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瑞琳]

墨西哥湾里的渔歌

陈瑞琳          于 January 25, 2008 at 07:15:3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很想去打鱼,在海上,远离晨睡中的村庄,悄别亲人,英雄般地扬帆启航,然后向着蓝天撒网,等待那渔舟唱晚的收获。很想去钓鱼,在岸边,头顶草笠,身边或是衰草,或是细浪,天地悠悠,唯我独想,最好是冬天,渔翁之意不在鱼,要的是一副姜太公寒江赏雪的仙姿。还有,更如小说里写的海明威,茫茫海上,孤独与鲨鱼鏖战,耗尽身心,却壮怀悲歌,最后拖回的是一具千疮百孔的鱼骸。

机会终于来了,一位在公司里同事多年的美国友人忽然有一天真的买了一条船,抑不住激动与兴奋,船的设备还未能齐全,就来盛约一起出海。我心里一直向往海的深处,在大海中扬帆破浪实在是一个诱惑了多年的梦,立刻爽然答应,恰好又有一位公司请来的德国朋友需要照应,我们三人便定下这个周末乘船挺进墨西哥海湾,想像中的晚餐盛筵自然是那鱼钩上摇摆硕肥的大鲜鱼。

在美国住久了,神经里的节奏沉顿木然,人们需要玩命地工作,也需要玩命地“玩”。不过,美国人的“玩”,不是围坐谈天搓麻将,也不是鸡鸭鱼肉炖火锅,而是喜欢“上天入地”。常常就看见假日里的美国人或自己开着小飞机凌越长空,或者是全家拖着船,到大海深处一搏风浪。虽说中国人的东方文化也讲究“顺应自然”,但那却是“人”的“自然”,西方人热爱的“自然”更多意义上是大海、蓝天,且是愈险峻愈觉壮丽。

身边曾有朋友描述乘坐私家小飞机在天上飞翔的晕眩惊险,总觉生命依然可贵,并不奢望去斗胆一试。也听说乘船出海的人,有不少是“站着出去,趴着回来”的。但即使是“趴着回来”,毕竟于生命无大碍,机会来了,就一鼓作气地决定前往。

周六的早晨到了,凌晨五时,天色还黑,路上车辆稀少,我的美国同事汤姆一分钟不差地把他的新游艇拖到了会合的地点。那游艇很漂亮,体长28尺,宽八尺,算是拖车所能允许的最宽的船。小艇挂在大功率的卡车后面,如同鼓起一座小山,很是威风。不过,听汤姆说,拖这样的庞然大物行驶很不容易,尤其是遇到小街道穿行,路边的树枝就让人头痛,更别说掉头了,弄不好还会挂坏螺旋桨的叶片。

我定睛打量了一下汤姆,只见他一身是全副武装。公司上班时他总是一丝不苟地西装革履,今天却是穿着画满了小鱼的海滩衬衫,短裤,还光脚穿着一双没形象的鞋子,头上的棒球帽沿竟赫然写着“德州钓鱼”的字样,再加上墨镜,俨然是一副抓大鱼的气派。与我们同行的那位刚从德国来的客人,音译的名字叫吴福汉,五十来岁,个头不高,却是圆头圆脑圆肚子,很是憨厚。只可惜他头上毛发不多,却满脸的络腮胡子,他本是一位学者,却喜欢穿着松散,一点看不出德国佬一丝不苟的严谨。我们两位都按照汤姆的指示,在出发的前夜就吃好了避免晕船的药,也准备了一箱海上需要的食物,个个兴奋得如同少年郎,每个人激动的表情一览无余地写在了脸上。

摸黑一路奔驰,去海边的路上,先要到加油站给船加油。虽说才是早上七点,可加油站却已经排满了各样的船,各家舱里都矗着高高低低的鱼杆,大家彼此亲切地招呼,感觉都是天涯同路人。汤姆告诉我们,加油机最多一次只能加一百美元的汽油,他已来这里加过好几次,每次都加到最多,可油箱还是没能加满。汤姆看着自己心爱的游艇,问我们:“知道‘船’这个英文字是什么意思吗?”我们均摇头,他认真地解释道:“拆开BOAT的每个字母,那意思就是‘再花一千块钱!’(BROKE ANOTHER THOUSAND”)

我忽然想起别人说过的一句玩笑的话:说买“船”的快乐就只有两天,一天当然是买船的当天,另一天就是卖船的那一天!

