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访谈]

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

芮成钢          录入于 October 03, 2010 at 03:03:5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再访巴菲特与盖茨(2)(2010-09-30)

拥有多少钱并不会改变我的生活

芮成钢:沃伦先生,很荣幸今天能够请到你来参加我们的节目。查理芒格今天告诉我,他并不是很赞成你和盖茨这样的非常高调的慈善活动,他说他会直接把钱捐给需要的人,并不会组织一个像这样的活动或者晚会,你对你的老朋友有什么想说的吗?

巴菲特:我会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做法。我们做的只是为感兴趣的人们进行解释,在美国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们在美国的时候,我们可能联系了80个人,其中只有40个人对此感兴趣。我们很高兴有40人对此感兴趣,我们也不会因为其他不感兴趣的40人而生气。

芮成钢:你赚了很多的钱,现在你又把这些钱还给社会,为什么要一开始就努力赚钱呢?

巴菲特:我很享受我所从事的工作,我并不是为了赚钱而工作。我想要赚钱,那是因为这是我为成千的投资者所做的工作,我希望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有一个很优秀的记录。我为我今天从事的工作感到高兴,我在25岁的时候会为此感到高兴,现在我依然为此感到高兴。如果我现在回到25或者30岁,我当然会更加高兴,但是我现在已经感到很高兴了。我到底拥有多少钱并不会改变我的生活,所以我认为,现在应该是捐赠一些东西的时候了。并不是要捐赠我现在必需的财产,而是捐赠出那些我现在并不需要的财产。我四年以前就做出了这个决定,决定了我如何捐赠这些财产。

芮成钢:有不少你接触的中国人,他们在20年前刚刚开始的时候非常的艰苦,过着十分贫穷的生活,甚至是10年之前,有些人认为现在出现了一个过度补偿的效应,他们想要享受美好的生活.

巴菲特:我完全支持

芮成钢:有的时候,他们确实相信,财富金钱等于快乐。

巴菲特:不。不。不。爱等于快乐。如果有许多的人爱你,那么你就是一个快乐的人。健康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是那只是运气,我在健康方面只是运气很好。如果你让我在200亿美元与爱我的20个人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我会选择爱我的那20个人。

绝不会减持BYD

芮成钢:你很少在美国之外进行投资,但是这次你却在美国之外进行了投资,你在他的公司见到了什么?

巴菲特:我看到了一家在世界上都可以说是一流的公司,如果你看一下他们从1995年的记录,从30万美元开始,或者是短短的七年之前,公司开始进入汽车市场,这家公司都取得了历史上没有人取得过的成绩,他完成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见过,无论是在汽车行业,还是从我一生的经历来说,他是一个很神奇的人。我一直没有发现这家公司,我希望我可以早一些看到这家公司。

芮成钢:你是乘坐比亚迪的车出现的,查理芒格甚至戴了一条比亚迪的领带,你们对于你们投资的公司和产品表现出来的支持显得非常的开放。

巴菲特:我认为这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非常棒。我认为这家公司在未来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没有人能确保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们在非常严肃的从事着一件对这个星球很有意义的事情,当谈到电力汽车,太阳能等等,这样的话题会影响成千上万的人们,也许会上亿。这是一家非常重要的公司。

芮成钢:我了解了,你目前还没有要卖掉你持有的部分比亚迪股票?

巴菲特:不会,不会,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我不敢保证我不会买进,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卖掉这些股票,我会一直持有这些股票很多年,也许会一直持有它们到我离开人世。

我希望伯克希尔公司成为一个教学项目

芮成钢:你对你自己的孩子们说过什么?你给他们留了足够的钱,保证他们有个美好的生活吗?

巴菲特:当然。他们有足够的钱来过好自己的生活,如果我在他们之间平分我的财产,那将是很夸张的。我的每一个孩子都会过得很好,他们非常的感激,他们知道他们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非常的幸运,他们在教育和健康需求方面等等都被照顾的很好,但是他们并不会只是因为是我的孩子就变得异常的富有。

芮成钢:你已经80岁了,你有没有认真考虑过,谁会成为你的继承者?

巴菲特:你所说的继承者就算是选出来了,也许也会因为一件事情而发生改变。当我和我的董事见面的时候,这是我们会议的一个主要的议题。现在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内至少有三名候选人,他们中的每一个都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执行总裁,他们也都有着我所不具备的一些优点,如果我今晚不幸离开人世,第二天早晨,董事会知道要选择谁来接任。如果我在五年以后离开人世,也许这个选择会发生一些改变。在公司管理层,我们至少有三名,其实还有更多,比较活跃的人。这三人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受到董事会的欢迎,来接替我的职务。

芮成钢:谈到你的遗产,无论是给你的孩子们,或者是你孩子的孩子们,你认为留给他们最大的遗产是什么?

