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本地首页 大都会 品位生活 名人录 名人社区 百强企业 名人专栏
您的位置:世界名人网 > 东京资讯 【诚聘主持人】加盟成功队伍 English
 

【广告赞助】

社区资讯
本地新闻历史溯源
自然地理名俗风情
风景名胜社会经济
天气气象本地地图
名人生活
吃喝在东京
娱乐在东京
居住在东京
购物在东京
旅游在东京
求学在东京
休闲在东京
时尚在东京
名人录
本城精英求职招聘
交友天地校友名录
寻人寻亲网上鹊桥
名人社区
政府机关公共设施
华人团体艺文天地
社区论坛聊天室
分类工商
广告信息网上企业
商贸查询中文黄页
名人专栏
法律专栏健康专栏
教育专栏饮食专栏
宗教专栏投资专栏
房地产专栏

[东京]

80后颠覆日本:年轻赢得大选

作者:世界名人网特约记者综合报道          录入于 September 03, 2009 at 10:38:35:

在百利大道的利和新村,有三室两卫的Townhouse 朝南,刚刚装修,即可入住有意请联系832-788-6099王

League City大型中日式自助餐厅诚征大厨、企台、收银带位,有身份懂英文。意者敬请致电:(936) 333-7999。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这是一个改朝换代的时刻,8月30日20时,日本第45届众议院选举结束投票。民主党在大选中获得众议院总数480席中的308席,大幅超出单独过半数所需的241席,而执政的自民党只获得119席。自1955年日本自民党执政,54年来,除了1993年至1994年间近一年下野之外,这个保守的政党始终主宰着大和民族的命运。一党独大的现实时常为世人所诟病。

25岁的日本作家加藤嘉一对《新民周刊》说,“日本政治世袭现象让越来越多年轻平民远离(政治)这个话题,现在是我们回来的时候了。”

80后颠覆日本

在政治上,日本的年轻人素来是“保持沉默的少数派”。 在2005年9月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20多岁年轻人的投票率仅为46%,在所有年龄层中最低。而据《读卖新闻》报道,以前众议院选举时,投票率甚至不及40%。

但这一次,“保持沉默的少数派”开始行动起来。由于民主党相对于日本其他政党仍代表一种自由和活跃的政治势力,使年轻人感觉到日本政治气候可能的变化,特别是鸠山提出在选举中提出“友爱政治”等口号,使年轻选民比以往更积极地投入到选举中来,为变革带来希望。选举最终投票率达69.52%,比上届众议院大选高出两个百分点。民主党“政权交替”后的内阁班底的平均年龄不到48岁,这也是史无前例的一大革新。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这次选举中,“平成一代(1989年以后出生的人)”提高了声音,他们希望打造“自己”的日本。对于陈旧的日本政界,年轻人终于开始发出声音。

年轻赢得大选

“年轻”,是这次民主党打出的一张牌:在执政纲领中提出吸引年轻人的政策,走上街头呼吁年轻人踊跃投票,执政团队更是有意走“童子军”路线——当选的民主党议员平均年龄在48岁,有164位是新人,与近半世袭议席的自民党议员赫然相对。

经过一轮朝野互换,日本的年轻人是否真的打破了政治沉默?在崇尚资历的日本,朝仓启太式的政治家,究竟只能是偶像,还是有可能成为现实?

着急的年轻人

在日本,公民年满20周岁就有资格投票。然而长期以来,日本年轻人被描绘成对政治冷漠的群体,“看不到未来”,所以不参加投票,对谁上台都“无所谓”。过去15年里,20—29岁的年轻人中,有1/2甚至2/3的人没有参加过投票。在这个出生率低、却最长寿的国家,银发族的选择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大部分年轻人“无所谓”的态度,让一部分年轻人深感焦虑。

8月23日,距正式投票日还有一周时间,东京大学法律系大三学生原田研介带领10个大学生走上涉谷区的繁华街头,向过路的年轻人介绍他们的团体“Ivote”,并请他们务必参加30日的投票。原田希望,能说动至少1000名年轻人主动去行使投票权。

Ivote,是原田研介在去年4月创办的学生政治组织,灵感来自于去年的美国大选——美国年轻学生团体、草根阶级的活跃,与日本年轻人的政治沉默形成鲜明对比。原田觉得,这样的沉默风险很大:“如果年轻人的投票率一直很低,政治家们就会继续取悦60岁以上的选民。年轻人的声音缺失了,就不能反映出真实的政治现状。”

1993年众议院选举中,30岁以下选民的投票率只在30%—40%左右,比起1967年选举时的66.7%的参与率,实在是很低。2005年选举时,20多岁年轻人的投票率仅为46.2%。与此相对的是,60岁以上选民的投票率在过去30年里一直没有什么变化,总保持在70%—80%。

