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新闻追踪]

劫后玉树悲恸中坚强前行

作者:摘自《中国新闻周刊》          录入于 April 25, 2010 at 11:36:14: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Phoebe Guo Realtor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玉树!玉树!

青海头,三江源,大地惊颤。一场大地震,击中了玉树。截至4月20日17时,地震已经夺去了2064人的生命,伤者12135人。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我们举行全国哀悼,国旗再次为国民而降,让死者安息,让生者满怀希望地前行。

劫后玉树,我们看到了生命的顽强,人们在废墟中捡起还能用的木头,打算着重新开始新生活;我们看到了继汶川地震之后的大爱,来自四面八方的救援队伍和志愿者聚集在这个海拔4000米的地方;我们看到了一个国家的动员,从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这一困难时刻,我需要尽快赶回国内,同我国人民在一起”的深情告白,到每一个个体的自发行动;我们同样看到了那些不幸的人和事,地震抢在了加固之前,摧垮了校园,“不要几个月,再有二十天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在地震中,发自民间汇集成流的中国“微”力量正在壮大。这种力量绵延不息,让我们从悲恸中得到力量,在艰难中前行,让每一个生者自信、勇敢。

劫后玉树:废墟上的格桑花

这座城市怀念死者时极尽哀恸。但送走死者后,生者充满了力量

本刊记者/汤涌 王妍 (发自青海玉树)

4月17日,震后第3天早上8点,在玉树城边的山坡上,那两条深得发黑的火葬坑凄厉耀眼。

遇难者的遗体被覆盖上干柴、酥油和吉祥草等香料,周围用经幡围起。一位妇女远远地唱起哀悼死者的歌曲,凄凉婉转,她唱一会儿,停一会儿。

这是玉树人送别亲人的时候,这两道深沟将和4月14日的那场7.1级剧震一起,纳入玉树一代人的回忆。

喇叭里诵经的声音忽然低了,似乎带有一丝沉痛和哽咽,就在一霎那,火焰腾了起来。火葬坑对面的山坡上,从青海各地、西藏自治区、四川藏区赶来的僧侣一起高声念经,用诵经声陪伴着死难者的亲人。

有的人在火焰燃起后才带着自己遇难的亲人匆匆赶来,死亡是不幸的,但当死者可以有一个如此隆重的葬礼,那么生者的悲痛也许可以减轻。

一位女子来晚了,她死去的母亲没赶上这次火葬。她哭着求人帮忙,僧人许诺给她的母亲在旁边架设一个小火葬堆。

兀鹫在天上盘旋着,它们不怕火光。在藏族习惯当中,兀鹫被看作非常吉祥的鸟类,被认为是天上的仙女。它们的盘旋代表了死者的圆满。

停摆的玉树

格萨尔王雕塑默然无语——这位神话中的英雄脚下,是密布的救灾帐篷。

如今,玉树的地标建筑格萨尔王广场已经成了一个灾民安置点。靠近公路的道边,僧侣们搭起帐篷燃起酥油灯给死者和活人祈福。旁边的红条幅下,武警官兵熬了大桶的粥分散给灾民。

这个小城停摆在4月14日早上7点49分。它几乎被摧毁,土坯木料和石头构建的普通民房轰然倒塌,木梁和钢筋像瓦砾中伸出的魔爪。灰尘漫天,哭声与呼喊传遍了全城。

地处西部的玉树天亮得晚,和北京相比日出时间晚一个多小时。7点49分时许多人还在休息,这造成了惨重伤亡。幸存者要么疯喊着联系自己的亲人,要么在砖石堆上拼命挖人。那一刻之前,街头的广告栏满是“旺铺招租”“急卖房”之类的广告;那一刻之后,运动场的门前贴的是,“扎西在这里”,“卓玛在这里”,他们找的是爸爸、妈妈、爷爷,或者很远很远的亲戚——这往往意味着他们没有很近的亲戚了。

