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访谈]

李安:《色戒》床戏演到头的表演是一种终极表演

中国娱乐网          于 November 01, 2007 at 16:58:5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一场名为“华语电影,薪火相传”的座谈会于9月23日揭开今年“香港亚洲电影节”的帷幕。从威尼斯载誉归来的李安携新片《色,戒》亮相,与香港剧场导演林奕华等人畅谈创作甘苦。尽管日程安排紧凑,略显疲态的李安仍谈笑风生,不仅为华语片支招,更详谈了影片的情欲戏这一“不能说的秘密”,他的诠释生动有趣,让现场两百名影迷笑成一片。

  ■导演心声

  不拍这场床戏,我会永远后悔

  林奕华:这次拿了威尼斯影展的金狮奖,感觉怎样?

  李安:其实奖我已经拿了很多,台湾记者帮我算了一下,已经拿到60多个。一大半奖我拿得还是很兴奋,因为不是我一个人的奖,尤其是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我带着一群人,先是拍片,然后冲奖,然后发行,再与观众见面。背后都很辛苦,很多人不光是出力气,而是把整个生命投进去。作为带头的人,我很替大家高兴。对于我个人来讲,记忆中没有一个奖拿得很轻松很愉快,除了《断背山》——当时没想会有奖给我,每个人的脸都笑眯眯的。从第一次《喜宴》在柏林拿金熊,我也算久历江湖了,但每一次还是会紧张。

  林奕华:这次与《断背山》不一样,《色,戒》是一个华语片的组合,我们看时心情不一样,焦点也不一样。它得奖会不会对华语片的前途出一点力?这个问题对你来说是一种压力吗?

  李安:是压力,也是喜悦。大家说《断背山》是一个很纯的美国片,《色,戒》则是一个很纯的中国片,你应该感到骄傲了。其实这个念头,是人家讲了我才有醒悟。像《断背山》和《色,戒》去参赛都有一些身不由己,因为发行商说电影卖不出去,必须要走竞赛路线(笑)。竞赛是电影很好的一个指标,这次也奇怪,尤其是华语报纸,都在情色上做宣传,梁朝伟露了多少等等,拿了金狮奖就省了我很多口舌去解释。

  林奕华:第一次看报纸是说有三十分钟的性爱场面,可是好像电影里没有这么多,您要不要澄清一下?否则观众会很失望(笑)。

  李安:我没有计算,其实大陆版剪掉的还有一些杀人的镜头。大陆电影局跟我解释过,所以我自己来剪。因为很多演员最好的表演是在床戏里面,床戏演到头的表演是一种终极表演,有性经验的人都知道(笑)。

  林奕华:你对很多媒体说,拍《色,戒》像到地狱走了一趟回来,为什么这么痛苦?

  李安:最主要是拍床戏,(这个)对我来讲是很不容易的事。这次难度最高,有很多人问我那些姿势是怎么想出来的,除非是专门拍色情片的人,都会不好意思。因为这是一种私密的行为,大家关起门来做,谁都不会去讲。但是用电影的手法拍,不管怎样的艺术包装,不管有多少戏剧上的理由,也不管理由有多光明正大,毕竟这是床戏,是两个人脱光了的戏,这对我们一般人来讲很困难。《断背山》之前我没真正拍过亲热戏,到《断背山》时,我真的觉得必须要到这个程度,后面的故事才讲得通。当然以前也有拍过床戏,几乎要闭着眼拍(笑),可这一次这部分是戏的核心。我和两个演员都是戏剧表演的狂热分子,想看看在地狱下面演戏到底是什么样子,这对我们有很大的吸引力。对汤唯来说好像很轻松,比较没事,因为这是她的第一部电影,搞不好她觉得拍所有电影都是这样子(笑)。对梁朝伟就是很大的突破,我觉得最大的是心理障碍。

  林奕华:发行对于商业电影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命脉,《色,戒》被评为NC-17级时,我在想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李安:对我来讲,我对发行商有一个责任。投了这么多钱,如果不能发行我对不起他。不过还好,发行老板,包括制片、编剧,从第一部片子就开始跟我合作。我剪出片子后他们就明白我的意思。NC-17不是我的事情,虽然每次我都给他们更难发行的东西(笑)。对于电影人来讲,这是一个很大的幸福。做了这么多片子,走到现在,赚到一个可以玩这种东西的机会,我们心里有很多幸福感。梁朝伟这么好的演员,演这样的戏他都做到了,他们两个人脱光了摆在床上,在片场里,完全是最好的拍摄机位摆在眼前,他们修几辈子都没这个福气。我今天不做,不下狠心,会永远后悔,几辈子也没这个机会的。

  林奕华:李安导演看上去很乖,可是看《卧虎藏龙》、《绿巨人》等很多作品,都贯彻一个主题,如何反抗父权和压抑,你觉得呢?

  李安:我也不晓得为什么,父亲对我很好(笑)。拍《绿巨人》时我奇怪,为什么“好好先生”会有那种能量。我在青春期没有反叛过,是不是现在才到青春期(笑),我是很晚熟的人,可能是中年危机跟少年的反叛搅在一起吧。可能要到易先生的刑房被打了才会招供(笑)。我常常觉得就像赛马一样,两边挡起来,一开赛就往前冲,骑马的人、经营马场的另外有人,我是电影的奴隶而不是电影的主人。等我跑不动了再被人宰割吃掉,大概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子。

  ■导演支招

  “华语市场,看着饼大吃不下”

  中国电影市场绝对有,而且不在台湾、香港。中文市场的潜能非常巨大,甚至超过英语市场,可我觉得我们很缺乏电影文化,真正有电影文化、健全发展的地方只有香港。台湾衰落了,香港我也眼见着它衰落了,所以大家往大陆跑。这是我们的现实状态。可这个市场过去几十年拒绝自己文化的根。在这样的荒土上面,突然想跨越到好莱坞前面,我觉得是一种好大喜功,套用大陆的术语是“假大虚”。基本的电影语言,还有西方的电影片型是一百年建立的,我们并没有那个基础,所以看着大饼吃不下去,也没食物给别人。这是一种社会现象,你去骂一两个导演,或者几个政策,我觉得是把问题简单化了。

  这几年下来,尤其是《卧虎藏龙》之后,我觉得市场越来越大,但能做的东西大家都在摸索,我也在摸索。这需要社会文化到某一个层次,需要养分和时间,比如我们今天办奥运会,把所有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拿最多的金牌,请全世界最好的设计师盖最大的建筑……就可以做到吗?真的不是这么一回事。社会文化是需要柔性的,慢慢自然发展,这是一个社会文化“匹夫有责”的问题。

  所以我现在看很多电影,不是看导演的成败,而看他怎么在挣扎,看努力的痕迹。环境再差,永远会有电影的狂热分子,他会想办法,关到牢里都有办法拍一个东西出来。有时我会想到塞尚、凡·高的画,他们本身不是很好的画家,画一个东西都画不像,可从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挣扎,或许这就是艺术的本身。还在做电影的,还在梦想的人都难能可贵,希望社会不要指责,我们真的需要更多帮忙。政策的指导,发行商的智慧,文化工作者的引导都很重要。我们没有答案,只能尽自己的一份努力。华语文化经历过断层和磨难,现在开始要有一个主导的样子出来,我们也会很贪心,怎么承接过去、适应现在的市场,对整个世界将是一种滋润,我觉得整个过程是很复杂的。(特派香港记者 徐词)



名人访谈
Email: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