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访谈]

郭海涛和他的纪录片《伶人故事:漂泊在纽约的追梦人》——专访费城独立导演郭海涛

世界名人网记者 缘份          于 July 18, 2013 at 20:49:19: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记者按: 2013年6月22日,费城独立电影导演郭海涛电影放映交流会暨《伶人故事—漂泊在纽约的追梦人》后期制作资金筹集酒会在休斯顿HESS CLUB举行。120多人到场参加了酒会,现场气氛十分热烈。郭海涛导演自幼喜爱文艺,热爱写作。生物化学专业本科毕业后,先后在武汉,北京,沈阳, 德州大学城,费城,纽瓦克,圣地亚哥等多个城市的大学、研究所和公司从事生物医学和生物燃料研究工作。2009年作为系里唯一获得全额奖学金资助的学生, 进入费城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电影与媒体艺术学院(Film& Media Arts)攻读艺术硕士学位。就读期间, 写作剧情长片电影剧本1 部, 执导英文话剧4 场, 创作并拍摄剧情短片7 部, 纪录短片3 部, 纪录长片1 部 。纪录长片<<大卫与帕翠西>>(<>)先后获得天普大学完成基金,费城独立电影基金资助,入选第14 届孟买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14th Mumbai Film Festival), 2012 广州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主竞赛单元(2012 Guangzhou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 并在第9 届中国独立影像展(9th China’s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中被评为年度十佳纪录片。纪录短片<<老唐>>入围2013洛杉矶亚太影展(2013 Los Angeles Asian Pacific Film Festival), 并在2013美国蓝宝石电影节(2013 Diamond Film Festival)中被提名为最佳纪录片; 剧情短片<<母与女>>入围2012下一框国际学生电影节(the Next Frame International Student Film Festival)剧情短片竞赛单元。 剧情短片《免费送餐》, <<新年快乐>>《电影院的那些事儿》,《心之谎》,《等》,《好久不见》,《电量不足》等短片作品陆续被土豆网推荐到首页,总点击量过百万。反映漂泊在纽约的京剧艺人生活的纪录长片《伶人故事—漂泊在纽约的追梦人》正在制作中。郭海涛多次获得天普大学媒体与艺术学院院长奖学金,并在2012 年获得美国纪录片之父Robert Flaherty 创立的Robert Flaherty Fellowship。

在活动结束后,本报对郭海涛导演进行了专访,详细了解了他正在制作的新片《伶人故事----漂泊在纽约的追梦人》(以下简称《伶人故事》)

记者:你是怎么想到要拍《伶人故事》这样一部片子的?

郭海涛:我上学的时候,在戏剧系导过四场英文话剧。这段经历让我爱上了剧场。2009年冬天,我到纽约看了一场京剧演出,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在剧场看戏。戏码有《文昭关》,《霸王别姬》,我被震撼到了。京剧是非常非常美的。那种抽象,那种写意,与中国传统美学一脉相承的。胡琴一拉,锣鼓声一响,你就会被带到一个历史氛围里,带到一种文化情境中去。 京剧必须在剧场里看,这和你在电视里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京剧,然后慢慢的开始认识了很多在纽约的京剧演员。光在纽约就有200多位专业京剧演员,他们大多数都在指甲店打工。在舞台上他们是光鲜亮丽的,但你真正走进他们的生活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大多数人都是非常挣扎的,必须为生计奔波,靠苦力挣钱。在台上,你是王侯将相,有鲜花有掌声,但一下台,你只能隐没到人群里,帮人画眉修脚。对于京剧演员来说,这这种心理落差是非常大的。有很多无可奈何,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一种苍凉。

记者:那这些演员是怎么到美国来的呢?他们出国的原因是什么呢?

郭海涛:这些京剧演员大多都是借着出国演出的机会就留了下来。出国的具体原因,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无外乎几个因数,第一,经济上的原因。大家知道,京剧在国内非常不景气,不要说地方性的剧团,即便是省级剧团,一年也没有多少演出机会,很难养家糊口。第二,体制的原因。在现有的体制下,并不是你有本事有能力就可以的,你在剧团里要生存,要获得一些机会,必须会钻营,必须八面玲珑。很多演员是不会也不愿意的。被边缘化,被排挤的,最后一气之下就出来的也有很多。你如果仔细去了解这些演员,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有一段难言的苦衷。

记者:那他们在美国演出机会多吗?他们能不能靠演出为生呢?我感觉好像外国人挺喜欢京剧的啊!

郭海涛:京剧在国内不景气,在美国更是没有市场。咱们中国人都没多少人看了,更何况外国人。他们即使感兴趣,也只是猎奇。真正懂得能有几个?武戏还能看看热闹,文戏咿咿呀呀的唱半天,故事对他们来讲很多根本就讲不通,很难说他们能够懂得和欣赏这门艺术,这是文化差异决定的。京剧在纽约,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票房情况好一些,因为华人的人口基数比较大, 有一些老年戏迷,他们是愿意听戏的,但是这个观众群体正在逐步减少。所以每次演出,京剧演员都必须到处拉观众,找观众来看戏。这是很无奈的一件事情。他们渴望有自己的舞台。其实我们没必要把它拔高到弘扬文化的高度上去。你如果问他们为什么这么爱演戏,他们也只会说:“身上的这点儿玩艺儿不能丢了”。很多演员都是从四五岁就开始学戏,学戏是很苦的,像电影《霸王别姬》里说的,“得捱多少打,受多少罪啊”。很多人一辈子都做这个,也只会这个。他们确实是非常热爱这门艺术,沉醉在其中的。你每天打餐馆,做指甲,能够挣到一些钱,但是对于一个演员来说,他在这个工作里面是找不到价值感的。只有在台上,他才能找回自己的价值和尊严。这是我对他们的理解。在这些京剧演员身上,你会看到很多矛盾的地方。热爱京剧必然是拥抱中国传统文化的,但他们又选择了出走,选择了背井离乡;他们大多申请了特殊人才,美国移民局也知道他们是具有特殊表演技能的人才,但是又有几个美国人能够真正欣赏和懂得他们的艺术呢? 他们上台前,要画脸谱,扮演一种人生,但是一下台,又开始给别人涂指甲换取一点生活费,过另外一个人生。你光想想这些画面,你就会觉得心酸。

