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妍丁
滚滚红尘中的一道清泉----走近诗人王妍丁(图)
文/黄嘉华          于 May 24, 2016 at 10:06:07:

一 幕拉开了

满眼飞花,灿然一片;灯光的效果,使得朵朵桃花交相辉映。漫天的血红雪白,溢光流彩,尽染深蓝的天幕。

一女子出场。淡蓝色宽袖棉麻短衫,玫瑰红的长巾从两肩垂下,直落双膝,让那藏蓝色的连地长裙顿生风采。生生一位民国范的淑女,出现在天幕深处,一手捧着一本线装书,一手轻抚刘海。那穿着、那仪态,仿佛从一百年前那个世纪初走来,神闲气定,深情款款,台下顿时屏声敛息。

遥远地,传来一阵令人舒畅得直拨心扉的诵读声,那是早年才女林徽因的诗:一首桃花。

桃花,为何一首?而非一朵,抑或一树?可是,好诗何必问,好花难为采啊!直到朗诵完毕,那诗情画意,那“颤动在微风里朵朵凝露的娇艳”,与声音交融成一种难以言述的美,成为这场晚会灿烂的一绝。很快知道,朗诵者也是位诗人,她的诗与朗诵一样的美。

受此感动,从小爱诗,却与诗阔别多年的我顿时感觉:原来,诗,并没有离我们远去,只是现代人生命轨迹的盲动急进,步履心态的浮躁功利,而离诗渐行渐远。

第二天早上走进自助餐厅,还在回味着昨日满屏的桃花与诗,却突然发现,那位诗人朗诵家就在身边,静静地吃着早餐,微笑着向我们点点头。

征得她同意后,我们便坐在她的身旁。于是,这一顿早餐就成了诗与生活的结合点。我不得不承认,像她这种与诗、与舞台、与岁月如此交相辉映的女人,还原生活时,竟会是那么本色,那么真实:不见一丝粉黛,衣着素得没辙。

名人不是更需要包装吗?哪个名人身后没有一个五颜六色的团队?

差点自作聪明,想趁机向她请教一下关于诗中的情感与美感的表达拿捏问题。幸好,在一桌的豆浆油条和肉菜馄饨中,怎么也找不到那个“诗眼”,唯一的收获是:认识了她,当今著名的女诗人王妍丁。

得到名片,回去一查,好生了得!王妍丁早年就读于鲁迅美术学院,后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新闻专业,接着又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学导演,最后以著名诗人之身落脚于鲁迅文学院的中青年作家高研班,毕业后不久留任教师。两年后她又毅然离开鲁迅文学院的教师岗位,成为自由人。

但至今头衔还不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世界华文爱情诗学会 副会长、 世界华文爱情诗朗诵艺术团 团长,世界华语诗歌联盟 朗诵委员会主任、《伊甸园》诗刊 副主编、等等。

就在镇江的“首届世界华语诗歌大会”召开的前几天,王妍丁还在在台湾参加“第35届世界诗人大会”,并被“美国世界文化艺术学院”授予名誉文学博士学位。第二天,未及畅游宝岛台湾,就被在镇江召开的“首届世界华语诗歌大会”执意恳请而来。

“世界华语诗歌大会”开幕式的那晚,大会主办方献出一台名为“诗韵中华”的大型诗歌音乐舞蹈晚会,整台节目新颖别致、精彩纷呈。而最是令人耳目一新、最是难以忘怀的两个节目之一,就是王妍丁的诗朗诵。

会议结束后,恰逢欧洲的几位文友来京,我们相约,应邀去了妍丁的家,好更加走近这位被许多著名的与不著名的诗人、评论家及文友们激赏的女诗人。

二 爱情与诗

久未遇见这样的人了:在王妍丁家聊天、喝茶、做饭,怎么都是享受。

她的家,不大,也不算小。只是满满的锅碗瓢勺,衣架、画架、钢琴、吉它,其间还有满架的葡萄酒,见缝插针的花瓶,功夫茶具旁还有咖啡杯壶,山水盆景竟然会一直流水潺潺,更有从墙角直到她身上的各种各样的小摆设小挂件,等等等等,东西很多,特色不少。有点满,也有点乱,但颇有品位,十分温馨,很有家的感觉。