原田说,他很羡慕美国年轻人能成功创造“改变”,所以想在日本也尝试一下,鼓励年轻选民投票,改变政治模式。于是,他招募了几个志同道合者,组建了Ivote(我投票)。他们建立了自己的网站,以橙色为主色调,象征年轻人的活力。

平时,Ivote会选择麦当劳或酒吧作为活动地点,组织年轻人和政治家聚餐,交流对话。23岁的Norihisa Tsue在去年年底参加过这样的活动,50个30岁以下的年轻人和6个政治家围在一起畅谈,年轻人了解政治家工作的同时,后者也正好了解了为什么30岁以下年轻人的投票率这么低。

半个世纪以来,日本都是在一个政党、一个系统里面推选领导人,青少年和20多岁的年轻人“怀疑参政是否真的能让现状得到改善”,投不投票,似乎都不会改变执政的本质。

利益被忽视的人群

日本大选结束次日,在北京大学读大四的日本留学生中山晨超接受了《新民周刊》的采访。中山晨超在和记者聊的时候,说出了很多日本年轻人的心声:年轻人的需求长期没有得到政党的关注。

各政党向来看重年纪比较大的群体的支持,例如自民党的主要支持者是农民,就竭尽全力维护农民的利益;由日本最大宗教团体创价学会创建的公明党则受到佛教徒的支持;民主党的支持力量来自工会。政治家的决策平台上永远摆着两个中心议题:医保健康、退休养老。许多年轻选民因此对日本政坛感到失望,觉得日本的政治就是为老人服务的老人政治。

眼下,最让日本青年感到不安的是,因金融危机造成的高失业率——今年6月,年龄在15到24岁之间的日本人的失业率达到8.7%;此外,就是沉重的社保负担。

共同社中文新闻报道室主编河野彻周日带着夫人去投票了:“投票的人比以前多很多,特别是30多岁的人。以前,去了就可以进行投票,这次我排队就排了5分钟左右。说明这次的选举和以前的选举不一样。大家特别关心。”河野彻告诉《新民周刊》,从去年起,养老金就是日本的热门问题了。“养老金现在出了好多问题。一个原因是,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付养老金。日本的养老金不是靠税收来维持,是公司里面出一定的钱作为养老基金。工作的时候如果不付这个钱的话,退休以后就没有养老金了。而且养老金只有你付了几十年以后,才有资格拿到。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付养老金,养老金的来源就成了大家担心的问题。还有就是最近两年,养老金的记录特别混乱,5000万个养老金的记录都乱了。现在好多老人担心,能不能得到养老金,或者养老金越来越少。”

日本秋田大学的政治分析师Manabu Shimasawa算了一笔账,一个70岁的纳税人,平均能从社保金里拿到1500万日元的“回馈”,而20多岁的年轻人,则要为此支出2500万日元。

巨大的赤字压力全部都要落在年轻人身上,让他们感到恐惧。“现在是由我们工作来供养老年人,当我们老了以后,谁来供养我们呢?”中山问。年轻人渴望更多向他们倾斜的政策,例如让年轻人觉得结婚是个很方便的事情,而不是麻生所认为的“没钱的年轻人不要结婚”。

在这个节骨眼上,谁能体恤到年轻人的苦,谁就能赢得他们的心。相比之下,民主党推出的执政纲领更迎合年轻人的需求,例如承诺给年轻家庭提供更多帮助,同时扶持贫困学生等。

经济衰退还令许多失去工作和退休金的人把目光投向日本共产党。后者积极开展活动帮助失业民众,主张为众多年轻临时工人提升最低工资、增加权利等,大学校园里,年轻人对共产党的支持率迅速“升温”。今年4月,日本共产党公布数据显示,这一政党现有党员41.5万人,2007年9月至去年12月吸收1.4万名新党员,其中年轻人比例上升,现阶段每月新增1000名。

日本共产党领导人志位和夫说:“我注意到,现在我在做街头竞选演讲的时候,更多年轻人会停下脚步来听。我希望,年轻人中掀起的这个积极变化会给我们带来好的结果。”

不与时俱进的法规

8月30日之前,有1182个年轻人答应Ivote会去参加投票。Ivote也在投票当天,给他们发送了手机短信提示。之所以只能用手机提示而不用便捷的互联网,可能就要“怪”日本苛刻的选举法了,照政治观察家Yasunori Sone的话来说,有些规定在外国人看来简直是可笑。

