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新闻追踪]

央视英文缩写禁用 体育频道已开始执行

作者:世界名人网记者吕波综合报道          录入于 April 11, 2010 at 14:33:02: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Phoebe Guo Realtor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日前,广电总局向央视下发了通知,在主持人口播、记者采访和字幕中,不能再使用诸如NBA、GDP、WTO、CPI等外语和缩略词。已有细心的观众发现了电视台的这番“悄然改变”,篮球节目中,球迷们不再听到、看到“NBA”这个词,取而代之的是“美国职业篮球联赛”的称呼。同样,类似“F1”这样的简称,也被代之以“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的说法。

央视体育频道开始执行

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不久前,广电总局给我们下发了一份通知,要求在电视节目中进一步规范用语,不能使用外语和缩略词等等。”在该文件中,明确提到的就有上述两个体育迷耳熟能详的缩略词,其他还包括“CBA”(中国职业篮球联赛)等等。

据介绍,这份文件所针对的不只是体育方面,如“GDP”(国内生产总值)、“CPI”(消费者物价指数)、“WTO”(世界贸易组织)等都在其列。江和平说,现在央视体育频道已经开始采取在NBA后加括弧中文说明的方式来逐步扭转观众的收视习惯。

对于这一规定会在观众中带来什么样的反应,江和平说:“这个我显然不是权威,我们只是一个执行单位,上面如何规定,我们就如何执行。”

地方台还没收到通知

据了解,地方台暂时还没有收到这份通知。湖南卫视副总编辑、新闻发言人李浩表示,外文缩略词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产物,也是文化交流的产物,一般来讲,只要不产生歧义,还是可以适当采用的,但是假如总局对此有要求的话,肯定也会严格执行,不过目前还没看到这份通知,“我不方便直接评价”。

网友热议:“CCTV”怎么办?

广电总局的此条规定引起不少网友的疑惑,大家费解地问道:“那CCTV怎么办?GDP怎么办?MSN、QQ怎么办?”

体育迷们也对以后看比赛直播表示了担心。网友“废皮纸”制作了一幅漫画:CCTV直播NBA比赛时,主持人念道“大家好,接下来为您带来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心电视台体育频道为您直播的美利坚合众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您可以发送手机短信赢取每节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心电视台体育频道为您送出的美利坚合众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休斯敦火箭队队员××××的真品球衣……”

据新规定,英文缩写还是可以提,但是要注明中文解释。网友“子龙”结合这一新规,展望了一下未来:“以后的周末我们可以上午看CCTV中国中心电视台转播的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中午去吃KFC肯德基家乡鸡,下午去CBD中心贸易区逛街,晚上开着SUV运动型多用途汽车去兜兜风。”

网友还对一些日常用语中的缩写词的前途展开了丰富的想象,比如MP3以后就要叫“个人便携式数字化音频播放器”,DVD叫“数字多功能光盘”,聊QQ也不能叫聊QQ了,要叫“聊腾讯即时通讯软件”。

此外,更多的网友并没有很直接的表示反对或赞同,而是比较理性道出了自己的无奈:

南昌市网友——天之痕

现在这个局面,教育部要负很大责任,瞎搞全民外文教育。

把英语的地位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成为升学、毕业证发放、职称评定的硬性指标!

网友——浪漫的小鲨鱼

为什么现在小学开始大搞英语教育?为什么把小学的英语教育越看越重?为什么评个职称非得经过职称英语考试,并取得相应的等级?为什么......

这些为什么,是谁搞出来的?

天津市网友——不着调男青年

我只知道我上大学时要过英语4、6级,而我是个工科学生,英语占用了大量的学习时间,而在我们学校,大学语文是门选修课,不用去上课,最后写篇作文就可以得到学分,请问,这是谁的问题?怪现在的年轻人吗?

济宁市网友—— 俊俊

我也是工科的,最起码你们还有大学语文是选修课,我大学4年学校根本就没有排语文课!!!

