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楠 短发也飘飘
乒乓世界          于 February 03, 2005 at 14:26:0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一晃十年,困了累了。换个造型,换份心情

2005年,我们的主人公王楠将年满27岁,在经历了雅典奥运会女单失利的打击后,她没有放弃。在随后的世界杯和巡回赛总决赛上两度登顶未果,但是她的坚定信念和毫不言败的斗志让球迷们感动。

没有几个女人在这个年龄会选择一条如此艰辛的复兴之路,也没有几个女人能放得下家庭和生活的诱惑以这种坚持的方式来证明自己。27岁的王楠,一朵女人花,不在乎窗外风雨雷电的肆虐,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继续着自己的乒乓生涯。

2004年8月20日北京时间凌晨,李佳薇在雅典以4比1战胜王楠,终于报了四年前悉尼奥运会上的一箭之仇,大度的王楠微笑着与安慰她的运动员和陌生人纷纷握手,此刻,苦涩的泪水淌在她的心里,强烈的心理失衡带来的懊恼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她瞬间空白的脑海,而且一次比一次重。

“当时在体育场里很多人都过来安慰我,有以前关系一般的对手,有人看着我叹气,有人拍拍我的肩膀,当时我就告诉自己,这么多人关心你,千万不能在这里哭,于是我就关了手机走出体育馆。说实话,经历了2002年亚运会的失利后我的承受能力强了许多,但我还是觉得不平衡,因为奥运会前我练得太苦了,还有很多人为我付出了各种努力,总感觉有点对不住他们。”

回到奥运村,她没有从小班车,而选择走路回驻地,并不太长的一段路她仿佛走了一年,与其说王楠是在用腿走路,不如说她是在用心走这段从高处滑落、有着巨大落差的路。此岸夜深,彼岸花香,王楠感觉到,从那一天起,鲜花与掌声也许将渐渐远离自己,昔日一人独享的中心聚焦式的快乐有可能在今后不得不与人分享,甚至是被别人独享。那一刻,她结束了高高在上的缥缈日子,开始了一段成熟女人才能体会到的心路历程。


上篇:“我现在就当自己是刚进国家队”――王楠和曾传强的解读

从王楠的14岁到17岁,有一个重要的人物陪着她渡过了运动员最关键的成长时期,并时常给予她督促和父爱般的关怀。他就是曾传强,前国家女队的教练,目前执教于山东鲁能乒乓球俱乐部,他的另外一个得意门生是乔红——王楠在国家队的主管教练。

“不信您看我的手”

“一个运动员能够成功,或多或少在性格上都有些棱角,王楠就是这样,要做的事情她就不会轻言放弃。另外,她比一般女孩子有心计,聪明,这点从打球中就能看得出来,她的速度、力量虽然一般,但是技战术非常灵活。跟别人相比,王楠的体能不算突出,甚至很多人都在抱怨王楠的步法不好,打球的时候跑动不好。但是以王楠的下肢力量,如果没有经过刻苦的训练是跑不到这个份上的,她确实是下了一番苦功夫。”曾传强这样评价王楠,“在我带的队员里面,乔红和王楠是最成功的两个,我们的私交都非常好。她俩的特点完全不同,乔红是扎实,有韧性,王楠是聪明,有灵感。”

2003年巴黎世乒赛前,乔红回到了队里,她的任务就是带王楠走出亚运会失利的阴影,事实证明,乔红和王楠都成功了。乔红给过王楠非常中肯的评价,“可以这么说,王楠只要上了训练场,从拿起球拍那一刻起,全部精力就都调动到了训练中,她对待训练的态度是很多运动员不具备的。”

