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暗酒色的大海是很美的
桃之妖妖          于 February 10, 2004 at 23:16:31: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网络美女作家桃之妖妖访谈

问:桃之妖妖,你好。说到你,大家可能会忽略你是新概念全国作文大赛的一等奖获得者。可能更多的人记住的是韩寒、刘嘉俊、郭敬明等人。我觉得你是众多新概念获奖者之中非常另类的一个,但也在新概念的圈子里表现得相当低调,以至于造成现在这种局面。从获奖那天起,你似乎也有意与这群人分道扬镳?这是为什么?

答: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我很不善于处理好人际关系,也很少参加社交活动,所以之后的聚会都没有去。
我表面看起来比较冷淡,不主动,如果别人不联系我,我基本也不联系外界。但其实我并不是冷漠的人,只是不容易给人留下初次见面很容易接近的感觉而已。因为这个缘故,我失去了一些机会和朋友。我想,责任多半在我自己身上。
《萌芽》的人和新概念的人都很好,各有特色,或许其中某些人原本可以成为我的好朋友,但因为我性格上的问题,大家联系一直不多,我现在也觉得比较遗憾。我正在努力改善自己的社交贫乏症。

问:那么作为圈外人士,你觉得所谓的“新概念族群”到底怎么样?你对他们有什么样的评判?

答:他们都很出色,无论是生活理念还是作品本身。而且每个人的特点都不一样,我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当然也不一样,那不是因为我不一样,而是因为我们各自都很特别。我想,新概念的这群年轻作者,将是中国未来文化界的领军人物。

问:但你在去年写了一个长篇小说《逃之夭夭》,并且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让大家都知道了你。能谈谈这个小说么?你怎么会想到写这样一部小说?

答:首先,我想说清楚的一点是,引起轰动的并非我的小说,而是我的张扬的自我宣传。大家只是知道桃之妖妖这个人,而对她的作品,关心的人其实很少。
《逃之夭夭》从02年暑假开始动笔,到02年10月完稿。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不是典型意义上的长篇,准确地说,介于中篇和长篇之间,算是一个小长篇。
通过这个小说,我想表达太多的理论上的新观点。关于小说的主题、小说的结构、小说的写作意义、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之间的关系、解释作品的欲望和作品之间的互动关系……后来我发现,这个小说和JEAN COCTEAU的晚年作品《奥菲尔的遗言》非常相似,野心都很大,企图说出太多东西,显得纷乱而晦涩,这并非一种聪明而成熟的做法。不过那个电影是法国先锋派大师谷克多晚年的作品,而《逃之夭夭》却是我的处女小说,在我20岁的时候写成。所以,当我作这个比较的时候,我觉得有点滑稽的成分在里头。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两者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
至于小说创作的动力,我想可以归纳给未来,那种动力永远处在敞开的状态。我一直热衷理论而非作品创作,于是我先造一个小说出来,然后我可以对着这个东西不停说话,发展我的理论,等待别人的批判或评论,继续辩解,从中获得能量和乐趣。

问:那你可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不是那种小孩子玩家家,那些抱着写出一本畅销书就是一切的年轻人。但是听说这部小说在出版上遇上了麻烦,这是怎么回事?

答:原本在我写作长篇之前,南海出版社的一个负责人已经跟我约好,所以我一直没有担心过出版的问题。结果作品完成之后,南海方面的领导觉得我的作品太超前,他担心市场,于是出版的事情就开始了第一个困境。之后,很多朋友帮我联系过其他的出版社,但遭遇的情况基本是一样的,都是觉得小说太先锋,读不懂。作为新人首次出书,而且又是长篇,出版社方面都不敢冒险为之。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出版困境,我几乎有点疲惫了,不想出了,没想到出书比出名难得多。我算是年轻作家中人气很旺的作者之一,但要出版个人作品却如此艰难,这是我当初怎么都没有想象到的。很多出版社的负责人跟我说,只要我写一些通俗点的作品,他们肯定帮我出,但问题是,我写不出来。我的风格已经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出版的桎梏。我想我还是会坚持下去,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伟大的文学理想,而真的是因为,我只能这样写,我不得不。目前,我的小说在《收获》审稿,接下来可能是修改和沟通的事情。对于是否能上《收获》,我想我会尽力争取,但成事在天,我心态还是比较平和的。出版如果实在无法进行下去,我想我会选择自行出版,但可能面临更多琐碎的事情和步骤,我有心理准备。

