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新闻追踪]

无月之夜——舟曲月圆村幸存者追忆惊魂时刻

作者:新华网          录入于 August 16, 2010 at 08:39:02: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Phoebe Guo Realtor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这是月圆村仅可辨认的一扇孤零零的院门,但它再也无法打开——两个门扇被泥浆死死封住,房屋全部被泥石流击塌掩盖,只剩下一段断裂的房梁横刺出来,似乎在无声地诉说……

  8月7日,有雨,无月之夜。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骤然发生:咆哮的泥龙从舟曲县城东北侧的峡谷狂奔而出,正面迎对泥石流峰头的月圆村则被整体吞没,全村200余户、700多居民所剩无几。

  月圆村,一个美丽的名字,一个秀美的村庄,却成了无数人心头的一道伤。

  月蚀

  “泥石流一波比一波大,房屋一间间被冲塌、吞掉,声音大得要命,转眼之间村子就没了……”月圆村村民刘宝萍现在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我是捡了一条命。”

  舟曲人提起消失的月圆村,都难过得直摇头:村没了,人也都没了,不可能有活着的人了。

  但是,生命的奇迹还有!

  几日下来,“新华视点”记者遍寻舟曲,终于找到当夜月圆村的几位幸存者。追忆惊魂那一夜,这些幸存者情难自禁。

  刘宝萍和丈夫李东主,就是月圆村屈指可数的幸存者中的两位,他们亲眼目睹了月圆村被吞没的全过程。

  8月7日夜,舟曲有雨,但一直不大。当晚11点半多,正在家里小楼的二层睡觉的刘宝萍、李东主夫妇俩,听见外面轰隆隆的声音不太对劲,就一起起床下楼看看,因电也停了,顺便找手电筒。

  “刚找到手电筒,院门就突然被泥浆冲开了,我们赶紧顺着楼梯往上跑,这时四周院墙也倒了,泥浆齐头打过来,吓得我腿都软了。”刘宝萍说。

  逃到楼顶的夫妻俩,互相搀扶,绝望地看着围困过来的泥石流。此时,天空中雷鸣电闪。电闪间隙,他们能看到山洪泥浆滚滚,将周围的房子夷为平地。

  “我们家的楼房也直晃,被冲得砰砰直响!”站在楼顶的刘宝萍怕得要命,担心被冲塌。“等我们到房顶后,我数了一下,总共有四波泥石流冲过,前一波还在向前涌,后一波又冲过来了,而且一波比一波大。”

  但万幸的是,虽然也遭受了巨大冲击,泥浆灌满了整整一层房间,但地处稍偏一点的刘宝萍家的楼房,正好避开了泥石流峰头,没有被击倒——这也成了全村唯一的“孤岛”。

  重新登上楼顶,刘宝萍才明白这些泥浆是从村里上方不远处的“峪门”下来的。

  月圆村北面一两公里的上方,有翠峰山和北山这两座海拔约2000米的山峰高耸对峙,两山之间极为狭窄,形成一道“峪门”——当地人也称为“三眼峪”峡谷。

  “峪门”下方西侧紧接着三眼村,接下来正对“峪门”的就是月圆村,北街、东街两村则又在月圆村下方。这四个村紧密相连,是县城的一部分。

  当夜,总量约180万立方米的泥石流从“峪门”夺“门”而出,顺着山势汹涌而下,将位于三眼村东面一侧的30多户人家冲毁,迎面将月圆村吞没,接下来又从北街、东街村中间豁开,最终一头扎入白龙江。

  这道长约5公里、宽约300米的泥石流带,重创四个村,将县城撕裂成两半。由于山势落差达百米,汹涌的泥石流形成巨大能量,卷起几十米高的泥石峰,连五六层的楼房都被击垮。

  “泥石流来的时候,我被跑来的亲戚叫醒了,接着大家就没命地朝西边的二郎山上跑。山顶上挤满了人,但没有一个是月圆村的。”与月圆村紧接的三眼村村民高文丽说,“那时候,大家就说,月圆村危险了,可能没了!”

  月圆村真的没了——200多户人家全部被泥石流吞没,除月圆村边侧可辨认位置的几户人家开始挖掘外,其余绝大多数仍静静淹没在宽约150米、长约500米、深约5米深的泥浆团之中。

  据舟曲县城关镇党委书记闫拥政介绍,月圆村除了在外打工的和上学的学生大概有50至60人,全村现场存活人员只有十几人。

  惊魂

  肆虐的泥石流,吞没了月圆村,也留下了不知多少悲欢离合!