灾前的玉树和很多藏区的州县相似,有着漂亮的喇嘛庙,深色皮肤的民歌歌手,大眼睛的美丽姑娘——不像内地的有些县城用三个轮子的“蹦蹦”解决县内交通问题,留着长发的康巴汉子开着摩托在草原上奔驰,炫耀着自己游牧的气质。当7月草原开满花朵的时候,很多内地来旅游的姑娘都乐意跳上这样的摩托听骑士唱起《少年和格桑花》。

眼下的玉树看不到那些彩绘的漂亮房子了。它们来自土木,如今又归于瓦砾。见不到那些抱着藏族吉他的小伙子唱歌了,他们的吉他可能被砸坏了——骑士的后座上是方便面和矿泉水——过去天天转玛尼堆、无欲无求的老阿妈们,在震后第三天开始拉住一切穿制服的人:士兵、武警、消防、僧侣,希望他们能帮自己把瓦砾堆里的钱、食物挖出来。

在州职业中学附近的一座废墟当中,人们在努力挖开废墟,一位中年僧人把找出来的皮包、毯子、《病理学概论》和几本练习册归置得整整齐齐,据说房主重伤入院的时候曾经拜托邻居和僧人,把房子里还能用的木头都收好⋯⋯

她要木头,那几乎要了她命的木头。她还想重新生活。

伤痛之城

四十岁的布格浑身尘土地站在辨认不出的“家”跟前,一切早已面目全非。在这里,他刚刚花几万块钱重新装修的房子已经荡然无存,只有墙角未倒的木立柜还保持着震前的样子。现在,他除了口袋里的一千多块钱,便只剩这一身土旧的外衣和脚上那双分不出颜色的皮鞋了。

地震过后,布格一家在以前的“家”旁搭起了帐篷。这顶帐篷还是当年在牧区用的。2005年之前,布格还是个牧民,在距离结古镇90公里处的小苏莽牧区放牧。那时候,他是20多户牧民的村长。当时,每个牧民家庭拥有一个山谷的放牧权。他们住着帐篷,逐水草而居。他们心中怀着对城镇生活的憧憬从牧区走出来。

来到镇上,布格并没有固定工作。偶尔在建筑队做做小工,每年5月份他都上山去挖虫草。无固定工作和稳定收入的藏民并没有存钱的习惯。“我们赚到钱,要么是修房子,要么就是买些珠宝首饰。如今房子没了,我们什么都没了。”布格的邻居康珠卓玛说。

布格如今想着搬回乡下,“我很多邻居和朋友已经收拾东西回乡下了。”从废墟中挖出来的家具,又被那些牧民搬回了乡下,那里有他们的天和草。

三十出头的王晓东和朱艳霞是夫妻俩,去年两口子从河南来结古镇做生意。他们至今也没有领到救灾帐篷,用布单裹上塑料搭成了一个简易的帐篷。

和布格不同,他们不愿就这样离开,两口子等着商店重新营业。“我们刚来玉树一年多,生意刚见起色,就来了地震,所以我们不会离开这里。”

男人的眼泪

据说格萨尔王会挑选歌者和诗人唱自己的英雄故事,只要格萨尔王选中,那人不用教不用学,自然就成为伟大的诗人,整月地高唱英雄赞歌。

帐篷里的人们,写下的也是英雄的歌、自己的歌。

才仁松保的医院,现在其实只是一块公章、几把止血钳和几十箱药物。这位玉树县综合医院的院长如今在第二完全小学后院的帐篷里办公,在4月14日凌晨5点多的一次小地震之后,才仁院长从三楼值班室跑下来,下命令转移所有的病号。

有人也觉得小题大做,5级多的地震实在不是推醒酣睡人的好借口。但是才仁院长坚持让所有病号出来睡在开阔地里。7点49分,大家发现才仁松保对了。

地震后,才仁松保开始带医护人员钻危房药房去掏那一百多万元的药品。那台X光机和老旧的B超机挽救不了了。才仁松保又决定再冒险去把床位都挖出来。

他震后78个小时里只睡了两个小时,在这段时间当中,他和他的团队救治了2000名患者,死亡71名。因为没有血浆和白蛋白,医生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些开放性伤口的患者死去。

