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葛红兵谈话之6:关于“美男作家”和“情欲小说”
葛红兵          于 February 07, 2004 at 07:50:5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问:你自己认为你是“美男作家”吗?你觉得“美男作家”这一称谓是褒还是贬?你赞成这一称谓吗?

答:这个“称呼”在日常的生活中并没有什么恶意。长江社也解释了,编辑打趣,甚至个别记者记者戏称,都没有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开始的时候,有些报道中用这个词,尽管我不喜欢,但是,也没有反击的原因。我不能为这种代着玩笑的称呼认真,去写一份“葛红兵声明”吧?

问:你赞成这一称谓吗?

答:不赞成。但是,在生活中有谁这样和我说话,我也不会反对。部分媒体这样说,只要没有故意侮辱我的人格的意思,我也不会发什么声明去反击。我原先的态度是:不赞成、不接受;但也不反击。但是,有人故意造谣和侮蔑,我不得不反击。

问:可自始至终你都没有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答:之前之所以没有明确反对,

原因有两个:首先,我认为没有人想用这个说法来炒作,现在我也依然认为这不是一个有计划和有目的的炒作行为,事实是此前出版社也以正式《声明》的形式作了澄清;其次,我认为我没有必要站出来就这种无聊的说法提出反对,我不愿意对那些无聊的说法反应过激,那反而会助长那些无聊的说法。

问:外界说你与出版社有约定,你不能妨碍宣传?

答:因为我曾经说我要出国,另外,对宣传不感兴趣,所以,他们同意我不参与任何宣传,但是,也要我不要干预出版事务。出版社非常重视这本书的品质,也没有要求我自己去做什么宣传。另外,出版社根本没有把这个当作什么特殊的书来处理,只是把它作为一般书,按照正常渠道发行,没有人过分看重这本书,也没有人试图炒作这本书。我不希望宣传,也不相信宣传。

问、你是学院作家,但小说被称为“极具商业价值”。你如何把握二者关系?

答:我不在乎小说的商业价值。老实说:这个书稿当时有书商说可以起印6万,但是,我没有给。给长江社,也没有向他们提什么条件。包括版税和首印数。北京娱乐信报的说法是不对的,我的版税低于12%,首印数我也没要5万。

我不想谈这些问题,我是写书的,写出来了,任务就完成了。

问:万象网认为你的《沙床》是“情欲小说”。

答:是的,关于我的小说是“情欲小说”的说法,始作俑者是万象网。我已委托我国内的朋友多次对万象网提出警告,他们把我的小说作为“情欲小说”在网上连载,不仅构成了对我的小说的歪曲甚至侮蔑,更侵犯了我的版权,不过现在,万象网已经道歉了。

问:网上有激烈批评你的宗教意识的信,你作何感想?

答:我的信仰还不是对三位一体的上帝的信仰,我还没有真正领会,我信仰的只是由古希腊哲学,经希伯莱传统,而在康德、海德格尔意义上被阐扬的哲学的“上帝”--那个存在的本源,那个对存在的非公义性负责的世界本质;那个尼采杀死了又令其复活了的上帝,那个“康德说,为了道德和公义我们要悬设一个上帝”,“海德格儿说,还只有一个上帝能救我们的上帝”,“那个陀斯托耶夫斯基:我们在没有上帝的日子里怎么存
活?”的上帝。

所以,诸葛教授反复思考的是存在的非公义性问题。而不是上帝本身的问题。所以,诸葛教授要写《个体及其在世结构》,阐明“穷愁”、“孤独”、“晕眩”、“悔恨”等存在状态,研究“群集”。否则他就只能是神学家,而不是哲学家了。我对记者解释的时候如实地阐明了这种信仰和基督徒的信仰是不一致的,诸葛教授也不是基督徒,他实际上反对一切先知。但是,他对爱、宽恕等的理解来自 《新约》。

但是,记者未能体会我的这种区分。就如同样的,他们也不能理解我对“情色”的独特定义。

我曾经对朋友说:

你的发言使我很好的反思自己,我在信仰的道路上的位置。感谢你以一个基督徒的名义对我的小说做了严肃的解读。我是喜欢的。

我们也要警惕信仰和文学差别,如果从信仰的坚定性、纯洁性来谈,会有多少书面临遭禁的命运啊。伽利略又在何处容身?

