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访谈]

东方现代名医、人类保“胃”战常胜将军王来法(3图)

世界名人网记者特约专访 单友良 冰 凌           于 March 28, 2014 at 15:31:31: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从杭州坐315路公交车,磨磨蹭蹭起码一个多钟头,从钱塘江的北岸到南岸,继续向前,一直开到滨江区西兴站下车,再往西50米 ,就是杭州江南胃胆病研究所、杭州滨江王来法中医诊所,近30年来,有越来越多的杭州市民,放弃杭州那么多医生,甘愿承受如此折磨人的交通不便,到现在总算比较热闹的西兴镇,找一位叫王来法的医生看胃胆疾病。

“坐几路公交车、哪里下车、再往哪个方向走多少米”的医疗广告招徕,相信城镇居民都不陌生,那些诊所提供的医疗服务,到底可靠不可靠?

过去靠卖唱为生的艺人,需要不停地走街闯巷来扩大自己的知名度,而悬壶济世的草药郎中,则必须坐实一个地方,几十年不挪窝,来赢得医名。艺人演砸一个地方,大不了再也不到此地,但草药郎中只要出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或者医患关系不和谐,他就无法在一个地方呆下去。

16岁拜师学医,19岁在绍兴柯桥挂牌行医,收取“诊金2元”,21岁回到萧山西兴街边(现为杭州滨江区西兴街道)借用村里废弃的机房开出诊所,至今30多年过去了,53岁的王来法医生治好多少胃胆病人,被媒体赞誉为人类保“胃”战的常胜将军!

作为东方现代名医,王来法医生以他高尚医德与精湛医术,取得了现代中医治愈胃胆疾病的辉煌成就,并享誉海内外。最近,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将在美国出版他的专著,并在国际平台做高端推介,向世界展示博大精深的中华医学文化。

在一个初春的下午,我们访谈了王来法医生——

王来法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我这个人一直喜欢看书。小的时候,不出去玩的,就一个人看书,烧饭的时候也看,结果隔壁邻居老跑过来叫我:“阿法,你的饭烧焦嘞!”

看书也好,看报纸也好,题目里有“母亲”、“妈妈”的,我马上就翻过去的,不看的。

我晓得有一支歌的,从来不唱,要流眼泪水的。

(长久停顿,摘下眼镜,揩眼泪)

我6岁就没有妈妈了。

我妈妈生了8个小孩,最后活下来3个。我6岁那年,妈妈得了妊娠高血压综合症,去世了。第二年,二姐出嫁,家里一下就剩爸爸和我两个人。

爸爸先天弱视,耳朵还有点背,他白天挣工分,晚上到白马湖去摸虾儿,不用工具的,就用两只手摸。一般三四点钟出去,我呢,两点起来帮爸爸烧点心。八九岁的孩子,吃得那么差,我长得很瘦小,柴灶够不着的,就拿个凳子爬上去烧饭,等爸爸走了,我回笼觉睡到6点,再起来烧早饭,好让爸爸回家有饭吃,因为他白马湖上来之后,还要走到萧山、杭州把虾儿卖掉。那个年代大家都穷嘛,吃得起虾儿的人蛮少的,所以经常一个晚上忙下来,换不到什么钱。家里的事情都做好了,我再书包背背去读书。老师都晓得我没有母亲,迟到了,从来不骂我。

9岁那年,下午放学回家,看到灶台上爸爸做了半碗肉饼子,“呼”地扑上去,“巴嗤巴嗤”就吃得只给爸爸留下一点点,到了晚上,肚子疼得不得了,上吐下泻。

家里穷,没有钞票上医院,本来身子就单薄得络麻杆一样,这毛病一生,爬楼梯的力气都没有。肚子难受,睡不着,等睡着了,老是做恶梦。爸爸摸虾儿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常常害怕得从梦中哭出来。

萧山、杭州也去看过,就是看不好。10岁了,从生产队里借了一点火车费,我就一个人跑到上海找医生,去得最多的是上海利群医院。我这个人不怕生的,看到医生有白头发,就会去帮他拔,我还准备了一包“金猴”,看到医生抽烟就敬一支,“喔唷,你这个是带金丝边的哦”,上海医生觉得杭州来的小朋友蛮可爱的,连忙从皮夹里拿出上海粮票:“小朋友,去买只白馒头吃吃。”我哪里有钱啊,4分钱一碗的豆浆也舍不得买。