临时医院外面执勤的是成都特警,才仁松保发现他们连续站了20个小时,非常担心,于是开车路过时给了他们一张名片,还有一些水和酸奶。

当天晚上特警何落因为高原反应引发了肺水肿,才仁松保带救护车去接他回医院抢救。“我告诉他的领导,不能让他再工作了,必须送回后方。”

很多官兵和警察都是在才仁松保这里吃点药就又跑去工作了,对此才仁院长很生气:“你们平原人上来,就像背了一二百斤一样,不能这样工作的。”其实才仁松保也是高血压、心脏病和糖尿病患者。

县医院地震前有106个职工,县财政只给41个正式职工编制,65人是临时工,每个月挣500~600元,“挣这么多在玉树每天只能吃一顿饭。”才仁松保说,“如果不是有希望转成正式工,大家都不会做了。现在正在救治伤员的,很多都是临时工。”

震后的县医院,46个人失踪,如今只剩下60人了。幸运的是绵阳市中心医院的人开了30多小时的车赶到了玉树,和玉树县医院驻扎在一起合作,这家三甲医院是最早投入“5·12”救灾的医院,对救治地震伤员很有经验。但是绵阳的医生很难单独作战,必须和玉树的医生配合——“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高原反应,而是语言不通,我们只能从表情来判断疼或者不疼。”绵阳中心医院院长王东说。

医生多了之后,大家尽量让才仁松保多坐下休息一会儿,但是救护车加油,要院长签字和医院公章,伤员转送去机场,也要院长拍板。就在这种短暂的“轻松”时刻当中,有人提到了才仁院长失去了妹夫,被压伤的父母都是其他亲人救出来的。

这个魁梧的藏族汉子突然再也忍不住了,他涕泪横流。这是他地震后第一次哭。万幸,他终于哭出来了。

那些来救援的人们

玉树州离中心城市相当远,离西宁是820多公里,离成都则是1200多公里,玉树州武警支队是当地驻军,也是最早投入抗灾当中去的。最近的兄弟部队离他们的驻地也有600公里。

“我们手刨肩扛救了960多名群众,安置了1900多名受灾群众,可惜有60多人救出来就遇难了。”玉树支队教导员张守国说,“我们刚开始无论死活,都拼命挖,后来就是先挑活的挖。我们的战士挖出来了一个妇女,她把孩子护在臂弯里,妈妈死了,孩子活了下来。”

玉树支队的一位甘肃籍小战士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了自己第一天参加的救援:“我扒出来一个,一看死了,又救一个妇女,又死了。后来我扒出来一个小孩子⋯⋯我觉得他似乎还有气,鼻涕泡在动⋯⋯”说着说着,这个小伙子声音哽咽了。

第一个赶来支援玉树支队的,是有“救灾神兵”之称的中国国际救援队。玉树有一个去年才建成的机场,这对于抢时间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救援队就是搭上了空军的专机,才在14日晚上当天成功来到玉树。

4月17日,救援队副总队长刘向阳坐在救援车的脚踏板上休息,他们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天,结古寺宾馆的废墟里,他的队友和一些僧人、群众在联手挖掘,有人说废墟下面有遇难者。刘向阳和队友们发现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就在一天前他们成功地挖开了一个塌陷的农民工宿舍,几个工人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刘向阳旁边是五条漂亮的拉布拉多搜救犬,几条狗都有点蔫,其中一条躺在地上,微微有些抽搐。“它高原反应了,不愿意动,昨天还有一只狗晕倒了。上次我们在海地,曾经累死了一条狗。”

刘向阳2004年开始担任国家地震救援队副总队长,在任期间参与各种强震的救援工作,这次玉树地震的海拔最高,国家队没有进行过专门的高原训练。

“我们只做缺氧练习,为下矿山营救做准备的,对高原来说是会有一些帮助。”刘向阳说,“这些搜救犬就没这类练习了,它们只做抗眩晕练习,以便能适应得了空军的运输机。”

