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文茜: 啊!外省人
陈文茜          于 March 29, 2004 at 09:56:21: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一九四七年三月七日,蒋介石派遣二十一师登陆基隆港口。依监察院杨亮功公布的二二八事件调查报告,舰队才开到港口,便接获情报「岛内均乱民」。舰长於是下令「见人就扫荡。」一九四七的基隆港,没有太美丽的走道,时间也非夕阳西下。

风有点大、雨飘得细细,不知情的民众在港湾散步著。机枪扫射初始,打出来的炮弹和太阳一样亮,穿著拖鞋,老台式短裤的男女老少,只听闻轰的一声,倒躺於地,死了。

著名的二二八事件,就此开始了最高潮的国家暴力镇压。没有人知道,乘著军舰开枪的士兵,如今在那里?他还安在吗?他的后代还住在台湾?还是中国大陆的某个角落?那艘军舰,著著实实打出了台湾历史中最重要的第一枪,从此之后的台湾史,悲情且仇恨地发展了五十多年,至今未歇。

开枪的军队,没有名、没有姓,只有二十一师代号。凶手名字未知,本地人只能辨认他们是「外来省份的人」。半个世纪以来,「凶手」被连结一个等同的扩大数万倍的符号:外省人。

二二八事件两年后,中国内战中全然败退的国民党政府,仓皇带著子弟兵渡海迁台。新一批的外省人,有的只十六岁,可能早起才走入田埂,就被强拉当兵。一辈子没出过洋,从没听过二二八,第一站就穿著草鞋来台湾。往后的日子里,他们多半躲在台湾的竹篱笆世界,有人退伍了,才花尽毕生积蓄买个姑娘,守个家。

打从十六岁起,这群人就没有爸爸妈妈。国破山河,他们的世界只有蒋公,也只能跟著蒋公,竹篱笆外的世界,对他充满了强烈的敌意,他们是飘洋过海的外省人,和当年军舰上「相同」的外省人。

外省人绰号「老芋仔」,芋仔是一种不需要施肥的根茎植物,扔在那里就长在那里。长相不好,烤熟吃起来却甜甜松松,削皮时手摸著,有点发麻。满山遍野,只要挖个洞,就可找到几颗松软芋仔。芋仔命贱,「老芋仔」型的外省人,命也薄得很。

我台中老家对面就住著一位老芋仔,煮面一流。没人关心他从中国大陆哪个省份来,妈妈住哪里,好似他是石头蹦出来的怪物。对我们这些本省家庭,外省人不是混蛋,就是可怜蛋。混蛋在台北当官,欺负台湾人;可怜虫就在市井街道里,摆摊卖阳春面。老芋仔卖的阳春面特别便宜好吃,夜市里搭个违章建筑,就可以从早卖到晚。有天门口特别热闹,原来娶亲了,姑娘从梨山山上买来,清瘦娇小的女子,后来生了小孩,小姑娘也常背著小孩在摊前烫面。

我喜欢买他们家的卤蛋,几次听到他在旁边教他太太,面要煮得好,放下去的时候,得立刻捞起来,在搁回去;千万不能一次烫太久,否则汤糊了,面也烂了。面摊老芋仔有日不作生意了,哭嚎的声音,穿透薄薄的夹板,凡路经夜市的人都听到。隔壁杂货店老板娘转告我们家长辈,老芋仔梨山小老婆跟人跑了,儿子也不要了,还把他长年积蓄、摆在床底下的现金全偷个精光。过了三天,老芋仔上吊自杀,孩子被送进孤儿院。上吊时,绳子挂在违章建筑梁上,脸就对著后墙的蒋介石遗照。死,也要跟著蒋公。

面摊老芋仔死后四十年台湾盛行本土运动,家乡中国大陆危险扩军,飞弹部署天罗地网,对著另一个家--台湾。四十年前的老芋仔上吊了,其他老芋仔活下来,眼看两个家对打。

於是台湾需要飞弹情报员。谁愿意在「承平时刻」仍为台湾死?没有名、没有姓、逮到被打毒针、可能接受酷刑、被剥皮,死了也进不了忠烈祠,谁卖命?薪水不过一月五万,到大陆路费四十万,买一条命,谁干?还是那批老芋仔的儿子!还是那群当年飘洋过海的外省人!从老子到小子,一代传一代,人生就是要报国;没有国,那有家?中华民国也好,本土化也好,外来政权也好,李扁当家也好。竹篱笆内的子弟,活著,永远都要跟著「蒋公」!