巴菲特:我喜欢成为一个老师。在下一个学年,在奥马哈有48所学校,包括大学、学院等等希望我可以去。我喜欢教学,我把整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看做一个教学机构,我和我的伙伴查理芒格对应该怎样进行生意运作等等有着自己一定的理念,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就是一个展示项目,我们希望它会成为一个教学项目。

我并不追求完美,我还会继续犯错

芮成钢:在中国,有许多的人为了与你共进午餐,愿意出几百万美金,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他们与你共进午餐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学习赚钱的秘籍,是这样吗?

巴菲特:很有意思,这样的午餐已经开始有大概10年了,人们来的时候也经常会带上他们的家人,我们一般会在一起聊天大约三个半小时,其实他们想聊多长时间都可以。有一些谈话是与投资有关的,但是也有许多的谈话时关于生活,家庭以及其他的一些问题,他们想聊什么都可以。到目前为止,人们在午餐之后都感到很满意。晚餐谈话的内容并不仅仅是局限在怎样进行股票投资或者一些相关的事情上。与我共度午餐的很大一部分人都已经是成功人士了,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负担得起这次晚餐。

芮成钢:在投资上,你只有一条建议,那就是长期投资,要放长线,钓大鱼,具体怎么做?

巴菲特:寻找一个有着诚信合理管理的优秀企业,寻找一个你了解的,并且确信在今后的5年,10年,20年都会有良好表现的企业,然后,并不要太在意股票市场,在合理的价格买进他的股票,你并不希望去买一个过分受欢迎,大家都在争抢的股票,在一个合理的价格买进,然后就不要关心价格了,就像买进一个农场,你买进农场是因为农场会生产东西,你并不会每天或者每周都去关心农场的进展,你在农场的生产基础上,做出一个合理的判断,来发现农场的产出,比如庄稼。这就是我对待生意的方法,股票只是缩小的生意。

芮成钢:在每一个投资者的历史上,都有着起起伏伏,你认为现在是你投资事业的低谷吗?回顾过去的十年,你是否有现在会做不同处理的事情?

巴菲特:我犯过各种错误,我还会继续的犯错误,这是我可以向你保证的。如果你每天、每周都会进行决策,你肯定会犯错误,你不能让这些错误去伤害你的财政状况,不能冒这个风险。这并不会让我为难,我并不追求完美,我会犯错误,没有人是完美的。我认为,明天总会是最美好的。

9月29日下午3:30专访查理芒格 地点:中国大饭店

我不会让比亚迪的股票受到任何影响

芮成钢:比亚迪最初吸引你的是什么?现在中国都在谈论新能源,比如电动汽车。但是在中国,我们也担心在新能源出现泡沫。

芒格:当然,我们当然担心存在泡沫。中国人民历史上就很好冒险。所以中国政府要一直理智和富于决断力。我认为,泡沫对中国绝不是好事。我认为,产生泡沫的可能性很大。中国的股市存在猛涨猛跌的情况,当然,每个国家的股市都是这样。但是我不会根据猛涨猛跌的行市决定是否投资,我一直跟踪的是长期表现。在比亚迪的投资上就是如此。

芮成钢:在投资比亚迪的事情上,巴菲特先生和你是否很容易就达成共识了?

芒格:对我来说,这不难。我一般做决定时不会犹犹豫豫,在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有我们这样不同寻常的人物,我们创造了很多商业奇迹,我一般不会跟着涨涨跌跌的形式走,我会根据审计的记录做决定。

芮成钢:那么,现在是否是时候出售部分比亚迪股票呢?

芒格:这不是我们的风格。我是芒格家族的一员,我不会让比亚迪的股票受到任何影响。

芮成钢:到底是什么让你们对比亚迪着魔?王传福自己没有发行股票,他自己就是股东,这有点儒家的味道。

芒格:他没有公开募股,而是把股票分给自己的员工,这是儒家的文化。亚洲国家的公司内部有裙带关系,但是比亚迪公司就没有王传福的裙带关系。他工作起来真的很努力,他希望员工通过技能和奉献得到提升。对投资者来说,这样的体系更好,公司的管理也比家族企业的管理更好,它们(译者注:比亚迪与家族企业)有巨大的差异。

我希望自己不被人所知

芮成钢:你和巴菲特先生已经是近半个世纪的搭档了,但是巴菲特先生总是占据头版头条,而你永远都是幕后英雄。这是你们合作的一种策略,还是你的个人性格使然?

芒格:事情就是这样,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我并不像比现在更有名。我希望自己不被人所知。

芮成钢:有人说,在您与巴菲特的合作中,您才是真正的驱动器。

芒格:我不这么认为,巴菲特才是驱动器。我只是第二号人物。他比我重要的多。我觉得这样挺舒服的。

芮成钢:在过去几年中,您在公司里的角色是什么?

芒格:我一直在起很关键的作用,即使最伟大的人物也需要副手,我一直都很重要。我们有很多共同点,也取得了很多成就。其实我没有那么知名,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我更愿意自己低调一点。

芮成钢:是什么让您选择巴菲特为合伙人?您看着他的什么品质?