国际救援队的工作之一就是为地方队培养人才,这次地震,很多地方消防队来的队员队长都是刘向阳的徒弟,但他并不喜欢这种见面方式。

“国家队”并不是终身职业队,而是属于武警消防系统,和其他武警部队一样,军官会转业,士兵要复员。不过和上次汶川地震一样,刘向阳遇到了复员老兵冲到灾区要求入列的情况。“这次已经来了两个兵,还有人在赶来的路上。”国家救援队对有些人来说,是一个终身的职业。

复苏之城

橘子皮,一片一片的,扔在街头,在灾后的高原上,橘子可谓是非常珍贵的补品。4月18日,胡锦涛来到玉树灾区那天,街上出现了第一个商人,卖的是橘子——接下来其他产品也出现了——3元的饮料和4元的铁罐装牛奶,只是卖相说不上很好,多数是店主从自己濒临倒塌的危房里抢出来的。

一位摊主一边售卖,一边抱怨着,“再不卖就被糟蹋光了!”

随着救灾食品发放和政府的严管,最初的混乱局面很快被控制住。不过现在想要领到食品,仍然需要去救助点排队。而小商贩的出现,是一个好兆头。

第一个复课的小学也已经出现,4月17日下午,玉树藏族自治州孤儿学校在企业和基金会捐赠的板房中举行了复课仪式。这所有150多名孩子的九年制寄宿学校是伤亡最少的学校之一,地震来时,大部分学生都在食堂里吃饭,食堂没有垮塌,而垮塌的宿舍楼里,也只有5人受了轻伤。

当天下午,国家主席胡锦涛来到自治州孤儿学校视察。中午孩子们吃到了羊脊骨,炊事员阿姨把这些羊肉和胡萝卜白萝卜炖在一起,在大柴锅里做了一锅肉汤,就着馍馍一起吃。那些地震来袭时因吃早饭而避过灾难的孩子们吃得很开心。

玉树的高中生开始用废弃的广告横幅撕成红丝带,然后佩戴在自己的身上,这是他们的青年志愿者标志,在环卫部门没有恢复运行之前,他们中的很多人主动清理街上的垃圾,推到垃圾转运站去。唯一例外的将是高三的学生,他们被要求在23日复课,以免耽误高考。

4月18日那天,有些树木发了朦胧的嫩芽,麻雀在抗震指挥部所在的军分区院里唧唧喳喳地打闹着。街上,有一群灰色的鸽子盘旋着飞向远方。

玉树:根在藏汉之间

在地理上玉树位于西宁和拉萨连线的中点上,在文化上玉树介于卫藏、康区和安多的交界,被视为“腹地”

本刊记者/刘炎迅

再过十多天,4月底5月初,就是一年一度虫草采挖的时节了,在玉树,最近几年牧民的收入,大部分都来自于虫草的采挖。

在整个藏区,玉树的虫草是响当当的,产量集中,品质上乘,每年的夏季,在州府所在地结古镇,最繁华的玉树宾馆旁的广场上,都会形成一个虫草交易市场,人们以斤或百根为单位,摆地摊做着虫草买卖。

玉树的虫草,是全藏区品质最好的,也是价格最为便宜的。每年都会有大批外地商人来此收购。

不过,来一趟并不容易。

玉树地处青藏高原的腹地,所谓“腹地”,就是从哪里走都不容易到达。它是整个青藏高原的地理中心,州府结古镇在西宁和拉萨连线的中点上,它也几乎是青藏高原坐标点格尔木和香格里拉的中分点。

玉树被视为“腹地”,更重要的原因是其战略地位很重要,卫藏和安多之间,抑或和内陆汉族之间交通,都要经过康区,其中玉树和德格、昌都等地,是重要交通枢纽。

但腹地并不是低洼之地。

玉树的北面是昆仑山,南面是唐古拉山,两大山脉之间,宽约400公里;东面是巴颜喀拉山,西面则是缓坡满岭的可可西里,群山错落,东西呼应,其间长约500公里。在这里,海拔超过5000米的山峰有2000多座。

