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誰能馴服企業怪獸?
宋東          于 January 24, 2005 at 22:22:2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披著嬉皮式的亂髮,垂著老狗似的眼神,四十五歲,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教書的巴肯(Joel Bakan),是今年加拿大最暢銷的作家之一。

他的著作《企業的性格與命運》,以及和兩位電影製作人艾其博和艾伯特合作的同名紀錄片《解構企業》,不僅突然大賣,在北美各大學引起一片叫好。並且也已經出版了義大利文、法文版。為什麼這本把企業描繪成「致命機器」、「無道德感」、「自私」的書會暢銷?到底大眾期待企業負什麼樣的「社會責任」?企業又能負什麼樣的社會責任?當所有人都跟這些隨時能搬動股市漲跌、撤走數萬人工作、影響政府關鍵決策的超級強權愈來愈貼近時,還有誰能馴服這群為逐利潤而全球奔走的巨獸?

 問:你當初為什麼會想到要寫這本書?為什麼這本書最近那麼紅?

 答:九○年代中期,我感覺到企業的勢力愈來愈大,但公眾對企業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卻一無所知,除了公關公司、媒體灌輸給他們的形象之外,大家對這個已經接管世界、社會的組織卻沒有警覺。

 我覺得有必要提出一個跟公關公司不一樣的觀點。當然也從法學界的觀點來檢驗一下,到底我們社會賦予這個怪物哪些法律上的特殊權利?對社會又有什麼影響?

 另一方面,安隆案等企業弊案也層出不窮。而我寫書採訪企業的過程中,也不斷聽到企業界自己開始談「社會責任」這幾個字。這在八○年代幾乎不可能,當時大家一心一意只想賺錢。這可是企業裡新興的態度轉變,CEO們也開始想當好人、有善意。所有這些事件加起來,讓大家對企業這個龐然大物突然有了新的感覺,新的好奇。

 問:你在書中描繪的企業真不可愛:自私自利之外,並且先天的就對道德、良心無感,法律上也要求企業只能對投資人負責,蠻讓人無奈又可憎的。但今天愈來愈多人依賴企業維生,不論身為企業員工、股東,你認為我們該如何面對你筆下這些可敬又可恨的怪物?

 答:這的確是個問題,我自己也很困擾。我穿的衣服、開的車、出版我書的出版商、經銷商都是企業在經營的。這也正是我為什麼寫這本書。面對這樣的處境,怎麼辦?

 事實上,歷史上人類經歷相同困境的經驗也不少,例如一九八二年的蘇聯,一切都在共產黨控制下。但你不贊成共產主義,怎麼辦?如果你生在十六世紀英國,你不喜歡都鐸王朝,但整個國家都依賴這個王朝運作,你怎麼辦?可見類似的困境我們並不陌生。回頭看歷史,會看到當時的人們如何自處。

 常見的是,人民拿起槍桿搞革命,但那真是最後一步了。通常人們不搞革命,就會集體改變心態,蘇聯的瓦解就沒有革命、中國大陸的改變也是人民認知、心態上的改變而已。

 可見如果人民開始意識到自己不喜歡某種制度安排,他們就開始扮演起「公民」的角色。當然我們同時也是消費者、股東、員工,但我們也是公民。我們要思考怎樣透過政治手段、政府規定來改變我們不滿意的制度運作。因為我們會開始想,不僅我們不要這樣活著,也不要子孫這樣活著。

企業未必能帶來永續成長

 也許一開始不是全面性的對話,但從個別的環保、消費者團體開始,蔓延成一個更大的社會運動,促成社會改造。所以我只能對大家說,若是你真的對企業不斷擴充的勢力有所戒懼,你仍然可以每天去企業上班。但記得要試著去參加一些社會關懷團體,從小地方開始做起,擔當起公民的義務。

 問:「公民的角色」這件事,怎樣跟我們在社會上其他的角色區隔?

 答:人在社會生存,需同時扮演許多不同的角色。我們同時是別人的員工、又是股東、父親、兒子,各種衝突的角色。但是在民主社會的原意裡,我們也別忘了自己有責任要參與形塑、改造社會、改造政治的樣貌,讓我們共同的存在更有意義、美好。

 我們對社會前進的方向是有責任的,如果大家都束手不管,事情就不會變好。我們得親身去參與、面對問題、採取行動,才能改變我們共同管理社會的方式。

 問:從更個人的角度來問一下:你自己買股票、債券嗎?通常我們不都只希望這些公司賺愈多錢愈好嗎?難道還應該期待他們做什麼其他的事嗎?或者,除了股價、股利,投資人選擇股票應該還有其他標準?

