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经济观察]

再訪《中國力》作者 中國有兩種民族主義嗎?

作者:中國新聞網          录入于 January 17, 2010 at 18:48:5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Phoebe Guo Realtor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中新網1月15日電由兩位海外華人作者撰寫的《中國力》一書,已由鳳凰傳媒出版集團和江蘇人民出版社聯合出版,目前正在中國各大城市中熱銷。書中獨特的觀察視角和一些驚人的觀點,已經引起了國內學界和輿論界的關注。不久前,本網曾以“《中國力》作者接受本網專訪探討中國模式本質”為題對該書的作者進行了採訪,針對最新的反應情況,寒竹和文揚兩位作者再次接受本網專訪,對一些更為深入的問題進行了解釋。

  以下為專訪內容:

  問:在剛剛過去的2009年,跟中國有關的“大國題材”成為了出版界的一個熱點,關於中國的現狀與發展,關於中國的崛起和“中國模式”的書籍爭相問世。《中國力》是眾多中國題材中的一本,你們如何看待這種輿論界和出版界的中國熱?

  寒竹:從源流上看,輿論界和出版界出現這一聚焦點,歸根結底是中國近年來迅速發展這一基本事實決定的。事物的發展決定著人們眼球的移動和關注點。中國近年來的發展和變化確實太驚人,無論是縱向地跟中國自己幾千年的發展速度比較,還是橫向地跟世界各國的發展速度比較,今天的中國發展都可以說一個奇跡。今天的中國奇跡成為全世界關注的焦點是有統計數字根據的。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奧斯丁有一家叫做“全球語言監測”(The Global Language Monitor)的媒體分析機構在去年底發佈了一個對全球媒體(包括平面和網路媒體)的調查統計報告,報告說,在過去的十年裏,中國崛起為一個經濟大國,成為全球閱讀量最大的新聞,遠遠超過了伊拉克戰爭、9-11恐怖襲擊等熱門新聞。我相信,只要中國繼續保持現在的發展勢頭,中國將繼續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關於中國的書籍和文章還會大量涌現。

  不過,雖然相當多的出版物都聚焦于中國,但對中國發展模式的解讀和中國前景的解釋可能完全不同。比如英國在去年6月出版的《當中國統治世界 ---中央王國的興起和西方文明的終結》(《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 The Rise of the Middle Kingdom and the End of the Western World》)就基本是用西方國家自己統治世界的心態來預測未來中國跟世界的關係,這跟中國的客觀現實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在關於中國的書籍和刊物的熱潮中,中國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的頭腦,堅持自己的發展道路。

  問:剛才寒竹談到一些西方國家的媒體和書籍對中國的發展和未來的描述並不一定符合事實,那麼怎樣看待中國出版界和輿論界表現出來的中國熱呢?在《中國力》出版之前,中國已經有相當數量的關於中國崛起的書籍;而在《中國力》出版之後,僅僅兩個月的時間,又有好幾本關於中國現狀、關於中國發展模式和發展戰略的書籍出版。特別需要注意的是,一些曾經對中國的民族主義持批評態度的學者也都開始發出民族主義的強烈呼聲,請問文揚,這種現象是不是意味著中國社會的各種思潮開始匯集在民族主義的旗幟下呢?

  文揚:可以這麼說,中國出版界出現的中國熱和大國熱是中國民族主義日益強勢的一個表現。從歷史觀點看,民族主義是中國自五四運動以來最強大一個精神力量。任何一種社會思潮和政治主張,只有依附在民族主義的精神主幹上才有可能為民眾所接受,才有可能轉化為社會現實,否則就只有被民眾所拋棄而處於邊緣化狀態。在五四運動時期和近三十年的社會改革浪潮中,確有一批把民族主義妖魔化的中國文化人,這些人常常自詡為代表著 “普世價值”和人類社會,但事實上他們並不代表多少人,基本上只代表他們自己在書齋裏的幻想。這種書齋幻想在社會現實中的破滅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不能因為五四運動時期和改革三十年間有過一些對民族主義的妖魔化,就把否定民族主義看成是這兩個時期的社會主流。事實上,從五四運動到今天,民族主義一直是中國社會的主流。沒有民族主義,中華民族就不能在1949年完成民族的建國大業;沒有民族主義,中國的改革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問:把中國近百年來的社會思潮歸結為民族主義是不是有些簡單化?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中國近百年來的社會思潮極為複雜,思想界有各種各樣的主義,有來自美國的、英國的、德國的、日本的、俄國的思想影響,也有中國自己傳統的思想,這麼多不盡相同、甚至相互對立的思潮,能夠僅僅用民族主義來解釋嗎?