督教之所以是现在宗教,就是因为它宽容。

实际上,《圣经》本身中也包含了怀疑、犹疑的声音。

问:你认为当下 的作家应该如何定位?是保持尊严的文人还是成为大众娱乐明星?

答:作家应该关心“真理”,他用它的文字亲近了存在的真理了吗?这个非常重要。只有他真正亲近了“真理”他才能获得尊严。

我不知道你问题中的“大众娱乐明星”是否有特殊所指,但是,我愿意说:巴金是我内心最伟大的明星,事实是巴金在中国人心目中的知名度,要远远胜过任何一个当代“明星”。

问:有人罗列了本年度文坛十大秀手,你名列第三,你同意这个排名吗?你认为作家频频作秀的最终目的是为名还是为利?

答:当年我的《悼词》发表之后,也有人把我排在那年所谓十大作秀高手里,谁又知道,当我在中国现当代文学领域里摸爬滚打了十年之后,我发现这个领域并不值得我贡献一生,我是怀着悲痛的心情,怀着和自己曾经的理想告别的心情,怀着和自己的十年青春惜别的心情写那篇文章的呢。今天即使是那个侮蔑我的人也承认我在那个时候是真诚的,我受到了误解。如果因为我说出了真理,说出了那个真实,而受到嘲笑,我并不感到可耻。

这个排行帮我也看了,里面罗列了金庸、余秋雨、池莉、石钟山等等,尽管我批评过上述几位作家的作品,但是,我依然必须承认,这份指控他们作秀的排行帮是毫无理由的。池莉仅仅因为自己的小说名中有“快感”和“喊”两个词,就入选了,而另外一个人更可笑,她是因为她的小说中有“乳房”一次,难道这些词是有罪的吗?难道这些词是不洁的吗?难道我们真的不能面对这些我们天天拥有、天天在做的“事物”吗?

问:你同意文学叫春时代来临这种说法吗?如果不是,又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作品打着这样的旗号?包括《沙床》?

答:“叫春”这个词是文学批评用语吗?那是一个人的人格攻击。

问:在这个眼球经济时代,作家使出浑身解数,频频出招作秀,这究竟是文学最后的出路还是文学正在走向死亡?

答:我不认为作家在作秀。我说了,那个作秀排行帮是对作家的误解。难道你人物余秋雨、金庸他们真的需要通过作秀来卖书吗?难道金庸和余秋雨等真的那么蠢吗?金庸捐出了价值数百万甚至接近1000万的房子,这样的人真的要通过作秀卖书吗?

文学不会死亡,因为文学不需要出路。文学将永远如此:只是部分爱文学的人事情。文学不必到不爱文学的人那里去找寻出路。就向音乐不必到牛那里去找市场一样。

问:许多人认为,在这场关于美男作家 的炒作中,你是最大的获利者,但也有人替你可惜,你自己觉得你是受益者还是被侵害了?

答:我是直接受害者。 本来这件事原本没有什么意思。我一直低调回避是因为我觉得无聊,我以为这件事会很快过去。

但,事实是有人恶意诽谤和造谣,推波助澜并逐步把矛头引向我个人,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故意诱导读者对我的不良想象。

这已经构成了对我的人格伤害。

问:你怎么看待媒体、外界对你的褒贬?捧者上天,贬者入地,对于不同身份的自我评价分别是什么?

我不太重视媒体的评价。现在在国外,也不看国内报纸。在国内的时候,我不看报纸,不看电视。网上也几乎不看。有些资料,我的学生看到了转发给我,我看了也就删了。这种习惯已经有两年了。不能看,会影响自己。有朋友特别寄来,我会看看。我重视朋友的评价。但是不会太在意一般性议论。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