武汉市网友—— 听海

俺也没有,到底是谁的问题,就是有谁能说花的时间比英语还多呢?花了99%的时间去学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的英语真的很可笑。

......

广电总局的规定中——“禁用外语缩略词”的出处在哪里呢?

早在2002年,捍卫汉语纯洁派中的领军人物,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胡守钧写下了《维护汉语的纯洁性》——“英语缩写词成群结队长驱直入汉语系统,汉语面临中英文拼盘化的危险”。

维护汉语的纯洁性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胡守钧

世界一体化的热潮日益高涨,像当今任何一种语言一样,汉语正遭受来自英语的威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形势更为严峻,维护汉语的纯洁性,成为当代中国人的历史责任。英语缩写词成群结队长驱直入汉语系统。您在生活的周围可信手拈来许多英语缩写词:MBA、MPA、VCD、DVD、IT、PC、CD、MTV、KTV、WTO、APEC、DOS、SOS、OPEC、CPA、GDP、CEO、CTO、ERP、ISO等不胜枚举。中国产的英语缩写词积极呼应:CCTV、STV、OTV……央视带头,各地电视台纷纷效法,英语缩写词显现在电视屏上,印在采访车上,标在话筒上,到处宣传。各行各业各种单位,多以有个英文缩写名而自豪。更有中英文相拼接的词:卡拉OK、T恤、IP卡、IC卡等。这种乱造滥用汉语比比皆是,不仅民间流传,而且官方交往照用不误,某些英文缩写词甚至堂而皇之、赫然印上红头文件。

汉语面临中英文拼盘化的危险。中国历史悠久,文明流长,现有汉字是从甲骨文、金文渐变演化而来,形成了独特的方块字系统,与拼音形态的英语完全不同,两种系统各有长短,此处暂且不论。英语缩写词直接嵌入汉语系统,反差极大,破坏了汉语系统的内在和谐及形体之美,其例子不少。不信请看:

“APEC的记者招待会后,我约了CCTV的几名记者和一群MBA、MPA的研究生,讨论中国加入WTO后IT业的发展前景,以及IT业对GDP的影响。读MBA的张小姐原来想到IT业发展,今后目标是当CEO,现在感到加入WTO后,中国IT业风险很大,转而去了Nike公司。相反,读MPA的李先生感觉良好,加入WTO后,政府职能大幅度改革,MPA的毕业生大有用武之地。随后,我们去了KTV包房,大唱卡拉OK,大家相继关掉BP机,也不上Intel网,兴高采烈,通宵达旦。”汉语形象如此难堪,岂非杂色拼盘么?

发扬民族精神必须维护民族文字的纯洁性。地球资源有限,人与人之间,各民族之间,各国之间,长期存在着资源的矛盾和争夺。面对机遇和挑战、日益加快的全球化趋势,任何一个民族都必须发扬自己的民族精神,提高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强化民族内聚力,巩固民族团结,方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求得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文字是民族精神的载体和表现形式。继承发扬民族精神,必须维护自己民族文字纯洁性。倘若一个民族的文字支离破碎,其民族精神靠什么来表达和传播?英、法、德、俄诸国为什么努力维护各自语言的纯洁性?原因就在此。

尽管中华儿女遍布祖国各地,旅居世界各国,但是,无论相隔多远,差别多大,他们都自认同属中华民族,并以我国各民族和国际社会通用的正式文字之一的、神圣的汉字作为作为中华民族的主要标志。散布世界各个角落的中国人都有自己的方言,甚至语言也许很难通,但是人们可用汉字沟通、交流、认同。作为中华民族主要标志的汉语,无疑是中华民族大团结的形成和巩固基础条件之一。

何谓同文同种?同文者,乃是指精神上共同传承汉语为表现形式的文化;同种者,乃是指身体内一样绵延着的血统。为此,维护汉语的纯洁性,凡我中华儿女,人人义不容辞。怎样保护汉语的纯洁性?