整个玉树的地势高高隆起,平均海拔在4000~5000米,被视为自成体系的玉树高原。

这里没有绝对的无霜期,不适合多种农作物生长。按照22摄氏度的标准始称为夏季,玉树高原甚至不存在夏季,这里最热的7月,平均气温在7~13摄氏度之间。

“玉树”意思为“王朝遗址”或者“部落遗风”,是指格萨尔王创立的岭王国。

格萨尔王是康巴藏区最著名的一位古代首领,“每个藏族人的嘴里,都有一部《格萨尔》”,这是康区流传的谚语。地震后,玉树州府广场满是蓝色的帐篷,受伤的男女在格萨尔王的塑像下疗伤,披着红袍的僧众点起了酥油灯,为死去的和活着的人祈福。

结古镇

结古镇是川青两省的咽喉。

这里距离西宁880公里,距离成都1200多公里。最近的救援路线是西宁到结古镇;2009年10月刚刚开通的玉树巴塘机场,现在是通往玉树最为便捷的救援线。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教授徐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玉树是康巴文化的中心地带。结古镇是玉树州唯一一个人口超10万的小镇,因为地处川青交界,流动人口远超过常住人口。在过去的6年里,徐君一直在玉树做藏学社会学的田野调查。

小镇的建设,是在2007年才初具规模的。那一年,第五届青滇藏川毗邻藏区艺术节和康巴艺术节在玉树州举办,结古镇因此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2008年以后,从省会西宁到结古镇的公路也变得更顺畅了,800公里路只需要15个小时。而此前则需要一到两天。

“玉树属于康巴藏区”,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教授石硕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玉树虽属康方言区,但因行政上长期属青海省管,而青海省的大部分藏区属安多藏区,因此玉树的社会文化兼有康和安多两者的特点。

民国时期,曾有西康省,“东起打箭炉,西至拉萨以东不远,南抵云南维西、中甸,北至青海玉树”,涵盖了传统意义上的康巴藏区。

解放后,传统的安多和康区地域被分归西藏、甘肃、青海、四川、云南5个省区。玉树由此成为青海省唯一一个康巴藏区,其他都是安多藏区。

玉树人

玉树人说的是康巴方言,这与安多方言和卫藏方言都不一样,彼此不能完全沟通。卫藏和安多差别最大,康巴大体是两者的过渡。

这里的男子大多有着高大魁梧的身材,“这是横断山的高山峡谷保持了较多他们从北方来的祖先血统的缘故”。 康巴汉子往往盘头结辫,挂银戴金,脸黑亮得如同墨玉,无头饰者头戴威武的毡帽,各式腰刀或横挎或斜插,两眼看人,目光直且深邃。

“巴”在藏语里是“人”的意思,“康巴”即是居住于康区的人之意。康是一个历史概念,据《西藏志》载,西藏按照风俗习惯和语言等的不同,把藏区划分为三个部分:康区、安多、卫藏。康区因为半农半牧,经济相对发达,人也高大威猛,被称为“人区”,包括青海玉树、四川甘孜全部、阿坝州的一部分,云南迪庆和西藏昌都;卫藏是指西藏除昌都和藏北以外的今天西藏自治区,被称为佛法区;安多是指青海除玉树以外其他藏族自治州、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和四川阿坝州的一部分,因为主要是畜牧业区,被称为马区。

校舍:地震抢在了加固之前

“不要几个月,再有二十天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青海省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的校长尼玛江才如是感叹。原本,第三完全小学在这次地震中夷为平地的10间平房已经申报为危房,不久将被拆除

本刊记者/王妍 王婧 (发自青海玉树 北京)

4月17日,在玉树地震发生后80小时,玉树藏族自治州孤儿学校60多名学生和十几名老师齐唱国歌,在灾区率先复课。这是灾区第一所复课的小学。那天下午,国家主席胡锦涛来到自治州孤儿学校视察。他在黑板上写下:“新校园,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