这也许就是王楠对于自己的雅典之旅深感遗憾的另外一些原因吧,因为她总感觉自己的付出和得到的回报并不成正比。“走进驻地,我第一眼就看见了蔡指导,他挺平和地问我,你没事吧?我说没事。他接着说,那我们马上开会可以吗?我笑着说,没问题,不要因为我耽误大家的时间。当时虽然在笑,但是泪水就一直在我的眼睛里打转,我拼命地吸气,不想它们流出来,因为我不想让大家看到我这个样子,十几个小时后还有女双决赛,全队压力都很大。开会的时候,我就从冰柜里拿了两罐冰可乐,很冰的那种,拼命地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脸上、眼睛上,想让自己冷静,不要流泪。”提起这段往事,王楠的口气虽然很平静,但眼神里的遗憾还是显而易见。

奥运会前,王楠有一场比赛输给了姜华君,并且输得比较难看,比赛一完曾传强就找她谈话,“你状态怎么回事,是不是训练量跟不上?奥运会前这么输球可不好啊。”

“曾指导,我最近真练得挺苦,不信您看我的手,都是茧子和水泡。”将信将疑的曾传强翻开了王楠的左手,几个大水泡让曾传强心底泛起了莫名的酸楚。奥运会后的世界杯和总决赛,王楠虽然都没有拿到冠军,但她已经平静下来,她曾经笑着对曾传强说:“我现在就当自己是刚进国家队,开始了艰苦的二次创业。”


一场刻骨铭心的比赛

1997年,在英国曼彻斯特举行的第44届世乒赛上,中国女队的团体阵容中有了王楠的名字。当时邓亚萍是一号,杨影和李菊是二、三号,她充其量也就是个四号主力。女团半决赛,中国队的对手是欧洲劲旅德国队,首盘比赛杨影击败施特鲁泽,接着邓亚萍完胜施捷,就在大家都开始松口气的时候,王楠差点失手于人高马大的沙尔(现在随夫姓沃西克),这直接导致她女团决赛无缘上场。此时王楠的心情,恐怕只有男团43届的刘国梁、44届的马文革、46届的王励勤和47届的孔令辉才能理解,在决赛中上不了场,搭顺风车拿团体冠军的感觉总也挥之不去。

“决赛开始前,我知道队里不让我上场打了,当时心里很不舒服,就自己一个人在主馆旁边的训练馆里练球。听到场地里的声音时,就急着把球捡了去看比赛,团体赛两队都在挡板边有几个固定位置。走进赛场的时候,工作人员拦住了我,示意我挡板边的位置都已经坐满了,我不能在场边看比赛。我当时揣着一口袋的乒乓球发誓,今天我上不了场打球,连近距离看你们比赛都不行,明天我要让你们在场边看我比赛!”王楠的这番话虽然听上去不舒服,甚至有些狂放,但这种力量足以造就一个新的开始。

几天之后,王楠的誓言就实现了,她一路杀入女单决赛,挑战当时的女一号邓亚萍。“第一局把小邓赢下来之后,我感觉和做梦一样,没想到自己真能做到。随后的三局比赛,我的斗志和经验都比小邓差了许多,也许是因为决赛前自己就想过,只要不0比3输,露露脸就满足了。”谈起这场比赛,王楠没有丝毫的遗憾和不快。她当时距离那个最高的位置只差关键性的一步。

从英国回来后,曾传强给王楠总结了四条,一是表现不错,二是收获不少,三是敢打敢拼,四是问题很多。他问王楠,你最喜欢哪一条?王楠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四条,她说问题解决了我才能进步,我最想要的就是进步。一年之后,王楠在曼谷亚运会上席卷四枚金牌,这个高度是邓亚萍当年都不曾触及到的,王楠坐稳了中国女队第一主力的位置。

胆子越来越大,脾气越来越小

“王楠年轻的时候是胆子小,脾气大,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她现在是胆子在变大,脾气在变小。”这是曾传强对王楠性格特点的精辟描述。