可王妍丁至今未成家,一人,嫣然独立。诗人坦荡不避嫌,笔者才敢问,敢写。得寸进寸,又知道了妍丁还在读高中时,爱神,就悄悄叩击了一个美少女的心房。

进入大学阶段,这一对曾经的校园骄子,一个学习部长,一个文艺部长,两个“部长”终于携手相对,含情脉脉,貌似神仙伴侣,共铸青春美梦。

都已经谈婚论嫁了,当然,这是筹备阶段,瓜熟蒂落得等到大学毕业之后。

那时,她曾幸福深情地写道:

“爱到高处
我走不下那个至真至美的祭坛
有时我真想祈求上帝,
把我化为水吧,让你每天饮我;
把我化作风吧,让我每天都能吻到你的额头;
或者干脆化成一扇门,每天守在你疲惫的路上,
不等你扣我就轻轻地开了。”(《情到深处》)

大学毕业后,情到深处时,不等他“叩”,她便“轻轻地开了”。可是,心门洞开那一瞬,他却突然不见了,毫无征兆地从人间蒸发了!她懵了,发疯似地寻觅,再痴痴地苦等,一切不知何故,不得其果。

有人猜测他已遭不测,离别人世。但她和他的家人仍旧四处寻找......报警,警察也束手无策。就这样,她在忐忑不安、孤独绝望中熬着时光,耗着岁月,其间,她特别害怕那被疼痛磨损得憔悴不堪的漫漫长夜。

面对蜿蜒而忧伤的日子,她又不想用利器来对抗,而是来为它歌唱。她希望从歌声中获得新生与能量。

几年后,事业的曙光已然照亮她心灵的那块阴郁角落。但痴情而执着的她,却每每习惯摆放两只杯子,餐桌上总有一个缺席的人。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峰回路转:那个从生活中蒸发了人竟回来了!

简直是天光乍泄,江水回流!在激动与冷静的轮番煎熬中,她决定对那失踪的几年绝口不提,仿佛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事件从来就没有走进过她的生活。人平安回来就好。她不想让他那已呈灰色的心灵再度承受指责之重,她甚至直面他的眼睛说:

“我们结婚吧,我不在乎你昨天做了什么,我要的是现在,是今天。只要你今后能堂堂正正,振作精神地面对未来的生活!如果你现在感觉都市生活的压力太大,我也可以跟你到农村去生活。那里远离俗世,远离诱惑......

而在诗里,多情而宽厚的她说:

“亲爱的 从现在起,好好享受人生 享受爱,
把手给你,把嘴唇给我,
死亡算得了什么呢?只要爱在一起!
把我最后的氧留给你,把你最后的吻留给我,
把我们叠印的魂魄,
交给,
花开的野菊”。(《瞬间》)

也许,如此的心灵之光太过纯净炽热,使这位“亲爱的”难以承重,自相形秽,而更加紧闭自己的心扉。黑暗总是畏惧光明,因为黑暗中会隐蔽太多难于启齿的故事,而这又会化为种种不为人知的压力和挣扎。未久,黑暗无法流连,再度悄然遁去。

此时的她,觉得时间已在变老,但她明白时间已不可能回到从前。而事实是,时间正如江河滚滚,日夜向前,永不苍老。这世间,变老的是人与人心。幸好她有诗为伴,暴风过后还能沐浴春雨,冰雪来前尚可告慰秋风。

十年后的一个夏天,王妍丁徜徉在一片陌生而神奇的土地上。那是参加“中亚国际诗会”,她作为与会的诗人之一,来到新疆。之前得知,这儿正是当年的“他”逃离青春与爱情的“潜伏”之地。