芒格:能力和忠诚,二者的良好结合,而且他本人也很有趣。

富有的生活就是良好的家庭生活

芮成钢:在慈善事业上,世界存在不同的风格。有欧洲风格,也有美国风格。欧洲风格是,越低调越好。

芒格:欧洲的风格是,越低调越好。但是欧洲慈善并不完美。意大利模式、法国模式、甚至是德国模式都没有那么好。荷兰的慈善模式稍微好一些,这跟历史有关。欧洲整体的慈善事业规模不大,甚至在英国也是如此。美国的慈善事业规模较大,荷兰也是。亚洲也不行,他们正在学习。

芮成钢:你已经来中国一段时间了,你对中国富人的大概印象是怎么样的?他们跟其他国家的富豪有什么不同?

芒格:我确实遇到一些的富人,而且为数不少。但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富豪都会犯错误,我想任何国家的富豪都会出现欺诈行为,他们的竞争力是被利益驱使的,野心勃勃的,好冒险,好赌博,纯粹就是在利益的驱使下。我并不是因为他们富有才钦佩他们。在过去几天,我也见到其他的中国富人,他们也是很好的人,为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芮成钢:在您眼里,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富有的生活?

芒格:富有的生活就是良好的家庭生活,这也是儒家的理想境界。活到老,学到老,发挥道德模范的作用,不仅有智慧,还要用你的智慧使世界、家庭、朋友变的更好,这其实是很简单的原则。我认为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有这样的原则的,但是在美国和中国都有这样的趋势:有些人对冒险过于沉迷,甚至有的还是明知故犯。

芮成钢: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让你羡慕的生活?

芒格:是一些很有魅力的人——能够与很多人融洽工作。关于每天不断地学习和尝试,就像托马斯·爱迪生那样,不断尝试,不断检测,不断把有效的东西融入社会,测试、测试、测试。这种生活非比寻常,很让人羡慕。这就说我理想中的让人羡慕的生活。而我极端反对沉迷于通过赌博获利,这样的现象在美国和中国都很多,政府应该制止这样的行为。中国政府会制定一些法规制止这些行为,但是美国对比比较放任。

再访巴菲特与盖茨(1)(2010-09-30)

早上7点半到,遇到同事,大家不约而同的都问:睡得好吗?有几个钟头?

在这里再次感谢一起努力的同事们,大家都是玩了命似的,这几天几乎都是不眠不休。

昨晚在分别对话了巴菲特与比尔,当时的感觉就是他们是“互补型”。而当今早,他们一起坐下来和我聊天时,这种“互补“体现得更充分。

比尔明显喜欢巴菲特在自己身边,每一个问答过程中,他都会频频与巴菲特互动交流。就像一个大男孩,和自己的哥儿们闲话,完全忘了有三台摄像机对着他们,很自然。

同事说,忘了问问盖茨是否看《The Big Bang Theory》,会不会喜欢Sheldon。其实,盖茨的身上,确实散发着浓浓的TBBT里的那种Geek的逻辑科学男孩的气质。

整理了一下这些天的采访内容,与大家分享。

9月30日上午8:00 对话巴菲特与盖茨

慈善始于家庭

芮成钢:首先,美国有一古老谚语:慈善始于家庭。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对家庭的责任也是一种慈善活动?

盖茨:慈善始于家庭,这意味着,对家人尽责是你的首要义务。它也意味着,你要观察四周是否有需要帮助的人,给予他们帮助。大多数人都是身边学会第一次施与。随着他们施舍经历的增多,他们可能会开始放眼整个国家、甚至世界。你亲眼所见后,就会发现最好的方法。

巴菲特:在美国,大多数的捐款都是流向教堂。理论上,教堂对人们来说是一个很普遍的捐赠渠道。他们也会捐赠给当地的学校、本地慈善组织等等,这些都是很容易为人们所接受的,是很好的慈善途径。

芮成钢:您年轻的时候,比较吝于花钱。您现在对金钱的态度改变了很多,是什么改变了您的态度?您现在如此慷慨。

盖茨:刚开始的时候,我很穷。而到了35岁的时候,我所拥有的金钱已远远超出我们家人所需要的数目。我发现我的财富能以超常的速度增长,因此晚些年后我对拥有多少金钱已经比较超然。与其在六十岁的时候捐赠几百万美元,也许我到七十岁的时候捐赠几十亿,对社会来说更有利。我一直都有一定数额的捐款,但最重要的转折点是五年前。

芮成钢:那您是一直都如此慷慨地做善事的吗?

