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瑞琳]

圆不了的月亮

陈瑞琳          于 January 25, 2008 at 07:08:2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出国的时候,箱子里装满了不惜重金买来的各样时装,光是绣花的真丝杉就压了好几层,心里想着美丽的国家要配美丽的衣衫,不能让洋人看着咱们土。一下飞机,我先生大叹一声:忘了叫你带几套白衬衫和黑裤子!怎么?美国也要开运动会还是要大合唱?老公板起脸:你不是向毛主席保证过吃苦耐劳做资本主义新人吗?弄了半天是叫我去餐馆打工。

撒满卫生球的衣箱塞进墙角,穿上减价店买来的白衣黑裤,我一路念叨着要拿得起放得下走进了香喷喷的中餐馆。老板的脸并不象南霸天,精明的小眼睛却盯得你浑身紧张。给客人舀一碗不值钱的白饭,多了说店里要破产,少了又叫唤客人不回头,忿忿的我恨不得叫他摆一杆秤放在锅台上。菜盘里的装饰花要拿回来洗净再用,客人没动的水果也要转一圈再端出去,一步走差,就如同剜了老板的心头肉。

一个细雨菲菲的下午,没有食客临门,我静静地坐在窗前,望着潮湿清冷的外面,想着从前的如烟故事。忽然,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长得相当俊秀的东方少妇,底胸的黑色紧身衣让男人们看着很动心。她一开口,给了我一分惊喜,纯正的北京话字正腔圆,好像在长安街上碰到了一个老相识。她是来吃饭的,举止有点儿轻飘飘,为人却很爽,要了一份炒三鲜,一瓶青岛,桌上放一张二十元不让我找。抹了一下嘴,她看看表,拉我坐下,一付语重心长的样子说:"这年头入乡随俗,活着要紧,开心点儿,别把眉头皱老了!"聊着聊着,我才知道她从前在北京的香格里拉饭店做,如今又是操老本行,就在不远处的另一家中餐馆做。我很纳闷她为什么不去自己的餐馆吃饭,她说怕她老公找到她,今天是星期六,餐馆叫她休息,她最怕过周末,躲不过老公的纠缠。我越听越胡涂,她亦觉得讲不明白,互相交换了电话地址就匆匆离去。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六,日子过得绵绵而无奈。我们餐馆的生意全靠平时中午的上班族,到了周末,谁会来吃槽子里一盆一盆的快餐?天色阴阴的,空气能挤出水来。晚上九点刚过,老板叫我换零钱,我说只有二十五大洋还要去加汽油,便脱下围裙开车回家,一路上总是禁不住地想起那个香格里拉饭店来的北京老乡。

回家的路上要先绕到学校去接我先生。出国前,提起"我先生",那是指我的研究生导师,现在却成了大丈夫的尊称,很不习惯。想想他也不容易,一大早蹲进学校,饭盒带上,三十岁的人熬到这会儿,也该放学了。曾想过再买一辆车,但每次都是又多交了两门课的学费。

休斯顿的夜晚总是潮得难耐,秋冬里的温度不知道是开该冷气还是吹热气。刚刚伸直了腿躺在床上,就听见前门有人咚咚地撞响,我先生翻身跃下,大声问到:"你是谁?"就听一个女音气喘吁吁地喊:"我是琳达的朋友黎利,请她帮帮忙!"我登时反应出她是谁,冲去开门。我的天妈妈,她披头散发,穿着撕破的睡衣,一脸惊恐,一脸泪水,怀中还抱着一床被子!我们赶紧让她坐下,还未及问发生了什么事,她已泪飞顿作倾盆雨。

这一夜,她是在我家客厅的地毯上度过,其实我们三人彻夜未眠。她的老公是个美国人,在休斯顿当石油工人。据她讲当年忍了他的五短身材,却没想到他好色·好酒·粗俗不堪。刚来美国时把她封在家里,不许学车,不许打工,不许出门,晚上喝得醉醺醺从酒吧里回来强迫她上床。先是她忍了,后来她反抗,那美国人就去色情场所,回来讲给她听,让她倒胃翻肠。在一个朋友帮助下,她偷着去打工,挣了一点钱,自己去车行买了部旧车,考了驾驶执照,老公也越来越管不了她,生活向她露出了一线曙光。平时,那美国人没空与她硬缠,唯有星期六不肯放过,非折腾得她死去活来不可。她最怕星期六,象躲瘟疫一样。近来,她认识了一个很帅气的中国小伙,两人周末常一起出去吃饭,却不料几次被她老公跟踪,今天晚上,她老公竟闯进餐馆污辱那小伙,将她揪回家中。她气不过,喷泄怨恨,那老美一边骂,一边把她的衣物被子扔出来叫她滚。半夜里,她没地方去,打电话给她的男朋友,男友说他妈妈死活不肯。没办法,想起了我留给她的地址。

我好像在听一个小说里的故事,看着她一双聪明的大眼睛,我只有劈头问到:"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他?"这一问好像触到了她的痛处,她的眼神暗淡下来,转过头去,颤颤地说:"你一定要知道吗?"