站在那片曾经魂牵梦绕的土地上,没有人知道她多年来心里藏着怎样的秘密和痛楚。她甚至在那灯火阑珊的夜晚,还做过“不期而遇”的梦。

但梦终究是梦啊!而梦是不能沉湎的。

这种敏感多情、细腻纤柔,使美丽倍显忧伤,使忧伤倍显美丽。

多年过去。

“相思的指甲
不知又长出了多少四季轮回
多想今年春天
你能听见我轻轻的扣门声
听见诗歌在三月的夜里
泣血般的吟唱
听见我蘸满泪水的协奏曲
逆流而上
一行是等你的漂泊
回到船上
一行是等你的困倦
轻轻枕住我心的眠衣”

(《一封不能寄出的信》)。

这种情愫的炽热,铁石也会近而融化。她如此描述自己:“多少企盼不在企盼中到来 而痴迷却在不该痴迷时出现”。痴迷至此,怎能救药?当然有,还是诗。对她来说,诗,就是她的人生小船,载着她度过一个个情感的漩涡和生活的险滩。

她至今完好保存着当年的他送她的照片,还有一条白纱巾;和她准备在他生日那天送他的牛仔裤,T恤衫.....这些年来,她先后搬了几次家,却一直不将老房子的电话号码消号。

朋友为此感叹:“为什么就那么一根筋地固守着自己的满腹心事呢!”
其实此时,她固守的已经不是满腹的心事了。化蝶般地,那已成为一串青春的记忆。

普希金也曾在他那首著名的诗章“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中吟叹道:“而那过去了的,将会变成亲切的怀念。”

王妍丁早已越过情感的困境而来到诗的乐园。从爱的云端中失落之后,才发现诗里有另一番碧海青天。在这个乐园里,心儿总会在煦风中歌唱。为此,她不由得感叹:

“诗是情圣啊,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爱来暖着,就让心到别处去看风景吧!”

三 亲情滋养的个性

王妍丁的父亲出身军旅,是位经历过枪林弹雨的军中才子。早在57年被打成右派,在文革中又被迫害致死。那年,王妍丁才5岁。至今,王妍丁仍念念不忘,遥远的记忆中,父爱是一座小小的土丘,冥冥中那是生活留给她的第一行诗。

全家因父亲问题被下放到丹东凤城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难忘那里纯朴的老乡,那些粗糙的手背,在她的记忆却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亲切和美好!而那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和周边的许多她叫不出名字的村庄里的孩子,几乎都是经由她母亲的手,才来到这个世界的。接生和被接生,他们彼此给予了对方快乐与幸福。这就足够了,也不需记住,无须回报,但其间那弥漫的清爽与流动的暖意,竟让年少的她悟到了某种禅意。

那是她诗的启蒙与根源。诗就是呈现给爱的,有瑕与无瑕,只要爱是干净的,真挚的,明澈的,非功利的,暖的,爱就成了最美的诗。

暖由心生。诗因暖而长出美丽的羽翼。

就这么,她无怨无悔的爱上诗,也许就是从童年的羽翼开始的吧。

文革后父亲平反,作为医生的母亲,才带领兄妹二人,从那个偏远小山城回到沈阳。后来有一天,母亲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甚至还喷了一点香水,临出门时又给阳台上那盆盛开着的马蹄莲浇了水。然后像赶赴一个人的约会般地去了。

母亲一去就再没回来……是在给父亲扫墓的那天傍晚突发脑出血……

美丽善良的母亲就这么撒手西归,与深深思念着的父亲团聚去了。

此时的她,正值青春。哥哥抚住她哭泣的双肩,声音沙哑地叫了声她的小名,说爸妈不在了,你还有我。

她趴在哥哥温热的肩上,才渐渐感觉到一点力量。

于是她唯一的亲人哥哥,就成了她依托的靠山。

哥哥在她的心里十分善良纯净,他热爱生活,喜欢体育、音乐、书法和绘画……苦难的人生历程不但没有淹没他的意志,相反,他从中学会了不断修复自己的本领,并得以强大。而她,依偎着哥哥,内心也不知不觉地变得强大起来。

