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经济观察]

王世贞说是蔡荣名说理论研究的基础 ——兼述非王说和屠隆说的研究成果

作者:赵颂平 徐仁达 夏 吟          录入于 February 20, 2010 at 08:43:4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Phoebe Guo Realtor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陈明达先生的长篇论文《〈金瓶梅〉作者蔡荣名考》2009年年初经网络﹑报纸﹑广播﹑电视等媒体公布后,引起了很大反响,一个关于《金瓶梅》作者的新学说——蔡荣名说诞生了。

  我们认为,蔡荣名说并非横空出世,并非对以往诸说的全盘否定。它是在王世贞说、非王说、屠隆说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产生的,特别是王世贞说,与它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某种意义上说,蔡荣名说是王世贞说的修正、补充、提高、发展的产物。下面我们以分析蔡荣名说与王世贞说的关系为主,兼述非王说、屠隆说的一些研究成果。

  王世贞说是《金瓶梅》作者诸说中流传时间最长,传流范围最广的说法。从明朝开始就一直有人猜测《金瓶梅》出自王世贞之手。

  说起来,王世贞与《金瓶梅》的确有太多的瓜葛。

  首先,《金瓶梅》的手抄本源于王世贞家。明代屠本畯在《山林经济籍》中说:“王大司寇风洲先生家藏有全书, 今已失散”。明代谢肇浙在《金瓶梅跋》中说:“此书向无镂版,钞写流传,参差散失。唯弇州家藏者为完好。”屠本畯说的“王大司寇凤洲”和谢肇浙说的“弇州”指的都是王世贞,因为王世贞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官至刑部尚书。

  上海财经大学许建平教授在《王世贞与<金瓶梅>的著作权》一文中,详细考证了明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记载的《金瓶梅》由手抄本到刻本的过程。得出的结论是:《金瓶梅》手抄全本源于王世贞抄本,其传递过程是:吴中刻本——冯犹龙——沈德符——袁中郎——刘承禧——徐阶——王世贞。

  河北师范大学原校长朱星教授在许建平教授之前,已详细考证过《金瓶梅》书稿的出处。他在1979年发表的论文《<金瓶梅>考证》中指出:“从历史材料上,《金瓶梅》书稿只能追查到王世贞。而王世贞家又从何抄来,就无法追查了。”

  其次,《金瓶梅》是一部“指斥时事”的书(这是明人笔记所公认的)。而王世贞的确有通过文学作品刺政敌的动机。数百年来,民间广为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王世贞的父亲王忬,得到了宋人的《清明上河图》。因为严嵩很爱收藏古董,他就跟王忬索这幅图画。但是王忬舍不得给他,于是找人搞了一张《清明上河图》赝品送给严嵩,后来一个裱衬匠告诉严嵩这幅画是假的,严嵩大怒,于是加害于王忬。一心为父报仇的王世贞打听到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喜欢看带有色情描写的小说,而且又有沾着唾沫翻书的习惯,于是就专门写就了《金瓶梅》,送给严世蕃看。把书稿给严世蕃之前,王世贞在每一页的页脚上都沾了少量的砒霜。果然,严世蕃得到《金瓶梅》后,爱不释手,沾着唾沫一页页翻看,当全书看完之后,严世蕃也毒发身亡。

  1933年国立清华大学史学系学生吴晗(他后来成了大名鼎鼎的历史学家),他在《文学季刊》创刊号上发表了论文《<金瓶梅>的著作时代及其社会背景》,文中说,经过仔细考证后发现,王世贞的父亲并没有得到过《清明上河图》,而严嵩的儿子严世蕃也并非死于中毒。这篇论文发表后,鲁迅﹑郑振铎等著名学者都赞同他的看法,使王世贞说受到重创。

  其实,关于《清明上河图》假画的传说是不存在的,但王世贞与严嵩的怨仇却是真实存在的。据《明史》记载:王忬曾任蓟辽总督,监察御史。1552年受命赴浙闽率军抗击倭寇,屡破倭寇。第二年,兵部员外郎杨继盛上书弹劾严嵩,结果反被诬陷致死。王忬、王世贞父子因支持杨继盛而与严嵩父子结下了怨仇。1559年,蒙古俺答部大举进犯,直逼京城,严嵩借机诬陷王忬防守不力,王忬遇害。