我们的目的地并不是靠近休士顿的盖尔维斯顿岛大港口,而是靠海的一个小渔村,名曰“自由港”,“自由”的意思好象是不收费,其实这一带从哪儿入海也不用交钱。汤姆说这里有个特别的节日叫“蚊子节”,很出名。也难怪,这个“节日”恐怕在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我是绝对不敢享用的。想想看:“与狼共舞”还有一种荒凉粗旷之美,那么“与蚊共舞”将会是怎样的狼狈和无奈。笑谈中,眼前出现了沼泽一样的水岛之国,汤姆小心地倒着车把船送入一条水道,又下船买了几大包作鱼饵用的鲜鱼回来,那鱼饵真不小,个个半尺来长,我们能钓更大的鱼回来麽?我心里嘀咕着。船上的发动机开始轻轻地轰鸣,我暗自为自己壮行,目光移动,小船开始离岸。

一开始我们是行进在内陆的水道上,因为两旁有小岛的阻隔,就感觉不到海浪。等刚入海口,汤姆猛一推油门,小艇呼啸着向前扑去,在海上划出一个美丽的大弧线,我的血液忽然一涌,就听见汤姆对着迎面扑来的海主人般地大叫一声:“欢迎来到墨西哥海湾!”

当初在拖车后面如庞然大物的游艇一走进大海却小如一页扁舟,小船的中心是驾驶舱,船尾有一块空间可容三个人动作。汤姆说:他夜里两点还在网上查询今天的海浪预报,早晨的海浪是3。4尺,风速15,算是比较理想的天气。我生性有些谨慎,独自穿好了救生衣,仰头望天,视线里一朵朵的云开始清晰起来。

小艇离开海岸才不到半分钟,海浪就忽然变大。据说离海岸不远的这一带海浪最高,待冲出这一段,浪花就会平息许多。我们的小船开始在风口浪尖上跌荡,每个人都必须紧紧抓住扶手,汤姆则开足马力,高速疾驶。船舷两侧腾起的浪花足有两米多高,而迎面的海风又毫不客气地把溅起的海水甩到我们的身上。虽然驾驶小岛的前面有一块挡风的玻璃,但很快我们大家还是都被浪花溅起的海水浇得湿透。我忽然想起衣裤的口袋里还装着钱包和证件,但也决不敢松手。小船一会儿从浪尖上跌入谷地,一会儿又跃上巅峰,我感觉自己根本不是行驶在柔软的水面上,倒像是奔驰在峰峦起伏的崎岖石头地上,这薄薄的船体如此地摔打竟然是安然无恙。

因为事先吃过晕船的药,如此振荡,身体的感觉还能承受,但此刻绝不希望浪花再大。作英勇无畏的“弄潮儿”,那是文学想像里的境界。风急浪涌,原本紧紧扣在头上的帽子竟忽地一下吹到脚边,但也不敢伸手去拣。此刻的感觉就如同急速地从一个一百层楼的楼梯上飞奔直下,三、四个台阶并作一步,还时不时地让人再从七、八个台阶的高度上一次性跃下。

行在海上,真正激动的时刻是看那海岸上浑浊的海水渐渐地甩在身后,海水先是变成浅绿,然后就变成了迷人的翡翠绿。我们的小船在水上曳出一条美丽的白浪,那是在电影中常常看到的镜头,如今就在眼前,心情不禁激荡,真想对着大海高声地喊两嗓子。

出海之前,我们反复问汤姆:“船上的安全设备如何?”他说早先预订的卫星导航系统还没有到,但他有一支信号枪,万一出事,可以报警。他还说来海上钓鱼的人到处都是,现在真的到了海上,远离了海岸,却一个人影也看不见,想想,再多的人钓鱼,一撒在这无边的海上,就如同月明星稀,谁也看不见谁了。不过,我们的船是双引擎,这无疑是最可靠的保障。另外,汤姆说,这条船就是进满了水,也能漂在海上,叫我们放心。