问:关于小说创作的理念,每个人都会不一样。创作是否超前,这固然与自身的特点和追求有关联,同时这与阅读有着直接和必然的联系。能不能说说你的创作理念,或者你平时会看些什么书?

答:我看大量的理论著作,集中在哲学、美学、文艺理论这些领域。我最喜欢的作家是法国的罗兰·巴特。在我看来,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作家”,而不是别的。最近电影方面的资料看得多一些,我很迷恋法国新浪潮那些导演的作品,所以关于侯麦、戈达尔、里维特的书籍资料,我看得比较多。小说我读得实在不多,除了法国一些作家的作品,尤其是法国新小说那群之外,我几乎不读经典文学作品。中国的小说看得更少,印象中只看过残雪的一些和朱文的一些。我热爱阅读这种行为本身,从中获得乐趣,而不仅仅是为了掌握知识出来卖弄炫耀。作为一个20岁出头的女生,我的阅读量和阅读深度应该是超群的,但比我读得多读得深的人,肯定还有很多很多,只不过或许他是男人,或许他年纪不小了,诸如此类。我想我能骄傲的,也就那么多。

问:“比美女还美女,比作家还作家”,这句话在你的榕树下专栏特别醒目,除了炒作的原因,是否也包含了你身上独一无二的气质?

答:当初想到这句广告语的时候,其实有戏谑的成分在里头。所谓“比美女美女,比作家作家”其实正确的理解应该是:比美女作家更像美女作家,也可以说,我比那些人们熟知的美女作家更漂亮,而且写作方面比她们更专业。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的认为,别人也可以完全不买帐。现在,已经可以说,没有谁不是美女作家,也没有谁是美女作家了。只要是个女人,她写作(这是她的权利,即使她没有出版过任何作品),她就可以叫自己女作家。然后,只要她觉得自己长得不赖,她就可以说自己是美女。很容易地,一个美女作家诞生了,接着,无数的美女作家也杀出来了。后来,因为美女作家成了贬义词,于是那些女人都开始叫嚣——我不是美女作家。这些女人中,也包括我自己,我写过一个申明“我不是美女作家”,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我那是在反讽,而且玩笑开得很大。现在你要是问那些女人,你觉得自己是美女作家吗?她一定咬牙切齿斩钉截铁地答道“我不是美女作家!”。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你是不是美女作家?我想我会这样回答:首先,我是个作家。这是我对自己身份的坚持,而且我觉得,为了对得起这种坚持,我已经遭遇了很多麻烦,出版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罗兰·巴特是我的目标,而不是别的什么人们认为的文学大师。作家是被蛊惑的山(出自安东尼奥尼)也是暗酒色大海(出自博尔赫斯),我看我是那山,我看我是那海,看山是山,看海是海。
关于是否美女的问题,我想,自信很重要。我觉得我长得好看,也会打扮,气质又好,所以,可以很不要脸皮地说,是的,我是美女,一个大美女,哈哈。每一个女人都可以这样说,而且我觉得她那样说的时候,至少她是可爱的。

问:采访你真令人高兴,你能说出很多令人着迷的东西,或者说,你用了令人着迷的方式,也是直接的方式。这种着迷很可能来自于你的自信心。除了自信心,我想还要拥有更多实在的东西才能支撑一个人的自信心。你可以说说你,整个人,无论是作为一个写作者或者是一个普通女性,你觉得最能吸引人的实在的东西在哪里?你对审美有什么独到的经验可以给我们分享?

