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网上投稿 编辑信箱
新闻追踪 休斯顿资讯 名人电视 名人电台 音乐大师 名人访谈 名律師 名人文摘
企业百强 精彩广告 分类工商 名人逸事 餐飲指南 名人名言 我看名人 新月商桥
影视歌星 体坛名将 名人论坛 名人掠影 名人名著 名人幽默 名人健康 名人时尚
成名之路 名人传记 成名之后 名人挚友 名人名踪 名士风采 政经百家 推荐名人
新!最!好! 旗舰大旅馆       名人假期   蜜月之旅   网上订位   请点击进入www.flagshiphotel.com
请花1秒钟点击上面的赞助商广告。谢谢! 这一天到了,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广告赞助商,您不用再面对过去那些莫名其妙的图案了。~.*
TheBestUSA 世界精品网 世界名人网 休斯顿汽车网 遴璘工作室 海外广告中心 艺术分享 HCCBBS 德州多元投资 神州商厦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名人电台频道主持人:水晶
主持日期: 从 2001-07-13
e-mail: crystal@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admin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最新节目 海外华侨 名人专访 美文朗诵 启事 节目预告 主持人介绍 技术推广
广播剧 相约与飞 宇欣时间 2006世界杯 遴璘诗歌欣赏 子鹭带你游 水晶有约 真真时间

[名人电台]

配乐朗诵:控诉上帝

作者: 遴 璘 朗诵:宇 欣          于 May 27, 2006 at 05:53:1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控诉上帝

作者: 遴 璘
朗诵:宇 欣



一个世界,一大群各种各样的东西,一大群各种各样的人,藉著一大堆捉摸不透的规则,演绎著既简单又复杂的事情。而我的事情,则是其中牵涉最少人,牵涉最少物,牵涉最少规则的那一件。

已经是没有日子的感觉了。时常有黑夜,也有白天;有阳光明媚,也有阴云沉沉;有夏日炎炎,也有白雪纷纷;时间彷佛是在消逝之中。已经是没有地域的感觉了,四周有时是家乡的草屋,有时是邻此接彼的摩天大厦;有时是车水马龙的闹市 ,有时是没日没夜的高速公路;有时是万人大会上同志们慷慨陈词,有时是异国小院对小花小草胡思乱想。自由市场的闲逛,与伸手就拿的电话。同样使我不知道置身的世界与我的事情有什麽真实的联系。

我的事情是一片淡绿的薄纱巾。其实 ,这片薄纱巾之後肯定会有些什麽的,只是,我既看不到,也听不到,更是无法想像那会是个什麽样的东西。从小的时候, 我就凭直觉认识了许多人,许多生命,我并不十分注意每个人的形象、外貌、言语 、动作。所以,我也感觉不到这薄纱巾的真实含义,我只是感觉得到,它像是真正的生命,它比我认识的一切更有活力,更完满。它是我在一个偶然的聚会中,偶然 发现的,而这之後,我就发现了“我的事情” 。

迷住心的曾经是两件偶遇的绿T恤
你悠然走来带着满身飘散的青绿
月光穿过翡翠的项链
撩拨我失神的妁目光
我想起御寒的绿夹克
也想起使我慌乱的芭蕾

那是一个夜晚,并没有什麽芭蕾的,即便有,也只是一种冷绿的色彩。那是一个冷绿的夜晚,一个神秘的夜晚,聚会好像比较起来还不算是闹哄的,好象也有许多我认识的人。只是,一切都好象与我无关似的。置身在这样的夜晚,反而比一个人独处时要宁静。就在这晚,我象是异常震动似的觉得有人在与我说话,那声音略嫌沙哑,略带磁性,语调缓慢,韵味十足。我当即心头便升起来一个影,一个好平静的影,虽弱小却在长大却坚强不可侵犯的影,说的什麽话也记不清了,但那种震动却是一生中几乎不可能有的。我好想把握住这个声音,我几乎屏住了所有的气, 一声不吭地听着,那平平淡淡、深深刻刻、那诱使我敞开心灵去承受沐浴的冷绿的话语。然後,我无法不从内心中接受这个突然的声音。天很冷,世界很孤寂,我却很开心,这声音绕梁三日,不绝於耳。我本想睁开眼去记住这声音背後的影,但是,我睁开眼後,眼中只觉得飘舞著的是那片淡绿的薄纱巾,那片冷绿。

天地荡漾着珍宝的回声
我们携手了
一个不经意的湖绿的夜晚
你回眸讲了一句不经意的方言
我发现我不经意地竖起耳廓
但回音却第一次发自心里

肯定是一些日子之後,我才发现那是神的声音,它迷惑了我很久,也将继续迷惑我很久。那声音之所以那麽好听,那麽迷人,那麽暗哑,那麽厚重,那麽磁实, 那麽冷绿,完全是因为,圣经上说,神的殿在耶路撒冷,那里是黄金铺的道,白玉砌的楼,珍珠做的门。而这一切都融在那片淡绿的薄纱巾中,撩动著我的心。那好象是一天夜晚,我记得好清楚,我甚至还记得我当时真的不怎麽经意,听了那句方言。我还追问过它到底是什麽。那个影,还真的象回眸似的,真的重复了一遍令我至死也听不懂的方言。我像什麽也没听到似的迷惑著,但内心里却感觉到一点温柔 、一点香馨、一点清爽、一点冷绿。我几乎差不多不自禁地流出泪来,那种若有若无至高至上的幸福充溢了我的生命。这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确信这一点。浮士德说:“你真美啊,请等一等”。我也真的愿意为此一次就此死去。空气是那麽流畅,黑夜是那麽清晰,世界是那麽冷绿。我忍不住想回答,造就是我的珍宝,它的光泽和声音给了我冷绿的生命。

