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瑞琳]

同窗轶事

陈瑞琳          于 January 25, 2008 at 06:59:3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我上大学那年是1978年的开春,但俗称"七七级",因为是"文革"后第一次大学招生,全国上下手忙脚乱,就把我们这批七七年的考生拖进了来年的春天。

第一次走进西北大学校园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是进了大观园,紫藤阁通幽,桃花园含苞待放。但我所有的惊诧并不是因为风景,而是因为看到校园里那些奇特的人,他们将是我共度寒窗四年的同学。

我的班上竟然有七十人,系里原本只招五十人,结果政策放宽,有些家里出身不好但成绩不错的人就被扩招了进来。这中间有中央首长的女儿,有监狱囚犯的儿子,有共军将领的公子,也有国民党战犯的后代。记得我入校的第一天,班上一个英俊的小伙向大家介绍他父亲正在导演的话剧《亨利四世》,而另一位来自陕北乡下的后生则望着窗外的柳树惊呼:"我终于知道什么是垂柳了,原来柳树的叶子是朝下长的!"

大学的日子甚是热闹,思想解冻的浪潮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校园,演话剧,办刊物,讨论小说,明着看一团和气,暗下里却分流涌急。我们班上既有"十大才子"之争,也有不甘寂寞的"农民党"活动,还有系内外交错的各种爱情。就记得班上有一位擅长在舞场上猎艳的公子,每次去食堂吃饭,他的碗都被外系的男生砸扁。还记得班上有位"包打听",手上藏有一本各系男女朋友的花名册,经常透露些谁跟谁已经有了关系、可惜还没最后发生的消息。我那时年纪小,就知道每天泡在阅览室里读小说。忽然有一天班长叫大家开批判会,批判的是一个同时跟两个女人约会的男生,情节非常严重,他的一个女人怀了孩子,另一个则吃了安眠药自杀,批斗的结果是把这个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个交卷的男生给开除了。那男生离开学校的时候全班没有一个人理他,我却跑到校门口去送他。他特别感动,送给我一本他写的诗。晚上回去翻开,第一首诗叫《胸罩》,只有两句:"你虽然挡得住美丽的乳房,却挡不住狼一样的眼睛!"吓得我一身冷汗。

我在班上最小,常常被几个年龄大的同学堵在门口,逼我叫他们"叔叔""阿姨",因为他们的岁数实在是我的双倍。下课的时候,会突然有人从后面搂住我的脖子,恨恨地说:"你怎么能跟我们是同学,这世界太不公平了!"恨归恨,班上的同学是非常爱我的,有一晚,全班乘校车去北大街的戏院子看曹禺的《雷雨》,我出来晚了,又下雨,班长忘记点人数,结果回到学校发现我不在,全班惊慌,兵分三路,在西安城里找我。第二天,每个人都在课堂上打瞌睡,弄得给我们军训的那位连长直发火,他在台上正在讲"枪"的功能,刚说到:"枪,有后座力,"忽然扫视台下,叫起前排正在低头酣睡的"小炉匠":"你说,我刚才讲的什么?"伟大的"小炉匠"真绝,他竟然有睡觉听课的本领,昂头站起来,一字一板:"枪,有后座力!"全班人齐呼"乌拉!"

同学中最让我难忘的要算沈宁,倒不是因为他长得英俊潇洒,而是觉得他特神秘。沈宁是七七级公认的才子,人称"怪杰",当年入学,就因为身世沧桑,险遭扼杀。可是,他从来不与人讲起自己的故事,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儒雅,笑容里腰板挺直,匀速的步子里常常会冒出揶谕人的机智话来。他会拉琴,会导演话剧,指挥大合唱,还能主播运动会,文章也写得一级棒。后来,我们才渐渐知道了他的外公原来就是为蒋介石执笔多年的陶希圣,伯父又是沈钧儒,1949年他的母亲在黄浦江外拒绝随蒋登舰赴台,遂有后来"文革"的摧残,世家子弟的沈宁则被放逐到黄土高原。大学时代的沈宁,比别人更努力地学英文,他有海外关系,他知道自己的未来不在中国。果然,毕业时分他到省电视台当导演,只拍了一部《喜鹊泪》就远走了美国。