盖茨:做慈善时,我们很少谈及孩子。给孩子们的金钱数目,可能会有损于他们的自我发展动力、人们看到他们的方式、他们的职业发展、以及他们走出社会寻找自我道路的方式。我在教育上、生活上尽力给了我的孩子们所需的一切,但他们必须靠自己的努力去赚钱。给孩子们留下几十亿的遗产,对他们自身及整个社会都是不利的。

慈善是全社会的事

芮成钢:在我看来,您呼吁美国富人将财富捐赠出来,是个正常的社会现象,比如说,在美国人们需要缴纳15-20%的税。但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准则,说富人应该将百分之多少的财富捐赠给社会。那么继您之后的捐赠者,是否知道他们该怎么做?

盖茨:有两个目标,一是人们需要明智地捐赠, 通过善举互相学习,我们也鼓励人们在更年轻的时候投入这一事业,即使是同等数量的捐款,你在年轻时会更有活力,更清楚世界上正发生什么事,这会有助于你的成功。捐赠得越早,影响会越大。富人们不需要一个准则,来要求他们捐款,即使他们不想捐赠,也是个人选择。但有先例的话,人们可以相互模仿,他们会更享受善举,也会带来更大影响。

巴菲特:我成长在一个几乎没有人会捐款的时代。我们现在的行为当然不一样了,他人的行动会影响你,你所尊敬的人对你的影响尤其大。如果我们成长过程中,看到人们都会慷慨捐款,这会影响到我们。另外,一旦开始了,捐款和善举都会随时日增多。很少有人会逆水行舟越捐越少。可能每次捐同样的数目,但不会越捐越少,大多数时候,捐赠得数额都会越来越多。

巴菲特:他们看到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我很少看到有半途而废的人,至少在过去六个月中,我们看到人们已经变得越来越慷慨。当你开始进行慈善后,你的捐赠会升级。

盖茨:一开始你会觉得可怕,因为你取得成就后,你积累了几十年的知识,有一个清晰的道德观,知道周遭发生什么事。而在慈善事业中,价值观也许截然相反,奖学金对孩子们会有什么帮助,科研基金如何改变社会,环保投入是否会有成果。较早时你会犯一些错,所以你会希望有人与你分享经验,或并肩作战。但当你亲眼见到你所资助的孩子时,你会更有动力将慈善进行下去。通常人们都会越来越投入。有一个很好的例子,你怎样教人们成为更好的老师,并让他们享受这个职业。其实政府并不想改变现状,但是如果我们投入一些资金,让老师们尝试一些新事物,他们就会受到鼓舞,这样这笔钱就花得很值。美国政府每年花费600亿美元在儿童的基础教育上,这是一项很巨大的工程,但是政府不能独自做出那么多创新。

信贷似火

芮成钢:我们现在把话题转到昨天慈善晚宴的商业问题上,在中国现在有个说法,说资金在中国真的不算什么,因为世界有很多的资金涌入中国,突然之间整个世界的资金都来到中国,很多人都是某个基金的总裁,那么这么多的资金在中国会不会带来收益的减少,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盖茨:资金的运转取决于某个地方的利率,只要时机合适,收益不是问题。可以在科技中投资,产生长期的影响,提升教育体系质量。中国在基础设施、火车、道路等投资很多,他们有很大的价值,因此很多的资金都被投入了基础设施建设。

巴菲特:资金在运转,机会也是,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我年轻的时候,人们在支付我工钱的时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总的来说,资金可以给一个国家带来信心。但是如果人们期待过高,就会出现问题。但是,对一个国家来说吧,引入资金总是比输出资金好。

芮成钢:另一个只要问题是关于信贷这一基本问题,很多人认为我们的金融危机是由原因的,很多政府为了减轻负担而大量发行货币,或者增大信贷量,这给银行、个人和社会带来了不平衡。那么应该如何正确看待信贷问题,是否应该避免这个,我们今天是否可以透支明天的钱?

盖茨:信贷很重要,但我们应该明智地使用它,因为它可能会很危险,不管是在个人层面还是在公司和国家的层面。比如年轻人的健康保险,他们没有足够的储蓄来完成这件事,他们必须借贷,这就给房市也带来了危机。因为每个家庭都需要住房,这样房价就不断上涨。可以肯定的是,过度地使用信贷是美国金融危机问题的主要根源之一。他们做得过头了。可笑的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每个人又都变得很保守,他们想要更多的储蓄,政府也很欢迎人们储蓄,希望能够达到平衡。

巴菲特:信贷就像火一样,它很有用。但是有些人有些国家不能很好地处理信贷问题。您也看到了美国经济需要杠杆作用。在2008年信贷危机之前,美国公众都想降低信贷。信贷危机不是个人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自我调节的机制,用更多的资金来解决信贷问题变得越来越诱人,这就说信贷的危险所在,并且会在全球传播。政府会用他们的权利给货币施压,来解决信贷问题。

芮成钢:有人说市场是可以预测的,比如说巴菲特可以坐拥大笔金钱,静观其变,一旦危机发生,就出手,获得巨额利润。但是还是有人认为,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你需要在市场上平均地投资。对你们来说,这两种方式,哪种更好?