  寒竹:你提的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很多人正是在這個問題上陷入了誤區。我們在《中國力》中曾指出:“民族主義儘管是現代國家的立國之本,卻不是一種國家如何建設、社會如何系統發展的理論”。事實上,民族主義只是各種強調民族精神和民族利益思潮的最大公約數。在民族主義的旗幟下實際上存在著相互對立的各種思潮。儘管民族主義是中國近百年最強大的社會精神力量,但是,僅僅用民族主義是無法解釋各種社會思潮的。一些妖魔化民族主義的人把所有具有民族主義傾向的人一鍋燴,只是一種情緒化的宣泄,在理論上毫無價值。但是,一些聲張中國民族主義的人也把各種不同思想燴在一個大鍋裏,這就容易造成思想的混亂。這裡,我著重強調一下兩種民族主義的區分。

  在所有的後發國家,由於現代化是一個被迫捲入的過程,民族主義常常分化為激進和保守的的民族主義,國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義和民粹式的民族主義。在晚清末期,主張驅逐韃虜、建立共和的孫中山和主張君主立憲的康有為、梁啟超都在高舉民族主義的旗幟,但二者的政治主張卻若冰炭不能相容;在抗日戰爭時期,國共兩黨都是把民族主義置於首要地位,但兩黨的民族主義卻大相徑庭。即使在共產黨的統一戰線內部,也同樣存在著兩種民族主義,主張“國防文學”和主張 “民族革命戰爭的大眾文學”兩個圈子尖銳對立,相互叫戰。我們承認上述這些人或團體都具有一種強烈的民族主義,但我們必須看到他們之間的分歧和對立。從一般意義上講,人們很難判定這兩種民族主義孰優孰劣,因為這完全取決於當時具體的社會條件。由國家利益主導的民族主義和以階級意識主導的民族主義有時候會重合,但有時卻會對立。因此,我們對這兩種不同民族主義的區別一定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如果要用兩個不同的概念來表述這兩種不同的民族主義,那麼我們可以基本上把他們分別稱為“保守的民族主義”和“民粹式的民族主義”。從晚清末年到今天,中國的民族主義基本上由“民粹式的民族主義”主導。

  如果我們明白了上述兩種不同的民族主義,也就明白了為什麼一些批評民族主義的學者會轉為推崇民族主義。事實上,中國批評民族主義的所謂“自由派”從來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自由派”,而是階級鬥爭意識非常強烈的民粹主義派。當他們把階級鬥爭意識轉化到國際社會,他們就不可避免地轉為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因為在當今的國際社會中,中國仍然受到西方發達國家不公正的對待。所以,在今天的中國,階級鬥爭意識異常強烈的“自由派”轉化為“民粹式的民族主義”是一個順理成章的過程,民粹主義是二者的橋梁和共同基礎。

