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书介绍:《丁字裤和同情:脱衣舞俱乐部常客及男性欲望》
曾进          于 July 16, 2003 at 15:45:18:
《丁字裤和同情:脱衣舞俱乐部常客及他们的欲望》(G-Strings and Sympathy: Strip Club Regulars and Male Desire);作者:凯瑟琳.弗兰克(Katherine Frank),2002年由美国杜克大学出版,共368页,19.95美元。

弗兰克博士是一个反色情的运动人士,美国亚特兰大大学文化人类学家。当她在杜克大学女性人类学博士生时,她对权利、性别与性的关系发生了兴趣。为争取学费,同时帮助自己对女性研究课题的认识,她选择了做脱衣舞娘。做脱衣舞娘的经历让她很快发现以前对男人爱看色情表演的动机与现实出入很大。她开始对她在俱乐部里遇见的男人感兴趣了,特别是那些流连其中的老主顾,决定对他们进行研究,并作为她在杜克大学人类社会学博士论文的一部分。

在20世纪90年代,脱衣舞文化通过好莱坞电影如保罗.弗豪依文的艳舞女郎(Showgirls)、杰瑞.斯普林格(Jerry Springer)的“清谈”节目和一些关于色情工业雇员的学院研究等才进入美国主流。按照一般常识,脱衣舞俱乐部的男性主顾的动机是非常透明的:男人的天性——喜欢暗送秋波的浪荡美女。弗兰克对这些透明性的“常识”却表示质疑:男人好色难道就是唯一的理由吗?对于那些没有和舞娘发生性关系的主顾的行为又应该如何解释?纠缠着这些问题,凯瑟琳.弗兰克利用她在美国东南部城市“Laurelton”曾经断断续续做过6年舞娘的经历,结合她在杜克大学学习人类学的理论知识,在她曾经工作过的5家脱衣舞俱乐部里对30个男主顾采访,写下了一本资料殷实、观点新颖的博士论文,此书是其中的部分节选。

和性没有太多关系?

在美国每个城市对于脱衣舞俱乐部的规定有所不同。弗兰克称她所工作的城市规定俱乐部的舞娘们是完全裸体的、并严格禁止和顾客之间发生性关系。即使坐在大腿上的跳舞也是不允许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作者开始思考如果主顾和脱衣舞娘之间不发生任何性关系、甚至是爱抚的行为,

为什么男性主顾喜欢流连于俱乐部?

作者认为俱乐部为这些人提供了一个既非家庭又非工作场所的中间地带;在这里男人可以通过谈话、幻想或仪式化的窥阴癖来尽情享受自己的身体和自我。同时作者以为男人在脱衣舞俱乐部里享受到的愉悦和特权也和美国当代文化对一个男人的设定纠缠在一起。

弗兰克对她的30个常客进行交谈,这些男子大都是中产阶级,在27、28至55岁之间。作者发现这些男人追求的是一些更不切实的东西。 采访的男人大都喜欢想象舞娘是放荡不羁的性尤物,但是他们并不喜欢那些一眼就能看穿性的低级俱乐部。即使是那些有窥阴癖好的人也表示对过于低级的表演的厌恶。一些被采访者称喜欢俱乐部愉悦的氛围,友好、舒适、使自己感到成为了自己。其次,俱乐部往往是男人虚荣心竞争的场所。特别是那些高级的俱乐部里,有钱的男人竞相一掷千金,满足自己膨胀的虚荣心。

弗兰克的一个受访者罗斯称,“你感觉自己飘起来了,成为一个人物。和性没有关系,你在这只是想让别人印象深刻、让其他男人对你刮目相看。”另外的一部分经常光顾的男主顾的理由是,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觉得生活压力过大,遭到性的折磨,只有在俱乐部他们才真正感到自己是一个男人。

弗兰克得出结论主要就是以上三方面:放松、自我吹捧和对漂亮女人的有趣交流。这项研究得出的与众不同的理论在于强调消费者对于自我和男性形象强烈的幻想欲望。这一观点,弗兰克引用了杰伊.比尔德斯顿(Jay Bildstein )——纽约一流绅士俱乐部创建者的话语:“20世纪晚期,社会日益给男性增加了生活和心理压力。我想提供一个可以让男人们逃避现实、得到几个小时休闲的场所。在这里,女权运动成为一个肮脏字眼,男人成其为真正的男人。我希望俱乐部里的男人每晚从俱乐部身心愉悦地离开,而并不需要和女人发生肉体关系。我大部分的客户是已婚的男人。他们对于精神训练的兴趣高于对肉体的。这个俱乐部对他们将是安全的,他们不会染上艾滋病,他们难道不可以诚实地讲自己只是在观看‘球’赛?而女人对他们而言只是格外的兴趣。女人只是让他们感到他们是世界的焦点。”男性特权思想在这一段话里暴露无疑。