在哥哥始终如一的呵护与支持下,她的心性得以坚守,才华得以绽放,她冲破了一道道生命的逆境,一步步走到今天。

她在写给哥哥的诗中动情地说:

“在顿失星光的夜晚,

你用刚成年的双肩扛起日月

依着你的坚实和温热长大

我的血管里流动着幸福

在有雨和无雨的季节

我的枝藤和你的脉搏

都紧紧相连……”

在诗里,她总是看到人生的美好。可回到现实,她又常常不快乐。

每当看见街上随处乱扔的脏物,看见餐厅里肆无忌惮的大声喧哗,看见公共场所没有随手关闭的水龙头,看见公交车上没有人给老人让座……她正欲开口----于是有人说,你就闭上一只眼睛吧!

她还真的尝试过闭上一只眼,但另一只睁着的眼睛依然看得分明。一道道缺少美丽的场景,破坏了生活本来的颜色。

终于她忍不住上前去把哗哗淌水的龙头关闭了,她忍不住对那人说:请你把座位让给这位老人吧!她还忍不住跑到那个随地吐痰的人面前说:麻烦你能不能关照一下城市形象……对她的一次次“干预”,有人表示理解,有人表示沉默;也有人则说:你才是麻烦,是不是有毛病!

更要命的是,不仅对社会爱“表态”,对她自己的工作单位也爱公开自己的“看法”,尤其对自己的“领导”也敢这样----呵呵,这是活在哪个朝代啊!

也算多年前的事了,她所工作的刊物以对外招聘主管名义,决定“把文学交给商业承包”----文学也得吃饭嘛。好家伙!本来刊物每月印刷就几千份,可新官一上任就对外吹嘘杂志发行量十几万份!

你就让人家吹吹呗!不动你毫发,坐那儿等发奖金有什么不好!可她就是如芒在背,认为文学拥抱假话太不厚道,再加上一些稿子明码标价给钱就发,这算什么?这不是活生生把文学的底裤都扒下来了吗!

不行!决不能让“文学走向堕落”的事在眼前发生!于是,她就跟那新官儿当面理论。如今这年头,你不会跟领导“来事”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跟领导“整事儿”!真是的,生活在这种年代,却要像几个世纪前的唐吉珂德那样大战风车!还算不算地球人啊......结果,就在人家开开心心准备迎接新年之际,小女子被人一脚踹了----工作丢了!

怎样的伤害和屈辱啊!

有些痛是无法抚慰的。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弱小。

几年后,作为已获一定成就的诗人,她有幸进入了鲁迅文学院“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深造。在鲁院的学生生活让她感觉收益颇多。毕业后 不久,作为一名优秀学员和诗人,她又成为一名鲁院的老师。

真是一个梦想还未结束,新的梦想又来了,生活仿佛打算从此要厚待这个历经坎坷的小女子了。

可是----且慢!在学院当学生是一回事,当老师则是另一回事。用她的话说:没料到那个文人扎堆的小社会,人际关系竟如此之微妙、复杂。接下来两年的鲁院职场生活,作为一名鲁迅文学院的老师,她受到了很多学生的尊重和喜爱;可是,作为一名体制内的员工,她感到难以适应,甚至爱顶真的“老毛病”又犯了----嗨,那期间的鲁院故事太多,在此不说也罢!总之,笼子是漂亮的,但她不是那种爱在笼子里唱歌的鸟儿。