那是三年前的北京,从小就喜欢漂亮的她因为长得不错被选进了大宾馆做前台。在一次外事活动中认识了一个背景不凡·仕途正腾达的男子,两人交往密切,他帮了她很多忙。正当她迷上这男子不可自拔的时候,对方告诉她早有妻儿,爱情不会有结果。她伤心痛楚,但不愿就此分开。两人缠绵不绝,竟不小心种下了孕果。他叫她打掉,她犹豫不肯,拖着拖着孩子已经长成。她的父母一再逼问孩子的父亲是谁,她死也不说,因为一旦去找他算帐,就可能毁了他的宦海前程,无论如何她也要保护他。

腹中的胎儿已长成五个月,她面临着可怕的选择。正在这个时候,宾馆里住进了一批美国客人。他们来自休斯顿的石油公司,豪爽好酒,常邀请中国小姐们一起用餐娱乐。其中一个头发黄黄的小矮个,总是对忧郁的她表示出特别的关心和兴趣,并常常送玫瑰花给她。她觉得好笑,美国人说"我爱你"脸不红心不跳如同家常便饭,但有一个晚上,那个小个儿老美却睁着巴望的眼睛求她作他的妻子。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怕美国姑娘,来中国时就发誓要娶个东方女孩。她知道,打死她也不会爱上这个小老美,一想到要跟他做那样的事,她的胃就翻腾起来。静静的夜里,她听着胎音,突然一个念头:为什么不把这个孩子生在美国?她太想要一个陌生的环境了,她已经不想再承受感情的折磨,更想逃开周围人们严霜刀逼的目光!

隆冬的北京,她跟他走在泛着青光的雪地上。她告诉他:她同意嫁给他,不是因为爱情,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他这时才将目光凝聚在她的身体上,喃喃地问:"不能不要吗?""不!因为有了这个孩子,你才能拥有我,这是条件。"她跟他解释她一定要生个纯粹的中国儿女。

他打电话给他的美国父母,老人因为信教,同意他接受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只有两个星期,他就办好了一切婚姻移民手续。

离开中国的时候,她是一个身怀六甲的新娘,北京机场几乎不能允许她登机,好在她腰身并不显重。没有人向她祝福,父亲含恨,母亲含泪。她亦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等待着她,只明白不管前面是火是海也要跳下去。

黎利讲到这里,停下来抽噎,伏在沙发上的肩膀剧烈抖动。我急急问她:那孩子生下怎样?现在在那里?她平静下来,说是个女儿,刚六个月时因为要打工就送回国内给母亲去养了。一提起女儿,又触动伤情,泪水禁不住哗哗地淌在脸上。

这是一个痛楚无奈的夜晚,我第一次觉得生活竟然没有选择。黎利决定重新回到丈夫那里去,因为她再忍受半年,就可以拿到公民的身份。问她想不想念书,她说没有钱。想不想回北京?真想!但母亲来信说若离婚回去全家脸面丧尽。她唯一的出路就是付出足够代价再获得生存自由。

半年后的一个华灯初照的黄昏,我被休斯敦的一家华文报纸派去签一个夜总会的广告合同,在酒色喧嚣的大厅,我蓦然看见了久违的黎利。她穿着短裙,托着小盘,送酒在客座之间,瞄见我惊喜地迎上来,告诉我她已成功地离婚,公民证在手,恶梦已去,现在的目标是全力挣钱,然后接女儿来美国。她的眉宇间洋溢着"离婚"的快乐,全无代价的痕迹。我知道人很健忘,尤其是吃过"大苦"的人,更容易享受快乐。

美国真的象一个大林子,什么样的鸟都有。找大树来乘凉的,二十到五十年龄均可;若为"自由"故,妻儿皆可抛的;没来的呕心呖血变着法子要来;来了的费尽心机寻死觅活地要跑。有人拼命地守,有人玩命地逃。婚姻的战场上狼烟四起,生命的故事总是残阳如血。人都说历史在螺旋式上升,但不知什么时候人类才能彻底摆脱欲望的泥潭,而将纯粹的情感奉给神圣的祭坛。



陈瑞琳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瑞琳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