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妍丁
把诗的万支金箭洒向人间——序王妍丁诗集《在唐诗的故乡》
屠岸          于 September 30, 2009 at 07:09:18:
世界名人网讯 初识王妍丁,在云南,已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了。在楚雄彝族自治州的一座山上,密叶重遮,我在山下,忽听到一个清脆的嗓音呼叫我,如云雀的歌音,冲破层叠如绿云的密叶泻下来。我知道,那是王妍丁。我称她为“阳光少女”,更确切地说,该是个“阳光歌手”。她的云雀之歌犹如阳光的金箭,从山顶穿林而射向大地。后来,我为《王妍丁短诗选》的英译做译审,又在我为银河出版社“人文诗丛”担任主编时,收入了《王妍丁世纪诗选》,正是看准了她诗歌的阳光般的丽质。她作为一名“阳光歌手”,在我的心中定位了。

其实,妍丁的家庭身世是不幸的。五十年代,她的父亲遭受运动风暴的袭击,背负着政治贱民的十字架,倒在了骷髅地。她的母亲在悲痛中也离世了。目前她唯一的亲人是哥哥。她在给哥哥的诗中说:“在顿失星光的夜晚/你用刚成年的双肩扛起日月/依着你的坚实和温热长大……/我的枝藤和你的脉搏/都紧紧相连”。在哥哥的呵护下,她冲破逆境,多处求学,北南拼搏,几度沉浮。虽然历经艰难,她的歌声始终把希望的阳光捧给每一位听者,如此执著,如此沉稳,犹如济慈在《亮星!……》中的“坚持”,是因为她有一种恒久的依恋,那就是对缪斯的崇奉,而诗,只能是“洒向人间都是‘爱’”。

这次,妍丁把她的又一部诗稿捧来给我,希望我看一看。诗稿摊开在我的面前。她为这个集子取名为《在唐诗的故乡》。这部诗集分三卷,卷一,名“让我写下爱”;卷二,名“玉兰花开在灿烂的地方”;卷三,名“渡我过去”。我不能为每一卷说出它的主旨。我只是从第一卷听到祖国之歌,从第二卷听到自然之音,从第三卷感到爱情之热。而每一卷,都是阳光之赞。

妍丁的爱情诗,或宁静温馨,或奔放昂奋,总归是一往情深,“爱”无反顾。即使是缠绵悱恻,字里行间也充满着开朗和明慧。无论是《墨绿色玉镯》,还是《我可以说话给你听么》,都非常温润美丽。有一首《爱到高处》,其中有这样两节:

“我是一个很自恋的人

却愿意为你一次次

燃烧

爱到高处

我走不下那个

至真至美的祭坛

有时候我真想祈求上帝

把我化为水

让你每天饮我

把我化作风

让我每天都能吻到你的额头”……

自恋不是贬词。爱自己,是尊重自己,尊重自己才能爱他人。爱,是一座神圣的祭坛,为了向真和美奉献。化为水,化为风,是为了向所爱者奉献。自恋不是自私。妍丁要求跟爱人呼吸在一起,搏跳在一起,仍然是奉献。“哪怕我就是死了/也让我化作一朵花儿的蕊/芬芳他在世的/点点光阴”。这里“芬芳”是及物动词,表达“呼吸在一起”和搏跳在一起的永恒性质。

妍丁有一首《等我老了》,又有一首《如果老了》,都是写相爱者到老年时的生态观。诗题使人想起爱尔兰诗人叶芝的《有一天你老了》,但意趣不同。叶芝是失恋者,不,单恋者。妍丁不是。妍丁的这两首诗,倒有点像苏格兰诗人彭斯的《约翰·安德森,我爱》。彭斯说,“你我一同度过了/许多欢快的岁月/如今咱俩要踉跄下山了/让我们搀扶着下来/然后一同长眠在山脚下。”妍丁说:

“等我老了……

那就让我

留住一点年轻吧

生命的花蕊

再迟一点衰落

好让我精心照顾

我爱的人的

晚年”

两相比较,妍丁更胜一筹。彭斯是一片宁静安谧,妍丁则是情更深,意更切,一唱三叹,回环往复,诗情仿佛“江流曲似九回肠”,袅袅不绝。

妍丁胸襟广阔。她的心,突显祖国之爱,涵盖人类之爱。“我能为你做些什么——祖国?”“艳阳高照在十月的头顶/我剧烈跳动的心脏/就像那颗炽热的太阳/不 我比太阳热/祖国   如果你需要我”。是宣告,是誓词,为祖国而一往无前。妍丁的爱,遍及工农,遍及天灾人祸的受众。她以温厚的笔姿记述了“一个打工仔”返乡时的述说,给予美好的祈盼。她以最深切的同情关注着“我的几十号兄弟/还埋在500米深的底层/发出最后的呻吟”,以最强烈的愤怒指斥“黑矿主跑了”!她以切肤的深痛,记录着“5·12”当天“那些可爱的小书包/一个都没有回家”,声称“汶川,我将永远/和你在一起”!