终于她明白,只有在诗的王国里,她才会因思想的自由驰骋而变得强大。

由于诗缘,王妍丁的足迹流连过美国、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日本、韩国、墨西哥、意大利、希腊、等许多国家,作品也常见于两岸三地及美国、新加坡等重要媒体报刊上。这些,让她的眼界更开阔、思想更开放,而这一切的结果是,她更加迫切地希望我们这个社会更加文明富裕,更加和谐与美好。

她以诗歌向这个世界毫无保留地诉说着心中的理想,她还以行动无私地帮助那些朋友和邻居中的弱者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她借钱给仅一面之缘的民工回家过年,她去孤儿院看望那些没有父母之爱的孩子,听到哪里受灾,即使没有工资收入也要从积蓄中支出捐助。

诗如其人,难怪许多人感叹诗人的心底那么干净,那么明媚!

有一次好友偶遇到一20岁左右年轻人给她送花,吓了一跳,说你了解这人底细吗?怎么敢让他来家里!有坏人利用送快递之名,对单身女孩劫财杀人事难道没听说过?你对这个世道也太没防范之心了吧!没想到,朋友的好心却换来小女子的一通数落:社会正是让你们这种处处设防,所以这人与人之间才越来越陌生越来越没有信任感。你不信任对方,怎么让对方信任你?你不尊重别人,又怎么要求别人的尊重?

那天,她们一道和那男孩聊天,她还给他洗水果,煮咖啡,如待友人。男孩走时叫她姐姐,说这是几年来他人生中最温暖的一天。
是啊,做人的道理都懂,可这人人都在红尘中翻滚、在夹缝里生存的时代,谁又能有这样一份宽厚的心情凝神静思?更何况,就在这之前,她也受到过欺骗。

那一年,她在鲁迅文学院中青年作家高研班结业后,准备留在北京生活。她通过北京一家大型中介公司看好一处二手房并和中介公司及房主都签了合同,付了中介费和定金。就在回沈阳把房子卖了兴冲冲回北京准备收拾新居时,却突遭房主毁约、中介公司不作为。突然处于“无家可归”之窘境的她,抗争无果,也只好默默承受。受骗受伤时她没有哭喊,而当一些亲人好友们给她种种帮助和安慰时,才泪雨滂沱。她多次说,这一生的行走,她都会怀抱那样一份感恩去面对生活。 

曾有一位鲁迅文学院的作家感叹道:
“我也想过王妍丁那样的生活,就是没有她那样的勇气!”
不过在诗人易仁寰的眼里,则是别具风情的另一个她:
“王妍丁的桃花源朦胧深邃,千回百转,谁人有福能与她同船”?


四 风采独具的情诗

作为当代女诗人的代表,王妍丁以清丽婉约的诗风,占据着一席之地,更以真挚热辣的情诗,造就了一片新天地。(峭岩语)

诗人徐志摩曾夸林徽因的诗《一首桃花》:“佳句天成,妙手得之,是自然与心灵的契合,又总能让人读出人生的况味。”

好一个“人生的况味”!王妍丁其人其诗,无不浸满她那独有的人生况味!本文开幕那一刻,她朗诵的“一首桃花”之所以让人动容,正因为她也是在读自己,正如她的《读你五年前的信》:

生命的盾牌被你击中
从此
我大梦不醒
短短的相聚 长久的守望
让人幸福而又苍凉
燕子归时人未归
只有诗,
在树上发芽在心里流淌
我的梦在时间里奔走
而时间却这样漫长”。

到了《远方》,则突破了那种柔肠千结,进入一种坦荡优雅的独白:

“远方是澄明而缱绻的春水,
总在我企盼的双眸里荡漾。
远方是落木萧萧的秋风,
让人在无眠的夜半吹奏月光。
春也思念 秋也思念,
远方,是华灯初上的夜晚,
过街桥上如火如荼的亲吻,
远方,是用火焰交谈的季节,
我和枫树一起在那里燃烧:
生也陶醉 死也陶醉。”

不仅优雅坦荡,更有热烈奔放:

“为什么总是给自己以羁绊
世间既然有那么多事情
说都说不清
那就让我也放纵一下
思想的羽翼吧
放下所有的沉重和孤寂
以赤裸的心迎向你
不要以山和山的名义 相拥
不要以河流和河流的名义 相挽
更不要以一棵树和另一棵树的称谓
站在一起
我们就是男人和女人。”(《不再错过你》)

诗中,可见一个多情多面的王妍丁。

应该说,王妍丁的诗里对爱的倾诉并非完全是两情相悦,不仅爱情,还有亲情,还有友情。波澜壮阔里可以汪洋恣意,繁星点点中又能独具风情。诗中的一根小草,一棵小树,一只小羊,都渗透着情与爱,都洋溢着她心底的暖意。纵然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桥,在诗人的眼里,就有了新意,有了情和爱。

“仅仅是一座桥的距离
却不得不隔桥想你。
想你的时候,
总会梦到你的手臂,
又长长了一点。
......
就牢牢握住我的手吧!
这一生真的不在乎跟你去哪儿,
如果你注定  注定是我停泊的
岸。”

(《与桥有关的断想》)

评论家李保平认为王妍丁的诗“一是干净:她诗中的意象从不含糊,具有清晰的脉络和指向;二是妩媚:在她的明亮之中有着一种摇曳生姿的挺拔。她的诗歌具有雄雌相济的清俊品格。”

2005年,她的第一本诗集《手挽手的温暖》,入选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华文学基金会的“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这是一套由作家出版社出的高品质的文学丛书,这是王妍丁的文学生涯、也是她人生的一个里程碑。她想从此滤掉那些不快乐的脏、乱、差,尽可能把自己理想中的世界呈现给爱美的眼睛,呈现给热爱生活的心灵,以回报爱她和她爱的人生。

“一个老人习惯用她的左臂挎着菜篮,
另一个老人习惯用他的右手拎着网袋”,
他们的另一只手总是
“紧紧地挽在一起,
没有人流可以冲散他们”。
深情之中,诗人笔锋一转:
“这一生我没有过多的愿望,
只想用没有拎菜篮的,
那只手,
找到菜场上的另一只手”。(《手挽手的温暖》)

有人认为王妍丁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艺术的成熟,她诗中的爱情已经抵达了亲情的境界。

看那首著名的《如果老了》:

“啊 
亲爱的不要担心
反正我老了有你
你老了有我啊
我不在乎你的呼噜
不在乎你 
掉了一颗门齿的亲吻
不在乎你 
没有了弹性的触摸
不在乎你
用眼神代替话语
只要我能时时看着你 看着你
哪怕你的脚步 
如孩子般蹒跚
我也会像 
深海的鱼一样幸福、陶醉”。 

而在《 此生与谁同船 》中,她又似喃喃自语,痴迷而令人心碎:

  “如果此生等不到
   与我同船的人
   我愿以海为家
   成为鱼一生
   没有杂质的邻居”

她果真在漂泊。正是诗,让她得到恩慈,得以超脱。她说:“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无论苦辣、酸甜,无论顺境、逆境,无论阳光、雨雪,无论欢笑、泪水!经历的一切都是我的财富!他们丰富了我的人生!我必须感恩生活!”

诗人和剧作家桂兴华面对王妍丁其人其诗,不由得叹服:

诗和你,怎么这样地统一!

五 那些殿堂级的忘年之交

诗歌评论家邓荫柯说:王妍丁是当代诗歌的一个美丽的意外。

上海的大诗人和剧作家白桦把妍丁视作忘年之交,他每每看了妍丁的诗都不忍释手。有一次他看了王妍丁的那首《在唐诗的故乡》时很动情地说:

“在故都长安,关中大地,一千多年来,总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车水马龙。但有多少人会记得这里曾经是唐诗的故乡呢?王妍丁是一位把诗歌等同于宗教的女子........她总是企图在诗歌里探索爱的秘密、探索生命的秘密。为此,她常常走进历史的纵深。”

历经生命坎坷、阅尽人间百态的白桦对王妍丁的诗及其诗中的情感和理念可谓洞悉幽微。“她的可贵之处,不就是总是在充满美学向往与人性超越的激情里写诗、并抒发巨大的悲悯和深深的遗憾么!”

