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导演李平专访
文摘           于 April 26, 2005 at 08:04:44: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一个出生的1955年的革命家庭的男人,父母都很传统,下过乡、插过队,他的体格样貌如果放在一群剧务场工中间,你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妥。

  这样的一个男人,在上个世纪末,接过了琼瑶电视剧的导筒,不仅续写了琼瑶电视剧唯美的风格,而且再创了琼瑶电视剧新风格的辉煌。

  《还珠格格2》、《情深深雨蒙蒙》、《还珠格格3》……不管你喜不喜欢琼瑶剧,但是琼瑶剧的普及力,你无可否认。

  这个男人是湖南人,叫李平。

  一个人的老婆生孩子成就了另一个人的机会

  1976年,下放到农村3年了的李平,考到了湖南省艺术学校的摄影照明系。2年后毕业分到了潇湘电影制片厂从事摄影,从摄影助理起步,到副摄影。

  “但是,我1983年就当了电视剧的摄影师了。”李平快乐、质朴地强调。

  从李平快速而略带沙哑的叙述中,还可以分明地感觉出已经久违了的那个年代的人,对这种职称递进的敬畏。

  1989年琼瑶回家乡湖南衡阳探亲,成就了湖南方面与琼瑶的电视剧创作的合作。于是便有了第一次拍摄的《三朵花》。当时,琼瑶还不太相信内地人,全套人马,甚至连场务都是从台湾带来。

  拍摄中途,一名摄影师的老婆生孩子难产要赶回去,于是剧组需要湖南台方面推荐内地的优秀人才,当时湖南台方面就推荐了潇湘厂的李平。

  用脚都能拍的面试

  李平那时候正在从新疆拍完一部电影回来的途中,匆匆赶到剧组,剧组要求李平先试一下掌机,摇一个镜头看看。

  “摇一个镜头,我想这怎么能看得出水平呢?”李平用着我熟悉的快语速说着,“说实话,这样的镜头,我用脚都能拍。”我嘿嘿地笑了,李平也笑起来了,多年的接触,性格的相互熟悉,才让永远谦和的李平会面对媒体记者的我说出这样的话吧。

  李平快活地说:“你想啊,我当时玩的都是易拉罐的游戏。”即使隔着听筒,我也能感受出李平回忆自己当年玩摄影的开心。

  所谓易拉罐的游戏,便是将易拉罐往空中一抛,摄影师要迅速地跟住最高点的易拉罐,然后平稳地拍摄其落地的过程。

  能这样玩的摄影师,通过面试是小菜一碟。命运还是眷顾有准备的人。

  于是,李平孤身深入北京《哑妻》剧组,担任摄影,当时全剧组就他一个人是大陆的,甚至连摄影助理都是台湾人。

  对不起,能不能讲普通话

  李平老老实实地说,当时在剧组里特别压抑,全组就他一个内地人,其他人全讲闽南话,他完全听不懂。他的摄影助理对他讲话用普通话,可是一转身和别人说话就是闽南话,令他觉得相当别扭。有时候,李平急了,就会大声说:“对不起,讲普通话。”

  后来情况就好一点了,有些内地的演员陆续进组,尽管是大群众,也让内地人在剧组中的份额越来越重,大家讲普通话也就开始慢慢习惯。

  这部戏,对李平来说很关键,两次提名台湾金钟奖,这令这部剧的导演,认为和李平合作有福,所以两人私交特别好。

  于是,琼瑶认为李平人也好、业务也好,导演也觉得和他分不开,就一直合作了下去。当时,他担任了《六个梦》中的《哑妻》、《雪珂》、《青青河边草》的摄影,《一帘幽梦》、《梅花烙》、《水云间》、《新月格格》的大陆部分摄影。

  琼瑶从遥控到“我不来人了”

  拍完《新月格格》,琼瑶找李平谈希望他能担任她接下来的电视剧的导演。当时正把镜头运用的得心应手的李平,心内还颇为犹豫,怕自己当导演受不了,但是在几方的鼓励下,李平开始执掌《苍天有泪》的导筒。

  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到《苍天有泪》剧组采访,也是在这样的一个春夏之交的季节,在扬州。那时候是我们第一次碰面,面貌憨厚、只喜欢呵呵地笑着的李平导演,在花团锦簇的一堆演员中,在个个看起来精明能干,服装前卫的台湾工作人员中间,颇为有些让人担心的样子,担心他受人欺负,这是我当时心里的真实想法。

