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妍丁
惟有真爱让生活更加诗意——王妍丁爱情诗的另一种解读
刚杰·索木东          于 July 17, 2015 at 07:12:49:
世界名人网讯 前日,在微信平台上聆听妍丁老师朗诵的《等我老了》《与桥有关的断想》等作品。从温敦的作品和饱满的声音里,传递出来的依旧是浓浓的真情;从大地纵深处和岁月幽暗里,传递出来的依旧是浓浓的深爱。正是这些真情,让我们在诗意盎然的傍晚或黎明,仔细品味着饱含人间大爱的天籁之音。

而更多的时候,我们行走或被行走于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在只问路程不问风景的年月里,大多数人,都站在虚拟的高空中,在稍作喘息的间隙里,痛心疾首地对着大地上自己的影子发问:“你还相信爱情的存在吗?”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所有孩子手里的那块糖果。——而惟有诚实的孩子,才会毫不犹豫地说:“我要吃了它!”

无疑,作为诗人的妍丁老师,就是最诚实的孩子之一。

她始终相信,再糟糕的时代,都存在纯粹的爱情;再平庸的生活,都充盈着盎然的诗意。因此,她始终追求着人世间最甜美的爱情,并为之毕生浅唱低吟。

还有多少人在谈论爱情

我画好了一汪湖水

等候你这只笨鸟

放心好了

我不是你的笼子

我是那个离你最远的人

我只是你的潮汛

你的沙粒

你倦怠时一座琥珀色的

城堡

此时 我很愿意这样

以最安全的方式

想你

我的爱最近

但我是离你 最远的

那个人

——《一米远的距离》

在她诸多名篇之外,我尤其喜欢这首小诗。

这是一种何其明媚而豁达的爱情啊!

没有欲迎还拒的虚情假意,没有欲说还羞的娇柔做作,没有辗转反侧的凄婉悲切,没有据为己有的画地为牢。——有的只是,基于初心的那一份爱。那一份纯粹的爱!

是的。我只在自己的眼底,画了一汪湖水。然后,每日做你的潮汛,做你的沙砾,做你倦怠时一座琥珀色的城堡。而这一切,惟一只说明我爱你。而这一切,惟一只让我在远方的远方,用爱来靠近你。并且,无所谓你知不知晓。

是啊!我们渴望的最美满的爱情,应该是携手一生的相伴相随。但是,我们希望的甜蜜错肩,也应该是烛光晚宴上溅亮的那一个豆花。

因为,爱情,有时候,真是一把《双刃剑》:

剑是伤人的

时间也是

我们长大了

我们失去率真

岸与河流

无从选择

我们却从中学会

赞美

爱情让我们

彼此获得温暖

也让我们懂得

它可能带来的某种暗伤

什么是能够清清白白留下来的

一把剑出鞘的速度

一双手与另一双手相握的温度

一条河坚定的走向以及

成长的时间

当走过互相伤害的粗粝岁月,旧日子便像皱纹一样,爬满经年的记忆。

这个时候,我们幡然悔悟,活在人世间,一双温暖的手,远比一把剑有用得多。我们才能发现,这个世界上,最真情的告白和最牢靠的承诺,都不如一生真实而久远的平淡相伴。

无疑,年近中年的妍丁老师,就是一个洞悉生命中所有秘密的智者。在出世和入世间,她用自己不变的咏唱,坚守在诗意的晨光里,让带露的爱情之花,盛开在每一片有霾的天空下。

她始终面带微笑,用不变的爱和温情,书写着人世永恒的诗意:“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寻找/一双手的温暖/不管日子怎样的艰涩或者缓慢/我从不失去寻找的希望/”……“这一生我没有过多的愿望/只想用没有拎菜篮的/那只手/找到菜场上的 另一只手//”(《手挽手的温暖》)。

是的,很久以来,我们一直都在寻找一双手,寻找一双的温暖。年少的时候,我们希望能有一双手,带自己走出幽暗的胡同;年轻的时候,我们希望能有一双手,带自己走进浪漫的邂逅;年中的时候,我们希望能有一双手,携自己走过舒缓的生活;而年迈的时候,我们希望有一双手,相互搀扶着褪色的岁月。

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常常忘记,自己也有一双手,一双伸向苍穹的温暖的大手。这双手,总会在最无助的时刻,总会在最不堪的岁月,合适地伸出来,悄然带我们回到人性最温暖的港湾:“啊 过去的/不管是快乐还是忧伤/我都将以幸福的方式/细细地编结/让你的心情/每天都能捕捉到 这样/温暖的 细节//”(《如果老了》)。

这双手,就是不计得失的情,就是不谋利害的爱!