日本的《公职选举法》是1950年制定的,一直沿用至今,制定该法的目的是防止有钱人操纵选举。但是,有关“不准拉票”的繁文缛节,就连老资格的政客都常常搞不清楚,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死规定往往就拖了选举的后腿。

法规对宣传海报和其他宣传资料作出了限制:候选人可以张贴竞选海报,但是海报长度不得超过33英寸、宽不超过23英寸,而且海报数量不能超过7万份;只能寄发3.5万张政府批准的明信片,印制11万张传单,传单分发的范围也有具体规定,仅限于能够听到街头宣传声音的地方。于是,在宣传手段多样化的现代社会,日本的政治候选人却站在装着大喇叭的卡车上高呼口号,散发传单。记者的一位在日本工作的朋友说:“街上时时刻刻都能听到拉票的叫喊,可是90%的路人瞟都不会瞟一眼。”

由于担心出现贿选,法规专门禁止了上门拉票。曾任高知县知事的桥本大二郎此次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感到很不可思议:“如果不让候选人直接与选民交谈,让选民如何作出选择?他们又怎么能分辨各候选人的优劣?”政治观察家Nobuto Hosaka说:“在选举期间政客得与选民有交流才行,但是按照现行法规,反而让政治和年轻人离得越来越远。”

根据法律,候选人在官方规定的12天竞选活动期之外不准公开拉票。Hosaka却认为,如果能多组织一些对年轻人口味的拉票活动,何愁他们不来参与?24岁的东京音乐家Sho Takahashi也有同感。“如果选举期间能相应举办年轻人喜欢的有趣活动,例如摇滚音乐会等,像美国大选时那样,我想很多年轻人都会被吸引过去投票的。”

《公职选举法》最最致命的打击是:“封杀”了被很多人视为重要宣传手段的互联网,一旦竞选活动正式开始,政党的网站就不能再更新,候选人自然也就无法在网上拉票。而年轻人,恰恰是运用互联网最多的人群。当美国领导人靠Twitter和Facebook的影响力获得年轻人青睐的时候,当伊朗把网络当作最新的选举战场的时候,日本这个网络发达的国家却还在靠告示板来宣传。两年前,日本民主党曾提议允许在大选期间使用互联网,但是这个议案从未被拿出来讨论过。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义塾的教授Hiro Kishi说,老年政治家担心互联网的运用会对他们不利。他们不熟悉网络,担心因为不擅使用新媒体而输掉选举。

在种种限制下,原田研介只好用手机短信的方式,通知选民外出投票。“发短信的方式比我想象中困难多了,成效不高。”

选举结束后,Ivote网站很快贴出了政府统计:今年的全国投票率是69.28%,较2005年的众议院选举上升了2%。“20—29岁年轻人的投票率现在还没有出来,可能要花几个月的时间了。我们活动的目的,就是提高这部分人的投票率,哪怕只起到一点点的作用,我们也很高兴。”

主观因素

学生团体Ring成立于去年11月,他们平时主要采访来自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成员,邀请他们做一些辩论对话,然后把视频放到互联网上给年轻人看。明知学院大学的Takehiko Nishino是活动组织者。在这一过程中,她发现:“不是年轻人不喜欢政治,而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参与。”青山学院大学教授Matsuo说:“并不是年轻人不愿意去投票,而是他们不知道如何让政治家了解他们的需求。”

当然,Ring和Ivote组织都发现,有一部分年轻人就是从来不关心政治,任凭什么活动也无法把他们吸引过来。原田研介本来考虑过用发放小礼物的方式吸引大家投票,但这个想法被同伴否决了,认为这样就有干扰个人选择自由之嫌。

除了互联网、选举法等制约,有些专家认为,年轻人政治意识的淡薄还应该归咎于日本的教育体制,只注重传授知识,不向年轻人灌输公民意识。另外,有些人认为媒体热衷渲染政治争斗和丑闻,而缺乏理性分析,导致年轻人厌恶政治。再者就是,议会席位大多是世袭制,缺少草根政治家,也造成年轻人兴趣降低:“平民出身怎么才能和政界挂钩?完全是不同的世界。”

日本年轻一代对于反对世袭现象是绝对欢迎的,我们都认为世袭现象是当前日本政治的最大问题。日本民众确实迫切希望打破原有的政治僵局,希求生活、政治环境、政治氛围的变革的种种欲望日趋浓烈,鸠山提出“反对世袭现象”,对于许多日本民众而言就好像是一个被按在水里的人突然探出头呼吸了一口空气,日本民众就需要这样一口“新鲜空气”。



责任编辑:005
回 [ 东京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Linlin's Art Studio
世界名人网站由 遴璘工作室 荣誉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