记得那年我还在西大的校园里懒洋洋地读研究生,忽然,就见"包打听"跑来说:远在美国的沈宁回来了,据说是作了哪家国际公司的什么总裁,想邀同窗们去聚聚。这可是个好消息!算他有良心,至少让我们这些饥渴中的兄弟姐妹好好"撮"一顿。"包打听"还特别叮嘱:"别忘了,是下午五点,吃饭的当口。 "

赴会前打问了几个老同学,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要来参加。这一来是冲着美帝国主义沈宁的魅力,二来是都坚信:从美国回来的人肯定会一掷千金。

沈宁约大家相聚的地点就在西大宾馆,那一楼的宴会厅是相当的气派。我们先上了二层他下榻的房间,每人进去都是一片欢呼,沈宁则是一身白领打扮,手持名片恭敬奉上。大家并肩席地而坐,心里却在偷偷地看表,盼着那开宴的时候早到,杯酒下肚,话匣子才能打开。 结果寒暄已过了一个时辰,怎么还不见沈宁发话下楼就餐?又过了一个时辰,肚子里敲起饥饿的鼓点,就见沈宁起身,拉开里屋卧室的门,说道:"在美国习惯了便吃边聊,兄弟特别采购了一些吃喝就放在这屋内的桌子上,有自助的盘碗,请大家需要时随意。"他的话音刚落,全部的面孔是一片愕然,难道就这样来打发我们?而且中国人最要面子,谁会第一个说"我饿了,我要吃"?即使是饿得前胸贴背,也不能丢这个份子!

书卷气十足的沈宁并不察,依旧在话锋里盘旋。我就看见当初通知大家的"包大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大家的目光也怨怨地射向他。

那个晚上真是一次饥饿的体验,受不住的先开始告辞。我们几个女友赶紧冲去校门口的小馆,全无了吃相的斯文。翌日,"包大人"一一打电话来抱歉洗罪,大家则异口同声地发泄:"嗨,沈宁当了美国人,咋就变得这么扣儿?!"

许多年后,我移居休士顿,沈宁代表美国之音来采访老布什总统,途经我家,说起"往事",他大喊一声:"冤啊!"几乎吐血倒地。

2006年11月13日写于感恩节前

写得好,就怕我在美国还不够臭,:( 总算你笔下留情,没写我到食堂吃饭从来不排队,被外系老女人骂得狗血淋头,还是不改。食堂窗口里的小姑娘爱看戏,每次我们演戏,我从后台带进去看,所以我到窗口一伸饭盒,她就给我盛,还比别人多。记得吗?还有我讲音乐欣赏,梁祝协奏曲,挤满大教室。出希望,上街叫卖,警察逮捕。还有演于无声处,我坚持在台上和杨虹拥抱,那时候就算开天劈地了,每次一抱就满场唏嘘,有人就为看这拥抱场场不误。杨虹老公吴然就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总策划。还有很多材料,够你抵挡一阵子报纸,拿到稿费别忘了大哥就好.

还记得我的美是一个国家论?咱班美学争论,主观派,客观派,邢汤风的美人派,我提出美是一个国家,大家都愣了,美国。另外记得一次在校团委讨论会上,因为排戏等等,有一阵子我在团委学生会好像挺红的,老想让我组织点全校活动。我这人不识相,提出一个问题,如果让雷锋执行枪毙张志新,会怎样?团委学生会的头头都愣了,从此再没让我参加过学生会的活动。你说咱应该学习雷锋,还是学习张志新?吴然和杨虹,是我排约会缠到一快堆去的,假戏真做。当时我看出来,讲给王晓安听,他还不信。这些你添油加醋,又能抵挡一星期,让大伙再笑笑,笑对人体健康的好处,比运动更有效。

咱也给全世界华人身体健康做点贡献,捐躯了。

沈宁




陈瑞琳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瑞琳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