  当时组里的工作人员和我说,每一款服装的样式,都要琼瑶亲自过目,每天拍摄的带子,都要特快专递到台湾,琼瑶看过后如有不妥,就会立即沟通再行补拍。

  李平现在回忆,说琼瑶当时还经常打电话鼓励他,还写信,一个劲给他打气。

  后来再拍的几部戏,就只需见面谈个2、3天,就基本可以了。拍《还珠格格3》的时候,琼瑶给李平电话:“李平,我不来人了,你想怎样拍就怎样拍。”

  李平感慨:“我从琼瑶这边学到很多。”

  “漂亮”杀死“真实”

  我问李平,琼瑶喜欢你的什么?

  “琼瑶说我对她作品的感觉特别好。”

  “你怎么会对琼瑶的作品感觉特别好呢?”我有些吃力地表达自己的疑惑,也许我还是摆脱不掉那种以貌看人的低级“趣味”,我总觉得憨厚如李平导演这样,对这种纤细柔美的东西,怎能体味和把握?

  “你问得好!我原来是电影摄影师,我们的美学特质是讲究真实,比如灰暗的就是灰暗地表现等。”但是,这个观点在拍琼瑶的电视剧的时候,遭到了巨大的挑战。琼瑶并不这么认为,她直接说:“我的男孩女孩要拍的很漂亮。”

  “拍得漂亮”这个词,现在听起来已经是很习以为常了,基本上所有的电视剧都会说自己拍得很漂亮,但是,经历过6年以上采访经验的影视记者,譬如我,就会明白,这个观念的转变,其实是中国电视剧创作的一个巨变。

  我不敢说这个是琼瑶电视剧的贡献,但是我敢说,琼瑶电视剧对中国电视剧创作在这一点上的影响力是最直接最深远的。

  李平当初也不接受这个观点,但是,《哑妻》、《雪珂》等剧的拍摄,让他也经历一个典型的传统影视创作者的血淋淋的现实:当初原来在拍摄中自己感觉很好的东西,在作品中实际效果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心里感慨:漂亮与真实,在任何地方居然都能产生冲突。譬如这两年最热门词汇之一:整容,也是这对矛盾的产物吧。

  《青青河边草》的油灯

  李平最后成功了,成功在于,他并未一如他倔强的外貌那样坚持自己的观点,事实让他很快地明白了自己的失误,明白了电视剧创作的特殊性,明白了电视观众审美的特殊性。

  “我慢慢地在往琼瑶的观点上靠。”李平说,“不是自然就是美,美是要创造的。”

  李平记忆犹新的一个案例,也是他逢人必说的案例,就是《青青河边草》的房内拍摄,按照实际场景,房内只有一盏灯光,但是,要把演员拍得唯美,把房内色调拍摄的魅力四射,就必须在墙面补上好几盏其他的辅助灯光。

  “当时琼瑶给你拍的作品,提的最多的意见是什么?”我问。

  “光太暗,光比太大,光速。这些是她反复和我说的问题,我觉得她很执著,要改变我。”至于在演员调教方面,琼瑶反而倒是非常放手李平,《苍天有泪》第一次李平独立执导演员,琼瑶就相当满意。到了《还珠格格3》的时候,琼瑶对他调教演员的功力也非常认可,并认为林心如的表现进步很大。

  琼瑶经常上网和年轻人聊天

  《还珠》系列的成功,李平分析起来就两个原因,首先要考虑收视群体;第二则是把收视群体喜欢的元素构结成一部好的电视剧。

  这两点人人都会说,但是如何把握准,却是相当困难。

  李平认为,历史正剧也有观众喜欢,不过老人、妇女、小孩还是喜欢《还珠》,白领一族也会喜欢。说着,李平就赞叹起琼瑶:“你别看她年纪大,但是她经常上网和年轻人聊天,汲取青春的信息。”

  对《还珠》,李平充满了自信,他说江苏地区播了6、7遍,还有很好的收视率,说明观众的喜爱不变。过几年再拍摄这样风格的作品,还会是个好东西。

  群星合作启示录

  赵薇、古巨基、蒋勤勤、苏有朋、林心如、周杰……和这两年红遍大江南北的群星们合作,李平有一堆故事。

  古巨基:他是李平比较喜欢的男演员,也是被他认为最难沟通的一位,原因是古巨基不会讲国语。当初拍摄《情深深雨蒙蒙》,刻苦的古巨基就把剧本的所有台词翻译成广东话,而且还尽量翻译成和普通话口型接近的广东话。