作古不久的中国诗歌学会的创始人、著名的诗歌教育家和评论家张同吾先生,对王妍丁的诗情有独钟,他说:

“纵观诗坛上遮天盖地的诗篇,绝不缺乏温情脉脉,绝不缺乏奇思妙想,更不缺乏矫情做作,王妍丁以她的超越世俗和超越平庸的文化人格,就赋予诗歌意象以开阔的精神视野和深邃的文化意蕴。她的诗以大海和月光、雪山和玫瑰、音乐和钟声共同组成了主体意象,使她的诗呈现出洁净而又绚丽的底色,就象雪山上的霓光,带着宗教般的玄妙和隽永的魅力,给人无穷的遐想......”

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 、著名文艺评论家谢冕教授则认为妍丁的爱情诗写得最为出色。他在“致妍丁”一文中所用的标题就是“你的诗让我感动!”

“读你的诗,眼前自然地浮现着一个美丽而动人的身影,更确切地说,是感受到了一颗美丽而多情的心的跳动。你似乎只为情而活着,为你所爱的人。你义无返顾,如飞蛾扑火,明知前面是火场,也不回头。”

谢冕教授
坦承,“妍丁的诗总是这么美丽,这样地给人心灵以安慰:夜这么长,花在长夜里寂寂地开,想着夜莺想着蝴蝶想着蜜蜂,想着月亮的角落一棵隐秘的橘树。我们读她的诗,总是沉浸在她的这种童话般的氛围里......相见不如怀念,不如那若水、如烟、似一片花瓣飘落。”

谢冕认为王妍丁的诗最让人销魂的,就是她的这种“不假思索”的、“毫不在意”的、只有两心相会才有的这种如痴如梦的状态。“在诗人的心目中,爱不会老,人不会老,诗也不会老。”

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韩作荣也认为王妍丁写的最好的诗篇,几乎都是情诗。那是真正动心动情之作,无遮无掩的赤裸情怀,无拘无束的自由抵达,以爱引申的艺术创造,以孤独喂养爱情,以选择的自由与坚定领略爱的真谛。

著名翻译家、作家与诗人屠岸先生把王妍丁称作“阳光歌手”,他对她那首《 等我老了 》和另一首《 如果老了 》一对姊妹篇激赏。这令他想起爱尔兰诗人叶芝的《 有一天你老了 》,但他认为两者意趣不同。叶芝是失恋者,不,单恋者。妍丁不是。不过倒有点像苏格兰诗人彭斯的《 约翰·安德森,我爱 》。但妍丁更胜一筹。彭斯是一片宁静安谧,妍丁则是情更深,意更切,一唱三叹,回环往复,诗情仿佛“江流曲似九回肠”,袅袅不绝。

屠岸还动情地说:

“妍丁,你作为‘阳光歌手’,放开你的嗓子吧,把你蘸满爱汁的诗句如万支金箭般,洒向人间!”

六 行走于世的心

青春、生命与时光一道流淌着。世界在变,人也在变,甚至心中的梦都在变,而不变的,是追梦的心情与步伐。

王妍丁的才华不仅在于写诗,她的读诗水准也鲜有人能及。近年在网络走红的“为你读诗”栏目,正是携手中国20位各领域翘楚共同发起的诗歌艺术活动。为了倡导一种清新的生命时尚,回归本真的生活状态,便以读诗的方式,让现代社会中奔忙的人,能得到一片可以让灵魂栖息的场所。

难得的是,获邀的王妍丁读的多是自己的作品。诗人易仁寰对其评价简直形象极了,说王妍丁朗诵时,“句句都是花开的声音……”!

