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经济观察]

新科院士邓中翰正把中星微带入政治庇护下的垄断市场

作者:《商界评论》杂志          录入于 January 22, 2010 at 11:15:09: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Phoebe Guo Realtor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中星微变轨考验:是祸还是福

  邓中翰正在把一个经过市场充分锻炼的中星微带入政治庇护下的垄断市场,这对于视技术创新为生命的高科技企业而言,是祸还是福?

  2009年12月2日,中国工程院增选院士名单出炉。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星微)董事长邓中翰成功当选。他成为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之一。

  这个院士称号,包含着双重意味,一是领先科技,二是政治符号。而这种双重性,却微妙地隐喻着中星微真实的市场处境。

  精英技术遭遇山寨滑铁卢

  早年,中星微因为研究出“星光一号”,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而一度被当作中国自主科技创新的标杆。

  虽然荣誉无数,中星微在市场表现上却越来越衰。2009年11月4日发布的第三季度季报显示,中星微亏损了430万美元。事实上,亏损对于中星微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间,中星微只有三年实现了微薄盈利,分别为2003年的1.4万美元、2005年的500万美元和2006年的 900万美元。

  中星微为什么挣不了钱?

  数字多媒体芯片,对于英特尔、AMD、高通、德州仪器等传统的老牌芯片制造商而言,是一个并没有多少肥水的利基市场。其主要是应用于高端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而这块市场曾经的总规模也不过每年2~3亿美元。

  正因为如此,即便2003年中星微在该领域取得了60%的垄断性市场份额,邓中翰也高兴不起来。他必须为中星微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

  具有照相和彩信功能的多媒体手机的普及给了中星微机会。多媒体手机市场是一个比电脑摄像头大十倍都不止的蓝海。根据IDC的数据,2004年,多媒体手机的出货量已经占到了手机总出货量的47%,达到了3.24亿部。到今天,照相功能和彩信均已经成为了手机的标配。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个潜力无限的市场,当时还正处于群雄混战的状况,并没有出现有明显竞争优势的领导者。

  借助于在笔记本电脑多媒体芯片领域建立起来的核心技术优势,2003年,中星微迅速打入了手机多媒体芯片市场。很快,波导、联想等国内主流的手机厂商以及与中星微在电脑领域有合作的三星等先后采用中星微的多媒体处理芯片。手机多媒体芯片的爆发式增长,让中星微先后在2005年和2006年实现了大幅盈利。

  不过,当中星微正做着移动多媒体芯片头把交椅美梦时,一个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台湾企业联发科突然闯入市场。与中星微差不多,在此之前,联发科的主营业务是做笔记本电脑用的光驱芯片。

  正是这个联发科,打乱了中星微在手机多媒体芯片领域的阵脚。与中星微提供专业化的多媒体芯片不同,联发科推出的是集成多媒体功能的单芯片解决方案,即用一个单芯片的基带芯片就将多媒体的能力整合进来,从而瓦解了单独的多媒体芯片存在的必要性。

  更要命的是,联发科的这种集成芯片还异常便宜。一个专业芯片可能卖到3块钱,而集成芯片中加一个同样功能只需要增加几毛钱的成本。

  由此,国产品牌手机厂商和一些层出不穷的山寨品牌一边倒地投向了联发科。2004年,联发科手机业务的营业额不过3000万美元,2005年就变成3亿美元,2006年则达到了6亿美元之多。

  中星微遭遇噩梦。用一名业内人士的话说,中星微等于拱手把整个内地市场送给了对手。与此相对应,中星微的股价也曾经由高峰期的16.88美元一度跌至不到2美元。

  生存路径一:“破罐破摔”

  尽管在手机多媒体芯片市场败给了联发科,中星微却依然风霜傲骨。“多媒体要做好是很难的,所以它能够进入山寨机,却进入不了诺基亚、三星,因为诺基亚、三星对照相的功能和视频功能要求很高。”邓中翰说。

  在他看来,正是因为联发科的芯片不足以进入主流手机厂商,所以才走了一条山寨之路。“山寨机说我有这个视频功能、照相功能就可以了,至于你效果如何,能否打印,都不在乎,这是山寨机的一个特征,联发科的模式正好能够满足山寨的需求。”

  “问题是,谁知道那家山寨机厂明天还在不在?”邓一直坚持的观点是,联发科的山寨模式挺不了多久。

  但是,一年之后,邓中翰的想法似乎发生了180°的大拐弯。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邓中翰称赞联发科是“非常了不起、非常勇敢和进取的公司”。他终于承认,联发科的技术道路代表了市场未来。毕竟,芯片正越来越集成化、平台化。英特尔概莫能外,中星微自然只能走市场大势。

  2009年8月,中星微宣布和联芯科技达成战略合作。根据协议,中星微将提供给联芯科技包括手机电视技术在内的全方位的移动多媒体技术和解决方案。显然,中星微希望借助于和联发科定位相似的联芯科技的力量部分收复中星微曾经丢掉的移动多媒体市场。