销售幻想与膨胀的自我

在脱衣舞俱乐部里,舞娘用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的进行双重投资。脱衣的过程,意味着暴露;暴露意味着引诱,也很容易被理解为邀请,但决不是承诺和约定,它实际上隐含着巨大的危险。弗兰克认为脱衣舞娘的职业就是销售幻想的职业。舞娘通过目光与肢体语言的诱惑,让男性主顾感到自己男性的特权。一旦顾客产生了幻想,他们对于自我就会感到认同。

男人对于自我以及男性形象的幻想可以通过他们吹嘘自己和舞娘的特殊关系中看出。弗兰克发现最常去的顾客都非常渴望和舞娘们建立“真正”的信赖关系。他们渴望朋友、喜欢自己受重视的特殊感觉(也就是那种即使自己不付小费,舞娘仍愿意在他周围翩翩起舞的特权感)。弗兰克采访的男人很多自认为自己和某个舞娘有特殊关系,被她们视为朋友。作为友谊的证明,他们大都会称舞娘告诉过他和其他顾客如何不同,或者有的舞娘会给他自己的私人信息,如舞娘的真实姓名,地址甚至电话号码。

而作者通过自己舞娘的经历指出一个残酷的事实:脱衣舞娘的职业和客户追求的“产品”比顾客想象中更为复杂。大多数舞娘包括她自己往往是作为自己生意的一部分才告诉那些主顾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仅仅工作时的手机号码。这样才让主顾感到自己很特别,可以招揽回头客,再在她们身上多花一些钱。尽管作者也曾经对一些客户也产生过感情,但更多的时候她自己也承认是在伪装,迎合顾客的胃口。

因此,那些往舞娘吊带丝里塞钱的男人不止是给裸体舞娘的表演付费,他们也要为自己附着在舞娘眼中崇拜的目光的自我形象付费。作者指出俱乐部里最尖锐的事实,看客购买了他和舞娘之间的关系。舞娘只是感情和身体的劳工。为了成功,舞娘还必须伪装对主顾充满感情,这才使客户备感轻松,享受被吹捧了的自我形象,任意地对潜在的自我进行幻想。

观光客的心理与习惯

弗兰克研究的这一课题里还包括了研究俱乐部里男性老主顾的婚姻关系。此书第7章中作者讨论这一问题。大多数她采访的人都是已婚或者有固定恋爱关系的。被采访中没有一个人认为他们定期去俱乐部对他们稳定的家庭关系有威胁。这些人并不认为自己在俱乐部里的行为是对家庭的不忠。大多数人称他们无法从自己的伴侣那里获得满足,如对危险、兴奋和神秘的感觉,对色情幻想的分享以及得到对方对自己吹捧的满足感。这种潜在的紧张关系通过看脱衣舞缓解了;俱乐部的经历有助于他们婚姻关系和长期稳定的恋爱关系。

对于男人采取的双重标准,弗兰克用“观光客习惯”来作了一定的解释。因为恐惧常规生活,厌恶枯燥的婚姻,男人对神秘、冒险产生渴望,从而逃避日常琐事和社会束缚。男人们在俱乐部里和陌生人打交道,意味着冒险和自由的双重可能;冒险意味着对于神秘事物挑战的兴奋,而自由大多数指向的是对陌生人(舞娘们)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和义务。舞台上下的距离让观光客们感到对陌生女子身体的消费收放自如、轻松自在。

另外俱乐部里男性观光客的心理与习惯也与当代文化不无干系。正如英国思想家齐格蒙.鲍曼所说:“社会是逃避恐惧的避难所,也是繁殖恐惧的场所,它从恐惧中得到滋养,并且从对我们的控制中加强自身的力量。” 观光客的心理也是在社会给予的可能性扩大之后产生的,成为人们对于日常社会压抑的一种反映。

女人在色情文化中一直处于“被看”的位置。酒店歌舞表演女郎、《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三级片女星、红灯区的妓女和夜总会里的脱衣舞娘都是被好色男人、艺术家和文化研究者首要捕捉的对象。从广播名人霍华德.斯特恩(Howard Stern),到第三次女权主义浪潮,人人都渴望听听这些以身体作为商品的风尘女子的心声。但是对于那些驱动色情工业的消费者(绝大多数又是男性)的研究却是一遍空白。凯瑟琳.弗兰克在《脱衣俱乐部的常客及他们的欲望》将“看”的目光转向了那些在脱衣舞俱乐部舞台下观看色情表演的男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作者此书的功劳在于填补了过去对于研究色情工业消费者心理的匮乏。

曾进,《华盛顿观察》周刊(Washington Observer weekly),2003年第廿七期 (#43), 2003-07-16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