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妍丁
时光深处的背影——读王妍丁的诗集《在唐诗的故乡》
白 桦          于 October 05, 2010 at 09:16:50:
世界名人网讯 我和王妍丁相识有十多年了,对于青春来说,是一个不能承受之轻;对于诗歌来说,正相反,我很在意对她的期待,那是一种像溪水般自自然然的期待。她喜欢旅行,走了很多路,有平坦的路、有坎坷的路;有晴天、阴天,也有大雷雨。他喜欢交友,认识了很多人,有高尚的人、有猥琐的人,也有邪恶的人。这一切,在路上的行者都会遇到,不足为奇。值得欣慰的是,她还在路上边走边唱。最近,她忽然自怨自艾地说:这是我最后的歌。可我却只当耳边轻风,不以为意。就像她说从此再也不爱了那样,都是口是心非的戏说。“最后的歌”这几个字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说得的吗?童言无忌!最后的歌是天鹅濒死时的哀鸣。作曲家海顿在七十七岁时写过一首《未完成四重奏》,被人们称为《天鹅之歌》,而且他在自己暮年的名片上就印着这首曲子的一句歌词。后来,他的晚辈舒伯特根据诗人海涅、赛德尔和雷尔斯塔勒的诗谱写了一部声乐套曲《天鹅之歌》,不幸成为他年轻生命的绝唱。我才有权说这句话呀!今天我比老海顿写《天鹅之歌》时的年龄都要大,这个权是上帝和死神的联合馈赠。

在故都长安,关中大地,一千多年来,总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车水马龙。但有多少人会记得这里曾经是唐诗的故乡呢?王妍丁是一位把诗歌等同于宗教的女子,早慧的她在很幼小的时候,就开始寻寻觅觅,借助诗寻找爱、希望、理念和梦幻了。当她在唐诗的故乡做梦幻之旅的时候他除了沿着唐代的诗人们的足迹,倾听着唐代诗人们的吟哦,同时又像唐代诗人们那样,一路采摘动情的草叶、花朵、果实,势必也包括苦果;当然,还有丝丝缕缕的思想的光亮,盛世与乱世中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千种思索、万种风情。她原想像她的前辈那样,先把它们收藏起来,像制作普洱茶那样慢慢发酵,氤氲出清香来。可惜今天的诗人没有了宽袍大袖,只好把收藏这一过程省略掉,直接记录在自己的歌唱里。他总是企图在诗歌里探索爱的秘密、探索生命的秘密。为此,他常常走进历史的纵深。

“一重重的月光之门

我不知该推开哪一扇

一颗凡俗的心

却像随风的花瓣

开得轻巧

又似开得 浓烈

想哭”

想哭。想哭,并非悲伤的结果。悲伤通常也会哭,但那不是“想哭”,试问,人生在世,你有多少次五味杂陈、甚至是无端地“想哭”呢?她这样说:

“我看到我走进时光

深处的背影”

你能看见你走近时光深处的背影吗?如果能,你才“想哭”。在诗人的“麦加”,并非所有的诗人都能听见诗、看见诗,更何况论诗、剖析诗、理解诗。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以诗歌的名义站立

他的骨头离大地最近

离天空最近

离人心最近

每一株小草都愿意朝向他

就像朝向星光和太阳”

短短的几行感叹不是比一部诗论还要丰富而又清晰得多吗?这就是诗人!这就是唐代那些中国诗人所以能流芳百世的理由。由此我想到,为什么还有些诗人那样自卑,使用与唐代诗人相同的文字,却对自己和自己的声音妄自菲薄,而且他们尽可能远离一切,包括他们自己。

我们在面对西岳华山的时候,很自然,都会“担心自己太显矮小”。

“但我告诉自己

必须学会像你一样

冷峻沉稳处变不惊

如一把出鞘的长剑

永远保持一种锋利和果敢

以及一颗干净的

行走于世的心”