小艇在破浪前进,海水是那样亲近,又好似我们较量的对手。李白诗里说“轻舟已过万重山”,那是多么轻松惬意的感觉,就不知他若行在这碧波滔滔的海上,还会不会感觉得如此潇洒?半小时过后,我们已在海洋的深处,终于,汤姆说现在可以就地捕鱼了。此刻,我想起了那靠海为生的渔夫,黎明出海,迎战风浪,在霞光中撒网,哼着男人的歌,黄昏时满载而归,遥望自己的妻小,普通的生命里却有这多壮丽。那些见惯了风浪的汉子,撑开脚趾,泰然稳立,温柔与粗砺,付出与收获,人生简单却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据说,在海岛成群的地方才好捕鱼,原因是那里的水流不急。我们的船长汤姆开始慢速寻航,叹息地说他的探鱼器还没有拿到。那个机器是给钓鱼的人专用的,居然可以看得见水下的鱼群,现代科技的发展真是让人惊叹。虽然缺少那玩艺儿,我们仍然是满怀信心地将渔线放下,慢慢地拖着,盼望有愿者上钩。

大概是我们的经验不够,小艇在海上几乎行驶了一个小时,居然是一无所获。四周并不见海岛,但我们发现了远处的一片油井井架,那里立着许多水泥的柱子,这会使水浪的冲击减小,小船就可以稳定下来了。于是,我们决定换一种方式,去找海里的采油平台,然后再腾出手来捕鱼。

按图索骥,破浪前进,我们的船开到了井架身旁。然而,谁也没想到,为了让小艇能够固定在井架柱上,几乎耗尽我们的气力。立在海中的井架平台简直是庞然大物,足有五、六层楼高,下面全是合抱粗的铁管子,因为能挡住水流,后面就形成一个小漩涡,据说那里最可能有鱼。不幸的是,由于船公司安装师傅的粗心,我们船上的锚根本就不能用,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如何让我们的船固定在一处就成了难题。还好,我们的船上有一个带绳子的铁钩子,汤姆说若把铁钩子钩在一个铁管子上就能固定小船。我们的德国伙伴自告奋勇地站在毫无扶手的船头,举起那个并不很长的钩子,显然,在颠簸摇荡的海浪中,将那铁钩子甩上去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在想:即使挂了上去又如何能够取得下来呢?

海浪愈来愈大,至少高达五尺,动作并不灵敏但却勇敢顽强的吴福汉一次次地把钩子抛出去,又一次次地从水中捞出来。最后,他终于将钩子成功地挂在了柱子上。水流湍急,牵制小船的绳子被拉得笔直。汤姆赶紧在鱼钩上挂鱼饵,往水中放线。忽然,只听前方“嘣”地大响一声,小船在急速后退,定睛一看,原来是我们用来挂船的足足有一寸粗的大铁钩子竟然被水流拉直了。大家瞪时傻了眼,就见汤姆一个箭步冲上驾驶台,把小艇又开回到离井架仅四、五米的地方,坚定地说:“你们开始放线吧,我来用发动机把船稳在这个地方!”我的心顿时一热,渔线从手上放下去,发动机在轰鸣,这哪里是钓鱼的悠然,分明是一场战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如此高昂的代价如果再抓不到鱼简直就是罪过。可是,我的心里愈是着急,就愈是没有鱼儿上钩。汤姆看我们没有任何的收获,索性叫我来掌舵,他自己亲自来手放长线。

开船的感觉是快活的,而钓不上鱼则会有负罪感。不知究竟是中了什么邪,只见汤姆和吴福汉两位不停地把线放下去,又拉上来,鱼钩上的鱼饵就只剩下残骸。半个小时过去,二、三十条的鱼饵一口口被咬掉,可真正的“鱼”却一条也不见。我心里暗叹:可见不是没有鱼,而是鱼儿不肯上我们的“钩”!这让我想起从前在海滩上喂海鸥,有些人手中高举面包,可海鸥就是不领情。难道这水中的鱼也懂得“欺生挑人”?