上海医院也不解决问题,我说睡不着,就给我开“补脑汁”,我说饭不想吃,就给我一点消食片。

13岁那年,我在上海买回来的一本《简易中医治疗经验》中看到一个医案,症状跟我的毛病非常像。我立即到西兴镇药店配了药,邻居那里借来药罐,用两块砖头做了个炉子,药喝下去不到两个小时,肚子出现一阵阵疼痛,急忙上厕所,喔唷,那个痛快啊,等我出来的时候,自己觉得身体轻了木佬佬,连眼睛都感觉到亮起来了。

到16岁我正式拜师学医后,才知道从9岁一直折磨我到13岁的这个病,叫伤食。翻译成西医的病名属于消化不良、胃炎、肠炎、胃溃疡那样一个范围。

什么是伤食?伤食就是吃饭不小心,食得太快太饱,或因脾胃功能不好,感受风寒,再加上饮食失调,吃进去的东西有一部分没有消化掉,积在胃肠里了。它最先的症状是恶心、厌食、嗳腐、吐馊、脘腹胀痛。毛病如果不及时治疗,病根不除,就会引发一系列其他疾病。比方说我刚伤食的时候(没有得到彻底地治疗),后来晚上做恶梦,就是伤食引起的植物神经紊乱。

那么,伤食为啥会拖了我5年、上海杭州的医生都治不好呢?一个,我自己没有找对医生;二个,当时一般医院没有胃镜、B超,你胃里到底有什么病,一般医生脉搭不出来;第三,伤食这个毛病时间拖长之后,身体会发生各种不适,你对医生说头痛,便秘或者失眠,其实根源是伤食。但时过境迁,各种错综复杂的症状已经把伤食的病根完全掩盖住了,即便再高明的医生,也可能一时找不到生病的真正原因。这就是到今天,有那么多“老胃病”治不断根的原因。

像伤食这样的毛病,现在多不多呢?很多的。

东北人豪爽,哥们儿一喝起酒来,两人能干掉13瓶“女儿红”,10个人聚在小镇酒馆,可以把方圆1000米 以内小商店里面的啤酒全部喝空,30多岁的人,老感觉到胃胀,吃一般的胃药没有效果,这是什么病?这个,我们叫酒伤;

见过一位女白领,喝了15年绿茶,每天用很深很大的杯子泡很浓的茶,结果40多岁的人,瘦得皮包骨头。这个在我们看来叫伤茶;坐机关的,每天一张报纸一杯茶,谁喝太浓,谁就会伤茶;

打扑克麻将,肚子咕咕叫了也不晓得饿,等到饿了,看到吃的就狼吞虎咽,老是这样饥饱无度,暴饮暴食,必然伤食;

早饭不吃,时间长了就伤食;

为了减肥,过度节食,后果也是伤食;

中医里面,什么吃坏就叫什么伤食,比如伤谷、伤面、伤肉、伤鱼鳖、伤蟹、伤蛋、伤生冷果菜,包括上面的伤酒、伤茶。

门诊中,比较常见的伤食,是产后伤食。

产妇生下孩子后,脾胃功能不可能一下子恢复,产妇脾胃功能弱,吃东西要先素后荤,先稀后干,先软后硬,循序渐进。但有些家长,给产妇吃得太荤,油腻肥甘之品过多,导致胃纳呆滞,脾运失职,或者饮食失节,食积碍胃,结果出现伤食。

产后伤食的第二大原因是肝郁伤食。生了女孩,公公婆婆给媳妇看脸色的,老公不开心的,也有产妇自己不喜欢女儿的,这样那样的原因,使产妇出现产后抑郁,我们中医叫产后肝郁。产后脏腑功能不足,肝失疏泄,肝气横逆犯胃,脾气更弱,吃进去的东西不消化,最后出现伤食。

产后伤食的第三个原因是脾虚伤食。为了减肥,最终伤到脾胃功能,或者天生脾胃功能就比较弱,产后脾气更虚,人家一天吃4个蛋没事,她一天两个黄酒红糖吞蛋都无法消化,食入不化,必然的后果就是伤食。