第一、汉语是民众交流思想的工具,必须依靠公共权力才能保护汉语的纯洁性。据去年《环球时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命令,要求维护俄语的纯洁性。此事值得借鉴。

第二、大众传播中凡出现英语缩写词时,必须将其译成汉语。

建议中央电视台带头将CCTV改为“中央电视台”。

第三、建议设立汉语节,每年举行关于汉语的研讨会、展览会以及各种表演活动。有那么多的这个电影节、那个艺术节,为什么不能设个汉语节呢?从汉语文化吸取了精神力量的中华儿女们,为什么不纪念自己伟大而优秀的语言呢?

国土神圣不可侵犯,因为那是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地方;汉语神圣不可污染,因为那是中华文化时时刻刻,绵绵永续的家园。保护我们的精神家园!

今年2月,也有学者撰文《300年后汉语会消亡吗?》来表达自己对母语的担忧。

300年后汉语会消亡吗?

傅振国

30年后的汉语是什么样子?

“Erin Manning是一位居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专业摄影师、教师和电视工作者。电视观众将Erin视为The Whole Picture的最佳主持人,The Whole是HGTV-HD和DIY网络推出的、获得TELLY大奖的数码摄影秀。”

“1982年,董事长Dr.RoIf Portmann和CEO Mr.Ui riCh.W.Herzog毅然决定从瑞士钟表业的大亨ASUAG控股公司(即今日的Swatch集团)手中买入Oris品牌--这个历史性的转折点,为瑞士OriS表此后纵横天下奠定了成功的基石。”

30年后的汉语将会是这样的汉英混杂、不汉不英的文字。

第一段话,摘自我喜欢的一本书,2009年2月中国首都一家出版社出版的《人像摄影》,是这本书中出版者对该书作者的介绍。第二段话,摘自我喜欢的、我国出版的最好的杂志之一的某杂志,2009年第47期。我不点名批评是因为此种现象太多了。而且,这两家还不是汉英混杂最严重的。只点名批评这两家有失公允。

汉英混杂到如此严重的程度,目前在中国出版物中虽不普遍,也不少见。所以,我只是把它看成是30年后汉语的普遍文本。当然,前提是如果没有措施制止汉英混杂蔓延滋长的话。

最严重的后果将是:汉语不再是单独能够表情达意的语言体系。上面引用的这段话,只懂汉语不懂英语的人看不懂写不了;只懂英语不懂汉语的人同样看不懂写不了。中国人必学英语才能看懂自己的汉语。

汉语,作为中华文明的载体和基础,可能要发生根本性动摇。

300年后的汉语是什么样子?

这件事如果从一个较长远的历史跨度来思考(比如100年、200年、300年),它的严重后果将让每一个中国人触目惊心,那就是:汉语消亡,英语代替汉语。

历史可能这样记载:世界上最古老的三种文字,古代埃及的圣书字(俗称埃及象形文字)消亡于公元400年;古代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消亡于公元前330年;由古代中国的甲骨文演变的汉字,消亡于公元2300年。历经5000年的汉字终于抵抗不住英语的侵入而最后消亡。

这不是危言耸听。按照30年来,特别是近10年来英语侵入汉语的速度,按照中国年轻一代对英语的崇拜对汉语的轻视,按照我国知识分子目前对待英语侵入汉语所持的麻痹麻木的精神状态,不用300年,100年后,汉语将会消亡。

原因何在?