有人说王楠打球软,没有杀气,因为王楠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做事不很张扬,考虑很周全、很严谨。胆子和脾气就像王楠性格的两个变量,此消彼长,即矛盾又相辅相成。关于这点论断,王楠也非常同意,“我这人的好胜心太强,过去总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全部都是乒乓球。打比赛,不管是国内比赛还是国际比赛,只要一输球就感觉不行了,天塌下来了,过不下去了。所以,由于好胜心强,凡事就想分出高低,喜欢较劲,也得罪了不少人,招来了不少猜疑和指责。至于胆子,我想是天生的,随着这么多年的磨炼,越自信胆子也就越大。”

“奥运会后,我想了很多,也经常失眠。我真觉得有些东西是你强求都是没有用的,过去我是为了打球而打球,为了冠军而打球;现在我是为快乐和感觉而打球。虽然乒乓球是一项竞技运动,但是我感觉除了胜负以外,训练中、比赛中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去体会,体会那种为了目标而努力的快乐。放下球拍的一天,我会发现失去了很多,更会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也许是读书上学或者是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但从乒乓球上学到的东西会伴我一生。”

跨越2004和2005年的乒乓队军训期间,王楠明显和年轻队员不同,小孩子或是三五成群聊聊天,侃侃化妆品,或是打打扑克,听听音乐;别人聊得痛快的时候,王楠多是在一旁微笑着聆听,很少插嘴;别人打打闹闹的时候,她一般是抱着本厚厚的小说若有所思地读。

融于环境,却不高于环境,这是王楠的做人原则,也反应了她奥运会后心态和脾气的渐变过程。她的威信在女队中是不言而喻的,午睡前,她可以只轻描淡写地说两句就让吵闹的队友安静下来,就寝前,她只要提醒一下,就会有人关了灯,息了声。王楠的身上确实有一种领袖力量。

优点多的人,缺点也一样很多,这就是他吸引人的地方。王楠就应该属于这样的性情中人,为人处世重感情,讲义气。难怪被问及王楠有没有缺点时,曾传强立刻反问,“什么人没有缺点?王楠是一个常人,她也有不足的地方,比方说韧劲不够,太重感情等等。重感情是一件好事,但是对运动员来说,感情色彩太浓容易影响自己的状态。”

与李佳薇的十年恩怨

1996年的新加坡亚洲锦标赛,中国队派出王楠、王晨、邬娜和王辉等新秀出场,而主要对手是在两年前的亚运会上击败了邓亚萍的小山智丽,最后小山连续击败中国队的小将问鼎女单冠军。那次比赛王楠连单打八强都没有进去,她输给了谁?只有15岁的北京姑娘李佳薇。由于没有引起充分的重视,比赛打完后的队内总结会也没有过多提及此事,但一段十年较量的伏笔就这样埋了下来。

2000年5月的首届世界女子乒乓球俱乐部比赛中,李佳薇以2比0击败了王楠,悉尼奥运会前王楠自己都变得有些不自信了。去了悉尼一抽签,果真两人是冤家路窄。抽完签,王楠给好友李芬发了两条短信,让李芬转告曾传强,说自己信心不是很足,有点嘀咕。听到这个消息后,曾指导是心急如焚啊,他托李芬告诉王楠,一定要和自己熟悉的教练或者其他人敞开心扉聊聊,把心里的问题说清楚了,不然会很麻烦,末了,曾传强建议王楠一定要和徐寅生多交流一下。在悉尼,王楠曾经被李佳薇逼到了绝境,但最终化险为夷,而李佳薇却深埋下了一个复仇的种子。在釜山亚运会等赛事相继失手于王楠之后,李佳薇把目光定在了雅典。“我在悉尼输球之后都快不行了,大概有一两年的时间缓不过来,当时我就发誓,今后有机会一定要报仇。在雅典,看了抽签结果后,我没有因为和王楠抽在一条线上而紧张,反而特别兴奋,我知道自己复仇的机会来了。上场前,我几乎做好了一切准备,可以说没有任何压力,该搏杀的绝对不保守,当时心里非常空,就只有一个报仇的信念。”李佳薇在去年中国公开赛的场边这样回忆说。

