酣睡,我才感到自己置身於圣灵荫庇的教堂之中。没有你们的活泼的生命,哪有我自豪的梦魂。爱者比被爱者更幸福。

   呵,母亲,哲学家似的母亲,很少人认识的平凡的母亲,我记住你的话,记住你这灵魂里流出来的深奥难测的歌声。

   自从我心底缭绕着深奥的歌声,我才懂得惟有把爱推广到人间,才有灿烂的人生。为他人,将比他人更加荣幸;一切,一切,都是我的本份;一切,一切,都是我自身所需求的旅程。说什么有功於他人,我只记得有功於自身——有功於我的自我实现,有功於我的自我完成。亲爱的母亲,像大地一样慈蔼的妈妈,你心灵里的歌声,比圣人的教导还叩动我的心弦,因为有你这歌声,我不再傲视世界,不再傲视他人,不再相信那些宣告“我不入地狱谁来人”的英雄,我把他人与自身浑和为一个美丽的境界,一种自由而纯洁的灵魂。

4

  妈妈,我和弟弟妹妹,好几次问你,从少年时代问到青年时代:“你为什么爱我,为什么为我们付出一生?”

  你总是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道在爱你们,一点也不知道。

  有一次温和的妈妈竟然生气了,你指责我们,不要问,不要问,不要问这是为什么?我要告诉天下所有的孩子,母亲的爱就是纯粹的爱,为爱而爱,就是说不清为什么爱的爱。妈妈,你生气时多么美丽呵,像秋日的太阳,喷发时充满着温柔的黄金。可是,直到很久以後,我才明白你的这些母爱的宣言。是呵,惟有不求报偿的爱,惟有连自己也意识不到的、从高贵的天性中自然涌流出来的爱,才是真实的。妈妈,你就是这样无条件地爱我,从心灵的最深处把爱献给你的儿子。

  我知道,即使我长得像个丑八怪,你也会爱我的;

  即使我脾气暴躁得像家乡的水牛,你也会爱我的;

  即使我贫穷得沿街流湏,你也会爱我的;

  即使我被打入地狱,你也会用慈母的光明,照亮我痛苦的心胸的。

你的无所不在的光明,比天上的阳光还强大,你能穿透一切云雾,一切屏障,一切厚重的铁壁和地层。

  亲爱的妈妈,惟有在你辽阔的心胸里,能容纳我灵魂变化万千的宇宙:悲与喜,冶与热,欢乐与忧伤,希望与忏悔,昂奋与寂寞,歌吟与诅咒。惟有在你的辽阔的母性海洋里,能够容纳我的一切心匠的秘密,一切人类天性赋予我的波涛,还有一切难以容纳的贫穷的朋友,一切已经沉沦而没有地位的失足者。

  妈妈,当你容纳我的一切时,你从来也不准备和我一起承受人世的光荣,你只准备着为儿女背负灵魂的重担,准备着为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承受一切苦恼与忧伤,还有一切突然来袭的风暴。当鲜花织成璟佩戴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看到你还是伏在地上,默默地、机械地搓洗着我和孩子们的衣服,汗水依旧像小河般地在脸上涌流。不管屋外有什么风转时移,你的小河总是静悄悄地流……

5

   比海洋还要深广的母爱呵,如果人们问我为什么热爱家乡,我要说,因为家乡里有我的母亲,白发苍苍的母亲,朝夕思念着我的母亲。妈妈,今天你又到了遥远的地方,不管你走到那里,你就是我永远眷恋着的故乡。你的眼泪就是我故乡土地上甘美的泉水;你的语言就是缭绕於我的心坎的乡音;你的嘴唇,就是家乡芬芳的泥土,你的双手,就是故乡那些苍苍的青松。而你的心灵,就是我的爱的旗帜,就是我的生的警钟,死的归宿。

  母亲,你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把爱带到那里。把檀香般芬芳的爱播向整个人间的圣者就是你,我的 妈妈。家的门槛不能限制你的爱,故乡的门槛不能限制你的爱,世界上所有的门槛都不能限制你心中爱的大河。从地上的星星到天上的星星,从身旁的弟兄到远方的弟兄,你都会兽予衷心的祝福。你教会我,爱是不会有边界的,就像太阳的光辉,超越一切界限地把温暖和光明,投射到四海之内的每一个兄弟姐妹。 

6

   你为人间的邪恶痛苦过。那些为了虚荣互相厮杀的人,那些为一种霸权把无数生命投进战火的赌徒,都使你愤怒。憎恨使你的心受到折磨。但你也怜悯过他们,这些可怜的灵魂。堕落的心多么悲惨呵,他们的名字将永远像沉重的鬼魂被钉在耻辱柱上,无论岁月怎么变迁,时空怎么移动,他们都要受到永恒的诅咒,连他的母亲也要蒙受污辱。对人类失去爱的罪人,必定被历史所憎恶。呵,可恶而可怜的人生,呜你永远困惑和悲哀的另一种人生。

  妈妈,你曾经委屈过,你的高贵的母性,曾经被蔑视过,在那个所有的爱都垂死的岁月,我也被怂恿过,也蔑视过你的爱。我把鲜花扔到路旁,把小草辗碎在脚下,把兄弟姐妹当作仇敌。在心灵里丢失过你爱的歌声。我谴责过你给我太多的软弱,使我缺少厮杀的本领,破坏的热情。妈妈,在那些严酷的日子里,你悄悄地流过许多眼泪,为你的孩子,为其他母亲的孩子。

  你曾经慌恐地找到其他的母亲,你的眼神变得那么怅惘,手变得那么冰凉,在社会大风雪中被冻坏了的妈妈,带着爱的悸动与女人的惊魂的妈妈。你和其他妈妈无能为力,只有心在颤抖,在呼吁:快结束吧,兄弟姐妹互相厮杀的战争;赶快走吧,赶走孩子心中不幸的魔鬼的阴影;快回来吧,孩子儿时那一颗柔和的心灵。但你没有力量,往昔的母亲的歌,唱不起来了,只化作一颗颗眼泪,在火炉边悄悄地漏落。

  原谅我吧,妈妈,在那些狂潮把我俘虏的岁月,你儿子的荒唐仅仅由於无知,他并没有堕落。你在儿子身上播下的爱的因子,毕竟没有死亡。它在我的心底留下一点火星,这些徽弱的光明使混沌迷路的我,从黑暗的密林里逐步挣扎出来,虽然失掉许多情谊,但没有变成像魔鬼那样冷酷,感谢你呵,母亲,你播下的爱,拯救了我的灵魂。

  我今天又拾起你的往昔的歌。妈妈,我要唱,轻轻地唱,唱给所有的绿叶与红叶,唱给所有的小草和小花,唱给所有的小路和大路,唱给所有的灯光和星光,很轻很轻的歌,很重很重的歌,只有你听得见,只有你听得清,遥远的母亲,遥远的故乡的心灵,遥远的中华的心灵。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闻追踪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