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妍丁
那种温暖是手挽手的温暖——读王妍丁
谢冕          于 December 01, 2009 at 14:42:08:
世界名人网讯 第一次遇到妍丁是在首都机场的候机大厅。我不认识她,经人介绍,方知我们是去同一个地方,出席同一个会议。她当时携带的是人们只有长期出国才用的大行李箱——我心里暗自揣度:这是一个非常爱美的女性,她那箱子里一定装了足够一年换装的服饰!我们的相识是在风景优美的张家界,在蜿蜒的金鞭溪旁,我们曾有惬意的共同的行旅。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知道妍丁不仅是诗人,还是一个很专业的摄影师。她随身携带的那些“长枪短炮”,一路上总有很绅士的男士们为她前后效劳。

后来,我和妍丁又有了长达十余日的南疆之行,在库车,在喀什,在和田,也在帕米尔高原。我们已经是很熟悉的朋友了。最难忘的是塔什库尔干的那个夜晚,在寒冽的星星和同样寒冽的月亮的映照下,静谧的雪峰峡谷间燃起了篝火,塔吉克的歌手弹唱过后,我们围着熊熊的火堆忘情地跳舞到深夜。我相信妍丁一定记得我们共同度过的那个美丽的夜晚。

我在现实生活中认识了诗意的妍丁,此后,又在她的诗中印证了她的诗意的人生。正是由于这种认知,我相信我和妍丁的心是相通的。妍丁是一个纯情的女性,她说过,我只有爱,爱是一件多么甜美的事情![1]她像所有北方的女性那样,她们的爱是坚忍而坚定的,率性、奔放、炽烈,而且是绵长的温情。那些发自心灵深处的诗句,带着那种无可阻挡的、一泻千里的挚爱与至情,表达的是人间的第一等情怀。

这里的爱情是不计一切的,“一颗心如同扑火的蛾”,她这样祈求上苍:

“把我化为水,让你每天饮我”,“把我化作风,让我每天都能吻到你的额头”,即使是化作水和风,这一切仍不能尽意,——

或者干脆化作一扇门

每天守在你疲惫的路上

不等你叩门

我就轻轻地开了[2]。

翻开她的诗集,到处都是这样痴心的、让人心跳的火辣辣的句子。下面引用的诗句可以看作是一篇勇敢而直率的爱情宣言:

不要以山和山的名义,相拥

不要以河流和河流的名义,相挽

不要以一棵树和另一棵树的称谓

站在一起

我们就是男人和女人

你有父性的犁沟和脊梁

我有母性的线条和慈柔

我们都不再

抑制自己的情感

爱是我们唯一拥有的

最纯洁无暇的权利

这首《不再错过你》让我们想起另一位女诗人脍炙人口的诗篇——可以说,这是一位女性向着另一位女性的关于情爱观的回应——两相对比,发现这里竟有了意义的翻新。南方的柔情在这里化作了北方的潇洒和豪爽。这是更为年青的一代人的爱情理念的表白。

妍丁当然也写爱情以外的诗,但总体来看,仍以她的爱情诗写得最为出色,她的爱情诗能把在爱中的女性的情感表达得委婉而细腻,她的诗卷中的几乎每一篇,诗人都能找到抒写的独特而新颖的角度。握手相看,两情相忘的那个时节,猛地想到也许这竟是梦境,既是梦境,于是顺其自然,蹦出来的诗的意念竟是:相见不如怀念,不如那若水、如烟、似一片花瓣飘落。

最让人感动的是《等我老了》那一连串的温馨的呼唤:等我老了,你还能把我抱到那张藤椅上,晒十点钟的太阳么?等我老了,你还能挽住我的臂膀,撑开一柄隔世的油纸伞么?等我老了,你还能在情人节的早晨,送我一支带露的玫瑰么?可她恰恰忘了,当她这么呼唤的时候——那时她所期待的他也已老了:“那时你也老了,你衰老的体力怎么抱得动我?”妍丁心中有,所以笔下就有。这不是所谓的奇想或神思所能造的,这是发自内心的“忘情”!