  如果我們明白了上述兩種不同的民族主義,我們也就明白了許多媒體對中國民族主義的報道是不準確的。當《中國力》在去年11月出版時,很多媒體把《中國力》稱為《中國不高興》的姐妹篇或續集。嚴格說來,這種定位是不準確的。我們去年11月在接受貴網採訪時曾談到,《中國力》是對《中國不高興》的一個呼應,也談到《中國不高興》是我們寫作《中國力》的一個推力。這只是說,民族主義這面旗幟把這兩本書連接在一起。但是,儘管這兩本書都在為中國的民族主義辯護,二者並不是姐妹篇,更不構成續集的關係,因為這兩書的基本觀點有根本的不同。《中國不高興》跟其他大多數中國系列的書籍一樣,基本上屬於我上面講的“民粹式的民族主義”,表現的是一種階級意識的憤懣,其民族主義的特點是把階級意識的憤懣擴展到國際關繫領域。而《中國力》則屬於“保守的民族主義”,談國家意識和公共意識多過階級意識,把中國跟西方國家的關係看成是一個經濟人之間的利益博弈。在對中國社會的現狀,對中國三十年的改革,對中國經濟的市場化和自由化,《中國力》和《中國不高興》都有著完全不同的觀點和主張。

  問:聽了你們關於兩種不同民族主義的解釋,感到《中國力》應該屬於“保守的民族主義”。對於這一點,有些媒體還是感覺到了。我看到《長江商報》上有一篇評論這樣講到:“《中國力》強調,除了美國這個特例,英、法、德、俄、日都是靠中央集權實現崛起的。” 但是,彼得大帝、俾斯麥、路易大王等固然是靠中央集權在歐洲大陸稱霸,與他們在時間上有所交集的康乾盛世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單純鼓吹中央集權無異於原地踏步,又能給當代中國多少啟迪?”文揚你怎麼看待這種批評呢?

  文揚:應該說這位批評者看得很仔細,思想也很敏銳,看到了《中國力》不同於一般宣揚民族主義書籍的地方。但是,對中央集權的的理解,對現代民族國家的理解,還是有一些問題。這裡有幾個不同層次的問題。

  首先,我們確實在《中國力》中講到,除了美國這個特例,英、法、德、俄、日都是靠中央集權實現崛起的。但是,我們講的這個崛起,不是指一般意義上的國家變得強大,而是指這些國家是靠中央集權完成了現代民族國家的建立。我們在書中著重指出,在西歐各國和亞洲的日本,封建制度的解體、中央集權形成和資本主義的興起是一個三位一體的過程。中國從秦王朝開始,唐宗、宋祖、明太祖、康熙帝確實都打造過中央集權王朝的輝煌,但是,那僅僅是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跟現代民族國家沒有任何關係。現代民族國家的建立雖然必須通過中央集權的國家形式,但是中央集權不一定就是現代民族國家。中國的中央集權國家在兩千多年前封建制崩潰時就建立起來了,而中國的現代民族國家一直到抗戰結束的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末才建立起來。

  其次,中央集權其實更多地是指一種國家結構形式,指中央和地方的行政隸屬關係,主要相對於封建和聯邦這兩種制度而言。一個國家,只要不是封建制度和聯邦制度,大多屬於中央集權制度,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央集權和單一制基本上是同一個含義。在政治學理論中,中央集權有不同的形式,君主專制只是中央集權的一種形式,在共和形式下的中央集權是另一種形式。我們在《中國力》中講,中國在辛亥革命後花了近半個世紀的時間摸索和奮鬥,終於用共和的形式重建了現代的中央集權國家,就是說今天中國仍是一個中央集權國家,在國家結構的形式上跟法國等中央集權的共和國一樣。

  第三,我們在《中國力》中講,中國在晚清沒落時錯誤地向美國學習,而沒有像日本、德國、俄國那樣用鐵血手段建立起現代民族國家,並不是說今天的中國要重走一兩百年前西方列強走過的道路。《中國力》中的這一段只是一個歷史敘事,只是總結歷史的經驗。清政府在鴉片戰爭之後錯過了建立現代國家的機會,辛亥革命也錯過了這個機會。當中國一百多年前本應當像日本、俄國、德國那樣建立現代民族國家時,中國走錯了路,中國後來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歷史不能重來,中國今天也不可能重走一百多年前的路。我們談這段歷史只是以古鑒今,強調中央集權對中國社會發展的重要性。




责任编辑:005
回 [ 经济观察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