好了,现在,我来回答你刚才提的最大一个疑问,杭州这么大,医疗那么先进,中西医生那么多,胃胆疾病是常见病,大部分医生都会治,为啥我这个30多年来一直只在家门口看胃胆病的民间医生,每天会有三四十位病人不怕麻烦,七拐八拐,从杭州、全省各地甚至台湾、香港,来西兴镇找我看病?答案就在于:由于各种原因引起的胃胆病,起病之初没有及时治疗,落下病根,时间一长,各种错综复杂的症状已经把最初的那个病根遮盖得严严实实了,找不到病根,毛病自然就看不好,到了这个阶段,普通的胃药早已无能为力,普通胃胆病医生,对这样的“老胃病”同样缺乏治疗经验。“内伤脾胃,百病由生”,到我这里来的,都不是好治的胃病,它已经变成疑难杂症了。

为学医血染稻草绳

被伤食折磨了5年的我,身体一直好不起来,动不动就跑上海,跑多了,就很喜欢上海,南京路上的新华书店,那是书的海洋,杭州哪里有介大的派头啊。

那个时候上海到杭州,7个多小时的慢车,这段时间,我都是用来看书的。

有一年,我又从上海回杭州,坐上车就一直在看书,大概过了有5个多钟头,车已过嘉兴,我感到有一只手,在我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我抬起头,看到一位清瘦的老先生,微笑着看着我。

“小兄弟, 你这么认真,在看什么书啊?”

我说:“是医书。”

“你为什么要看医书呢?”

“我要当医生!”

“你为什么要当医生啊?”

老先生这一问,我就把自己从小怎么得病、求医的经历细细地讲了一遍:“我很崇拜医生这个职业,我想当医生。”

老先生问我:“学医很苦,你知道吗?”

我说:“我不怕吃苦!”

老先生“喔”了一声,转头去看窗外的风景,我一天到晚来上海,看风景没有兴趣的,又继续看我的书。约过了半个钟头,老先生又轻轻地拍了我一下:

“小兄弟,我是一名中医生,你愿意跟我学吗?”

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他,但分明,老先生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啊。

我一下子傻在了那里。

回到家里,我就把火车上的奇遇跟爸爸讲了一遍,爸爸第一反应就是可靠不可靠,福建浦城,一个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地方,在哪里啊?再说,就是要去,路费哪里来?

我对爸爸说:“爸爸,我是一定要去学医的,路费我自己来想办法。”

那时“四人帮”还没有粉碎,我们白马湖村农闲了家家户户的副业是编草包卖,编草包需要稻草绳,稻草4分钱一斤,稻草绳可以卖2毛钱一斤,稻草家里有的是,要挣路费,就搓稻草绳卖。

我没日没夜地搓了4个多月的稻草绳,手很快就搓烂了,稻草绳上都是一点点的血。

这没有什么的。我说过,为了学医,我不怕吃苦的。

又4个多月过去了,怀揣着稻草绳换来的近百块路费,我踏上了去浦城的列车。

那一年,我16岁。

我前去拜师的先生,名叫蔡忠明,他出身中医世家,青年时代在上海学医,学成回到故乡浦城,在蒲城县级医院工作。由于“反右”、“文革”等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先生回农村劳动改造,失去了工作的他继而家破人亡,妻子离他而去,没有子女。平时,他就靠私下给乡亲看病时病人拿来的番薯、玉米、鸡蛋为生。生活对他是那样地不公平,但他从来没有真正心灰意冷过。当他在火车上碰到我,就决意要把医术传授给我,后来我才知道,我先生在当地是非常有名的中医,很多人都想拜他为师,而我居然那么幸运地成了他的学术继承人。走出车站,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先生微笑着在出站口接我,晚风吹散了他的白发,雪一样洁白。

见到先生的头一件事,我遵照临行前父亲的叮嘱,双膝跪地,行拜师礼。在泛着红光的电灯下,先生一字一句地对我讲:

“要想拜我为师的人很多,为什么我没有答应他们,而选择了你?