我喜欢停在你的身后
像大山支撑著月下的森林
我同样沙哑的嗓音中
时常掺进你移动的思路
风摇动你轻薄的唇
雨摇动你模糊的心

我激动而又坦然地承受了这至高至上的幸福。每每话少,却点石成金。由於它的导引,我的确像大山一样挺直了伟岸的身躯,我也因此获得了久慕的君尊,夜晚 ,虽然还是像过去一样黑暗,月下的森林仍像过去一样一片黝黝,我的嗓音仍像过去一样沙哑,但是,我己经顺应了它心情的曲线,走进了它移动的思路。这条窄路 ,就是我新的生命,天地万物,风雨雷电,都有了新的涵义。那片淡绿的薄纱巾, 变成了我生命中的唯一的事情。我时常默默地一个人对它诉说,我虽没能整日整夜地讲,我却珍惜每一次灵动的交流,好像让一根电话线从我的手中通到遥不可及的那一头的它的手中,导引著几乎没有声音的话语。我更多的是得到太多的回饷,一天天在变化,风也在变,雨也在变,我虽见不到它的唇动,我也不知道它的心动, 但是,我知道我的心有了一个归宿,这个归宿正是我久已期待的归宿。我不能把握 住它,我只能受它的把握,我从来没有这麽心甘情愿过。

我不能也不愿摇动你
电话轻易地交在别人手里
声音却迟迟地驻在心里
两栋房子有些浅绿的房间
家总是要回的
请带上遗落我心的那片淡绿的薄纱巾

我真的很愿意把自己脆弱的诗,脆弱的话语,心中的冷绿,逐一交在它的手中,让它检视,让它带走。我的心头好紧张 。好美的影,好单薄的影,那个冷绿的小屋,那不健康的肤色,那无依的虚弱,那 刺彻我心平静的冷绿,那个灵,那正是我追求的模糊的世界。我的眼发酸,它好像什麽都知道,我开始问自己了,人生到底是追求什麽?每个人都好家追求世人所渴慕的,我却是在追求这股滚滚而来摧我心门的精神的境。并且,我也把这追求当作我永远的秘密。秘密只是不为世人所知晓的才是秘密,因此,秘密也决不会成为秘密的,世界的冷静叫我好倾心。小时候背诵的诗歌有“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好象是劝诫似的。稍长之後,看了不简单的世界时,我写过:“秘密/就让秘密 /去伤害/每一个人/的心/情”。我免不了时常为此祷告,那片淡绿的薄纱巾也 免不了时常晃动在我的心头。又有那麽一天,背後的神知道了我的心情,它想带走那片我愿它永存的淡绿的纱巾,让我亲睹它的真颜。 可变化总是没有开始的,一堆暗青色撞在冷绿里了。我知道了,从没有人能睹神的真颜,所有见过它的人都被它招回它 的国度去了。然而,我阻过不了,也抵御不住那拼死的诱惑。秘密,当你保守它时 ,你会珍贵每一点滴,当它不成为秘密时 ,你会松一口舒畅的气,你也会为此而失落。而我知道了我的事情之後,我的感觉却是,我好痛,寒彻心头的痛,那薄纱巾的後面,它不是我梦中想像的那个东西,它只是像,几乎所有的方面都像,只有这份失落给我伤痛的困惑,我敞开的,本是永永远远秘密的,现在,却因为我的渴望 和所受的一点诱惑,就全敞开了,显在光亮下,黑暗没有了,冷绿也在褪色,那刺目的白光使一切都大白於天下。我对神说 :我完全可以生活在黑夜里的,我完全可以仍躲在一个暗处,一个没有人的黑暗里 ,看著那片遮我耳目的淡绿的薄纱巾,让它伴我走完我黑暗的人生。现在,一切都没有了,我只能远离它,背叛它,接受它盲目的惩罚。

只是,在黑暗处,在遥远处,在我没有光明的世界里,我仍旧会用心去仔仔细细看那片冷绿,看那片己没有纱巾的冷绿 ,我仍旧会用心去看,那外表怯懦内心刚健的眼神,那弱小似乎不经风雨的却坚实 顽固的身影,那不大健康的肤色,那真实却模糊的世界,我仍旧怀着那初一衷见的心情。

我知道我逃不出它的大力,我也不愿投奔另外一个世界,因为,我己认定了,它是我唯一的一件事情。

一个世界,一大群各种各样的东西,一大群各种各样的人,藉著一大堆捉摸不定的规则,演绎着一大群如我的事情一样既简单又复杂的事情。

把一切的一切,都归於上帝。

一九九一年七月十八日

附:脆弱的诗

一. 人的海边

没有沙岩也没有海潮
没有落日也没有蓝天
没有故事也没有情节
没有一种没有的心情

旷古走来一个人的影象
也带来几百种复杂的声音
更带来万千种复杂的滋味
没有人的海也仍然空寂

二. 我爱的是谁

远足开始
好奇的心四散开
一些滴露的玫瑰,紫的玫瑰
每每只有一个露水的结局

走过许多处女地
没有发现想象中的圣景
黄金道,珍珠门,白玉楼
没有构成耶路撒冷的宝殿
成就的都是空寂的土地

上帝
为何你不肯显颜露身
为何你投映我的仅是一个幽动的灵
我多做渴望真正万能的你
拥有我丰丰满满的爱情

三. 想问故乡

只听说伤心时候的哀怨
夜月桥头
小屋偶尔留不住更小已长大的你
迷恍情滞
抛不掉满腹不忍的思念
相依相托
守住一辈子无味的淡香
孜孜不倦

故乡还远吗?
谁能回答我这简简单单的提问



名人电台
Email: radio@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电台 ] [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版权所有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形式转载和连接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