读到这样的诗句时,恍惚间,仿佛身边不再是当下的烟火。我们隐约听到的,是那些远古而来永不消失的诗意;“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无疑,妍丁老师,就是这样一个生活在现在的古典诗人。

她用她淡雅而朴实的简单生活、炽烈而高蹈的爱之诗篇,在默然中告诉我们:“人生中,爱是永恒的!生活中,诗是存在的!”

当她从那个宽大的书桌旁起身,轻快地拖着墨绿色布裙,从3号8门401室出来,穿过那些高高矮矮的都市楼宇,穿过那些热热闹闹的人间万象,走上八里庄街道,走进十里堡地铁C口,她就完成了从古代到现在的穿越,她就完成了一次平俗日子里的人生引渡:“坐在99路有轨电车上/我听见你在轻声地唤我/没有时间的干扰/罂粟 酒和咖啡制造的苦闷/一生的偏头痛/仿佛也离开了”。

这个时候,坐在现代地铁上,穿行在帝都腹部的古典诗人王妍丁,就被远方破空而来的火焰再次击中:“灵魂和玫瑰和八月的乡村/在迁徙/我的眼睛失去了人的混沌/慈悲伸出了它环绕的手臂/让亲吻和亲吻 那么忘我/像两个神 擦着了火焰”。(《渡我过去》)

这个时候,我彷佛听到,曾经驻足的鲁迅文学院一楼大厅里,先生铿锵声音,正从一个世纪以前遥遥传来:“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指责生活的平庸呢?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慨叹命运的多舛呢?

自然,人的一生,仅有爱情是不够的。或者说,人的一生,情和爱的宽度,仅仅放在身周是不够的。

当我们的轻柔之手,逐渐抚平自己的伤痕,逐渐抚平亲友的伤痕,逐渐抚平时代的伤痕,逐渐抚平岁月的伤痕,我们的情和爱,就会超越情爱本身。我们自己,也就慢慢懂得了生活的深意:

给生活加糖

整整一个白天

一只透明的杯子

由无色到咖啡的深度

春天 色彩性爱

纷繁的影子蓄意良久

蛙声

悦耳的琴谱

蚕丝动荡

你伸出的臂膀温暖含蓄

让我看到一面隔世的镜子

两个无比熟悉的小妖

一把钥匙游荡已久

这个时刻

多么需要重新认识

片片荆棘

你是第一个被我划伤的人

一匹野性的青马

奔跑的蹄印沾满灵性的血光

泪水

多余的赘述

一枚最小的枣核

嵌入命运的底部

以柔软的掌心覆盖雪的部分

斜阳 草树

夜和夜的交替

前世今生

所有幸福的含意

就是天亮了

一睁开眼帘

我就看到了你

天亮后,能够睁眼看到的所有幸福,就会引领我们,把人生的点滴,化为笔下浓烈而凄婉的爱,化为笔下超然而恒久的爱。

这样的领悟里,我们曾经狭隘自私的个人小爱,也就逐渐升华为悲悯众生的慈悲大爱:“它恰好遇到了火/才没有冻僵/一块生硬的木柴/舍生取义//把自己变成炭/取暖/把自己化成灰烬/重生”(《一块木柴的冬天》)。

这个时候,诗人,就已经完善了她自己。

这个时候,诗歌,就已经超越了她本身。

北国夏夜,雨后清凉。写下这些拉拉杂杂、词不达意的文字时,一缕晨曦,又在母亲河畔悄然而至。

沉浸在妍丁老师温情敦厚的诗文里,仿佛听到了,遥远的青藏故里,母亲夜半的咳嗽声,就从那床熟悉的棉被下传来:“那一刻/我特别特别想/今晚像妈妈和妈妈的妈妈一样/把它幸福地盖在头上/像妈妈和妈妈的妈妈一样/拥着一个时代的梦进入/我实质性的睡眠”(《散落在被子上的暖意》)。

那就把这些未尽的诗意,都献给这个明媚的晨曦吧!

天亮的时候,我又将启程去陇南山里。

那里,有久违了的大地和云彩。

那里,也有我们,即将失去的村庄和爱情。

但愿,在那漫天星空下,我尚能多读出几分浓浓的诗意……

2015年7月14日晨草于兰州流珠斋

【简介】

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安多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有诗歌、评论、散文、小说散见于报刊,作品入选多种选集。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王妍丁
Email: 王妍丁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妍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