答:多多学习国外最新最优秀的东西吧,我总觉得中国离他们的差距太大,我看得很多,而且有机会看到很多,很庆幸。而我觉得我天生对美的东西有感知力,非常敏感,所以我觉得自己的鉴赏能力不是一般得好。(笑)我真就是鉴赏力好,也就是俗话说的品位好,其他没了,我觉得。因为我既不是最勤奋的,也不是最有天才的。但我知道什么东西是好的。

问:那你觉得在你身边有没有你所说的“最天才的”或者说“最勤奋的”?你怎么看待他们?据我所知,现在文学,尤其是在网络上(并非单指网络文学),民间,文学出现了生机勃勃的景象。这是否也与那些“最天才的”和“最勤奋的”人有关系?

答:他们一定存在。但我不知道具体是谁。很多人都比我有才华。我太容易被其他物质的东西分心了,女孩子爱美嘛。(笑)没有故事要说的是人是快乐的。我想大家表达欲望那么强,或许都因为忧伤吧,还有,写作是为了让人喜欢。大家都热爱写作,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爱吧,反过来正说明,现在很缺乏爱。

问:你把写作盛行解释为“缺乏爱”,这真是一个新鲜的命题,能不能更加具体一点来说说?

答:我总觉得,艺术家都是忧伤的,尤其是那些要说故事的人,譬如小说家和电影导演。因为就我自己来说,我很快乐的时候,我并不想具体解释什么,我就呆呆地快乐着了。但我忧伤痛苦的时候,我才希望表达想法。

问:能不能结合一些艺术大师来说明一下呢?

答:不知道怎么结合,因为我可以觉得他们忧伤,另一个人也可以觉得他们不忧伤,这个说不好的。我不希望我的访谈里出现太多的引用,这并不能说明我知识渊博,呵呵。我的文本里的引用,也只是为了文本的感觉服务,不是为了卖弄。

问:听说最早在网络上,你的ID就是“11”,到现在的“桃之11”,而且你也写过一篇小说《2011》,这些“11”似乎成为了你特有的符号,我很想知道这些符号下面隐藏着的是什么。呵呵,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么?

答:11本身就是一个大秘密,它是空心的,里面什么也没有,所以它才成了真正的神秘。就好象我很喜欢说的,没有隐私要藏的人是最神秘的。

问:你好像并不愿透露这个秘密,那么,圈子里的人称你为“H女神”,这应该有解释吧?

答:H女神是布莱希特戏剧中的一个名词而已,我用它是因为我前一组自拍就叫H女神。很多人可能理解为H是色情词语的开头,其实不是。11和H女神一样,它们本身都是空心的,没有什么意义。但它们本身构成自己的意义,我不知道我这样表达是否清楚。

问:我想你是从辩证逻辑的思维形式上解释的吧?我不能明白的是你所说的“空心”究竟是怎样的,是否能给“空心”给出一个具象的表述?

答:恩,空心就是说,它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意义。说不出个道道来,或者我也不想说,因为真要说,总有道可以说的,我不愿意说吧。

问:不愿意说,是否意味着拒绝?拒绝那些愿意来读你小说的人,不想跟他们交流?

答:呵呵,你一下子扯那么大那么远了,也没那么严重。我的意思是,我不愿意为了解释而去编造一个11或者H女神的含义的解释出来。这种状态很神秘很美丽。而且,我想我们前面提到的11和H女神,和我的作品的关系,并不是太大。它们只是我所用过的2个符号而已,我尊重符号本身的神秘性。我顺便说一句:我很欣赏那种特别善于狡辩或者说解释的艺术家,突然在某个地方停住不说的效果。安东尼奥尼、罗兰·巴特,都是这样的。JEAN COCTEAU或者雅克·里维特也经常这么干。

问:那么来谈谈你的作品,在这之前,必须问你两个问题。对罗兰巴特,残雪,或者维特根斯坦这样的人,你有什么样的评价?