 答:這實在是很關鍵的問題。我們買什麼股票?什麼產品?事實上,我們真正能發揮影響力的地方,不就只能在市場上嗎?

 我們雖然同時是消費者、股東,但我們也別忘了逼政府在政策規定上,做出保護公民的決定。這就是公民的角色應該做的事。

 問:從開發中國家、未開發國家(印度、中國大陸)的角度來看,大企業、民營化對我們的經濟發展、人民生活都有過實際、具體的貢獻。

 我們也仍舊朝這條路上前進。南韓的三星、金星都是「大企業集團」在全球市場上搶到利潤和尊敬的好例子。你對這些國家的人民有什麼提醒呢?

 答:企業在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投資,當然會帶來工作、財富。但他們是不是真能帶來永續的成長?

 企業在這些地區的大量投資也許可以讓這裡的人富幾年,或富幾代,但是不是真的幫助這裡建立了一種永續成長的機制?這都是政府或公民應該要探討的問題。

 真正瞭解企業本質,我們就知道這種法人組織,天賦的使命就是獲取最大的利潤。最好的結果就是這些消耗大量當地資源、人力的組織,真能改善人民生活,但歷史一再證明相反的結果。

 以美國的黑奴制度為例,當初贊成奴隸制度的商人、政客就說,你看,這些黑人在非洲都是挨餓的,我們現在讓他們有飯可吃了。這種說法跟今天對企業來說也一樣,因為我們要靠企業吃飯,是他們讓我們有飯吃,所以最好不要管他們?

 所以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的政府要非常小心制訂政策,讓企業的發展真的對國家、社會的永續發展有長期的貢獻。光是自由化,讓企業自己決定要不要負社會責任,也許短期對經濟成長有效,但長期來說卻非常危險。

 問:除了捐錢、做善事,到底我們還該要求企業負哪些社會責任呢?

 答:事實上,依法我們能要求的真不多。資本主義制度下的企業法寫得很清楚,企業無論做什麼事,都必須對股東的利益有交代,說明對股東有什麼好處。因此,我們也不能硬要他們做違反股東利益(或只對社會大眾有好處)的事。只能希望企業領導人們更有智慧,選擇同時對股東又對社會大眾有好處的獲利策略。

 因此,如果我們真想要保護環境、勞工、消費者利益,不受企業的強勢壓抑,就需要建立「強制性的社會責任」法令,讓企業不能違法傷害這些弱勢的社會利益。

不能光靠企業的社會良心

 絕不要相信光靠企業自願的社會良心就夠了,因為他們運作的「程式」就不允許他們往那邊走。

 問:難道我們該更信任「公共部門」——政府、立法機關、政客嗎?

 答:不(尖叫),這的確是個大問題,我也沒有簡單的答案。但我想表達的是,不要一廂情願地投入企業的懷抱,相信他們對社會有更大的仁慈。而是應該建立一個真正值得信賴的公共領域,保持民主的運作。唯有靠每個公民真正參與,制訂對永續發展有利的政策。既然大家都不想走上革命的路,就應該努力改造政府,讓它做出對社會的走向更有利的抉擇。沒有更簡單的路,也不會隔夜就解決所有問題,但這是我們唯一應該努力做的事。

 問:你看到過好的例子嗎?例如美國紐約州最高檢察官史匹澤(Eliot Spitzer)等人。這群新興勢力對節制企業強權有幫助嗎?

 答:有,我的確看到愈來愈多公共領域的人:立法、司法界的人,對推動公共利益、價值有使命感的人出現。身為公民,我們就該支持這類的政客、政黨或人物,才能造成改革的風潮。

 問:你對企業負責人或CEO們,又有什麼建議呢?

 答:我對他們最大的建議就是希望他們更有創意,想出很多既能賺錢,又對社會有好處的作法。

 更有用,但他們一定不願意聽的建議就是:不要期望政府不管你。相反地,企業領導人應該要求政府給他們更清楚、明白、能夠保障社會利益的規定,這樣才真正能讓他們合法地為社會利益負起一些責任。但我想他們一定不會聽的,因為他們的天職就是想盡辦法擺脫政府規定,更自由去經營出最大利潤。

 到頭來,真正有用的還是靠政府負起應負的責任。不要期待CEO會主動做對社會有利的事,應該想辦法要求他們做社會有益的事。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