被吸收的情报局人员,担任情报工作那一刻起,真名就消失了。人生从此只剩化名,除了军情局简单记录事迹外,出了事,家人不敢闹、不能说。台湾人天天逍遥,十几年来,台海平静到人民完全感觉不了战争的威胁。只有这群傻外省人,老觉得国家危难,他们得前仆后继。老的上一辈牺生不够,小的还得赔上一条命。有情报员家属向我哭诉陈情,我很惭愧,也很感慨。惭愧的是,我们常觉得自己已帮国家社会做过多事,很了不得;但站在你面前的这群人,他们怎么从不谈了不得呢?

他们的傻,造就了我们人人自私的空间。但令人感慨,这些外省人无论累积多少英雄事迹,他们的命运总陷在一九四七年二二八的那一枪,他们永远都是「飘洋过海」的外省人。五十几年下来,八二三炮弹死的是外省人;空军公墓前走一遭,战死的飞行员个个才二十出头,也是外省人;为台湾搜集飞弹情报,保护台湾本土运动,死的也是外省人。我无法冲口说出的是,外省人为什么那么笨?国家多数人并不承认他们,怎么还愿意替国家去死?

外省人啊!外省人!原罪有多深?多少付出,才能偿还当年历史的错误?多少前仆后继,多少代,才能换取本省人终究的接纳?台湾的外省人无法支撑任何一个有意义的政治力量。随著台湾民族主义崛起,只占人口百分之十五的外省人,政党如全然反映这群人对历史的认识、对故乡的乡愁,瀛不了。任何一场战役中,外省人都得当默默的牺牲者,从战争到选举,他们不能大声说出母亲的名字,不能哭嚎他们的乡愁。他们的一切都是错,生的时候错,死的时候也错;为国家错,不为国家也错!

西元一八九四年,一位猷太裔的法国陆军军官德雷福(Dreyfus),被控出卖法国陆军情报给德国,军事秘密法庭裁判国罪,德雷福遭流放外岛。这是法国近代史上轰动一时的德雷福事件。整个事件后来被证实是假的、捏造的;它可以成立只有一个前提;这位陆军上尉德雷福是猷太人,不是正统法国人,他是法国的「外省人」。再当时举国面临共同敌人德国情况下,法国德雷福身上的猷太血统成了祭品,目的是抚慰普法战争中严重受创的法国人心。其后法国社会分成两个政营,双方在报刊上相互攻击,在议会中进行政治斗争,在街头上发起群众运动。事件在小说家左拉发表的著名文章【我控诉】后,达到高潮。

「最后我控诉第一军事法庭,他违反法律…….,我控诉第二军事法庭,他奉命掩饰……..不法行为,判一个无罪的人有罪…….,我的激烈抗议只是从我灵魂中发出的呐喊,若胆敢传唤我上法庭,让他们这样做吧,让审讯在光天化日举行!我在等待。」--左拉,【我控诉】

一百多年来,德雷福事件在每个社会上演著,这是左拉在【我控诉】文章中最后的预言。

民族主义者并不关心案件的法律细节、人身生命权,他们只关心事件给自己带来的后果。「德雷福」的影子,如今被流放到台湾。我的朋友周玉寇,曾经对我说:「你可以大声讲话,因为你是本省人,不是外省人。」

左拉死后一百年,二二八那一枪后五十年,我们本省人,该轻轻自问一句了:外省人,该不该是有权利活下去的权利。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