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瑞琳]

母亲过年的味道

陈瑞琳          于 January 25, 2008 at 08:04:29: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在我的记忆里,那种刻骨铭心的味道或来自一个城市,或来自一个时代,更多的时候是来自一个人。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来自古城西安的味道,涩涩的土香里混杂着清真寺回民小街的奶羊之鲜,还有那秦砖汉瓦散发不尽的古老的清冽之气。后来我去巴黎,忽然就闻到塞纳河上柔软的水香,那风里也有砖有瓦,但气味却不是清冽,却好象是弥漫着十八世纪的卷发男人的脂粉之气。

然而,我一生最迷恋的还是母亲的味道,那股暖融融的、雪花膏、染发精混合散出的芳香。不过,在母亲的身上,更多的则是厨房里的味道,那碎肉的香,葱姜的香,米面的香,还有油烟的香,一起融在母亲的身上,老远就闻得到,尤其是过年的时候。那小小的厨房天地,恍若是母亲醉心的战场,也是我们最快乐的殿堂。母亲,已经成为“过年”的化身,母亲的味道已永远地融化在了我的血液里。

儿时的岁月真是好清苦,记得小时候的我是极爱吃肉的,偏偏那个年代每人每月只能分配到四两肉,吃到嘴里的只有那炼过油的碎油渣。于是便害苦了母亲,她总是穷尽黄泉地求索一切与肉有关的渠道。

快到过年的时候,一进腊月,母亲就开始多方打探乡下人哪里有猪头肉的下落。还好,母亲因为教书,眼目多,就常有人来报信,于是,我们的厨房里就总能蹲着一个麻布包的大大的家伙。

将近年关的静夜,炉子上炖着咕嘟嘟的大猪头,满屋弥漫着油气里散出的肉腥腥的香,母亲终于歇了腿脚,在床上为我缝制着新年的棉袄。那时候买花布竟也是受限制的,不知母亲哪里来的神通,就总能托人从外地买回些不要布票的花色绵绸,做出的棉袄软软的色泽又好。那样的夜里,我就卧在被子里,看母亲飞针走线。记得我总是求她:“千万别往棉袄里放太多棉花,让我看上去苗条一点!”可母亲总是不依。母亲年轻时爱漂亮,结婚时的裙子特别长,后来也都裁作了我的短衣。我问母亲:“你自己过年的新棉袄呢?”妈妈笑看我:“你就是我最暖和的贴心小棉袄啊!”

母亲做的猪头肉很特别,一定要煮到头骨散开,但并没有化掉,然后将骨头拣出,再将肉汤滤过,用布包紧了碎肉,压在磁盆里,冻到窗外去。三十的晚上终于到了,炉火正红,我和妹妹胆小,父亲就找了竹竿让我们挑着,到屋外放鞭炮。待时候差不多了,回屋开始吃想念已久的年夜饭。那时就见母亲从外面抱回大磁盆来,将肉倒出,切成片,拌上葱花姜丝和浆汁佐料,装在盘中,然后又从床头下摸出一瓶藏了很久的白酒,放在爸爸面前。我家小妹生性喜欢撒娇,总爱从爸爸的酒杯里贪得几口,而我的眼睛就一直盯着那盘粉色鲜亮的猪头肉。

恍恍然时光骤然远去,我早已不再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而是摇身变作了八岁小儿的“贴身妈妈”。虽然“猪头肉”早已在生命中消失,那竹竿上的鞭炮也早已成了遥远童年的梦影,但是我每次经过肉铺的柜台,凝视那所有与猪头肉有关的颜色,记忆里的味道就会涌上心头,身体里滚过百感交集的暖流。那年,回国给母亲扫墓,伤感的雨丝将那青青的墓碑石板洗刷得尘土不染。我那鬓发已苍的父亲遥望着绿色的山坡凝神痴想,蓦然回头问我:“你在美国可见到有猪头肉卖?”我心中一惊,再也禁不住热泪横流。生命里那最温暖的一片沃土已随着母亲的远逝而荒凉,但她留下的缕缕静夜之香却永远弥漫在天上人间。



陈瑞琳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瑞琳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