第一大原因,也是最直接的原因:对外来语,不经翻译汉化,直接以英语字母形式楔入汉语。

汉语的发展,当然离不开对外来语言的吸收。我们的祖先前辈早就为吸收外来语创造了正确的方法。用音译,便有了“咖啡”;用意译,便有了“电话”;用音译加意译,便有了“芭蕾舞”.主要用这三种方法,便解决了外来语翻译汉化的主要问题。

汉语历史上,迄今有三次大的吸收外来语高潮。第一次高潮在汉唐通西域之后和佛教传入中国之后,从西域吸收了“葡萄”、“骆驼”等外来词;从佛教中吸收了“世界”、“庄严”、“结果”、“现在”、“圆满”等外来词。第二次高潮是在鸦片战争之后,从英语吸收了坦克、沙发、吉普车等等;从日语中吸收了组织、纪律、政府、党、方针、政策等等。

这些外来词经过汉语文化的“胃”消化吸收,它们的模样变成了方块汉字,它们已经融化在汉语的血肉之中。

第三次高潮,正是我们所处的时代,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中外交流迅猛扩大,英语如潮涌入。我们在忙碌中有一个“小小的疏忽”,没有将外来语完全汉化,部分英语楔入汉语。这个口子一开,犹如蚂蚁钻进长堤,泛滥蔓延,大有不可收拾的势头。

最先是英语缩略语(也有人称为字母词)在汉语出版物中广泛使用。国内生产总值,用GDP入文;世界贸易组织,用WTO入文。接着是CEO、NBA、CPI、IMF等等排着队跟进,逐渐成为高频词。

造成汉英混杂的第二类情况是科技新词、品牌名称、专业术语不加翻译。例如:IT、VCD、DVD、DV、IBM、MP3、QQ、MSN、web2.0、twitter、iPhone、Google adwords……第三类情况是人名、地名、企业名、单位名不翻译。这类情况的代表,就是我在本文开头引用的那两段话。

第四类情况,一个英语单词或一个字母成了汉语造句中的一个词素,例如:“经销商PK品牌商”;“适当地YY一下不行吗?”;“这话我都说N多遍了。”

第五类情况,中国人用英文字母取名,或者直接取英文名:“赵C”、“李-A”、“张@”.公共建筑用英语名,例如:SOHO现代城。

第四类、第五类情况对汉语的解体最具有杀伤力,有着潜在的、令人恐怖的威胁!它已经扎根在汉语的细胞里了。

第二大原因:中国知识分子疏忽麻痹,对英语侵入汉语,缺乏应有的警惕,缺乏清醒的文化自觉。

在中国的出版物上,在汉语的故乡,造成汉英混杂甚至可能导致汉语解体的状况,这不是英语国家所为,不是英国议院干的,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干的,没听说西方有“和平演变”汉语的计划。这是中国知识分子自己干的。

中国知识分子也不是故意要糟蹋自己的文化,而是我前面所说的“小小的疏忽”,是处在“无意识”状态。谁也没有往深处想:汉英混杂,打开了英语入侵汉语的缺口,是逮来“英语蚂蚁”在自家的汉语长堤上打洞。

让我们分析几个高频词,看看中国知识分子是怎样由“有意识”变为“无意识”的吧。

我们前辈对英语缩略语早有正确的处理办法。比如,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英语缩略词是OPEC,约在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传入中国,中国就将它音译汉化为“欧佩克”.至今,在我们报刊的行文中,写作“欧佩克”,而不是写作“OPEC”.到了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至今,当同样是英语缩略语的WTO、GDP进入中国的时候,我们却让它直接嵌入汉语。其实,“WTO”用中文简称“世贸组织”或“世贸”,有何不可?“GDP”如果用“国总值”中文简称不是也很简洁吗?“APEC”用“亚太经合”简称不是更顺口吗?

同样是流行性疾病的名称,“AIDS”我们曾将它音译为“爱滋病”,因爱而滋生的病,还兼着意译,翻译汉化做得非常好。到了2003年,非典型流感,国人已经将它称为“非典”了,可到了中后期报刊上又都改为“SARS”来称呼它。今年的甲型H1N1,就干脆是汉英混杂了。用“甲型流感”或“甲流”中文简称不是很好吗?