最着急的人是汤姆,他心中盼望的是我们能首航告捷,虽不奢望满载而归,最起码也给这条美丽的船一个交待,给我们这几个爱“鱼”的人一个安慰的胜利成果。汤姆不得不改用巡航的方式绕着井架旋转,希望再试试最后的运气。可是,当我们刚刚离开井架,远处的一条船立刻补了我们的位置,才一会儿的功夫,就远远看见那船上的小伙子鱼杆上举着一条二尺多长的大鱼。汤姆痛心地大叫:“那本应是我们的鱼,我们的鱼!”

我们在海上继续与绝望抗战,但依然是一无所获。鱼饵已尽,油箱告急,我们只好返航。汤姆看大家空手而归,痛惜长叹。对于我,初临海上渔歌,听海风呼啸,看浪花飞溅,真正是海水与蓝天一色!就想起费希特的那句名言:“过程就是一切,而结果却是微不足道的!”

卸了“钓鱼”的负担,我们行在碧绿的海上,心里忽然生出感叹:对于自然的真正享受应是摆脱了功利的目标之后。渔夫捕鱼,是为了家中老小的生计,并不在意海水的蔚蓝;闲翁垂钓,钓的不是鱼,而是心境。如今的我们,既不在乎有“鱼”可食,也不苛求那超然物外的心境,享受的就只是最单纯的海水之恋。此时此刻,身边的船才恍若是心中的扁舟,荡漾在大海的怀抱。

海水又由碧绿变得浅灰起来,海岸上的楼宇已依稀可见。“船长”汤姆并不急于把船开到早晨下水的地方,而是沿着弯弯的河道,悄然地驶进了他的一个朋友家的“后院”。显然,这里水道的两旁住的都是爱海的人家,他们大概在别处还有自己的家,这里只是海边休闲的别墅而已。

汤姆的朋友出来迎我们,他一米八的大个子,健壮又结实,戴一顶网球帽,短裤、赤脚。听着我们海上的遭遇,小伙子的每一句评语都让人觉得充满了经验。他带着我们参观他刚刚竣工的后院“船屋”,大大的凉台把一切都遮在木头的阴凉里,小船却是吊在凉台下的空中,边上是专门用来加工鱼的木台子,水管的喷头就在手边,这一切是有棱有角、干净漂亮。我想起曾经有一部浪漫的电影《鸽子号》,故事是一个女孩跟一个男人驾一艘小船环球远游,然后走向爱情。那导演若换了场景,小姑娘只要看见这木制的“船屋”,说不定爱情就会从这里开始。

顺着小伙子手指的方向,水道的旁边还泊着一只双层的大船,听说已有二十年的航海史,那船是能在海上过夜的,漆得油色泛光。不用说,这条翻新的大船不知倾注了小伙子多少的爱和时间。更让我惊叹的是,小伙子手中刚刚结束的“活儿”是为他的小艇四周镶上一条条的绿色有机玻璃,那弧形的弯度美得如同音乐。

我心里有些感动,人活着不能没有自己的至爱,那是生命的源泉,也是生命的光彩。心灵获得自由并不难,但充满激情却不是人人可以作得到的。躺在院落中清凉的斜椅上,任海风佛面,一扫往日住在市区里的闷热,收音机里播放着德州牛仔轻松流浪的音乐,轻轻合上眼睛,风里飘的正是我此刻的心境。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浑身所有的零件差不多都在船上摇散了。

趁着汤姆不在,那位彪悍的小伙子悄悄告诉我们:汤姆太爱他的船了,每次他出海,我们这些朋友都为他祈祷,真希望他能抓住鱼、、、我心里咯噔一下,多么纯朴又善良的朋友!

吴德福下午的班机回德国,我们必须踏上归程。汤姆正要送我们上路,忽闻他的“木屋朋友”下午将要出海。他又兴奋起来,决定花两个小时先把我们送回休士顿他再返回与友人一起出海。

一小时后,我们回到了早晨出发的聚合点,向汤姆挥别。风潇潇兮,英雄远去。我在心里为他祝福:可爱的船长,祝你早日钓到大鱼。



陈瑞琳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瑞琳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