答:对于巴特,很多人不懂他的作品,我想我是那个敢说自己能懂他作品的人,读他的东西我感觉是自己的灵魂在书写,好象前世有什么瓜葛在。残雪的小说是中学时代读的,小说不错,但她的评论我不喜欢。至于维,我并没有研究过他,我不想说太多。

问:恩,最后还是来谈谈你的小说,“野心”,这又是一个迷人的字眼,不管是你自己的,还是小说本身的,在你看来,它大到了什么程度?你自己说你的小说《逃之夭夭》是一部关于解释的小说,“扑克牌”式结构的小说已经令阅读者眼花缭乱,你又加入各种移位换述的方式为读者设置了更多的障碍。你这样做,与你的初衷——写一本有关“解释”的小说是否冲突?你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把“解释”解释给了大家看?还是你觉得,这正是一种最佳的解释方式?

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觉得小说阅读起来很复杂和这是关于解释的小说是矛盾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

问:是解释方式的问题。想知道你的解释方式。

答:我想如果一个东西很明白,那是不需要解释的,你说呢?
问:对一般读者来说,复杂并不是好词儿,虽然符合进化原理。解释下来,如果是简单的,那是符合常理的。解释下来还是复杂的,那这种解释就有问题。关键在于解释后是什么状态。

答:就是因为它很乱,很繁杂,我才有兴趣去说它。还有就是,当初写的时候是这样想的,很多大师到后期,都会做出很简单的作品,那种简单是很高级的,但是,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如果我没有做出一个足够复杂的作品,那么我对我今后做出来的简单的伟大,是有怀疑的。如果我能做出足够复杂的东西,我今后再做简单的高级,那么我会比较安心,觉得不是在骗人家,就好象一个老是沉默的人,他可能是很厉害,也可能很蠢,他为了不让人家知道他蠢而不开口。

问:你榕树下的专栏,新浪文化下的专栏,能不能告诉读者朋友们他们的地址,好让他们更方便的了解你。

答:好的,最好把我的BLOG也写出来,其实我现在最喜欢的是我的BLOG:
http://www.blogcn.com/blog/?u=taozhiyaoyao
我在新浪文化的专栏:
http://cul.sina.com.cn/author/taozhi/index.html
榕树下的专栏估计最近要更新,不过我把地址给你,我想不会换地址吧:
http://www.rongshuxia.com/channels/zl/fay/fay.html

问:你写那么多专栏和小说,看来你平时呆在家里是比较多。如果跟朋友们出去,一般跟他们都玩点什么?有什么比较喜欢比较投机的朋友?你怎么看他们对你的评价或者说对你的帮助?

答:是啊,绝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家窝着,出去就是吃饭或者酒吧,我的好朋友都是做平面设计的,他们觉得我人很好,而且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女生而已。搞文字的人,图象方面的鉴赏力都比较弱,我和他们在一起,看很多这方面的国外最好的东西,所以在图象的鉴赏力上,比一般做文字的人或许好一些吧,我从他们身上也学到一些好的生活方式,他们工作态度都比较积极。

问:那你最近在写什么?今后打算如何?还会继续写下去么?

答:我在今年4月到9月完成了一组10篇的文本实验,叫“1举+2得”系列。我的下一个系列是从符号的角度写一些文章,已经写了一些,还在进行中。
总体来说,我今年写得很少。但我觉得进步很大,尽管很多人觉得我有点走火入魔,写的东西离现在的阅读需要越来越远了。但我会坚持下去。书写和鉴赏是我不变的兴趣。一直在变的是我书写的内容和形式、鉴赏的领域和层次。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问:谢谢你,相信通过这次访谈,让我和读者们更了解你了。
------------------------
http://www.friendom.com/fay11/
http://www.blogcn.com/blog/?u=taozhiyaoyao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