读妍丁的诗最让人销魂的时节,就是她的这种“不假思索”的、“毫不在意”的、只有两心相会才有的这种如痴如梦的状态。在诗人的心目中,爱不会老,人不会老,诗也不会老。对此,她用了一个非常新颖的比喻,那是两颗“相望的纽扣”:“就这样彼此相望,一生都不会衰老”[3]。我不敢预设,也真的不知道诗人是否找到了她的永恒的期许,但我知道,她一直在寻找和等待。《此生与谁同船》——如果此生等不到与我同船的人,我愿变成一条“没有杂质的鱼”而四海漂泊。这就是诗人的痴迷。

尽管她的生活充满了童稚般的幻想,但她毕竟已经成熟。尽管她是多么不愿,但她依然能预见到时间的末梢,有时她也显得超乎寻常地理智:“不要期望把幸福存到来世”,“想想我们能支取的日子还剩多少”[4]。前面引用的《等我老了》所流露的天真的亲切和感动,到了它的姐妹篇《如果老了》,那就是成熟的美丽了:

如果老了

我也一定老了

我们就像收割后的静静等待的田野——

我会照顾你的眼花和耳鸣

照顾你怕酸又怕冷的那三颗蛀牙

还有你不愿变老的坏情绪

这里呈现的是中国传统的爱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种非常悠久的感人。

痴心的诗人也有梦醒的时候,爱中的人也知道无可躲避的是死亡。但即使是死亡,在妍丁这里也幻出惊人的美艳:此生躲不开一个浓缩的“情”字,来生愿化作一株翠绿的藤,藤的理想就是要缠在你来世的腕上——此时她竟忘了《不再错过你》中的那份清醒和决绝——两个墓穴相依,在薰衣草的清香里彼此幽雅地相望。[5]这里所呈现的哀婉也是非常动人的。

妍丁的诗总是这么美丽,这样地给人心灵的安慰:夜这么长,花在长夜里寂寂地开,想着夜莺想着蝴蝶想着蜜蜂,想着月亮的角落一棵隐秘的桔树。我们读她的诗,总是沉浸在她的这种童话般的氛围里。妍丁的笔墨是温暖的,这种温暖不仅在她追求的爱中,也推及在更为众多的人群中:为一个站立在厚实的土地上的农人祝福;为一顶鲜红的安全帽礼赞;在一棵平凡的桑树上发现不平凡的价值;谴责那些制造了矿难而逃匿的矿主---。这些诗作中跳动着诗人的博爱之心。特别是《记一次空难》这首诗,她的处理更由同类诗的社会层面扩展到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层面,是一个可喜的突破。[6]

妍丁的抒情笔墨很优秀,但她不满足于此,她为扩展她的题材付出了辛劳。《我能为你做些什么,祖国》是大题目,但她只写了九行:“我比太阳热,祖国,如果你需要我”,隽永且不落套;《今夜,让汶川在月光下好好安睡》:“风声眼泪和疲惫的哀伤,一切又都在等待着生长”,也饶有新意。但她的确缺乏处理这些大题材的经验,往往表现为要么因急于说理而忘了抒情,要么局促地落笔而不知如何展开。其实,像《一只等待飞翔的鹰》或是《有一些梨花错过了秋天的果实》,这样的好题目,妍丁都处理得有点匆促。话说回来,由于她的睿智,即使只留下一个题目也是不失为一首好诗。

和妍丁相识久了,读她的诗如对挚友,诗不仅是一种享受,而且是一种安慰,更是一种温暖,是一种手挽手、心连心的温暖。我瞎忙,答应妍丁的文字一直拖到了不能再拖的时分,妍丁恕我!

2009年12月1日于北京大学 中国新诗研究所

[1] 前半句“我只有爱”是妍丁的一个诗题,后半句引自《活着》。

[2] 《爱到高处》句。

[3] 《相望的纽扣》。

[4] 《不仅仅是从一个夜晚》。

[5] 《藤的理想》。

[6] 《记一次空难》写美国哈德逊河上的那场空难。它的角度由“大鸟”的转危为安而及于对“造成”空难的鸟群的同情,她听到了无辜的鸟儿的哀鸣。

作者简介:谢冕,批评家,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



王妍丁
Email: 王妍丁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妍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