和李佳薇的咄咄逼人相比,王楠则显得心静若水,没错,是李佳薇阻挡了她夺冠的脚步,没有完成激流勇退的篇章,但也是李佳薇把她逼上了二次创业的道路。“输给李佳薇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原来她四年前的心情是这样。我认为在球路上她并不克我,只是我自己前两场发挥得太好,这场比赛打冒了,技战术上也出了一点问题。和她的这种交锋我想只是巧合吧,但是挺有意思,你来我往的,感觉没完没了。”

王楠今年还要打世乒赛、全运会,讨论她退役的话题还为时尚早。王楠已经脚踏实地地走上复兴的旅途,她生活的空间拓宽了,内涵更广了,思想的自由也就更多了。

中国队副总教练陆元盛可以说是王楠从积累到崛起,从经受挫折到绝地重生,最有力的见证者之一。张燮林、陆元盛,这两位中国乒坛历史上的秘密武器虽然都是长胶削球打法,但是一个直拍、一个横拍也决定了两人在性格上的差异和对队伍打法组成思路上的不同见解。从1995年天津43届世乒赛开始,中国女队的正胶、长胶、生胶打法明显减少,横拍两面反胶的弧圈球打法占据了绝对主流,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乒乓球技术的发展和规则革新的需要,但陆元盛本人的治军思路也在潜移默化中起到了推动作用。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手握两面反胶“常规武器”的王楠等后起之秀才有了在国际舞台上登台亮相,以至风卷残云的机会。陆元盛坦言,他最看中王楠身上的优点就是灵性和聪明,只要拿起球拍,王楠就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赛中去。稳定的发挥、敬业的精神和饱满的训练状态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王楠作为老队员存在的体能上的不足,同时,她也依旧是陆元盛手中对付欧亚诸强的一张安全系数颇高的王牌。

邓亚萍一走,王楠就来了

1995年下半年,我正式进到了女队当教练,当时王楠、李菊、杨影、王辉都是小队员,因为有迫在眉睫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所以队内的训练重点主要是围绕邓亚萍、乔红等参赛队员。王楠当时就给了我比较深刻的印象,虽然打球比较软,但她是左手,战术使用灵活、肯动脑。最有意思的是王楠在训练中进取心很强,有时候为球较上劲了还经常给老队员脸色看,这可不是一般年轻队员能做出来的。尽管当时女队奥运会的四个参赛人选已经敲定了,但我还是让她打了奥运会的预选赛,怕万一出现什么情况可以让她在双打上顶上去。奥运会前后许绍发搞起来的CCTV杯乒乓球擂台赛,给了这批小将一个登台亮相的机会。1997年第44届世乒赛,王楠报上了团体,这在当时也是有争议的,焦点就是所谓“三王选两王”,三王即王晨、王楠、王辉,同时具备竞争力的还有邬娜。可以说王楠在这几个人中并不突出,44届女团决赛也没有让她上场,因为她在半决赛中和德国队的沙尔打得非常紧张。但王楠的锋芒和实力从单打和双打比赛中完全展现了出来。女单比赛她战胜了朝鲜的韦福顺和队友邬娜等高手,赢得了与邓亚萍直接对话的机会,第一局她还给了小邓一个下马威,赛后,小邓就说,如果好好打,王楠将在今后几年大有作为。王楠和李菊搭档还取得了女双亚军,从实力上讲,她俩是比较完美的一对,只是在经验上和当时的邓亚萍有一定差距。