盖茨:虽然你不能预测市场,但是时间一长,一家公司的价值就能显现。而巴菲特能累积上亿的资产,都是因为他能在一定范围内感知信息流,但是我对市场了解比较少,不过我还是清楚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明智地做生意,而非只关注市场。

巴菲特:我可能会在适当的时候有足够的资金,我们都想要大量生意机会,但也需要良好的时机。我们不用担心机遇问题,关键是市场价格问题,因为有时候你的机遇很多,而有时少。即使是2008年秋天,很多人都说我下周或者下个月就会退出市场,但是我却赚的很多。

9月29日晚上8:30 专访比尔盖茨

不管来自什么阶层,你都应该做出贡献

芮成钢:中国媒体对此次慈善盛会,进行了隆重的解读,他们认为这是一场盛大的宴会,他们都说您和巴菲特先生在劝中国的富人捐款。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子?

盖茨:这是个很重大的话题。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阶层,你都应该做出贡献。中国确实是一个成功的国家,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了很大的收入差距或者贫富差距,政府在这方面需要起建设性的作用,但是慈善事业也要起重要的作用,这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很高兴媒体能关注这样的事情。这次的晚宴就是讨论这样的问题,人们可以提问,也可以问我们的相关经历,其实我们不知道中国的慈善事业是怎样进行的,但是中国也有自己的慈善事业模式,我们也见证了这个。很明显,也需要不断学习,因为在过去30年财富是不断发展的,还有很多需要做。

芮成钢:你和巴菲特都呼吁世界上的富人捐出他们大部分的财富,有人说我们不需要这么高调,欧洲人说我们只要把钱捐给需要的人就行了,而不是让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

盖茨:在美国,我们都认为人们应该互相学习,学习怎样与家人和同事相处,学习怎样在年轻的时候解决问题,学习如何向有才能的人做出决定,我们认为开放性和对话是很好的,那些自愿捐出他们财富的人都是非常成功的。中国可能有不同的方式来处理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之间有某种共同性的话,我们也愿意提供帮助。

芮成钢:您的基金会对中国贡献很大,现在你们关注的焦点是什么?

盖茨:当然,我们关注那些最贫穷的人,但我们也得关注其他的人,比如我们过去对乙肝携带者提供了基金援助,以及一些与肝炎、艾滋病等有关的疾病,这些都是传染性的疾病,在社会上具有广泛性。建立一个让这些人变得健康的体系是很容易的,我们也找到了一些愿意提供资助的人,实际上我们是很成功的。我们同时也在寻求与中国合作,去援助其他国家。这样的话,中国的农业模式、疫苗等可以在这些国应用,中国还可以用贷款帮助这些国家,改善他们的形势和人们的生活。

我只是一个家庭男人

芮成钢:你曾说,哈佛教会你所有的事情,除了给予和回报。当您还在组建微软的时候,有很多人谈论的是你的反垄断问题。但我们现在更多的把您与慈善联系起来,好像您现在完全从商业转向慈善,您是一直这么热衷于慈善吗?

盖茨:我特别热衷于微软的工作,我特别喜欢这种全身心的工作。直到10年前,我捐出了200亿美元,但是慈善事业在2年前才成为我关注的事业,现在我有2份工作了,这真的很精彩!人们可能对此有争议,但是你可以看看,很多人对此的反应是积极的。

芮成钢:您所做的事情不仅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别人。我所见的比尔·盖茨和30年前很不一样,您和梅琳达一起为慈善事业做贡献。

盖茨:我自己看到孩子们用上电脑也很满足。看到他们学习、交流,利用创新生产新的疫苗,给农民培育新型的种子,它们都来源于个人电脑变革,这些都让我非常满足。我特别注重变革,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学到了穷人的困境,知道了什么是疟疾,知道了我们可以消除天花,这些实际上都是我现在所关注的。通过去这些国家,见这些人,我真的很感动,这也让我能够重新为这些事做出自己的贡献。你知道的,我也不是什么与别人不一样的人,我很勤奋,我喜欢领导人们做这些重要的事情,这些其实与在微软工作的技巧是一样的。我现在变老了,我有孩子,我理解母亲的痛苦,当时死亡的孩子比现在多。是的,我只是一个家庭男人,我的基本价值观是在我父母的影响下形成的,他们都有慈善之心。

芮成钢:当您与中国的一些商人和富人见面、就餐的时候,你会知道他们也是白手起家。30年前,他们都是穷人,甚至20年前也是这样。他们的生活中有很多戏剧性的变化。30年前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比世界平均水平要低,现在大家都想补偿。

盖茨:实际上,这群人也有很多不同的种类,我不会冒昧的让他们去做什么,他们其实也创建的公司,带来就业机会,这真的非比寻常,他们有机会来改善中国社会,以及整个世界。这不仅可以通过他们创造财富来实现,也可以通过回馈社会来达成。每个成功的人都能买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但是每个人的需求都是有限度的,他们自己也能看到这样的限度。但是在谈到把自己的大部分采访给社会的时候,你同时也可以养活你的家庭,满足你的需求,甚至获得一些乐趣。但是如果你很明智的话,你会用这笔财富去赢得巨大影响,你有很多选择,但是你要选择一种合适的方法。

芮成钢:什么能够带来满足?

