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瑞琳]

纽约没有“冬天”--读哈得逊河畔的“文学女人”

陈瑞琳          于 January 25, 2008 at 08:16:4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我对纽约一向是敬畏的,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情感。这十多年中,我一次次飞向纽约,或是带孩子看百老汇的《美女与野兽》,或是陪先生看大都会博物馆,或者是自己单刀赴会。每次俯瞰纽约,遥望那郁郁的森林上升起一座座星罗密布的楼群,总有一种海市蜃楼的幻觉。这个时候,我发现纽约除了钢铁的力和艺术的美相交合之外,其实就是一个“美女与野兽”共舞的人生舞台,也是文学人永远挖掘不尽的矿山宝藏。

太多的人写纽约,上层的纽约,下层的纽约,新老移民的纽约,文化人眼里的纽约。早先有一部曾经畅销的书叫《曼哈顿的中国女人》,那个故事虽然离“文学”远了一些,但很多人从那个故事里知道了纽约原来是一个创造生命神话的地方。曼哈顿的水泥森林固然高耸冷峭而令人压抑,但它是缔造英雄的地方,是谱写传奇的战场。再后来,我们又看到一部叫《北京人在纽约》的故事,那里的纽约则是充满了油烟弥漫的浑浊,犹如一杯多层次的鸡尾酒,除掉那清亮绚丽的上部,让我们看到了纽约沉淀在下面的苦涩和粘稠。显然,纽约缺少温情,更不相信眼泪,一个生命的种子撒落在这里,并没有天赐的雨水给你浇灌,也没有如煦的春风为你吹开花蕊,生命的成长全在自己挣扎的能量。一位纽约的朋友曾对我说:“一个城市,可怕的不是它要消灭你,而是它对你充满冷漠。”纽约,多少人走在你的阳光里却寒彻入骨,卷挟在滚滚人流中却只能寂寞孤行。

然而,我心里的“纽约”,并不是风景的纽约,却是“人”的纽约,是在壮怀激烈的旋律背后,升起一曲温柔缠绵的咏叹。于是,2005年晚秋的一个晌午,我就坐在了法拉盛高高的茶楼上,相会两位哈得逊河畔的女人,两位爱文学的女人。她们带给我厚厚的一叠书稿,名字叫《纽约的冬天》,一部关于北美女作家情感小说的合集。

生来爱读小说,尤其是女人写的小说,写的又多是纽约女人的故事。古来小说写“人”,而女人重“情”,“人”之有“情”,这便是一个斑斓浓郁的小说世界。触摸着这一行行“情动于衷”的文字,我感觉自己终于发现了一条通向纽约之魂的神秘暗道。

《纽约的冬天》共收入11位作家的作品,虽大多未曾谋面,但却有文学女人的相知和相惜。海外的作家多身份斑驳,生活节奏紧张,提笔写作完全是内心情感的驱动,所以有一份特别的“真”。书中这些生活在“纽约冬天”的女人,有的是学者、教授、研究员,有的是记者、馆员、自由撰稿人,身份不同,却都有自己想要写的故事,想要表达的呐喊。异域的风情,文化的撞击,生命的追寻,情感的挣扎,丝丝缕缕,由这些大都会身旁的女性们细细咀嚼,剪理成篇,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我的心头。

喜欢《纽约的冬天》这个名字,因为纽约其实没有“冬天”,飞雪的寒彻更让人渴望温暖,尘封的大地才暗流涌动。都说女人主“情”,男人主“智”,“情”与“智”的交合与较量,不正是这世界最令人惆怅的旋律?然而,对于小说家来说,她们看重的则更多是“情”,因为“情”才是人性之魂,才是这世界最真实的本源。

老作家孟丝笔下的小说《匿名电子信》,将现代社会企业文化中的婚外情写得是惊心动魄,但最终受伤的还是女人,正可谓“多情总为无情伤”。她的《胭脂有泪》则表现异族婚恋的苦果,同时也透视出美国社会的动荡和残酷。江岚创作的《爱情人生》《雪夜风情》和《费城的冬天》,开掘的是女人生命的激情暗流,一刀点破女子人生要的就是一个“情”字。那红杏出墙的少妇,是因为她心里蕴藏了太久的饥渴;那周末艳遇的女人,则是源于干枯的心田;而那费城的冬天里走不出回忆的女人正是每一个新移民心中永远珍藏的“痛”。玛雅的小说则更是充满了诡秘浪漫的魅惑,从《刺青》里面的移民血泪,到《梦玉》的感伤低徊,作者讴歌的还是一个“情”,乱世中需要异性的相爱相慰,更还有女人与女人的惺惺相惜,只是前者粗砺,后者优雅,像“梦玉”这样的女人似乎也只能属于纽约这片丰饶的土地。我亦特别喜欢刑恬的《两个人的电影院》,极尽缠绵却哀而不伤,诉说的是人生都会错过,都会有绕不过去的“误区”,所以人生总是有许多无奈,无奈那“沧海”变为“桑田”。她的《纽约的冬天》,更是点染出纽约人情感世界的孤独,那街头彷徨彳亍的女孩,跨不过去的是她从前生命里的“爱”。茹月的写作风格更犹如快刀利剑,斩出的故事人生或丝丝见血,或直面悲情惨案。如《梦碎异乡》里的失望女人,还有那最终绝望的男人,故事的结局虽血腥而悲凉,但却是映衬着无数新移民在海外魂归何兮的惨痛身影。力扬的笔触向来直捣移民生存的底层,她尤善于在琐细而凄厉的悲剧气氛中写出下层劳工的心酸血泪,如《阿阮近况》。秋尘的《诺兰的婚礼》描写的则是美国社会光怪陆离的同性恋故事。濮青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也是展现了美国社会奇异病态的一角。青梅的小说是颇耐人寻味的,她的《当春》和《魂兮支离》,文字精美,意象丰富,具有哲学思考的象征意味。瓶儿的《我和涅克》,写的故事虽说是异国他乡的忘年之恋,却有文化冲击的心理暗流,给人以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情感震撼。

情爱,人类生生不息的故事,却永远写不尽的结局;女人,如同这世上千万种开不败的花儿,各自吟唱着自己悲欢离合的歌。生命移植到海外,女人敏感脆弱的心最先领受到剥离土壤的痛,无论多么苦涩与凄婉,女人依旧执着在女人的梦中,倔强而不甘,甚至浴“火”再生。




陈瑞琳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瑞琳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