我们再从相反方向看,看英语怎样吸收汉语的吧。英语单词中的“silk”,它的中文意思是“丝绸”,就是从古代汉语中按照音译的方法借用过去的。还有“关系”,在英语中成为“guanxi”,也是要把汉语英化。把外来语化为母语的血肉,这是任何一种语言在吸收外来语时都遵循的规律。哪像我们现在这样,在方块字的汉语阵列中,隔几行有几个外文字母,真像是在我们满头黑发中插上几根金发,在我们黄皮肤的脸上贴上一块白皮,不协调不和谐不美。如果在满篇英语中时不时插上几个方块汉字,也很刺眼吧?英语国家可没有这种现象。英语中有的词语在汉语中没有对应的词语,但这也不能成为我们“生搬硬套”的借口,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汉语新词代替它。

为什么到了第三个外来语涌入的高潮期,中国的知识分子就丧失了警惕性呢?这个时期一个重要的时代背景,便是全民学英语。在前两个高潮期,外来语不翻译成汉语,中国人便认不了。而到了第三个高潮期,中国的知识分子学了一点英语,不译成汉语也看得懂了。而且,运用汉语时夹杂一点英语觉得新奇有趣时尚。于是,中国知识分子,不仅对英语侵入汉语不警惕不抵抗,而且自己欣欣然接受并且有意为之(由此也可见文化软力量的厉害)。全民学英语,本来为的是中国人更方便与外来文化交流,没想到一不小心便用外来语搅乱了自己的语言。我非常赞成中国公民学习英语,但我同样认为:该用英语的时候,用规范的英语,而不是“洋泾浜”英语;该用汉语的时候,用规范的汉语,而不是“汉英混杂”的汉语。

在出版物上和媒体上出现的汉英混杂,对搞乱汉语的作用又远胜互联网和日常说话。因为:这里既向大众传播,又起着示范作用;还作为历史记录传于后世。所以,这里的汉英混杂才是搞乱汉语的致命一击。

严重的责任就在于握有话语权的新闻出版界的记者、编辑、总编辑等等身上。报纸、刊物、广播电视上的汉英混杂,就是从他们手上放行的。有的编辑还特别热衷用汉英混杂的形式做标题:

“MG:MY年轻生活的GENE”

“上海加入LIVE8”

“哪款AOC,卖到了VDP?”

“Google Adwords新界面发布”

这难道就是个把关不严的问题吗?编辑这样做题,总编辑这样放行,社会这样效仿,汉英混杂便泛滥蔓延。

汉语的危险不在于英语作为强势文化的侵入,而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者对这种侵入自我解除武装,整个民族采取“不抵抗主义”.主要表现在:在官方文件、主流媒体中,对英语微缩语的使用越来越多。民间,在汉语的语境中,夹杂英语的现象越来越多。一代一代年轻人慢慢地更多喜欢英语而轻视汉语。

汉语是中华文化的基因和基石,它是中华文化的载体,它关乎文化认同,民族认同,关乎国家统一,那是我们中华文化的命根子。我这里如此强调知识分子的作用,是因为知识分子是文化传承的担当者。汉语延续五千年不衰,是世世代代知识分子薪火相传继承发展的。难道到了我们这几代知识分子手里,要传下去一种汉英混杂、不汉不英的“汉语”吗?五千年祖宗的基业要毁在我们手里吗?对这样一个关乎中华文化命根子的问题,中国知识分子怎么能疏忽麻痹?

第三个原因:法律不完善,执法不严格,国家对通用语言文字的社会应用缺乏及时有效的指导、规范、管理。

先说第一个问题:法律不完善。

2001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下文简称“语言文字法”)对规范语言文字起了重大作用。但是,失之简单。对外国语言在汉语文出版物上的使用只有两句话,即第二章第十一条:

“汉语文出版物应当符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和标准。汉语文出版物中需要使用外国语言文字的,应当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必要的解释。”

我认为:语言文字法对外国语的使用只有一个原则性规定,缺乏操作性。

现在政府文件、主流媒体中流行的GDP、WTO、ID等字母词,是不是外国语言文字?如果是,那它就不符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规范和标准;如果是,每次使用都要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必要的解释,在每次使用GDP时,后面都要加一句“国内生产总值”,岂不是更麻烦了?

