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瑞琳]

苏格兰高地一抹红

陈瑞琳          于 January 25, 2008 at 08:25:1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同样的日子不能过得太久。

那是十月底一个秋叶灿红的日子,晨曦中吻别熟睡的小儿,我和先生悄然登上飞往伦敦的777客机。

平生第一次踏上远游欧洲的旅途,脑海里泛出无数个沉淀在记忆深处的图景:流浪的莎士比亚眺望着古城堡的刀光剑影;狄更斯策马穿梭在“双城”之间;那年轻的老舍,伏在阴雨的伦敦公寓里奋笔写着《二马》;还有那定居在泰吾士河畔的西滢和叔华,是否还在絮絮地说着他们讽世济时的“闲话”?

都说欧洲老人多,这机舱里打眼一看竟全是衣装不苟的银发族,端茶送水的空中小姐也变成了空中老头,让人满不好意思地从“空中老爹”的手里接过一杯滚热的咖啡。

老夫老妻就这麽并排地坐着突然不用再讨论谁来做家务而变得一时无话可说。余光里知道他的眼神正兴奋地微眯着,似沉浸在遥远的遐想。这次决定赴英伦,一是不怕讲英语,二是想来看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玲子。

飞机有一点震荡,先生转过头问我:“你说玲子这些年会不会老?”我故意激他:“她不是有照片给你吗?”听声调里有些酸,他伸出手来作拍状:“为了让你高兴,人家特别从苏格兰飞伦敦接我们呢!”其实啊 ,我比他更想见到玲子。

说起来,玲子只是当年我们同住在大学校园里的芳邻,但她的夫君则是我家先生上下铺的宿舍里睡了好多年的同窗。两个男人毕业后又都留在了系上,我和玲子也就粘在一起不分了你我。有一年我的那位郎君生了不小的病住了医院,玲子每日熬了鸡汤送去,故意羞我。她的丈夫聪明能干,早早地拿了公派德国的奖学金去了欧洲。不久,我的先生也自费去了美国,就剩下我们两个年轻的女人琢磨着怎麽打发日子。那时候的我喜欢坐在音乐里跟人神侃,玲子则愿意自己要了酒在馆子里慢慢地喝。常常是夜半里我借用她的电话跟海那边的男人缠绵,然后就看见玲子泪眼汪汪地断肠抱怨。德国竟不许她探亲,而分离的时限是五年。令人不安的却是她先生那边的音讯越来越少了。

我离开中国的那个冬天,雪下得特别厚。看到我将与夫君团聚,她的脸在峭寒的风里黯然憔悴。我的心抖抖地祈望她的命运里不要有什么差错。

从纽约到伦敦,空中只有五个小时的航程,想想真是苦了那些当年坐“五月花”的海上先驱者。踏入古旧潮湿的伦敦格特威克机场,感觉里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这里曾经是“二战”时雄鹰激战的沙场。苦苦地望断半天秋水,才知道冲来接我们的玲子一时激动竟杀错了机场。终于,在市区中心的维克多利亚大站,一个红色的身影迎面奔来,那长发、那神情正是一夜未眠的她!

我们张开了久候的双臂拥抱她,大家的眼睛都有些红潮,谁会想到,在这万里之外的欧陆孤岛,几个来自大唐长安的故友竟能重逢,人生啊,究竟是真还是幻?

眼前的玲子身穿一件大红的披风,领子上滚着一条黑色的绒边,还是从前那个爱美的小姑娘。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她的眼睛里燃烧着不同寻常的风霜。

伦敦的雨说话间就大起来,玲子豪迈地走在前方带领我们寻找她事先定好的旅馆。缕缕的长发在雨水里卷起来,她笑着说:“苏格兰风大,没法打雨伞,所以淋惯了,满开心的!”我们登时有些发怔,记得从前她出门只要有太阳便要打伞。

奥里佛旅馆是临街的一个欧式建筑,白色的门栏上有巴洛克的雕饰。大家卸下衣装,“大”字躺开,玲子仰面一声长叹:“唉,现在国内的人见了面都问离了没有?”我赶紧欠身:“离什么?”“离婚呗!”她的声音拖得有些调侃,我心里掠过一缕不祥之感。

