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赵忠祥:那是民族悲剧
三联生活周刊          于 August 01, 2004 at 07:51:2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在媒体与诸众对名人绯闻的狂欢中,我们曾经疑问,饶颖这个名字还会在公众注意力范围内停留多久?但两个月过去,答案仍未明朗。众多观众由此感叹的是,赵忠祥在他们心中形象的破坏,他那样充满感情而浑厚的声音在大家心里已经成了一种符号。现在这符号突然因为饶颖的出现,突然因为众多媒体的参与而受损,眼看就要坍塌了。作家梁晓声在那本《岁月随想》的序里,曾定义赵忠祥为“普通的名人”--他说,“另一些人的知名度,却完全超出了专业领域或职业范围,被最广大的民众所熟悉,就像熟悉自己的老朋友一样。他们的名字与广大民众之间有一种亲和关系。他们的名字在民众中‘普及化’了。他们的知名度最大剂量地溶解在民众的‘公共情感需求’中了。”

  赵忠祥现在仍处于饶颖给他制造的漩涡的中心,他认为,这不是对他形象的伤害,而是对整个社会的伤害。

  问:我们有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现在名人这么容易被伤害?

  赵忠祥:我不觉得我的身心被伤害,但确实也损害了我的名誉。我认为我不是受害者,我认为我们的舆论是一个受害者。我是一个越斗越勇的人。不管在什么样的逆境中,只要我一息尚存。用一句古语来讲“除死无大”,不是还没到死的地步吗?毛主席当年讲“小小环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我们难道不能学习伟人这种气度吗?现在只要没有打上门来,没有把我的饭碗砸到地上,我都可以容忍,有什么了不起的!几个娱记写点文章,一个无赖随便泼泼污水,我就翻身下马了?我40年白干呀?那不是民族的悲剧,也是闹剧!

  问:您说哪一个事是没有的?

  赵忠祥:我没有欠她钱。你们到现在还以为我欠她钱吗?有的律师还说,你要不聘我可敌不过人家。我说,不用你,我这一张纸她就得倒。我不相信21世纪在皇城根儿底下,在赵忠祥身上会发生这么一个冤假错案。

  问:你和饶颖认识吗?

  赵忠祥:她现在拼了命地想证实我认识她,她在这一点上没有证据,她非常恼火,她很难证实这一点。我没有必要再说认识不认识她。她现在翻跟头打滚,撒泼,骂人也好,哭也好笑也好,她就要全世界知道她跟我认识,然后才能证明我们俩有一段关系。不认识关系如何产生呢?通过电话是不能发生关系的,现在有电话录音,但是我不能证实网上播的是不是我的声音,因为我没经过证明。

  问:她跟你提过要求吗?

  赵忠祥:100万人民币。她录音必然是她想做这事,一直到现在为止,骚扰就没断过。我不止一次对她说过,饶颖你不止100万。你跟我这么熟,又受了这么大委屈,至少值150万英镑,另外我还要加一个司母戊鼎。后来她的一个律师给我打电话,说不要司母戊鼎。我说你连幽默都不懂,她竟然录下这段话,让她的律师找我的律师来谈这件事,当成我的一种许诺了。

  问:我们这样听下来有一个印象,饶颖设了一个局?

  赵忠祥:如果她电话录音不是局的话,你怎么理解?她说我说的话很好听,所以她录了,那我“动物世界”里的声音不是更好?

  问:你们有一张合影。

  赵忠祥:那个合影是两个人真正的合影还是合成的,我不能认定。我头一次看她傻呆呆地站着,跟我合影的女孩多了,头靠在肩上的,现在可以拿出一摞来,都告我那我就完了。

  问:你的意思是,接到她电话还没见过她人,看到照片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赵忠祥:不是。她以前把照片寄给过我,当时吓了我一跳。最近的照片,他们跟我形容的我没看到。我不上网。我没有想到一个人会有这种表情。

  问:但是现在这个官司还没有开始,可能结果一个是你赢了,一个是她赢了。

  赵忠祥:没有她赢的结果,因为第一个案子已经做出终审裁定。她模仿我的字模仿得不像。她没看过我的字,就敢于模仿。我算是个书法家,虽然不是很好的书法,但国内外都是展览过的。就凭她周围的人想临摹我的字,学个三年五年还来得及。

  问:我们设想,她给您打电话,您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挂掉它。

  赵忠祥:她一开始还没有说我打了他,强奸了她,她现在第一句话就说我强奸了她。

  问:很抱歉,我们也听过那些录音了,那些录音都是关于一些很私密的话题。

  赵忠祥:她的录音文字记录我给你们举几个例子。其中有这么一句话,“你怀孕的时候是你丈夫陪你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向上天发誓,我根本没说过这句话。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怀孕,甚至不知道她丈夫是谁!我没法陪着她鉴定磁带,就挑出这几个。我也很好奇这是谁说的,如果她敢就这句话做鉴定,今天晚上我就陪她去。

  问:您觉得这个官司,她有没有赢的可能?即使您赢了,对您的名声,有什么挽救吗?

  赵忠祥:我的名声不需要挽救。这个名声坐实了就是跟一个女人发生了一段婚外情,就是这么一个定义。我先跟你们说,这是没有的。这个事对名声很重要吗?周围的人有这么多的情人,我并没有觉得他们就是社会中的败类,并没有认为他们就是阶级敌人。

  问:您感觉到世态炎凉了?

  赵忠祥:难道不世态炎凉吗?我个人是弱势群体,实际名人是一个弱势呀!名人不是有权之人。他的名是为公众服务产生的名,一旦你出了点事,或者有点什么风吹草动,谁站出来替你说话呀?即使这两个官司都坐实了,我赵忠祥就倒了?我就万劫不复了吗?就算我真欠她3800元,还给她钱的时候,我还要提一个要求,开一个收据,我还要报销呢。我跟贪污几十万的贪官是一个档次吗?跟杀人、放火、贩毒是一个档次吗?

  问:您的名声背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赵忠祥:当你们的父辈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忘了我的。因此我真的出点什么事的话,我最伤心的是我伤了他们的心,因为你已经变成了这个时代的符号。抹掉我这个人是可能的,抹掉我这个符号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是一个时代的印记。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