第一,你从小体弱多病,能理解病人的痛苦。“医乃仁术”,作为一名医生,你这一生要有仁慈之心;

第二.你肯学。从上海到杭州的车上,我观察了你5个小时,周围那么吵,你始终低着头在看书。中医博大艰深,不下苦功夫,根本学不到真正的东西。你今后要下苦功夫,好好读书;

第三,你有悟性。通过跟你交谈,我发现你口齿伶俐,思路清晰,少年老成,但更主要的是你这个孩子有悟性。“医者,意也。”医书读再多,没有悟性,也成不了好医生。我年过半百,膝下无子,百无牵挂,我愿意把所知道的医术全部教给你。用药如用兵,今后行医,胆子要大,心要细,要想办法找到病根。

这三句话,你要牢牢记住。”

绝密家传“金不换”

蔡先生是大内科医生,什么都懂一点的。我跟蔡先生学医的整整3年里,要说记忆最深的,是救治一位疑似鼓胀病人。

记得那天,抬进来一位病人,躺在竹椅上已经奄奄一息,病人腹部有明显的鼓起,但也不是十分严重。来人说,他们刚从当地县医院出来,医院不肯收留。这位病人家境贫困,是家中独子,结婚刚半年,新婚妻子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病人一旦去世,两个家庭就都被毁了,求求我先生无论如何救救他。

治得了病,救不了命。做医生的再仁慈,起码的自我保护意识总还是有的。看到病人话都不怎么会说,蔡先生非常明白地告诉他们,他治不了这个病。

但是,蔡先生怎么劝,病人就是不走,一遍遍地用微弱的声音喊:“蔡医生,你救救我!”

无可奈何之下,蔡先生开了一张处方,分文不取,才将病人送走。

病人走了,一向沉静的蔡先生却显得焦躁不安,不停地在屋内走来走去,我就觉得有事情要发生,果然,蔡先生拿起锄头柴刀,对我说:“快,我们去采药。”

我一看,天都已经快暗下来了。

跟蔡先生学医3年,我们的规律是白天采药,晚上看病,傍晚出门采药,这还是头一回。

浦城周围,群山起伏,武夷山、江山、玉山,一山更比一山高。我们渴了喝山泉,饿了吃干粮,日出而行,日落而息,先生跟我讲,他要找的这味草药,叫金不换,是他们祖传的绝密方。金不换非常难找,平时因此用得也很少。金不换药性奇特,只有长在半山腰阳面的效果才好,长在山阴面,山脚下的,效果就差。为了保密,药农出售金不换时,是晒干磨成粉后再卖的,医生要靠闻金不换特有的气味来判断真假。

整整找了三天三夜啊,等找到金不换的那一刻,我这位平时极度少言寡语的先生,嗓门骤然响起,哈哈哈哈的笑声,松涛一样在山谷间回荡。

我们连夜把药送到病人家里,一口一口地把药喂进去。

那一晚,我们都太累了,很快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跟蔡先生从梦中醒来,被眼前的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那位奄奄一息的病人,自己爬了起来,说肚子饿了,要吃东西。她老婆高兴得“呜呜呜呜”地哭:“救回来了,蔡医生的仙草把我们救回来了。”

金不换,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作用?

从那次以后,我只要有空,就一个人带着干粮上山寻找金不换,浦城方圆近百公里的山,我都爬遍了。

为了找这个金不换,我碰到过野猪,被毒蛇袭击过,有一次,因为衣服撕破了,路过山里人家门口,讨水喝的时候,好心的山里人端了一碗冷饭给我----他们把我当讨饭的了。

每次采回金不换,蔡先生都视为至宝,不到关键时刻不动用。他老是说,要是有用不完的金不换该有多好啊,大部分处方里面都可以加入金不换。

为了先生的这句话,独立行医后,我跑过福建、江西、广西、广东,跑过了才知道,金不换作为一个地方药名,每一个地方叫法都是不同的。比方说广西那边的金不换,指的是三七。这几年网络很发达,但百度“金不换”,出来的图片并不是我们所用的金不换。

经过多年努力,我总算把金不换的采购渠道建立起来了,但由于金不换确实难采,有时候,送来的货就不够正宗,也会受骗上当。

现在,我再补充说明一下你刚才的疑问:为啥会有那么多胃胆病人来我这里看病?因为,我会在每一个胃胆病人身上,加用金不换。

采访王来法先生结束了,我们形成了这篇文稿。这次采访更加深了我们对他的了解,也更加敬佩他的高尚医德与精湛医术所形成的独特的人格魅力。采访是结束了,但又是刚刚开始——我们将在不久的时候在更高的层面来推介这位东方名医。


王来法医生在自己的诊所前留影


王来法先生(中)向冰凌赠送他的专著。右为杭州余杭区作家协会主席徐振武先生。


冰凌向王来法先生(右)赠送香港《华人》杂志和《幽默冰凌》。



名人访谈
Email: 名人访谈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访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