44届之后的1998年,王楠打了亚洲锦标赛和亚运会,共取得了六个冠军,这一年是王楠在乒坛树立权威的一年。1998年亚洲锦标赛,我们女团赢了朝鲜,王楠还打了一场漂亮球,赢了当时我们的主要对手小山智丽。随后,在亚运会上,她一人拿了四枚金牌,女单决赛赢了李菊,李菊比王楠出道更早,球更凶狠,但是论稳定性还是王楠略胜一筹。亚运会回来以后,王楠的整个气势就非常旺盛,媒体也开始围绕她这四枚金牌做文章,总拿她和邓亚萍相比。我个人认为,其实她俩没有什么可比性,王楠打球爱动脑,更巧,这个孩子应该说是邓亚萍以后,中国女队在世界上继续保持优势的顶梁柱。从技术角度而言,王楠打球更合理,可以应付各种打法,能适应各种球路,综合能力强。

荷兰的45届世乒赛单项赛,王楠战胜了张怡宁取得了她自己的第一块世乒赛单打金牌,当时比赛完了就有记者问她,你是不是终于梦想成真了?她只是笑,而且表现得比较平静。说实话她和张怡宁那场球我看得不是很仔细,每次我们比赛,只要能包揽前两名就算完成了任务,谁拿冠军,手心手背都是肉。以前王楠和李菊在队内的竞争比较激烈,但我还是一视同仁,包括奥运会王楠和李菊的决赛我也不在现场。46届的女单决赛,王楠的信心仍然非常强,她和林菱在队中有输有赢,但王楠的综合实力还是强了一点。看着这种决赛,我的心态也非常矛盾,又希望新手拿,又希望老的能够保持辉煌,但说到底我们还是靠成绩和实力说话,王楠做到了这一点。


两场完美的比赛

2000年的45届世乒赛团体半决赛,王楠输了一场球。韩国队的金茂校一上来打得就非常疯,从场面上看,王楠的压力很大,出手比较犹豫。但那次团体赛中,王楠打了两场我至今都认为是完美的球,一场是半决赛赢柳智惠,当时她已经输给了金茂校,整个球队的局势都非常困难,韩国队从上到下仿佛都看到了机会。二是女团决赛王楠赢陈静,当时排阵的时候我们想让李菊碰陈静,因为从球路上来说李菊的把握可能更大一些。但是中国台北队倒排了阵形,崔秀里打一号,徐竞打三号。这两场球,王楠打得太漂亮了,超出了我们很多教练员的想像,毫不夸张地讲,她的技术在这两场比赛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女团决赛打陈静前,王楠的压力也比较大,但打完了以后她告诉我,陆指导,没想到陈静的压力比我还大,其实她们是猜准了阵形来抓我的,可没抓着,把自己给坑了。

悉尼奥运会女单半决赛,王楠对陈静,从当时两人的状态看,是有得打的,因为不久前就在澳大利亚陈静曾战胜过王楠和李菊。从实力上分析,王楠还是上风,尽管第一局以12:21输掉了比赛,接下来有一局两人还一直打到轮换发球,但是王楠的状态相当平稳,技战术使用也很得当。1比3输掉比赛后,我听见陈静对别人说,如果不是打到轮换发球,自己还有戏。可我不这么看,王楠的技术、能力、节奏已经完全制约了陈静的发抢和相持,王楠当时的应变能力足以保证她拿到奥运会的单打金牌。当然她的比赛也是有闪失的,比如说和李佳薇打得那么危险,说大难不死也好,说死里逃生也好,但王楠觉得,“这个冠军就应该是我的,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

釜山和雅典不堪回首

都说打球如打仗,赛场和战场上的情景确实很类似,就是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1996到2000年这段时间,王楠是非常努力的,她的目标很明确,我就是要冲击冠军,要当世界第一。但是到了2002年亚运会前,王楠的训练说系统也系统,说投入也没得说,但总给人感觉她对自己的要求没有那么高了。加上奥运会和46届世乒赛的连战连捷,她个人的社会活动也多了一些,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的训练状态和竞技水平。王楠当时的心态就是,我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只要我能安心静下来训练一个月,冠军还应该是我的,和从前冲击冠军的时候相比,在气上就差了一口。最近5年,是乒乓球的改革非常迅猛的时期,打大球,11分,一切都在不断发展。然而对于这种宏观形势,王楠当时并没有太清楚的认识,在这点上,她吃了大亏。体育竞技运动是非常残酷的,你的比赛成绩就是训练的一面镜子。可以这么说,釜山的失利,是王楠运动生涯中对她的第一个重大打击。