冷峻、锋利、甚至果敢固然很难,而保持“一颗干净的行走于世的心”,相对来说就更加不容易了。面对这样的诗,你思索的时间可能需要比读它的时间更长些,至少要像诗人面对华山的思索那样长。

宇宙万物,博大,或精微。生命的意义在于进取。无论是即将展翅飞翔的鹰,还是精疲力竭的蚂蚁,他们之间的联系也许何止是对比造成的戏剧性震撼和时间的巧合。诗人窥见了这一美丽动人的时刻。用最简洁的诗句描绘出恒动中绝无仅有的、一瞬间的静谧。

“一片叶子突然

从风中落下

盖住了弱小的蚂蚁和

这世间的

一切声响

天地归于静寂

只有鹰的目光

像闪耀的星星”

但接着我们一定会听见、确切地听见“扑啦啦”惊天动地地冲天飞翔,以及蓝天、阳光、河流、山岳、云朵和苍茫大地为赞美这一飞翔轰然而起的合唱。上苍!这才是诗境啊!诗人的馈赠绝对不是更多、更多的文字,而是更多、更多的诗情,更多、更多的让人无限遐想的空间和停顿呀!

诗人的眼睛随时随地都会发现亲切的东西,并把它们升华为诗和哲理,即使只是一块冬天的木柴。

“它恰好遇到了火

才没有冻僵

一块生硬的木柴

舍生取义

把自己变成炭

取暖

把自己化成灰烬

重生”

明白如话,明白如话!为什么不能明白如话呢?像木柴遇到火那样明白。是的,木柴遇得到了火。遇到了火,燃烧;遇到了火,发光;遇到了火,发热。不只是木柴,诗人不是也要遇到火才会燃烧吗!生活就是诗人时时刻刻都会遇见的火呀!

并非所有人都能看见并重视一棵草的力量,尤其是自认为力大无穷的人,而诗人能看见。

“多么厚的冻土

都抵不住一棵草的力量”

这是一个朴实得像一片落叶那样的警喻,在人类长远而又长远的史册里,被许许多多“大力士”所忽略,他们都像厚厚的冻土那样麻木。

“我于是喜欢在草下站立

在草中安歇

在草里思想

看吃草的羊一茬一茬

走向物质的婚姻”

回到物质,回到自然的愿望就是生命的本来面目。

“我不知道我今生还能不能

拥有一次那样的物质

我只想在里面

生一个

草一样茂盛的孩子

让他延续

我生命中剩余的钙质

一棵草的夜晚

多的是生长的疼痛

也许最终

我们都不能证明什么

青春永远都是无辜的

就像爱”

人的物质生活、或者世俗生活不就是精神、理想、梦幻的源泉吗?大地上,每一颗小草都“疼痛”地挺立着、仰望着浩瀚的蓝天。

当“窗外/一树的梨花比雪还白”的时候,

“风也变得文明起来

举手投足

都带着一种成熟的用心”

在她的诗里。可以感受到一种无所不在的悲悯。其实,世上一切悲悯都是一种善良而美好的愿望。她的可贵之处,不就是总是在充满美学向往与人性超越的激情里写诗、并抒发巨大的悲悯和深深的遗憾么!

“噢 过于矜持的

春天啊

可真叫人心痛

相思 还没有来得及

结果

就仓促 落幕”

多么深沉的遗憾啊!可以说,这是一个永恒的遗憾!

有一天,我的一位曾经极度悲观的朋友叹息着对我说:

“活着,是的,还是活着好。因为人间毕竟还有诗,还有诗人的悲悯和遗憾……”


2009年中秋 上海月圆之夜


作者简介:

白桦,作家、诗人。曾参加美国爱荷华写作计划,并在美国哈佛、哥伦比亚等二十所大学做巡回演讲。主要著作有长诗《孔雀》,诗歌《阳光谁也不能垄断》,诗集《我在爱和被爱时的歌》,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电影《今夜星光灿烂》,小说集《白桦小说选》等。



王妍丁
Email: 王妍丁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妍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