胡锦涛写下这句话的时候,5000平方米的活动板房正在运往玉树的路上。这5000平方米,将首先给玉树地震灾区的660名高三的学生,让他们能够尽快复课,以免耽误高考。目前,灾区学校共需建设板房面积98418平方米。

18日下午,玉树县第一民族中学3个年级的72名学生,在3个帐篷教室复课。

“这不是简单的复课,而是代表着勇敢的玉树人民永不服输的精神和奋斗不止的信念。”主持复课仪式的玉树县副县长白玛求吉泪流满面地说。复课仪式上,全体师生为地震遇难者默哀了3分钟。

4月19日,玉树州孤儿学校复课用的活动板房已经有了教室的模样,房间一头挂着黑板,墙壁上还贴了简单的名人名言。

桑杰才让老师给30多个孤儿学生上了复课后的第一课。他带领着30多个孤儿学生坐在板房教室里,大声朗读着艾青的诗《我爱这土地》:“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在复课第一堂课选择学习这首诗,是因为它写于抗日战争时期,那时的中国是国破家亡。现在,地震也给我们带来了灾难,我们要团结起来,共同面对灾难。”上完课后,桑杰才让说。

地震抢在了加固之前

五天前的那个早上,地震来得让孩子们猝不及防,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的学生永措求占回忆了当天早上的情景。地震来时,他们班的同学正在教室里读书。老师索南措毛组织学生一个个按顺序离开教室。幸运的是地震后她所在的那排教室没有坍塌。

此次地震中,三完小学分别于2006年9月和2009年10月投入使用的两幢新教学楼在地震中几乎完好无损,成为大难中学生的庇护所,其余的平房全部坍塌。

这些平房多建于上世纪80年代前。这背后是一个令人无奈的历史原因,从1978年到1987年近10年的时间里,中国在校舍建设规范和安全方面几乎处于空白。1988年,中国颁布了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分类标准,规定房屋的抗震烈度在7度。而1988年以前校舍建设,没有抗震标准的规定。而此次垮塌的房屋,有大量建筑于1988年以前。

中国科学院对地观测与数字地球科学中心的监测评估显示:玉树广播电视大学四栋平房倒塌,一栋楼房倒塌;玉树卫生职业中专有四分之三以上的房屋粉碎性倒塌;三完小学四栋平房倒塌,其他楼房建筑主体结构完好;第二民族中学教学主楼前三栋平房粉碎性倒塌,其他房屋主体结构完好。

4月18日晚,才吉拉毛和另外19名高中同学一起住在体育场里的一顶大帐篷中,他们在这里成立了“民师同盟班”。这个同盟班的意义非同寻常,成员大部分是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的孤儿。

帐篷对面就是那栋让她至今仍心有余悸的民师女生宿舍。这个宿舍在地震中塌陷了一半。

民师女生宿舍楼里共住着300名左右的女生,一楼住的是大专部,二楼职教部,三楼是高中部。楼内每个房间内有四张上下铺。才吉拉毛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7点40多分,正是同学们跑完早操回来就餐的时间。这个时候宿舍里的同学有的去打饭了,只有她和另外一名女生在三层的宿舍里打扫卫生。地震再次来袭的时候,楼梯晃动得非常厉害,她的同屋就想逃出去。而才吉自己并没有想逃,她迅速躲在上下铺的夹层之间,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头部,自己在内心祈祷。

剧烈的震动过后,当一切恢复平静,她掀开被子惊呆了。她看到她所在的东半部宿舍楼的一层二层已经不见了,整个楼都陷了下去了。以前的三楼已经成为了一楼,窗子全部被打碎,而餐厅的桌子和椅子全部都被从楼里抛了出来。

才吉迅速起身,从窗户跳下来。她同时发现自己的同屋在向着楼梯跑去的过程中,赶上了走廊下陷,因此摔倒,使腿部骨折。目前那名同学还在西宁医院接受治疗。

“在这次地震中,很多学生根本来不及跑,三秒之内半个楼就全陷落了。”