  李平诚恳地说,这些红星们,在表演方面也有自己的很多建设性意见,有时候与他的相左,那么他们都是如何处理的呢。李平自己表示他对演员很开明,会给演员很大的创作空间,不强迫演员如何如何表演,都是大家共同找到一个磨合点。而且李平说到自己的要求有时候也不一定准确,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演员们以及周围的创作团队都会帮助他,有时候会设计两个方案。古巨基、蒋勤勤和周杰是这方面“老手”。

  古巨基就经常会说:“导演对不起我能不能再来一条。”然后他就会按照他的理解方式来一条,李平发现不错就会采用,完全没有固执己见的意思,但是,李平也有自己的原则,这样的情况只适合当场解决,第二天就不能再和他去说修改意见了。

  赵薇:很努力,是李平对她的最大的评价,当初《情深深雨蒙蒙》时,他们谈了好几个小时,希望走出小燕子的印象。而且对工作人员很很尊重。《情》剧中有个很大场面的戏,是赵薇在亲妹妹上百人的订婚礼上,含泪唱歌而后昏倒。这种场面对演员的要求很高,需要演员非常集中注意力,情绪才能把握到位,但是数百人的群众场面有很容易令演员走神,后来赵薇实在觉得不容易出情绪,就和李平申请另行补拍,李平看到现场状况,就同意了,后来证明,这个场景拍出来的效果非常不错。

  蒋勤勤:《苍天有泪》时的新人,李平觉得她非常认真,现在在表演上越来越成熟,后来在《大汉巾帼》中,李平对她扮演的30多岁年龄跨度的角色赞赏有加,认为她把握得非常好,尤其佩服她在时间顺序打乱的拍摄情况下,能迅速找准定位进入角色内心。

  周杰:周杰是话题人物,李平也说到有人对他看法有些不好,但是李平认为,人是相互的,你老是和他敌对,他自然也就敌对你。李平认为他演戏很认真,有时候执著到痴狂。李平表示眼下新戏还希望能和他再次合作。

  离开琼瑶的日子

  2002年,李平拍摄了《天不藏奸》。这部戏去年播出,被电视台的人称为“叫座不叫好。”李平说他很迷惑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说法。

  李平在《天不藏奸》播出前,对其期望还是很高的,认为将会是他的代表作,播出后,各地的令人满意的收视率和“叫座不叫好”的说法,令他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再说话中,他对这部剧的喜爱仍然溢于言表。他认为该剧情节抓人非常重要。

  之后,李平又接拍了《大汉巾帼》,今年又将马上开拍一部都市言情剧《爱情从天而降》。他为新剧到南京看景,就有很多记者追访,关心着李平即将带给屏幕的新风景。

  最大的遗憾:拍摄周期越来越短

  面对自己的意境驾轻就熟的电视剧创作,李平现在最大的遗憾,是创作周期要求越来越短。

  “这个都有点违背正常工作的程序,有些东西根本就没办法去想,对创作会大打折扣。” 李平有些郁闷地说。除此之外,李平对一切要求都很简单。在剧组他不享受任何特别的待遇,同时要求人家也这样。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身体好,每天只睡4——5个小时,李平认为身体好最关键的是能吃,每天一盒饭一盒菜都吃的干干净净,精力旺盛,而且摄影师的本色不变,碰上要拍摄水塔、树上的景,都会自己爬上去看看。

  一年有9个月在外面,原先在宾馆的爱人,内退在家,也不愿意跟着他东跑西颠,就在长沙家里安心呆着。

  李平希望自己一直这样拍下去。但是过年的日子,他一定要在家陪着老婆孩子。

  “另外,剧组如果跨年度拍摄,也会给剧组增加不必要的成本。”李平说,依然是那样质朴和踏实的说法。

  电话的这边,春天的暮霭落了,最后留在办公室只有我和我们的头孙姐,我在采访,孙姐在收拾东西打算下班,平时热闹的办公室安静了许多,这就显得窗外的公车站的声音格外嘈杂。孙姐穿着圪塔圪塔响的高跟鞋,走到窗前关上了巨大的玻璃窗,把公车站的声音拒之窗外。

  我心里谢了一句孙姐。

  也许正是有了这么多于无声处的努力和相互帮助,影视创作才有一个一个的惊雷吧。文/伊简梅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