有必要对GDP、WTO等几个已成为高频词的英语缩略语专门探讨一段。有朋友说,GDP已为人们广泛采用,政府文件、主流媒体都这样说、这样写,要改也很难了。能不能在修改语言文字法时豁免专门指定的几个英语缩略语。我反反复复想了又想,最后认定还是不能豁免,理由是:

1、GDP等是社会经济中的高频词,保留它们几个,还是保留了大量的汉英混杂现象。

2、法应是公正、公平的,只有一个标准,不能有双重或多重标准。比如,你留了GDP,GDP高兴了;铲除了CEO,CEO不高兴。你没有理由让CPI、IMF等英语缩略语不跟进。

3、即使是现在立法保留几个英语缩略语,再过若干年,又有一批经常运用的英语缩略语要求豁免,是不是又要修改语言文字法,再加上新的成员?不断地修法,不断地递进,汉英混杂不还是蔓延吗?

所以,趁现在通行的英语缩略语词还不是很多,也就是十个以内吧,干脆立法禁行,用汉语简称替代,反而省事。

法,是刚性规定,要能作为人们具体行为的依据,要能操作,不能白纸黑字写着,到具体判案时又不管用了。

还有一个典型案例最能说明问题,它就是被称为“中国姓名权第一案”的赵C案。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市民赵C,因为名字中出现外文字母“C”,月湖区公安分局拒绝向其发放第二代身份证,要求其更改名字。赵C认为公安部门侵犯自己姓名权,向月湖区法院提起诉讼,月湖区法院一审判决赵C胜诉。月湖区公安分局再向鹰潭市中级法院上诉,二审的结果是双方达成庭外和解协议,赵C愿意更改姓名,月湖区公安分局撤回上诉。此案的纷争长达一年,之所以以达成庭外和解结束,因为双方都找不到明确的法律依据。语言文字法和居民身份证法都没有明晰的、具体的规定,法院依法判案,结果是无法可依,官司打不下去了。

此案说明英语文化已经严重侵入汉语文化,一个中国人在身份证上不用母语命名,竟然觉得用英文字母更好。感谢公安部门有这个扞卫汉语文化的自觉性。这一次堵住了这个缺口。试想:如果从姓名权这里打开缺口,将来中国如果有十万、百万、千万、上亿的人用汉英混杂的形式命名或者全用英语名,如果他们中又出了名人、国家领导人,汉语出版物上无法回避,汉英混杂更加严重,汉语不就土崩瓦解了吗?

现今的语言文字法在对使用外国语言问题上,太过原则不够具体;又没有制定配套的外文使用管理的法规或规章。这就造成了许多类似赵C案的尴尬:有法存在,无法可依。

2000年7月3日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汪家镠,在作通用语言法草案说明时说到:外文的使用情况很复杂,法律只能作原则性规定。但是“根据实际需要,可以制定配套的外文使用管理法规或规章”.10年了,这个“配套的外文使用管理法规或规章”一直没能够出来。

当然,语言是一个动态的开放的大系统,具体规定不能太多,太多了就把语言框死了。但要做到“原则”和“具体”的平衡。对语言使用中出现的明显的、危害极大的“缺口”,要坚决堵住,要划定红线明确禁止,要具体到可以用它判案。

英语作为世界上强势文化对汉语的影响在所难免。公民个人如何使用外国语言不必干涉,但国家要划定一个底线,守住主要阵地。这些主要阵地就是汉语文出版物(包括报纸、杂志、书籍);政府公文;广播、电影、电视用语用字;公共场所的设施用字;招牌、广告用字;企业事业组织名称;在境内销售的商品的包装、说明;居民身份证等。

既然语言是一个动态的开放的大系统,从动态、发展的语言观看,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化、标准化是一个不断进行、不断完善的过程。语言文字法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