才吉回忆,她从楼里逃出来的时候,整个玉树都笼罩在厚厚的灰尘中,什么都看不见。过了一会,老师、走读生还有在学校里的男生们都纷纷跑到女生宿舍这边来帮助救援。

下午五六点钟,所有人的神志开始慢慢恢复清醒。这时同学们也开始陆续得到了亲人的消息。有的同学知道了亲人去世的消息,有的同学被过来的家长领走了。幸运生还的才吉拉毛在当晚忙碌于营救其他同学的过程中,得知了自己的父母遇难的消息。

晚上六点,石渠县的救援队伍最先赶到学校现场,同学们开始协助部队官兵们展开搜救工作,向他们描述楼内结构,楼梯和楼道位置以及失踪学生所在宿舍房间的大概位置。

一些老师和力气大的男生用工具和手挖开砖块。就这样到凌晨三点多陆续救出了一些幸存者。但是当时的州医院周围叫喊声一片。后来当同学们得知有医生和老师们到西边的赛马场上进行医疗救助时,才吉便和同学们着手把伤员送往赛马场。“当天拦到的车,尽管有的已经乘坐着两三个伤员了,但是因为时间紧迫,我们还是不得不把受伤的同学给挤进去。”才吉说。所有来救援的学生都一夜没离开现场。

一位学校的老师回忆,女生宿舍废墟中被挖出来的女生,有的还保持着双手支撑地面的姿势。搜寻工作一直持续到4月17日夜间。

4月18日这一天,女生宿舍倒塌部分的废墟逐渐被救援队挖平。据说这里准备平整出一块土地建板房校舍。

青海省玉树抗震救灾指挥部新闻中心在4月1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震区校舍已倒塌36572平方米,造成危房61574平方米。之前,青海玉树地震区校舍总面积为139175平方米。

第一批校园加固已经开工

“不要几个月,再有二十天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青海省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的校长尼玛江才如是感叹。大地震中,这所拥有3000名学生的学校遭受重创。令尼玛江才无比痛心的是,这次地震中夷为平地的10间平房已经申报为危房,不久将被拆除。而这10间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平房,至少夺去了28条鲜活的生命。

在汶川地震以后,中国政府启动全国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从2009年开始,用三年时间,对各类城乡中小学存在安全隐患的校舍进行抗震加固,消除安全隐患。根据国务院统一部署,青海计划用3年时间将中小学校舍建成建筑最安全、家长最放心的地方。

这一部署包括三个环节:先是排查鉴定,建立“校舍安全档案”;二是制订工程实施方案;第三步即是实施校舍安全工程。按照国家的统一部署,在地震重灾区的11个省份,排查工作在2009年10月底前完成,加固改造施工在2011年完成。

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的这些平房,在排查时被列入了D级危房,属于建议拆除的范围。

据青海省审计厅出具的《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专项审计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09年10月底,青海省“校安工程已争取并落实计划的项目资金5.76亿元,其中:中央资金1.8亿元、省级统筹资金2.82亿元、州级配套资金1.02亿元、县级配套资金1230万元。”

在2010年3月召开的“两会”上,青海省政协主席白玛建议,“青海省中小学校舍加固改造工程面积大、资金缺、任务重,需国家资金支持才能如期完成,恳请国家给予资金支持。”

而玉树地震发生前的2010年2月份,青海省政府刚刚完成了青海省所有中小学校园加固工程的实施方案。中央资金已经全部到位,第一批校园加固项目已经开工……

断裂带上的县城

对于来自印度板块的撞击,玉树,这个坐落于“断裂带上的城市”,没有做好准备

文/梁嘉琳

共同立足于相对活跃期的巴颜喀拉地块,共同感受印度板块在喜马拉雅山麓的撞击,共同山崩地裂,共同残垣断壁,共同子散妻离⋯⋯如果这都算是汶川地震和玉树地震的共同点,那么鲜为人知的是——