盖茨: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复杂的感情,我有孩子,这让我很快乐。但我遇到一个问题的时候,如果我能出力解决它,我会觉得非常好。我非常幸运拥有眼前:我有像巴菲特一样的朋友,我们能够互相学习,开玩笑。当我来到中国,看到这么巨大的发展,我对这里的进步感觉非常棒!这里又很多的创新。与200年前相比,世界进步多了。我对自己的出身、教育合年代感到很幸运。

对话巴菲特、盖茨 (国贸三期)


对话比尔盖茨 (拉菲特酒庄内)


对话查理芒格 (中国大饭店)

“互补”的巴菲特与盖茨(2010-9-29)

昌平的拉菲堡酒庄可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热闹过。越是有严格的一、二、三层安保,越是引得媒体在警戒线外围堵守候。当我和我的同事开车进入时,不少媒体拿起机器拍摄我们,以为是赴宴的某位富豪。听见有人说:“记车牌,回去查查是谁的车。”

如果不是因为上午的飞机晚点,我们的采访原本应该是下午在中国大饭店进行。但也正因为晚点的航班,使得我们能被允许在今晚进入“神秘”的酒庄。

事情往往这样,你越是遮掩,越是撩动人的神经,就越会引来关注与追踪,惹来诸多猜测与流言。

比如说这个所谓的“慈善晚宴”,其实后来发现,这是一场没有晚餐的“晚宴”。巴菲特与盖茨和到来的中国富豪们主要是圆桌会谈,场外备了些酒水餐点,类似小自助的形式,以防现场有谁饿了可以随便吃点。实际上,巴菲特和盖茨在会谈结束后就离场,来接受了包括我在内的三路媒体采访。后来盖茨告诉我,“我们就是和他们聊了会儿天,一场对话而已。”

其实这一切本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就是两个美国人邀请一些中国人,聊聊彼此感兴趣的话题。没有任何“劝捐”的说教,也不是什么豪华的晚宴。

问题在于,组织者把一切搞得很神秘,而透露出来的又是“富豪”、“裸捐”、“仅限邀请”等这样的玄乎字眼,将公众的神经撩拨到兴奋的高点。而媒体们也发挥了各自最大的功力,绞尽脑汁的要得到哪怕一点点独家消息。造成的结果就是,流言四起猜测不断,越传越走样。最后反而对这样一个普通的中国之旅起到了一些负面作用。

其实,大方一点,透明一点,对媒体更开放一些,结果应该会更好。这个道理放大到国家外交层面也一样。当一个国家逐渐强大,引起世界关注时,应该坦然大方的应对世界媒体的目光,更充分的有效信息沟通才能消除误会。越是表现得“神秘”,让人猜不着头绪,越容易引起误会。

巴菲特与盖茨是风格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巴菲特好热闹,像个老顽童,喜欢媒体,高调。而盖茨则更似一个书生,沉浸在自己的逻辑世界里,不喜欢媒体过多关注自己。因此二人更像是一个“互补”的组合。在我的采访结束后,盖茨得知后面还有采访安排,有些不悦。他看起来并不喜欢公关公司给他的这些安排,但也还是给了他的朋友巴菲特十足的面子。他对我说:“其实我和沃伦的风格不同。”

有意思的是,在下午采访巴菲特的投资搭档芒格时,芒格也对我说,他自己并不认同如此高调的做善事。“默默做就好了,为什么要这么大声?”晚上采访巴菲特时我向他传递了芒格的观点,他哈哈大笑,说,你知道,每个人做事的方式都不相同的。

不过,巴菲特与芒格在对byd的支持上,方式是完全一样的:力挺。带的领带上都印满了byd的logo,谈到王先生时,言语种充满了爱意。而我觉得,巴菲特的这种浓浓的爱,主要是因为“爱你等于爱自己”--手里握了10%的股份,“你好,我才好”。很商人。

盖茨则不同。08年辞任后,他对商业的关注大大减少。我问他,看到周围的人,人手一个ipad或者iphone时,是种什么滋味?他说,这很好,steve的公司促进了整个it行业的发展。回答是站在行业领袖的高度去俯瞰整个行业发展,而并不是把乔布斯看作自己的竞争对手,颇有种“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洒脱。

而他本人,依旧像一个大男孩,朴素简单。为了今晚的会面,他难得的系上了一条爱玛士领带,尽管他从不喜欢西装革履的束缚。不过他仍旧不喜欢也没有戴表,尽管与他谈话的大多数来宾,腕上应该都戴着价值不菲的世界名表。


平常心看待“巴比”中国行(2010-09-27)

