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瑞琳]

周庄--回家的感觉![人间指南]

陈瑞琳          于 January 25, 2008 at 07:03:5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打小在旱地里长大,我就特别爱水。儿时的长安古城,除了兴庆宫旁边人工挖的水塘子,就剩下那一汪浅浅环绕的护城河。早年杜甫老先生还说“长安水边多丽人”呢,那是八百年前的往事,难怪现在的长安城里“丽人”也少见了,看来这都是因为缺水。

恋水的我,很多年里,就总是怀恋着江南的“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尤其是那“水村渔市,一绿孤烟细”的水乡。

江南啊,是我心里所保存的一个久远的梦,是我心里永远的“诗”,是我精神深处真正的原乡。最喜欢白先勇先生说的那句话:“家是什么?家就是关于中国的所有记忆!”我的中国啊,你的血脉里有黄河有长江,有《诗经》有《楚辞》。多少次梦中,我看见了“金戈铁马”,也看见“江枫渔火”,我流着泪醒来,因为我回到了“家”。

2006年的夏天,梦游一般的我竟忽然地站在了上海的街头,看华灯初上,等待着一个蓦然的机会去周庄旅行。我按捺着自己满心的惶惑,念着:“周庄,我来看你了!”

知道周庄,还真的是来自陈逸飞先生画的那幅举世瞩目的“故乡的回忆”,画面上千年石板砌成的“双桥”架在水波不兴的古河上,画家就这样缓缓地舒展着他有关“故乡”的所有记忆,深藏在秀闺的周庄于是幻化成静静的河水,永远诗意地蜿蜒向前。我相信,陈逸飞先生那天忽然站在周庄的桥上绝非偶然,他的心肯定已跋涉了很久,那天,他想“回家”。

没想到,周庄的夜色竟是那种温柔恬美的静,既没有霓红灯的耀眼,也没有歌厅里传出的浮躁,空气里弥漫着水的气韵和安祥。可恨我那沉重的拉杆行李偏偏在沉静的石板路上划出踢里塔拉的刺耳音,让我羞愧地打扰着周庄这千年凝聚的静夜。很快地,引路的人转进了一条窄且平的小巷,看不清身旁店铺的门匾,却能看见头顶的一线天空,我真的像走了很远的旅人,在寻找回家的路。

当晚落脚的客栈是一个三进院的大宅子,跨进门栏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五四”小说里写的那些离家出走的儿女,或“革命”,或“恋爱”,有一天忽然就提着漂泊的行李,怀着感念亲人的心又回来了。

很久没有登上过那种原木搭成的小楼梯,嘎吱嘎吱的脚步声恍若回到了童年。开开门,俨然就是小时候外婆为我准备的房间,木梁的屋顶是那样的高,床上铺的竟是兰花布做的被褥。掀开碎花的窗帘,迎面亲吻我的是江南水乡夜的清香,古老的中国,我真的回家了。

洗过尘埃,换上柔软的衣裙,掩上大门,无眠的我走进夜静的周庄。转身登高,脚下便是梦里千回的富安桥。站在桥畔上,遥看幽幽的河水,夜的朦胧更增添了几分神秘。鬼魅的是那水边悬挂的红灯笼,闪烁着不明不暗的光,照耀着水上人家,也温暖着旅人的心。平生最爱那白墙灰瓦,如今竟看见山墙的瓦上长着一丛年久的青草,心里想:将近一千年了,这周庄的水边曾发生过多少凄迷的故事。

因为鼻子灵,老远就嗅着小街上飘浮的“万三蹄”的肉香。那烧得红亮红亮的猪蹄膀,纪念着这周庄镇里住过的富甲天下的沈万三。万三的家就在水边的巷子里,门楼并不高大,院落也并非怎样阔绰,可见他当年也是节俭之人。中国的历史,文以载道,商以从政,中国的商人,一定要先懂政治,这个聪明绝顶的沈万三,虽然善交朋友,得女人拥爱,但他最后的厄运就是因为终不能明白皇帝的心。

夜深了,重返大宅门。将近佛晓,窗外忽然有丝丝的雨声,真的是江南的雨吗?我起身凭栏望去,是真的,青灰的屋檐正在点点滴滴,而那小巷的深处已被雨水浸得黑亮了。周庄最美的时候到了,我翻身跃起,晨曦里梳妆,穿上白衣黑裙,可惜没有油布伞,只好撑了一柄月白的绸伞,一步出去,就浸润在凉凉的细雨中。

曲径通幽的小巷还在沉睡,静得只能倾听自己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多希望对面走过来一个人,最好是个有点儿风霜的中年男人,也撑着一把伞,脚步如我一样地悠然,两个人将要擦肩,只好侧着伞让路,就近时会心一笑。那感觉一定比望舒先生笔下的《雨巷》里所谓“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更来得富有诗意。

早就闻说了三毛茶楼,却未料这茶楼就在我们客栈的对面。进茶楼就想起了三毛姑娘,这个当年不爱上学爱远游的女子,她的可爱就在于把生命的点滴都变成了文学想像的优美,她的令人可叹也正是把生命的激情再也无法交给悲情的现实。但是,我相信,三毛走进周庄的时候,与她走进撒哈拉沙漠时的心情完全不同,在异域的流浪里,她需要猎奇,然而在周庄,她的感觉是“回家”。如今的茶楼上还悬挂着三毛当年饮茶的照片,她的头发总是长长地随意飘散,衣装上也是行者无疆的无拘无束。我的目光留恋在墙上镜框里三毛当年写给茶楼主人寄寒先生的信上,清晰的笔迹有些歪斜,却很整齐,透出她修身又不羁的个性,看来女人还是在比自己年长的男人面前倍觉温暖。遐想间,就见寄寒老人端着茶碗过来,他面容清癯,衣着古朴,浅浅地礼笑着,身上有文化人的仙风道骨。老人既是楼主,又是作家,与他握手的时候心里一阵发热,因为他那手曾与我心里的三毛在这里相遇。

坐在靠窗的桌前,看外面的斜风急雨,周庄的“庄主”庄春地镇长请我们吃周庄特有的早点,江南的五香豆干、葱油薄饼,配着早晨水气里的热茶,真是越吃越想吃。说话间,就见河道上有捕鱼的鹰船过来,我们将头伸出窗外,看那鱼鹰怎样地扎猛子,然后就有一条鱼衔在它的嘴上。窗下的小船还有卖菜的,我的文友沈宁和张翎就从窗外买了一只鸭子吊上来,当然是送给寄寒老人下酒了。

好想行舟在周庄的水上,看那迁变的万种风情。周庄旅游公司的小任就真的带着我们上了一条小小的乌蓬船,摇橹的竟是一位大嫂,朴实的脸,矫健的腿,让坐在舱里的我很仰望。对面飘来歌声,我们也请她唱几句,她并不推辞,只说唱不好请原谅,忽然就对着河道唱起来,是那种江南的民歌,没有修饰过的民歌,她的声音原始而优美,真切而抒情,穿过雨雾,回荡在水上。那一刻,久违的幸福感渗透在我心里,仿佛躺在母亲的摇篮里,倾听着守护我的歌声。

告别周庄是在当午,人流却正在涌进.我向周庄轻轻地挥手:周庄啊,无论我走到多远,你都永远是我的家园。

(瑞琳谨以此文向2006年告别,也向[人间指南]我亲爱的读者暂别.)



陈瑞琳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瑞琳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