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师驼坞自说(三)
杨佴旻          于 January 19, 2004 at 13:14:4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拿毛笔在纸上涂抹,我自己也记不清楚了,记得当时还是在磨墨,用的是粉连纸,还有我的家乡当地产的棉纸。棉纸是白色,粉连纸发黄,两种纸都吃水,性能和宣纸近似。第一次看到宣纸上的“真迹”是王永泉的作品,当他摊开一张卷着的宣纸,立刻我被那几支墨虾给镇住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两腿发软,从头到脚,每个手指尖,每根头发梢儿都酥酥发麻,大脑在极短的空白之后闪过一个念头∶“这象是买的吧”!接着是他说∶“这是我最近画的”。这个走村串巷,给人画影壁墙的画匠,立刻使人仰观起来,直到今天想起来,对他我还怀有几分“敬畏”。那是距今已近三十年了,可那情景我依然历历在目。它已经刻在我的记忆里啦。

□家父曾藏有几套线装书,我记得有《红楼梦》、《今古奇观》、《醒世恒言》等。那时在乡间能有这样几套藏书已是很富有了吧。书虽说是他的收藏,却常被人借走,真正在家的时间并不多,他倒更象是那书的监护人。每次有人来借,必先约好还书的日期,有谁逾期不还,就会打发我们兄弟去讨。如果遇上借口还没有看完的人,他就亲自去,我深知他的性格――那定是让人尴尬的场面。家父说那书是大人才能看的,因此我只能看到略黄的书页和古兰色的书皮,在我眼里它神秘而有有几分“高贵”。记得有一次在讨书回家的路上,我打开包袱,从书的一角看到了里面的插图,立刻我就有了想要临它的愿望。后来,家父总算同意让我有条件临摹。从那时我认识了林黛玉,认识了焦大。改琦时代的黛玉为什么会是那么一幅面孔,那服饰、动态,为什么又是那样,古老的中国审美是怎么形成的?而今天的美女形象又为什么会是这样,这一切又是一个怎样的转换过程。中国人对世界的感应如何表达,传统水墨画的精神怎么画出,我想这已不单是纯形式的概定了吧。

□冯骥才说他有个发现∶“各国博物馆都收藏中国文物,唯有中国博物馆不收藏外国文物,中国人在博物馆里看来看去全是自己,造成这种现象的是一种传统的文化封闭观念,不看别人的便认定自己的最好” ;水墨画是看来看去全是传统的,没有现代的便是古的最好!“笔墨当随时代”,说久了――呐喊几近呻吟。一句极普通的话,说来说去,说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笔墨当随时代”为何物了。范宽、黄公望、石涛、齐白石,他们的笔墨紧随着时代,他们的笔墨就属于那个时代。不可思议的是今天的笔墨还属于那个时代。是传统就意味着是过去,可是“传统笔墨”就是过不去,以至于人们开始对水墨画起了疑。其实不是水墨画不行了,是画水墨画的人不行了,不要怀疑水墨画的资质――它是最好的绘画。不要指望着用朱耷的技法能表现好二十一世纪的事情,就如同用达芬奇的技术不可能画出凡高的画面效果来一样。水墨画不能只是水和墨,拒绝色彩就是拒绝水墨画的现代。

□我曾小心翼翼,左顾右盼,如同一个挑了一担子鸡蛋进闹市的农民,唯恐出了什么不是。当我开始用心去关注中国的现实社会,中国人的思想观念了,我便有了源于生活的自信。水墨画家如果还保持着穿马褂时代的思维已经行不通了,要对水墨画问题作深入理解,需得从实际中国的角度来审视和对传统的超越。我们容纳西方优秀绘画,随社会大潮而动,又得提醒自己的语言,传达出东方精神、民族的味道。

□在英国人朋友家里做客。闲聊时,我指着杯子问∶“你们把我的国家称作陶瓷,在你们眼里陶瓷不属于英国吗?”;“不,当然不,陶瓷是英国的也是世界的,所不同的是你们用瓷杯喝茶,而我们是用来喝咖啡的”。是啊!看来,我们也不要只把王怀庆的《大明风度》才看成是自家的“椅子”了,沙发到了今天,也是我们自家的“椅子”啊!只是这“椅子”上坐的人已有了五千年历史的侵染。

□事物似乎是新的就是好的。象新年、新世纪、新媳妇,新往往有离不开鲜,这就是新鲜。如新鲜鱼、新鲜菜、新鲜事。新媳妇过了一年已经是很不新的媳妇了,新太容易沦落到旧的去处!却偏去扯“新”这面大旗。前几年兴起过新文人画,现在又再兴新水墨画,这兴许是它的大背景所致吧,毕竟怎么叫也只是个名字,关键是内容―――只要制造的不再脱离实际,还原水墨画于生活。水墨画实在是到了很为难的地步∶主办者用心良苦,为展览设定主题,原本极优秀的画家却要把自己的感觉拧着画。那份痛苦是可想的―――与画家与观众,也使我那十二的仰慕改作了十分;艺术是自自然然的,性情所致,是艺术家对生活,对社会的一份态度,这态度不但是自己的,还应该是人类的。

□无论愿望如何,实际的情况我们回避不了。传统中国文化只有一条主线,现代中国文化却有了几条主线,我们从一个参照系―――古人,到如今的多重参照系古人、现代、东方、西方。我们再也不要做一相情愿的单相思,这成就不了自己倒也危机不到别人。我们做人作艺术可以做得不聪明,但一定要浑然、要鲜活,要直面时代,要弘扬美好,张扬正气。衣服穿久了长虱子,水不流动长蚊子,艺术不变化是因为有惰性。

□如同行路,可能是一天两天,一月俩月,一年两年,但最终还是离不开我们发生的地方。水墨画的外延无论有多广,具有何种泛水墨画结构,最终是有界限的,栅栏不可能都拆除,所有的鱼儿也不会在一个容器里游。

摘自《第三届深圳水墨画双年展文集》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