  除此之外,中星微也与联发科展开合作,计划在联发科的高端手机芯片解决方案中采用中星微的数字多媒体芯片。

  在看不清楚3G未来发展方向的时候,中星微最为保险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地与更多的手机芯片整体方案提供商合作,通过更多的渠道,推销中星微的数字多媒体芯片。

  生存路径二:守望麦田

  痛定思痛,邓中翰决定在向山寨市场要份额的同时,保住中星微的核心技术优势。经调研,他认为中星微手机芯片多媒体领域没能成功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移动多媒体芯片技术还不够高端,技术门槛也不够高。

  相对应,邓中翰给出的解决方案就是:利用己有的、在数字多媒体领域所掌握的一系列核心技术,寻求进入更加专业和高端的应用领域。

  就这样,安防监控领域进入到了邓中翰的视野。2009年8月28日,中星微收购了ASB(阿尔卡特朗讯上海贝尔)ViSS监控系统业务。与一般的并购不同,中星微对ASB ViSS的并购并不涉及到厂房等硬资产,而是它的软件网络的所有技术和知识产权。

  资料显示,ASB的ViSS监控系统是业界最稳定的运营商级的视频监控平台之一,其解决方案广泛适用于对城市道路、机场、商场,银行、学校等监控要求比较高的领域的集中安全监控。

  邓中翰说,之所以选择安防是因为安防的视频监控以及整个后端的图像处理、压缩、存储、搜索、检索都跟视频有关。

  更重要的是,“安防监控这一块,它需要高端的视频处理。所以难度比较大。”邓中翰的潜台词是,面对如此高专业度的技术门槛,有能力挤进来的竞争者寥寥无几。

  邓中翰指望的是,中星微一贯遭遇的“有技术、没市场”的尴尬,能通过这种方式得到化解。

  非但如此,他还有更深远的野心。ASB ViSS作为最主流的安防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并不自己做芯片,而是基于现有的数字多媒体芯片来做一个视频监控的平台和网络。这恰好与中星微在数字多媒体芯片领域的优势形成互补。

  这样,中星微的这一并购恰好整合成了一个整体的、高端的芯片技术的安防解决方案,并拥有了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体系。

  同时,“我们目前看到安防的产业都是比较传统的监控,不具有大规模的网络化的能力,比如银行有银行的监控,收费站有收费站的监控,一般来讲,图像也不是高清的。”邓中翰告诉记者,整个安防产业正在一个技术革新、改头换面的关口,而中星微此时的介入可谓恰逢其时。

  更重要的是,与PC一级移动数字多媒体芯片的采购纯属商业性行为不同,安防产品大多以具有稳定利润回报的政府采购为主。毕竟,安防监控的需求主要是地铁、铁路、电厂、加油站、高速公路等公共场所。

  “中国安防领域的整体市场在今年将达到千亿元,而全球则是一个2000亿美金的巨大市场,通过这次收购,我们有信心到2010年把中星微旗下专事安防产品的中星电子的销售做到过亿美金。”邓中翰对记者说。

  中星微技术入赘猜疑论

  安防产业的最大需求者是公安部门。邓中翰向记者透露,他们已经联合公安部联合制定了安防产业的国家标准。对于负责安防业务的中星电子有限公司为何会设在天津滨海新区,而不是北京,邓中翰也透露,这与他在天津参选人大代表有关。

  有消息称,中星微的安防业务刚一展开,就获得了来自政府的20套安防系统的订单,在收购ASB ViSS之后,订单数量也一下子激增到了200套。不可否认,这与并购ASB ViSS之后,中星微在安防领域的实力得到大幅提升相关,但是商业外的因素又占了多大比例,外人无从考究。

  在记者看来,中星微把业务重心从高度国际化和市场化的笔记本电脑及移动数字多媒体领域转向过于依赖于内需市场和政府采购的安防领域,从商业策略上可以说成功,它很有可能让有着独特政府优势的中星微获得源源不断的订单和高额的利润。

  但是从长远来看,它更应该是中星微的一次商业撤退。它退离了游戏规则明晰、竞争公平的纯商业市场,转向了不甚透明、更加依赖于人际关系和民族意识的政府采购市场。长此以往,中星微很有可能让中星微在政府的庇护下,失去往日技术创新的内在动力。

  并不是耸人听闻。放眼海内外,绝大多数的跨国企业,如Dell、Microsoft、Google、Intel等无一不是依靠成功的商业化运作,在纯粹的商业领域取得巨大成就。国内企业如华为、中兴等,也正是在与思科等跨国巨头一轮又一轮的直接交锋中,逐步成为了该领域的巨头,并获得了更多的国际认可和行业话语权。即便是中星微自己,能够在行业内取得话语权,以及获取政府的采购,也更大程度地取决于中星微在技术以及商业运作上的成功。

  相比之下,依靠从政府获取采购订单成长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跨国企业,并不多见。反而由于政府庇护而丧失市场竞争力,“见光死”的案例比比皆是。而这应该值得中星微的警惕。

  邓中翰正在把一个经过市场充分陶炼的中星微带入政治庇护下的垄断市场,这对于视技术创新为生命的高科技企业而言,是祸还是福,只能等历史来回答。



责任编辑:005
回 [ 经济观察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