这两个县城,都“不可避免”地建立在地震能量迸发的断裂带上。

青海南部重镇、玉树藏族自治州首府结古镇,长达20米的地表地震断裂带穿城而过。经浙江、甘肃两省地震局专家勘查,建立在断裂带末端的赛马场附近房屋,仅剩断壁残垣。据中国地质调查局公布的“玉树灾区地质灾害分布图”,震中发生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等次生灾害的几率较大。中国地质大学万天丰教授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周围都是山地,玉树州府只能建设在较为平坦开阔的断裂带上了。”

人祸可防,天灾难测。在万天丰眼中,作为玉树地震“元凶”的印度板块,是块蠢蠢欲动的尖长三角形。

“以南极点为中心,全球四大板块都在向北运动,就像用刀剖西瓜,几瓣一下子裂开了。”万天丰是研究构造地质学50余年的大学教授。他以手掌为陆地,以指缝为地裂,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比划着。

如果地球的经纬线是道路,印度板块就像“一辆轮胎损坏的汽车”,左扭右扭地往北挤压,东边犄角的力量稍微大一些,东北方成弧形的玉树—鲜水河—龙门山断裂带就容易发生地震,“上次往东挤得比较厉害,汶川就发生地震了;这次往北挤得比较厉害,玉树就发生地震了”。

按照地球生命的长度,任何岩石,都扛不住板块运动作用力。据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网站介绍,甘孜—玉树断裂带发育于距今2.5亿至2.03亿年的中生代三叠纪,而直到晚新生代——地质历史的最新阶段,距今亦有上百万年——才活动剧烈。

“因震生裂”的固有观念也在玉树地震中被推翻。即便在地震的平静期里,岩石也会产生众多微小破裂使得地表重力值下降,流水渗入造成导电性增加而磁性减弱。岩石挤压后,地下水位产生变化,温室气体和惰性气体挤出地表,局部温度可升高5℃~9℃。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所老专家强祖基就曾运用热红外辐射遥感影像观测这些变化,创造迄今国内地震短临预报最高水平——当然,准确率只有30%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玉树断裂带并非处在“撞击最前方”。比玉树更接近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边界的冈底斯山和喜马拉雅山,此次则并无大恙。“能量是跳着走的。如果一块岩石被压得很紧,或者里面有充填物,就能把能量传导给别的岩石。”

而西部地区的地壳中部(震源所在处)存在“低速高导层”,其岩石裂缝和水分多,地震波传播速度变低、导电率变高,“稍微有点板块作用力,就会在已有断层上产生岩石破裂”。这也就解释了地壳不存在“低速高导层”的江西、福建、广东沿海少受震灾袭扰的现象。

根据全国上千个台站分布,国家地震局通过地震仪测得数据编制成表,在震后数秒计算机测算出震源、震级。1975年成功预报的辽宁海城地震,也是因为“震群型”由弱渐强,呈正态分布。然而,玉树地震属于“前震+主震+余震”型,此类四级以上地震每年在中国大陆上万起,即便危如累卵也难以断定因果关系——“前震+主震+余震”型地震在我国大陆占到59%,而 “群震型”地震仅占14%。

要实现日本的“震前预警”,为断裂带旁的楼房、列车提供至少10秒的逃生时间,仅监测台站密度最高(几十公里一台)的北京等大型城市达标,而部署在中国西部的台阵将捉襟见肘。在意大利取得地质学博士后的李红谊回国后,曾前往青海西宁以南100余公里的牧区,每天驱车上百公里放置地震仪。“其中包括一些风沙漫天的无人区。”李红谊介绍。

玉树—鲜水河断裂带是我国西部强震带,位于断裂带上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炉霍地区,曾分别于1923年、1973年爆发7.25级、7.6级地震。而整个青藏高原,因两大板块碰撞而生,被地质学学者视为“研究大陆地壳的天然实验室”。

只是,从“测量”到“预测”,一字之差,千里之遥。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闻追踪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