晚上18:53,比尔盖茨在其开通的微博账号上发了第一条微博。不到3个小时后,超过2万人成为他的“粉丝”。

随着巴菲特和盖茨今天抵达深圳,他们开始了不可避免的“被围观”之旅。有媒体同行争取到了今晚比亚迪招待晚宴的报道机会,在网站上开辟了专门页面,时时更新晚宴的每一个细节。于是,包括巴菲特给晚宴嘉宾带来了皇后雪糕、巴菲特谈吉他唱了两首歌等诸多细节都通过网络、微博一一传递开来,成为大众热议的话题。

任何有机会参与或接近“巴比”行的人都在试图用最便捷的渠道传递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媒体同行们更是早已摩拳擦掌,多家媒体都得到了采访二人的机会,我自己也将在未来几天与他们有几场对话。

媒体为这场行程预热了很久,而他们此行本身也被贴上了很多的标签:慈善秀、豪门盛宴、裸捐... ...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豪门盛宴”这样的说法。我更愿意把巴菲特与盖茨的中国行看作两个普通美国人的普通旅行-两个有钱的美国富人想知道中国富人怎么做慈善的,请你一起吃个饭,看看彼此是否可以合作。

但媒体在热情追逐的过程中夸大了此行的目的,巴菲特的晚宴被看作是豪门盛宴,或者富豪们的闭门会议,能受邀被看作是种荣誉。也有人认为这是场“鸿门宴”,赴宴者被迫要承诺捐出至少一半家产。这样的谈论使得一些接到邀请的中国富豪们有些害怕,去或不去似乎都不妥当,哪怕你是真的没空去。

我不反对媒体对“巴比”行的热情关注,他们是成功的财富缔造者和商业领袖,他们热衷慈善,回馈社会。无论是他们的财富积累还是财富回馈,都是值得媒体去挖掘与思考的。但媒体的观察与报道不应该失去一颗平常心,不应该显得浮躁,不应该失去冷静与客观。

我和我的团队这几天都在为巴菲特和盖茨的采访做准备,就像为以往任何一次采访做准备一样,我们将采访对象所有的光环和标签抛开,把他还原到一个普通的人。他有自己的思维方式和思考逻辑,他有自己所处的大环境大年代。我们试图梳理出他的每一个政治、商业行为背后的逻辑,努力构建出他每一个决定制定时的大背景大时代。

至于巴菲特和盖茨,不过是两个普通的美国人。而慈善和晚宴,也从来就不是什么富人的专利。公民慈善才应该是一个社会所追求的常态。而在公民慈善起步前,富人带头本身不是坏事,于是我在自己的微博上,关注了Bill Gates。


胸怀财富——独家对话比尔盖茨夫妇
Conversation with Bill & Melinda Gates
(2007-01-31)

真的非常幸运,过去的几年里能在不同的场合见到比尔盖茨并有机会问他几个问题。对比02年在纽约与盖茨的合影,这位世界首富同时也是最伟大的慈善家明显老了,但也更有味道了。02年的时候,盖茨关心的更多还是计算机与技术,03年见到他的时候,听他讲为什么应该投资去改变蚊子的基因,让蚊子不再传染疾病。 05年他和夫人成为《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06年,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他在家中接待访美的胡主席。07年1月,盖茨生活的重心进一步向慈善倾斜,我也终于又在瑞士见到了他,也第一次见到了梅玲达。盖茨总的来说是个严肃的人,但开起玩笑来,也可以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本来没有那么可笑的事,但因为是盖茨说的,大家就笑了。而把大家逗笑的盖茨又会有那么一点点窘迫和不好意思,细腻的表情让人觉得真是地球人都一样。

盖茨是一个很难一下读懂的人,因为和他类似的人几乎没有。我对他的印象是:没有明星的光彩,却是谦逊的君子;少了政客的圆滑,依然是真诚的商人,虽然有着无法计算的影响力和财富,却难得的清醒与真实。他就是他,为自己笃信的事业,在人类群星闪耀的世界里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胸怀财富鈥斺斢氡榷谴姆蚋镜亩曰 (独家)

对话比尔盖茨夫妇(节选)

芮成钢:比尔,你现在还有很多时间花在微软公司本身上吗?

比尔盖茨:在08年中以前,微软公司的董事长还是我的全职正式工作,所以我的时间还是有相当部分放在微软上。

芮成钢:那么,从去年到今年,你对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的进步满意吗?

比尔盖茨: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有很多进步,但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做的,还需要更多的进步。

芮成钢:请教一个技术问题。我们现在用IPOD,导航系统,收机,等等各种随身携带的电子用品,很麻烦。未来这些东西是否能很好的整合在一起?

比尔盖茨:会,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个带触摸屏的,囊括导航,音乐,手机,电脑,等各种功能的,但又极其容易操作的综合随身电子助理。可能5年之内就会出现。

芮成钢:我们对WINDOWS还应该有什么期待?