那个秋夜,我们倘佯在海德公园,既看不到“诗人之角”,也找不到老马克思的墓。幽暗里三人对坐在一条长凳上听远处大苯钟的回响。压抑了几次都把想问的话咽了下去,倒是玲子自己先开了口:“一直不想告诉你们,这次来英国前我离了婚。留这个学,是想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夜色忽然凝得滴水,我们一起转向她,湿湿的寒气中似有泪光闪动。玲子很平静,象在回忆一段遥远的往事:“他在德国那五年,耐不住寂寞,跟别的女人同居,又怕我知道,心里不平衡,就染了赌。”

我颤颤地问她:“他中间不是有回去看你吗?”

玲子的声音里渗出一股悲凉:“其实,他跟那女人过的日子比我长,他回来时我只有吃安眠药麻醉自己。”

我再问她:“听说你后来也去了德国看他?”

玲子的声音高起来:“正是我去了德国,才下了决心离开他!那一晚,在法兰克弗,他眼睛里冒着光赌完了最后一个马克,我们俩站在夜深凄冷的火车站台上。我的心死了,忽然觉出一个旁观者对他的怜悯,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他的妻子了。 ”

伦敦的夜在雨后真切而清爽,我们三人牵着手从地铁的环线里走出。大苯钟高耸而莫测,西敏寺幽深而秋寒,议会大厦在迷离的光里飞檐曲折。我们踏上灯火里的伦敦塔桥,忽然就想起那“魂断蓝桥”!遥望泰吾士河的粼粼波光,你流得尽历史的沧桑,又怎能泻得完这人世间苦涩的涓流?

漫游在伦敦狭窄的历史隧道里,心里就盼着早点儿飞往苏格兰的辽阔。温莎的古堡弥漫着皇室的愁苦,大英博物馆陈列的是掠夺的辉煌,圣保罗大教堂戴妃走过的红地毯已染上鲜血,白金汉宫的铁门金锁斜抹着一缕残阳。好想去看一看那方被玲子称为神奇的土地,在我的眼里,只有充满着人性美丽的地方才是最可爱的风景。

从伦敦飞哥拉斯克城只要一个小时。走出小飞机,狂风呼啸而来,以为是到了西伯利亚。回过神来,才发觉这强劲的苏格兰风里含着一股野性的温柔。风里有饱饱的雨滴,就象是马骑上的勇士流给情人的眼泪。这苏格兰让人微醺的夜哦!

出租车驶向市中心的一片公寓高楼。玲子说,她爱这苏格兰的风,夜里打工回家,风里飘着她的歌声。窗外狂飚如雷,她在风的酷烈里学会了思考。那一夜,我真的就感觉栖身的楼宇在风中摇荡,玲子却已悠然和着风声睡进了她的梦乡, 蓦然,脑子里想起洛夫先生的一首名诗:《因为风的缘故》。

翌日,玲子带我们去看她一往情深的爱丁堡。小火车横穿在苏格兰的东西海岸,满眼的滴翠以为是画家的尽染。走出车站,霍然远眺,一幅平生里最诗意的图画在眼前徐徐展开:绒绒的一条嫩绿的幽谷洒着灿灿金黄的秋叶,左边一脉跌宕起伏的山岭镶嵌着古色典雅的欧式建筑,右边是鲜花簇拥的青石板路座落着繁华的王子大街,远处是面海的悬崖,上面正耸立着天下闻名的爱丁堡古堡!这是一座与自然紧紧拥抱的城市,山与谷,海与崖,如此地和谐美妙!我静静地矗立在如歌的风中,唯有惊叹无言。玲子拉我们坐在山坡上,喃喃叹道:“来到爱丁堡,才懂得生命的美在于和谐,才恍然自己生命里犯下的错误。”她的目光转向古堡上飘扬的旗帜:“我喜欢苏格兰人的性格,几经战败却虽败犹荣!”我问她:“就象你自己演绎的故事?”玲子灿然一笑,笑里溢着一缕智慧的悟。