  明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就指出:《金瓶梅》“指斥时事,如蔡京父子则指分宜,林灵素则指陶仲文,朱勔则指陆炳,其他各有所属云。”分宜指的是严嵩,因为严嵩是江西分宜县人,人称“分宜”。他受到嘉庆皇帝的信任,做了大学士宰相,柄政二十年,误国殃民,陷害许多忠良。严嵩病死后,王世贞写传奇《鸣凤记》,痛骂“严嵩专政误国更欺君,父子盗权济恶招朋党,浊乱朝廷。”有着杀父之仇的王世贞,还可借《金瓶梅》中的蔡京父子和西门庆,以宋喻明,继续对严嵩父子进行口诛笔伐。

  当然,除了刺严嵩,王世贞还有刺自己的同年,“帝者师”张居正的动机。这是陈明达先生考证后得出的新的论点,这方面的内容在下文再叙。

  第三,在小说内容中,有着王世贞的许多影子。

  陕西省清涧县史办公室李保雄先生在论文《<金瓶梅>作者应为王世贞》中指出小说隐含王世贞“弇州﹑息庵居士﹑九友斋﹑王元美”等名号。小说第九十二回“陈经济被陷严州府”,“严州”就隐指王世贞的号“弇州”,因“弇”与“严”音近。小说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中的王杏庵,姓王,名宜,字廷用,道号为杏庵居士。王世贞有一部作品叫《艳异编》,其小引自题名为息庵居士,杏庵与息庵,何其相似。同时,王杏庵姓王,名宜,字廷用,合起来就是“王宜廷用”,意为“王氏适宜朝廷任用”,切合王世贞身份。而且王杏庵“好善敬神”,“梵宇听经”,“琳宫讲道”,“拈素珠念佛”,又与笃信佛道的王世贞生活习性相合。

  小说中西门庆结拜“十兄弟”,其中卜志道谐音“不知道”,含有不存在的意思,小说叙述完十兄弟之后就说卜志道死了,因而十兄弟一开始就实为九兄弟。后来拉进花子虚又凑足十个人,但花子虚不久也死了(第十四回),因而说十兄弟其实仍是九兄弟。而且花子虚的名字也类似于卜志道,分明是说“子虚乌有”,不存在者也。在庙中结拜,隐含“斋”,所以,玉皇庙结拜十兄弟隐藏王世贞别号“九友斋”。而书中西门庆新修花园中的那个“玩花楼”,也似乎隐含王世贞“王元美”的名字,玩即王元,花楼隐含美的意思。

  李保雄先生的论文中还说,《金瓶梅》中有着王世贞家乡江苏太仓的影子。一是小说中的道观玉皇庙,与新编《太仓县志》记载的道观“玉皇阁”相似;小说中的佛寺永福寺,报恩寺,与《太仓县志》中记的“隆福寺(又名报恩院)”相对应。二是小说中多次提到粮仓,有“义仓”、“社仓”、“米仓”等语,而太仓就是因该地自古置仓囤粮而得名,太仓之粮仓是全国闻名的。三是与太仓粮仓密切相关的漕粮海运。小说七十八回写到“新升东南统制兼督漕运总兵官荆忠”来拜西门庆,七十九回又写荆统制“往淮上催攒粮运去”。太仓历来是我国水上交通要隘。明永乐年间三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的出海口就是太仓刘家港(今名浏河港)。元明时代,刘家港既是漕粮的海运港,又是我国对外贸易的重要商业港口,时誉之为“天下第一码头”(新《太仓县志》)。《金瓶梅》中所写“临清码头”的繁盛景象,其实写的是太仓刘家港的繁荣景况。

  此外,研究《金瓶梅》的专家们提到小说中有一些江苏太仓的方言,比如“落作”,是一个只有太仓才有的土话,意思是宴请宾客前提前一天做准备。这句话不止一次地出现在《金瓶梅》中。太仓宴请宾客最后一道菜经常是上“川糟鱼”,这也是一道在《金瓶梅》中出现的菜名。和“落作”一样,这个菜名也是只有太仓才有的。