现在的语言文字法立法已经10年。汉英混杂、字母词等等英语侵入汉语的问题,或许当时刚刚冒出来,当时还看不准;而今,它已经为盛为烈为害了,修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制定配套法规,已经是时候了。

建议在修改语言文字法时,加上:

“禁止在汉语文出版物中使用字母词。一切外语词必须经过翻译汉化,才能在汉语出版物中使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证登记时必须使用规范的汉字。”

再说第二个问题:执法不严格,监管漏洞多。

本文开头引用的汉英混杂的例证,还有许多报纸用汉英混杂的文字作为标题的例证,是语言文字法明确规定不允许的。由于没人监督、没人管理,致使汉英混杂蔓延滋长几乎不可收拾。

谁来监督?谁来管理?语言文字法明确规定了政府是执法主体:“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工作由国务院语言文字工作部门负责规划指导、管理监督。”1998年,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并入教育部,教育部设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的主要职责就是:监督检查语言文字的应用情况。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力。

语言文字法还规定了国务院语言文字工作部门之外其他有关部门的职责,规定了地方政府和其他有关部门的职责:教育部门管好学校;广播电视部门管好广播电视;新闻出版部门管好报纸、杂志、书籍等出版物;工商部门管好企业名称、商品包装说明、商标、广告;体育部门管好体育场馆;城建部门管好公共设施的用语用字。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列举政府各部门对语言文字的管理职责,是想说明不是语言文字法立法时职责不清,而是政府有关部门执法不严,不履行法律赋予的职责。

建议各级政府新闻出版部门设立通用语言的监察机构,对所属的报纸、书籍、杂志等等汉语文出版物进行巡查监管,发现问题及时通报批评,及时制止。

“监督者”不监督怎么办?谁来监督“监督者”?应该是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了。

第三个问题:外国专有名词和科技术语的翻译规范审定不及时。

按说,语言文字的发展是长期地缓慢地社会约定俗成的。现在看来,对外来语不能只等社会约定俗成。

当今世界科学技术迅猛发展,新理论、新概念、新材料、新工艺、新品种、新型号不断涌现,与之同步的科技术语产生的数量大,传播速度快。国家没有及时规范和进行权威公布,社会交流又是一刻也不能等待的。由此造成许多科技新词在汉语出版物中直接以英语名词出现。比如QQ,MSN,现在又出现了twitter,至今不见规范翻译汉化,将会造成更多的汉英混杂。如果你现在去看报刊关于科技类的文章报道,你会看到那里的汉英混杂触目惊心。

建议国务院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组织一个统一权威高效的翻译规范委员会,专门负责外国人名、地名、外国专有名词、科技术语的翻译规范工作,建一个这方面的官方网站。一有新词出现,立即组织翻译审定,立即在官方网站公布,全国都来跟它“对表”,一有新词出现,还可以在官方网站上号召全国人发帖翻译,集中全国人民的智慧,最后由翻译规范委员会审定公布。这也正好发挥了全国学英语的积极作用。

对广电总局此番举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10日表示,国家语委对字母词的使用持比较谨慎的态度,希望能尽快汉语化,以符合中国人的表达习惯。

李宇明当天出席“黎锦熙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暨学术思想研讨会”后对记者表示,这种英文缩略词在学界被称为“字母词”。字母词具有世界通用性,出于表达方便的考虑临时使用是可以的,比如GDP等。其实汉语中也有许多简称,比如“语文”、“高中”这些词都是简称。

李宇明认为,对于字母词的使用应该谨慎。一方面,维护母语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语言生活非常丰富,首先要满足人们的表达要求。

出席会议的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会长、南开大学教授马庆株表示,英文缩略词少用为好,但实在回避不了的也只好接受,完全不接受也不符合语文现代化的要求。

马庆株认为,吸收外来语的原则是必要性。使用英文缩略词要掌握好度,现在的使用有点过度。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闻追踪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