比尔 盖茨:过去几年WINDOWS XP的用户们都有这样的体会,就是除了操作系统本身以外,还需要到别处去下载一些软件,但今后的WINDOWS会把更多的功能内置在系统之内,比如为父母们准备的限制孩子使用电脑的软件等等。这样就不用再四处下载了。而且,触摸式的操作,触摸屏将会让操作愈发简单,让你在使用的时候几乎没有使用软件的感觉。技术的发展史上会有另一块里程碑。

芮成钢:这两年在世界各地,特别是非洲和印度常常看到你们的身影。什么时候到中国来?

梅玲达 盖茨: 我上一次去中国是1998年,我和比尔当时在中国停留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去了很多地方,从大城市到小地方都走了一遍,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际,我和比尔会到中国去,我们还将走访很多地方,城市,考察我们基金会还能为中国做些什么。

芮成钢:这几年对中国还有那些印象?

梅玲达盖茨:去年我们有幸在家中接待了访美的胡锦涛主席,他是我们见过的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一,他实在是太有魅力,太精彩了。

芮成钢;比尔和梅玲达盖茨基金会致力于让世界更美好,那几个方面你们最关心?

比尔盖茨:我们从教育开始,帮助学校解决电脑,费用等等问题。教育能赋予需要帮助的人们以希望和力量。健康问题,营养问题也一直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芮成钢:为了基金会奔走世界最难忘的一幕场景是什么?

梅玲达盖茨:一次在印度的穷学校里,孩子们都很可怜,生活条件很恶劣,而与他们的母亲告诉我只要一点点钱,她们就能彻底改变孩子们的命运。所以我们也想到要设立小额贷款金融的项目。

芮成钢;各个国家发展的阶段不一样,亟待解决的问题也不一样。为什么基金会在各个国家做的项目都非常类似呢?以后是否也会考虑针对不同的国家和需求,进行不同的项目呢?

梅玲达盖茨:我们首先要解决营养,健康等等基本的生存的问题,然后才可能去关心更高层次的发展问题。

芮成钢:你们觉得发达国家为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做的够吗?

比尔盖茨:富裕国家为发展中国家做得不够。这些国家稍微再多做一些,地球上数以亿计的人的基本营养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

芮成钢:现在大家都在谈全球的气候问题,你们对这个话题关心吗?

比尔盖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固然重要,但是我认为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帮助更是重中之重。

梅玲达 盖茨: 我们的疫苗正在给非洲的人们带来希望,这种时候,我们不应该转移注意力,而是应该把已经开始的事业认真做好。

芮成钢:几个月前在北京有幸与你们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Patty 还有负责拓展的Silvia(原克林顿副总幕僚长)一起吃晚饭,两位杰出的女士让我们印象深刻,她们说基金会目前在考虑在中国的艾滋病项目。

梅玲达 盖茨:我们基金会有一个CEO, 三个总裁,他们都有很强的企业背景。我们正在和中国政府的有关部门一起商讨基金会在中国的发展。艾滋病将使我们目前主要的关注目标。

芮成钢:那你刚才提到的小额贷款项目呢?这也是中国需要的,对中国来说,减少城乡,贫富,沿海和内地的差距,是一个比控制艾滋病更大的挑战。

梅玲达 盖茨:我们当然也会考虑。

芮成钢:比尔和梅玲达基金会在其他国家也有不少农业的项目,也会在中国支持农业的项目吗?

梅玲达盖茨:我们基金会一直在关注中国农业的成功经验,我们想把中国农业扶贫等方面的经验介绍到世界其他国家去,供他们所借鉴。

芮成钢:你们两个人在基金会的发展方面有什么分歧吗?

梅玲达盖茨:没有什么大分歧,小的不同意见总会有。我们两个人的侧重点不一样。比尔读的书更多,而我走的地方更多。我们会常常在一起散步,然后比尔会把他读的书一章一章的讲给我听,而我也会给他讲我的见闻。

芮成钢:我知道你很爱读书,现在在看什么书?

比尔盖茨:关于一些全球话题和基金会管理方面的书。

芮成钢:你现在和巴菲特的联系还是依然紧密吗,经常在一起讨论基金会的事吗?

比尔盖茨:当然,沃伦(巴菲特)从十几岁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对事业的方向非常清楚。他对小额贷款金融的项目非常感兴趣,提了很多很多建议。

梅玲达盖茨:比尔和沃伦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他们也经常在网上交流,从一篇好文章到一幅好玩的漫画。他们都会一起分享。

芮成钢:梅玲达,我们注意到前些年,你一直很低调,而这两年却高调了许多,公开场合的露面和讲话也越来越多了。有特殊原因吗?

梅玲达盖茨:我教育我的孩子要做一个勇敢,公正的女人。要去给世界上没有声音的人以声音。要去做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我想要给孩子们树立个好榜样,自己要以身作则。

芮成钢:谢谢,希望在北京见到你们。



名人访谈
Email: 名人访谈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