亚运会之后,王楠能够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在巴黎世乒赛重新崛起,这对她而言非常不容易。当时,由于她在心态上不够自信,我们在2003年年初备战的时候也想了很多办法,包括请乔红回来等等。另外,李菊的重新归队对王楠的触动也非常大。李菊是老队员,她自己也想争取参加奥运会,她回来不仅要起到老队员传帮带的作用,而且很想参加大赛拿成绩,李菊的努力给了王楠一种无形的鞭策,她们俩人的交流也比王楠跟小队员的交流要流畅得多。

雅典奥运会前,王楠练得真是苦,非常投入,当时的身体反应也很剧烈,这给我的触动也很大。奥运会前她的目标很明确,她就是要拿冠军,要保住上届的荣誉。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让我看她和李佳薇这场球简直就是她一点没有发挥出来,送给了对手报仇的机会。我们奥运会的6名单打选手有5个输了球,而当时她自己确实很不平衡,为什么我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回报。但是王楠能够在单打失利之后马上能调整状态拿双打金牌,这是最难得的,一般运动员很难从这个圈子里走出来,王楠做到了。

学习老瓦,享受乒乓

奥运会的单打失利,对王楠影响很大,触动很大,让她真正地成熟了许多,她能够更多地从竞技体育的意义和内涵去考虑问题,看淡胜负关系。一个冠军,最终以失败告终是正常的,至少我这么认为。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激流勇退,二是以最后的失利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不可能说你一直打,一直拿冠军,你不想激流勇退,就是选择被别人超过,拿不了第一拿第二,看你自己怎么想。乒乓球技术在不断发展,年轻运动员上来了,老将压力都非常大,从现在看,王楠的技术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体力能够保证还是有冠军的实力。我和王楠平时也探讨过这个问题,我们都觉得老瓦就是一个榜样,想拿冠军是一个目标,拿不了冠军我就是在享受乒乓球带给我的乐趣。

世界杯和总决赛王楠输了几场球,输给了高军、张怡宁还有郭跃。我认为,当运动员你就必须钻研,有获胜心,结果可以不考虑得很重,必须有承受力才能做到心胸广阔。至于你能力下降了,你可以钻研运动的规律,还是可以创造辉煌。奥运会回来以后,王楠告诉我,我现在打乒乓球就是快乐乒乓,就是一种享受,我告诉她,技术要发展,快乐加取胜才是根本。技术的发展,对王楠的压力也很大,她就必须发挥出自己经验的优势,在攻防调整上有所改变,要给对手以压力。过去你相持球好,打了那么多年,对手对你的漏洞和特点都非常熟悉,所以每次比赛都需要有新东西去制约别人,这也是体现你老队员作用的关键时候。

女队领军人物是现在媒体百提不厌的一个话题,十几年前记者在说邓亚萍和乔红如何如何,五、六年前转到了王楠和李菊身上,现在则是王楠和张怡宁谁当所谓“一姐”,非要分出个高低。我看,什么一姐、二姐无所谓,从队内讲,我们不提什么时代什么人物,你想当领军人物,就必须具备领军人物的实力。王楠有她经验上的优势,张怡宁年龄还不大,都还要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至于谁是领军人物,作为教练,我认为她们俩各有长短,而我们需要的是团队的力量,领军人物这个人是在历史的推动力下自然而然产生的,不是我们刻意制造出来的。