  “全村700多人几乎都没了,我全家11口人,只剩下我和小儿子。”34岁的月圆村村委会主任何新朝,是个黝黑敦实的汉子,但提起当日惊魂之夜,仍是悲痛难忍。

  “泥石流深夜发生时,天突然变了,风大、雨急,沙也吹起来了。”

  何新朝觉得不对,就走出院门看看情况,泥石流就哗地一声冲进来了。“我忙冲回屋子里抱孩子,但只能顾得上把小儿子架到脖子上。”

  一切都来不及反应,何新朝随即就被泥石流冲出院子,也不知冲了多远。挣扎中,他正巧抓住了身边的一根电杆,就紧紧地抱住。

  此时,周围漆黑一片,泥流翻滚。“有两次,越积越多的泥石流要漫过我的头了。我连着两次把孩子放到杆子顶上,然后自己又一把一把撑出泥水面。”

  就这样,何新朝和5岁的小儿子坚持了整整一夜。“伸手不见五指,还刮着冻死人的风,一辈子我忘不了这一夜!”

  8日早上6点多,天亮了。何新朝终于看到前面有个房子还没冲掉,还有人。

  听到“救命”喊声的这家居民,随即把围墙推倒,架了两根木头过来,何新朝和儿子得救了!

  月圆村村民杨世平一家也活了下来。“我从窗户往外看,正看到泥石流冲向一座四层小楼,楼房瞬间就消失了。”杨世平说。

  随即,他们夺门而出,躲到高地,逃过一劫。但不幸的是,住在地势低洼处的父母家却已经看不见了。

  村民赵红玉说,她的侄子在7日前刚好到外面亲戚家玩,因此躲过这场灾难。但当时正值周末,月圆村中也迎来不少外来亲友,却不幸遇难。

  连日来,一些月圆村在外工作、上学的人纷纷赶回来,寻找亲人。家住月圆村、在陇南扬名中学读书的赵亮,宁愿相信还只是无法联系上自己的母亲。8月9日,他赶回舟曲后,就一直守候在被泥石流吞没的家附近——他们家正好在未倒塌的刘宝萍家楼房的附近。

  刘宝萍记得她上楼的时候,还能听见赵亮妈妈的喊声。但两三分钟后,赵亮家的房子就被冲塌了。

  “两三分钟,就足够跑出来了!”赵亮大声喊着,眼中含泪。

  看着这个快要急疯了的小伙子,周围的乡亲们无语,每个人也都希望会有奇迹发生。

  复圆

  8月7日前,月圆村是个什么样子?

  杨世平说:“我们月圆村是县城里最好的一块地方,景色很美,很多人愿意到这里住。”

  位于翠峰山下方的月圆村,风景秀丽,靠山的北侧是舟曲县一片最好的庄稼地。灾害之前,这里是一片绿油油、已经抽穗了的玉米地。村里流淌着一条小溪,这里是整个舟曲的水源地,地下水十分丰富。村内布满了柳树、核桃树、柿子树,郁郁葱葱。

  如今,月圆村只剩下西侧的几棵核桃树,青青的果实尚挂枝头。

  想到月圆村蒙受巨难,杨世平黯然神伤。

  他现在越发想念以前的日子——平日里,月圆村的人特别和睦,又好客,整个村里经常洋溢着欢声笑语。夏日里,孩子们要么相约到山上采花,要么相约河中戏水。但这一切,都骤然消失了。

  “我们活下来的人,会更坚强,更团结!”如今,杨世平连同妻子和两个孩子,还有五六位住在周围其他地方的亲戚,住在了一起。劫后余生的共同经历,使大家心手相连。

  幸存下来的刘宝萍、李东主夫妇俩又忙活起来。

  “只要人在,我们就不愁未来!”如今,刘宝萍对生命有了更深的认识,“活下来,就要更好地珍惜亲人,珍惜生活,用我们的双手创建新的家园,才能对得起月圆村!”

  李东主这些天来,顾不上照顾家里,他主动到城里申请当志愿者。“要为抢险救灾,尽自己的一份力!”

  虽然目前泥石流现场还没有清理完毕,月圆村恢复重建问题尚没有提上日程。但一些村民已表达了对恢复重建月圆村的愿望:“月圆村今天不在了,但它一定会复圆,会有一个更美更好的新月圆!”(“新华视点”记者 张旭东、张泽远、赵 超)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闻追踪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