  第四,从小说创作手法上,符合王世贞的文学主张。《金瓶梅》中有大量随手引来的词,曲,韵文,宝卷以及从别人书中抄来的故事等资料。这种大量借用﹑镶嵌他书素材与王世贞倡导的模拟的创作方法有关。许建平教授在《王世贞与<金瓶梅>的著作权》一文中说:“在明代前后七子统治文坛时期,模拟古人诗文非但不为耻,反而是当期的时尚。而倡导这一时尚的最为得力者——后七子领袖王世贞不但在理论上重举复古大旗,而且在诗歌创作实践中用力之勤也超出其同仁。……可以说为文剽袭,王世贞为一时之最。 ”

  综上所说,王世贞说的确是以往诸说中最合理,最有说服力的一说。但是,王世贞说也有其致命弱点:

  一是创作年限。吴晗先生经过认真考证后,在《<金瓶梅>的著作时代及其社会背景中说:“《金瓶梅》的成书时代大约是在万历十年到三十年这二十年中。”郑振铎先生也说:“把《金瓶梅词话》的时代放在明万历间,当不会是很错误的。”复旦大学黄霖教授在《<忠义水浒传>与<金瓶梅词话>》一文中,就《金瓶梅》抄万历十七年前后刻印的《忠义水浒传》的事实来说明:“《金瓶梅词话》的成书时间当在万历十七年至二十四年之间,换句话说,就在万历二十年左右。”吴晗、郑振铎﹑黄霖诸先生对于《金瓶梅》著作年代的考证是比较科学的,得到学术界普遍认可。而王世贞死于万历十八年(即公元1590年)。万历十年后,他已垂垂老矣,且患多种疾病,特别是眼睛已经失明,根本没有精力写出如此皇皇大作。

  二是生活经历。黄霖教授在《<金瓶梅>作者屠隆考》一文中说“《金瓶梅》既描写了上层官场的大场面,又刻画了市井小人的穷酸相。”书中“描写常时节等穷人窘况之具体生动,在我国古典小说中是并不多见的。”“但从公子哥儿到达官贵人的王世贞之流是决不能熟悉下层情况的。”

  三是黄岩方言。黄霖教授的屠隆说最大的研究成果是确定《金瓶梅》作者使用的方言是吴语系方言,并认定为浙江方言。黄霖教授在《<金瓶梅>作者屠隆考》中说“但这部以山东人为背景的小说还是流露了不少南方,特别是浙江的方言和习尚。”关于《金瓶梅》中有大量黄岩独特的方言,陈明达先生的论文和我们以往的文章都有许多论述,在此不再重复。黄岩与温州接壤,属吴语系边缘地区,许多方言的语音,语法都比较独特,难学难懂,王世贞从未来到过黄岩,根本无法写出这么多黄岩方言。

  由此看来,《金瓶梅》的作者虽然不是王世贞,但同王世贞的关系又非常密切,据陈明达先生考证,此人不是屠隆,而是明代黄岩人氏蔡荣名。

  黄霖教授《<金瓶梅>作者屠隆考》一文中说“研究者研究了作者的身世,思想,性格,作风等方面,普遍认为,《金瓶梅》的作者是一个很不得志,看穿世事,不满现实,甚至有点玩世不恭的人。” 从黄岩民间流传的许多蔡荣名的民间故事证实,蔡荣名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

  据史料记载:蔡荣名出身名门望族。曾祖父蔡余庆,字从善,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进士,授中书舎人,为李东阳所重,曾任南京刑部郎中,汀州知府,福建盐运使,山东参政等职。祖父蔡绍科,字宏哲,正德二年(1507年)举人,任海州知府,大理知府等职。叔父蔡宗明,号二酉,万历十七年(1589年)进士,历官至礼部郎中,不苟取与,不择厉害,屡疏保东宫罢职。光宗即位,起原官,已卒,赠尚宝少卿。蔡荣名少有才名,17岁时考中秀才,但乡试后屡试不中。明万历十一年(1582年),在家道中落,走投无路的困境中,不甘寂寞湮没,以“古文辞”为贽,拜谒王世贞。面对“白丁”蔡荣名,王世贞“大奇之”,“延为上宾”。其实,蔡荣名所携的“古文辞”,即“故事”,即《金瓶梅》初稿也。此后,蔡荣名在王世贞的弇山园住了两年,按照王世贞的指点要求,精心修改《金瓶梅》,改成后将书稿送给王世贞,以供出版发行。

  这就是说,《金瓶梅》的作者是蔡荣名,而王世贞是“流行者”;王世贞与蔡荣名的关系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是指导者、发行人与创作者的关系。王世贞虽然没有亲自执笔写《金瓶梅》,但《金瓶梅》的问世与他确有着莫大的关系。