一位粉丝在王妍丁的新浪博客上留言道:

“妍丁姐,您好,此刻听着你的声音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两年来每天晚上都听《为你读诗》曾多少次期盼您来读自己的作品,直到今天听到,幸福来的就是这样突然,我更期盼您把自己所有的诗出一本有声的诗歌,这样我听着您的声音就仿佛感受到你就在我的身边,那种温暖对于喜欢您和您的诗歌的朋友是一种长久的幸福!北京的天热,姐姐注意身体!”

有意思的是,王妍丁曾在绘画、新闻、导演等方面都受过正统的一流教育,但就目前事业的突破点来说,却是自修的诗与朗诵。其实,她的画,也是十分了得的。正像一些著名的作家也是画家一样,甚至有的是因为文学上的成就,而使他们的并不专业的画成名。对妍丁而言,画反倒是她曾经的专业之一。

笔者看过一些她的画,不知道是否因为已知她是诗人的原因,第一感觉是她的画,浸透了诗的灵性与美.......

看她的画,如同读她的诗,画中的色调,那种别致的光与影会给人带来无限遐想。她的画重神形而非具象,迷离的光影,含蓄的色彩,不经意中便加深了浪漫意境的渲染,形成印象派的特质和浪漫主义的情调。

只有小圈子才知道她画画,才知道她画的特质。曾有朋友想出高价买她的油画,但被她婉拒。她认为还没到时候。

在友人和诗人戴墨的眼里,王妍丁“永远都是人群中一个新鲜的个别或者例外。从她腕上缠绕的一串串美丽而别致的小珠子,从胸前的一个艺术小挂件,从背包上的一个小卡通,到衣着款式、色彩搭配,以及每一缕飘动的发丝,都让我们从中看到了一种真纯与唯美。一丝不苟的,极度认真,极度切合,且浑然天成的美。”

如今的王妍丁,与许多著名诗人一样,在滚滚红尘中,事业之路也常彷徨于十字路口。中国的诗人,甚至全世界的诗人也许都一样,无不身处时代大潮,在发展中闪动着灵感,在茫然中体验着失落。一位成功的儒商与诗人出于情怀,低调地每年捐给一所著名的大学1000万,以扶持与振兴中国诗歌,从而成为一道引人瞩目的光柱。可是光柱照不亮天边的幽暗:谁能来扶持与振兴这个礼崩乐坏的社会道德?谁能来重新滋润我们这个民族早已干涸的诗的情怀?

欣慰的是,红尘未落,王妍丁们的诗还在执着地闪烁着珍珠般圣洁的光彩。而其中的美,不仅源于天赋、源于技巧,更源于心灵的真与善。而性情,才是诗人成为高山或小丘的最后的飞来之石。

诗人桑恒昌感概王妍丁其人其诗:“上帝让她来到人间,就是让她来写诗的。”

著名女诗人傅天琳也说:“王妍丁,是一个诗意与生俱来的人。”

批评家梁海教授更欲四两拨千斤:“......她在今天,仍旧能够带着宗教般的虔诚,仰望那座曾数千年来一度辉煌的诗歌大厦,这在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层面显得尤为珍贵......她以她的诗歌为我们这个钢筋混凝土的坚硬的世界营造着柔美的诗意,挖掘并放大出我们早已忽略的诗意的叶瓣。”

正如韩作荣先生在妍丁诗集的序言中写道:

“当世俗的功利将淹没爱的真谛,她为人间写下了爱的圣境,这便是她的爱情诗超越尘俗的意义。”

亦如王妍丁自己曾经面对西岳华山时的内心独白:

  我告诉自己
  必须学会像你一样
  冷峻 沉稳 处变不惊
  如一把出鞘的长剑
  永远保持一种锋利和果敢
  以及一颗干净的
  行走于世的心。



王妍丁
Email: 王妍丁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妍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