王楠的优点是不怕压力、上进心强,她的弱点就在于容易轻敌、预热慢,在这个环节上,她最容易被人抓住。和张怡宁、牛剑锋等其他队员不同的是,王楠处在一个特殊时期,她既体会并学习到了邓亚萍她们那个时代的吃苦精神,在训练的投入程度上比下一代运动员强了很多,又在技巧和打法上,掌握了很多过去老队员不具备的东西,能攻能防,有旋转又有速度。王楠打球很稳,做人也很用心,对父母和教练都很关心。不足的就是有时候容易较劲,过于追求完美。由于要实现个人的目标,加上她的个性比较强,过去总想以自己为中心,打球上我自己打好球就可以了,所以在处理和队友的关系上不可避免地有不周到的地方,当然作为运动员来说这都是在所难免的。

一山究竟能不能容二虎?这是媒体出给张怡宁和王楠的一个难题。面对这个问题,张怡宁和王楠都选择了回避和沉默。

从1999年获得世乒赛亚军开始,张怡宁就开始向王楠发起了冲击,那次决赛打完之后姐俩曾拉着手在场地外买了冰淇淋吃,当时担任王楠和张怡宁主管教练的李隼就半开玩笑地“告诫”王楠,别看你们现在乐,几年之后张怡宁就有可能让你乐不起来。不经意的戏言成为了现实。5年之后,厚积薄发的张怡宁站在了奥运会单打冠军的领奖台上,并将中国体育夏季奥运会的第100枚金牌收入囊中。

输给王楠的那三次

我跟王楠第一次在世界大赛中直接对话,是1999年45届的时候。从场面上看,我2比0领先输了有点遗憾,但说实话,跟王楠相比我感觉自己还是没到那个份上。第四局、第五局,我明明知道王楠会使用哪套战术来对付我,但是已经无能为力了,因为我的能力有限,没法去变。毕竟是第一次参加世乒赛,能打到决赛这个份上,我就像一个没了台词的演员,技术上的东西已经全部都用光了。输了以后,我就哭了,接受不了输赢这个现实,去荷兰前我的状态特别好,我对家里人说应该能拿前三名,但是我对自己讲,打第二你就是失败。那年我还不到18岁,我在暗处,好像所有比赛一上场脸上写着“勇”字就开打了。虽然非常可惜,但回过头仔细一想,王楠的综合能力、经验和应变在当时比我们年轻队员高出一块,尽管她也是第一次拿世乒赛单打冠军,但是积累却深厚了许多。

2001年全运会的时候,我和王楠都犯了一些错误。当时我是因为心态不好,而王楠之所以急躁,是因为她的体力消耗太大,到了比赛中出现一些情景也很正常。打完团体赛以后我就伤了,是肩伤,根本没法防守,一防守就丢球,我自己特别着急。我这个人,其实是什么比赛都想拿冠军,决赛前觉得任何对手都是绊脚石,恨不得上来就冲进决赛。当时全运会女单决赛就出现了这种心态,特别想拿冠军,结果平静不下来,最终还是输给了王楠,她比我好的地方在于能够完全释放自己,尤其是压力比较大的时候。

2003年的巴黎世乒赛上,我当时还是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记得45届之前,媒体对王励勤的呼声也很高,他自己也是冲着冠军去的,结果很快就输掉了比赛,这事等于也给我敲了警钟,有了先例我就不能犯同样的错误。比赛前,面对一切媒体的提问我都非常低调,可以说是冷处理,冷得不能再冷了。在巴黎我每场球打得都非常平静,决赛前每场球我都是4比0赢的。尽管王楠决赛前的比赛打得不是很轻松,我感觉自己比王楠还是差了一点,没有她严谨。在技术上,我认为打什么球就代表你做人如何。这点我和王楠有比较大的区别,从做人上讲,她很严谨,很慎重,我相对随意一点。

双打我全听王楠的

我和王楠配双打,从一开始配到奥运会夺冠后,我都有很大的压力。王楠和李菊拿了奥运会冠军,她单打也是冠军,我就担心别我们一配拿不了奥运会冠军,这个负担太重了。平心而论,我俩的打法特点和球路从配合方面说并不是外界描述的什么黄金搭档。我们都是稳中带凶的打法,质量都包含在个人技术的发挥中,后手球多一点。如果我们前三板变化不多,后面的相持球就很容易受到制约。