记者:那您做《伶人故事》这样一个片子是要表达什么?

郭海涛:其实你仔细去观察这些个体生命,他们不是孤立的,他们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他们的命运和京剧的命运,和我们传统文化的命运是息息相关的。他们的境况折射了我们传统文化的窘况。你如果去了解历史,你就会找到一些线索。在上世纪20-30年代的时候, 京剧是当时的流行文化,大众文化。不管是达官贵族还是贩夫走卒都会到茶馆听戏。有观众,有市场,也因此诞生了一系列的大师!很多名演员都有自己的班社,全国到处巡回演出。 这是一个非常良性的市场机制。但是建国以后,京剧开始国营化,演员的积极性发挥不起来,自然的市场机制遭到了破坏。京剧开始走下坡路是从建国就开始了的。然后反右,文革,一系列政治运动,毁了三代人;老一辈的有的自杀了,有的关牛棚了,有的蹲监狱了;中年的演员没有了舞台;小一辈的老戏又都不让学了。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观众群体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整个文化的根基被破坏了。后来改革开放,西方文化,流行文化一冲击,咱们的传统文化,咱们的传统艺术就只能日薄西山。所以我在我的纪录片里面想把这些京剧演员的命运放在这个历史背景里去观察,通过这个影片,让大家对我们的历史做一些反思。

记者:您在这个片子里主要的记叙对象是谁?您怎么认识他们的?

郭海涛:我现在的主要记叙对象是一位京剧武生演员,房玉麟,房先生。房先生是著名京剧武生袁金凯先生的弟子。我最早和他认识,是看了房先生的一场戏《钟馗嫁妹》。房先生当时已经63岁了。其中一场戏,钟馗需要爬上2层张桌子叠起来的高台,然后跳下来,劈叉, 。这是一套绝活,危险性很大,特别是对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在美国这边演出条件是很简陋的。两张桌子摞起来,非常不稳定,需要四个人在底下抓着桌子腿。那天,房老演的异常卖力。当现场所有观众看到老先生一步一亮相的爬上高处的时候,心中都为他捏把汗。老先生站在高处,亮了一个相,然后俯冲两步,像一名跳水运动员一样起跳,落地,劈叉;所有现场观众都发出一声惊呼。老先生强忍着剧痛,挣扎着爬起,做了漂亮的一个亮相,然后继续表演。你如果看到那个场景,你没法不动容的,因为你知道,他是用生命在表演。后来我就开始采访他,听他的故事,对他了解的越多,越觉得这个人物非常可爱可敬!他的经历很有代表性。从小学戏,三年自然灾害,反右,文革都赶上了;改革开放,面对体制的无可奈何,在剧团里的煎熬,走穴的苦楚,出国后的困境都一一经历过。他的人生经历是非常复杂的,是非常能够代表他走过的那个时代的。所以我想以他为主线,勾画出这段历史。 除了这个个像,我还要刻画一些群像,在片子中会涉及另外一些人物和故事。他们和房老师都是有关联的,这样可以让大家对海外京剧艺人的状况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记者:您现在这个片子完成到那个阶段了。

郭海涛:我这个片子前前后后拍了两年了。现在主体的拍摄工作基本已经结束,现在开始进入后期阶段。我现在正在筹集后期制作资金。 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题材,有很有意思的人物和故事,从现在拍到的素材来看,我非常有信心把这个片子做好。这次我想请专业的剪辑师帮我做后期。

记者:您自己不能做后期吗?我看您前一个片子《大卫与帕翠西》就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

郭海涛:之所以要请专业的剪辑师有两个考虑: 第一,这样可以节省我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自己又拍又剪实在太累了。我现在有大概120多个小时的素材,光访谈就有20多个小时,这是非常大的工作量。 作为导演,我有很多的事情要操心,我一个人顾不过来。 第二:这个片子是我自己拍的, 你自己拍自己剪很容易会陷入一个思维定势里面,你跳不出来。而且当你投入了很多感情的时候,你必然会带一些主观性在里面,但是你又希望你的纪录片是客观的,所以你必须引入一个客观的专业的视角。片子到了剪辑台上是个再创作的过程,特别是好的剪辑师能够给你意想不到的结果。所以从专业的角度,我希望能够有人帮我,把这个电影做的更好。

记者:除了剪辑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工作需要做吗?

郭海涛:还有很多后期工作,比如作曲,比如混音,比如调色等等。电影是个系统工程,必须是一个团队来做的。另外我在这个片子里面需要讲述一些有关京剧的历史,这个历史是很重要的,你要用影像去表现它,就会用到很多档案影片。这些都是需要慢慢找,有的是需要购买版权的,这些都是不小的花费。我现在还不太敢做这方面的预算。需要的时候再说。



名人访谈
Email: 名人访谈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