因了玲子的导引,苏格兰竟让我们愈加迷恋起来。于是,租了一辆银光的跑车,向着苏格兰北上的高地进发。

刚刚开出哥拉斯克,前方就是老歌里唱的“罗莽湖”。那一汪清得仙影自照的湖水,淡淡的雾里竟美得感觉有哀伤流出。路上,玲子指给我们看那一个个立在水边神秘的古堡,仿佛依旧听得见后庭的花园里有细腰的贵妇摆动着纱的裙裾 。

那一晚,我们团坐在奥本城水边的一个小馆里喝苏格兰人自酿的葡萄酒。杯酒下肚,心情正好,就见玲子眉峰一聚,目光指向我:“这次我感觉你最大的变化是从前的那种平和心不见了。”我登然一怔,如重锤相击,遂想起这些年在美国的日子过得多么浮躁,眼前永远是欲望的沟壑,不满意自己,更不满意别人。玲子并不顾我脸上的青白,径直泯着她的酒:“走过这些年,才发现宽容是一个女人最迷人的修养。”

漫游苏格兰的欢畅是从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的。坐在主人家温馨的早餐桌边,享用睡前点好的熏鱼和炒蛋,还有随意取用的牛奶、果汁、咖啡和茶,我们不住地夸赞着苏格兰兄弟的好厨艺,倒叫那个红脸的汉子笑得满面羞涩。

继续驱车北上,一路峰回水转,秋色斑斓。如丝的白云绕在苏格兰高地的山峦之巅,阳光在点点如鸥的白房子上移动,真是应了中国的那句千古名诗:“白云深处有人家!”

远远地已看见通向苏格兰西北的斯开大岛的长桥,我们的心激动起来,感觉那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豪迈,玲子说:“我们的同学都以来过斯开岛为荣!”这话让人激励,三个人都预备了最好的心情,迎接着这个立在大西洋中的神岛风光。

其实,斯开岛的神奇是因为它保存了百年茅屋的古貌,更有苍石奇崛,悬崖海涛。我们惊喜地发现了山坡上一丛丛楚楚动人的黑面羊,那包公般的脸总在竖耳凝听,竟有如痴如醉的向往。忽然,玲子拉我们奔向悬崖,风声顿然鹤唳,捂住衣襟倾听,一曲来自天外的铜管独奏清晰传来,震荡在寰宇之间,这是我一生中听到的最神奇的音乐,是真正的天籁!

告别斯开岛,我们的目标直指天下闻名的尼斯湖。神秘绵长的尼斯湖哟,美的并不是那出没“水怪”的烟波,而是湖边古堡的小城人家。远处的滑雪场泻下一坡绿色,枫叶的绚烂掩映着亭台楼阁里的世外桃源。我驻足在一个小小的铺面,里面挂了苏格兰人最爱的花格子羊毛披肩,捧在手上,泪光里竟想起童年时外婆织给我的粗布衣衫。唤来穿着格子裙小腿上别着猎人小刀的苏格兰大叔合影,相机闪烁的一刹那,我的思绪已飞越了万里关山,依稀又回到了那渭河岸边养育过我的古老村庄。

跨过尼斯湖的尽头,就开始了南归的路。车里放着苏格兰欢快的音乐,生命恍然就是这一道道相连的旅程,暗夜过后是黎明,阴霾过后天放晴。突然,玲子叫道:“快停车!看天上一道彩虹!”真的,一道七色的大彩虹就横在我们眼前,清晰完整地凌越在地平线上,犹如一条通向天堂的彩桥。

玲子的红披风在奔跑中飘起,她的身后正映着醉人的满天晚霞。就在那一刻,我的眼前凝聚着一幅苏格兰最美的画面:左边是彩虹生命的原色,右边是灼灼燃烧的太阳女神,而当中那最鲜亮的一抹红正是玲子翩然起舞的身影。





陈瑞琳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瑞琳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