妍丁的诗笔,融及上帝所创造的万物。无论植物、动物,都在她的笔下新生。她为“北方缺的是桂树”而遗憾。她赞扬以果实“拯救过千万代饥荒”的桑树;称颂那棵修了“千万年才修成一粒草籽”的菩提树。在她笔下,胡杨成为“一根拄了一亿三千万年的手杖”;梨花变作“美丽端庄的淑女”亭亭玉立在林边。到了情人节,“连棚户区的小巷里/一夜间/也长满了出世的玫瑰”。她歌赞“遍地开花”的玉米、大豆和高粱。最奇的是妍丁推崇稻米。她“发誓/不再浪费一粒米”,她要“让芳香的米粒/纯洁/我越来越挑剔的胃肠”。这里,“纯洁”是及物动词。稻米所“纯洁”的,何止是胃肠,更是人的精神!请看,妍丁宣称:她还“必须让自己的行走/努力长出/大地的思想/长出粮食的饱满和朴素”。我的阅读范围很窄,不知道,是否还有另一位诗人,用充满睿智的语言,歌颂过稻米。

妍丁的诗笔,也没有放过飞禽走兽以及昆虫。她告诉我们:“黑熊恼恨过第二场雪”;虎、豹、狐狸们聪明反被聪明误。而夜莺,蝴蝶,蜜蜂,蚕,以及青蛙,蚯蚓……都在妍丁的笔下展示出它们生命的美丽。在题为《一只等待飞翔的鹰》的诗里,蚂蚁和鹰以对称的地位出现。“走失的蚂蚁/在记忆的小桥边点亮了/所有的灯盏”,当落叶盖住了蚂蚁和一切声响,“天地归于静寂”时,“只有鹰的目光/像闪耀的星星”。渺小与伟岸,岑寂与昂扬,对比强烈。然而,“记忆的小桥边”,“所有的灯盏”依然亮着。

妍丁的《记一次空难》是一首奇特的诗!一架双引擎的美国飞机在空中和两只飞鸟相遇,两只鸟和一只引擎轰然爆炸,驾驶员凭着另一只引擎安全降落。诗人写道:“大鸟上的乘客都生还了/机长避免了一次星条旗半垂/……当人的惊恐变为欢乐/只有小小的鸟群仍在哀鸣/它们是真正的无辜……”更令人深思的笔触是:“鸟不是人类的朋友吗?/人是发誓要保护鸟类的/却伪装成鸟的模样/并且正向着光的速度/占据鸟的阵地”!结论是:“为什么不赶快签订一个协定呢?/因为给别人带来不幸/自己也必将遭到不幸”。这里,“伪装”不一定惊世骇俗,“订一个协定”也算不得异想天开。诗人的联想已超越这“一次空难”。中国古老的哲学思维,天人合一,何时请回来呢?

妍丁的诗中,多次出现羊的形象:她爱羊。在一首诗里,她述说自己带着一支巨大的画笔,在人生失意的许多缝隙里,画羊。在一首诗里,她宣告“阳光迟早要点亮黑暗,如同那些自食其力的羊”那样。在一首诗里,她讲上帝要动物们投票选举产生森林之王,由于虎豹等弄巧成拙,羊得票最多。但羊“跪辞不受”。她说,“羊没有成为大王/羊却成了我心目中的王者”,因为羊的“诚实本身代表着一种善良”。真,是核心;它的内涵是善,外延是美。妍丁崇善,所以她总是在给真善美圣火添加香油。妍丁的这首题为《善良》的诗,使人想起英国诗人布莱克的诗《羔羊》。布莱克唱道:“他的名字跟你一样,/因为他称自己为羔羊,/他是既善良又和蔼,/他成了一个小小孩。”诗中的“他”指耶稣,也即上帝,也即造物主,也即大自然。妍丁的诗与之有共同点。她爱羊,正是她爱大自然的天性使然,也是她爱真善美的诗性表露。

妍丁在《我知道有的地方的冬天》一诗中提到一位诗人的名句:

“我始终记着

‘冬天已经到来

春天还会远吗?’

我的血于是热得发烫

诗人已逝去200年

他的诗可以再绵延2000年。”

这位诗人是英国的雪莱。中文“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是鲁迅的译笔!妍丁因这句诗而热血沸腾,祝祷这句诗具有恒久的生命力。妍丁心仪雪莱的这个名句,正好印证了她曾经设想过的自己的书名《冬至或者立春》。这是叫人,也叫自己,进行选择。但妍丁还有一首诗,题为《冬至以及立春》,她已经扬弃选择,变为双拥,这比雪莱更进一步。妍丁,你不是说过吗?“人人都怀有一个春/像花一般美丽/我像花/我要永远开着!”春是阳光的季节,冬,也是。感觉告诉我们:冬天的阳光最温暖,它是驱逐一切冰雪和风暴的春阳的前驱。阳光是使冬和春双赢的使者。妍丁,你作为“阳光歌手”,放开你的嗓子吧,把你蘸满爱汁的诗句如万枝金箭般,洒向人间!

二OO九年九月二十七日  北京

作者简介:屠岸,作家、诗人、翻译家。《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济慈诗选》、《英国诗选》等作品的翻译者,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名誉委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原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



王妍丁
Email: 王妍丁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妍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