  点明了这一点,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从小说创作年限看,蔡荣名带着初稿拜谒王世贞是万历十一年,两年后即万历十三年完稿,正好与吴晗先生考证的“万历十年到三十年之间”相合。书稿的来源更清楚了,是蔡荣名交给王世贞的,后从王世贞处流传于世。关于经历,蔡荣名出身名门望族,后来家道中落,生活窘迫,社会上层和下层情况他都了解。小说“指斥时事”,是蔡荣名替王世贞影射讽刺政敌严嵩和张居正。严嵩是死老虎,书中骂得比较明显,而张居正是王世贞的同年,又为“帝者师”,所以影射时特别小心,隐晦曲折,作者也因此隐姓埋名。王世贞是文坛领袖,对蔡荣名有知遇之恩,蔡荣名在书中留下王世贞的影子。如用“杏庵居士”隐指“息庵居士”,王杏庵的善举歌颂王世贞,用王杏庵姓名“王宜廷用”,隐含“王氏适宜朝廷任用”,就不足为怪了。至于书中出现太仓的方言,太仓的佳肴,太仓的寺庙,是因为蔡荣名“寄迹”弇山园两年,吃在太仓,住在太仓,耳闻目睹,对太仓的方言,菜肴,风土人情当然有所了解,流露在书中也是很自然的。而书中借用镶嵌他书素材的创作手法,则是蔡荣名对于王世贞文学模拟创作理论的赞同和实践。

  蔡荣名说传承了王世贞说的许多观点,同时又吸收了非王说和屠隆说的研究成果,对王世贞说进行修正和补充,特别在两方面作了创新:

  一是找出了小说中大量的黄岩方言。从明代以来,人们普遍认为《金瓶梅》讲的是山东的事情,用的是山东的方言。鲁迅先生就是据此否认了王世贞说。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许多学者,指出书中许多所谓的“山东土语”,其实是吴方言,把小说作者从北方转移到了南方。尤其是黄霖教授进一步确定书中有大量的浙江方言。而陈明达先生则更进一步确定了在浙江方言中,不少是黄岩独特的方言,将小说作者落实到了黄岩。

  二是找出了书中主要影射讽刺的对象是张居正。王世贞同张居正虽然没有杀父之仇,但对他积怨很深。史料记载,王世贞和张居正是同年,但因政见不同,处处受张居正的打击。张居正的妻弟王化违法,王世贞没有偏袒他,张居正就罢了王世贞的官。后来王世贞被拟用为应天府尹,张居正当面不说,暗中指使言官弹劾,使王世贞“受被劾罢”。王世贞罢免闲居,心灰意冷,看破红尘,拜王锡爵女儿王焘贞学道。张居正说他蛊惑人心,株连王锡爵和王世懋(王世贞弟弟),差点酿成大祸。王世贞在《嘉靖以来首辅传》和《觚不觚录》中,就想方设法给张居正抹黑。而《金瓶梅》中的许多情节,都可以从《嘉靖以来首辅传》中找到对应(详见陈明达《<金瓶梅>作者蔡荣名续考》)。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金瓶梅词话》万历刻本中的《廿公跋》说:“金瓶梅传为世庙时,一钜公寓言,盖有所刺也。”过去,许多学者都认为“钜公”是小说的作者,《金瓶梅》是一巨公(一个地位很高的人)写的寓言。而陈明达先生纠正了这一看法,他认为“钜公”是小说所描写,所“刺”的对象,即《金瓶梅》是有关“钜公”的寓言。而“钜”字其实是一个拆字谜,拆开就是“巨金”二字,“巨”与“居”同音,在黄岩话中,“金”与“正”也同音,都读”jin”,“巨金”就是“居正”,也就是说,《金瓶梅》其实就是一部刺张居正的寓言。

参考篇目:
《金瓶梅词话》万历刻本
朱星:《<金瓶梅>考证》
许建平:《王世贞与<金瓶梅>的著作权》
黄霖:《<金瓶梅>作者屠隆考》
李保雄:《<金瓶梅>作者应是王世贞》
大众网、中央电视台10套2008年4月9日节目:《<金瓶梅>与王世贞》解说词



责任编辑:005
回 [ 经济观察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