在平时训练当中,我们没有一周让教练满意三次的。因为我从出道开始,双打就一直没有主抓过,搭档换了不少,自己对双打也还是一知半解。一般我们之间的争论很少,基本都是我听她的,出现了错误我也认为是自己的不对。我打法比较随意,如果对手站得偏左,我就习惯往对方的右边打,王楠就告诉我,每个球怎么打必须事先要规定好,两个人之间要多点交流,说往哪打就应该往哪打,如果不交流,对手下一板的球很容易晃住她。从双打配合上说,她毕竟参加过两届奥运会,经验比我丰富,雅典奥运会前,她告诉过我一定要打好双打比赛,否则会影响到单打的状态;而且比赛中其实漂亮球很少,什么反拉、反带、中台的爆台都不常见,一定要细,要抠得精,技术衔接要紧密。

奥运会王楠输给李佳薇之后,我没有立即和她聊球,毕竟是一起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队友了,我也知道她心情很不好。我们在一起配了4年多的双打,我感觉只有两场比赛是打得最好的,一是47届半决赛,二是奥运会决赛,对手都是韩国人李恩实和石恩美。说实话,为了这枚双打金牌,我们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奥运会前的队内比赛也不敢掉以轻心。


我们的性格差异很大

单打我拿了冠军之后,有人问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超过了王楠,成为了女队的领军人物?我说自己一点也没有这种想法,我从来都没有和王楠比过。因为我和她性格不同、打法不同,走的路不同,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也不同,我觉得,非要比也比不到一起去。赢了球对我来说就是给教练和家人的一种回报,既便是拿了冠军后,我也发现自己有很多地方要去学着改变。平时在生活中,我和王楠也很少谈球,甚至不愿意主动提起和球相关的东西,因为乒乓球对我们的刺激太大了。在性格上我们的差异很大,王楠比较好静,没事的时候可能更多地会去看书和听听音乐。而我比较综合一点,取决于我的同伴,我特别喜欢和外向、开朗的人在一起,和比我大的人在一起更容易交流。

关于所谓领军人物的讨论,我想这是记者的工作,他们也要生存,而我们更需要平和地去对待。我是也好,不是也好,自己心里要明白,当领军人物需要综合气质,只有你做到了精神上的领袖,得到了大家的承认,才是真正的核心。往后的比赛,我和王楠之间的输赢还会很多,因此媒体这么炒做也有道理。总决赛上我输给了王楠,我当时也有腰伤,虽然说能坚持训练,但是整场比赛我不是很兴奋,因为毕竟人要从一个胜利周期向巅峰调整需要很长的时期。和王楠那场球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出错的地方,我俩如果一方有漏洞,与对方根本交不了手。在世界杯上我是开局不好,关键球处理得不错,总决赛正好相反,关键球有点较劲了。

至于上海世乒赛,其实女子比赛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样主要是我和王楠之间的争夺,郭跃、牛剑锋都很有实力。我一直都认为,不是说你拿了冠军什么都好,很多人身上的优点我都要学习,尤其是在和王楠的配合当中,我学到了她身上的很多东西。

王楠是一个正直、成熟、严谨、非常讲义气的运动员。至于脾气,是一个人天生的东西,很难改变,我和她不一样,是生来就没脾气。我和王楠有共同的特点,都比较要强,我们的韧劲都很足,但是表现的方式和方法并不同。我俩的这种状态能保持多久,我自己也不清楚,对于我而言就是要打好乒乓球,回报喜欢我的人。作为老队员,王楠和我面对的情况和困难不同,身体上的旧伤和体能对她来说影响很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王楠身上学到的最宝贵的就是处事严谨、要前后考虑周全,虽说人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变,但是很多漏洞都是可以弥补的。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