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名著]

一部全方位描写台山侨乡女性生活的巨著

世界名人网特约报道 冰凌、曾筱霞          录入于 January 11, 2010 at 18:39:1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手捧《要嫁就嫁金山伯》的书稿,感受着这部作品沉甸甸的分量;“金山伯”与“金山伯女人”的悲喜人生也随着手中的动作,一页页地展现在眼前,令人颇有欲罢不能之感。

这是伍可娉女士继《金山伯的女人》之后的又一力作,可以说是 “金山伯的女人” 的姊妹篇。同时也是伍女士“金山伯三部曲”的第二部作品。《金山伯的女人》突出的是嫁给金山客的妇女群体生命在无尽等待中的难言痛楚:“极短暂的团聚,与生命等长的分离,空闺中的期盼,空床上的煎熬。”——这是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现任会长、著名作家刘荒田先生对该书所表现的“金山婆”群体客观而中肯的评价,道尽了《金山伯的女人》的心酸与悲凉。

曾经在一篇评论中看到伍女士自述身世,特别感动关于作者祖母的遭遇:“父亲4岁,姑姑还没出世时,20多岁的祖父便留下祖母和父亲去金山谋生了。祖母和村里很多女人一样,20多岁就成为了金山伯的女人,一个人独守空房。个性坚强隐忍的祖母默默地承担着家里的一切,她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长大,并侍奉公婆去世。

……抗日战争时期,祖父从金山寄来的钱断了。祖母以捡竹米维生,艰苦的生活使祖母左眼瞎了。

也许是祖母的苦心感动了上苍。40年后的一天,1962年,一位60多岁的老人出现在祖母的眼前,……

祖母说自己是幸运的女人,在人生的最后关头里,一往情深的丈夫从大洋彼岸回到她身边,陪伴着她幸福地度过了余生。而村里其他金山伯的女人却没有那么幸运,有的才结婚两三天,丈夫便离家,从此杳无音讯;有的没儿没女,20岁不到就独守空房,咬紧牙关对付恶少无赖的骚扰……”

就是这样一个俗套的“等待——团圆”的故事,凝聚了多少金山婆一生的梦想!这样简单的幸福,又有多少“金山伯的女人”终其一生有幸得到?

《要嫁就嫁金山伯》一书延续着她的姊妹篇《金山伯的女人》一贯的主题——探讨“金山婆”群体的生存状态,但却各有侧重。用伍女士自己的话概括便是前部作品是“等”,后一部则是“寻”。同样是以“金山婆”群体作为叙事的重点,《要嫁就嫁金山伯》书中的女性人物则表现得主动得多,她们不甘心被动的在永无止境的等待中期盼爱人的归来,她们以命相搏,哪怕是通过偷渡的手段也要追寻自己的爱人。但是主动万里寻夫的结果未必比被动等待幸福。当“金山婆”们不远万里的来到丈夫身边的时候,等着她们的不是苦尽甘来的甜蜜,而是面对着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生困局……

小说故事的背景和她的姊妹篇《金山伯的女人》同样发生在广东著名的侨乡——台山,在台山县一个叫做“月明里”的景色秀美山村里,一声枪声打破了村子多年来的宁静。故事的开场便是一出由喜转悲的人伦惨案:衣锦还乡的“金山客”伍平安正在庆祝儿子的周岁之喜,不料伍平安在“金山”的“相好”——南美姑娘玛丽带着她和伍平安的女儿AMY万里迢迢地从美国来到了“月明里”,来寻找自己的爱人。早已变心的伍平安不希望自己和玛丽的关系公布于众,更不希望为此得罪了自己的爱妻——年轻貌美的俏蓉,在一阵疯狂的吵闹之后,伍平安一时冲动,开枪打死了对他情深意重的玛丽。

玛丽临死之前发出了这样的诅咒:“KAK,我……咒死你,咒你三代……没……好下场……”

就这样萦绕着玛丽死不瞑目的诅咒,伍家三代金山客和他们的女人们上演了纠葛难断的爱情悲喜剧。书中最成功的莫过于对人物形象的塑造,特别是书中鲜活的女性个体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俏蓉——本文中最复杂也最具有鲜活生命力的人物形象之一。原本艳丽娇俏、有众多追求者的她,是备受丈夫娇宠、无忧无虑的幸福小女人。正因为专宠,于是她容不下丈夫在外头有别的女人,当玛丽到来时,俏蓉撒泼抓狂、寻死觅活地维护自己的婚姻。她的泼辣与疯狂无疑给了伍平安巨大的心理压力,伍平安之所以会枪杀玛丽,俏蓉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玛丽的鲜血和诅咒迫使这个原本娇嗔任性的小女子,一下子成长了,深受打击的俏蓉开始变得独立有承担。

安葬完玛丽,伍平安一方面迫于生存的压力,另一方面不堪忍受“陈世美”的指责,留下娇妻幼子以及年长的老母亲再度远渡金山。不久后日本入侵中国,太平洋战争爆发,切断了侨乡与海外的联系。俏蓉在战乱的烽火中、日寇的铁蹄下,坚忍地履行着对丈夫的承诺:独立抚养三个孩子和老迈的婆婆。为了照顾玛丽的遗孤AMY,俏蓉落入了日寇的魔掌,被日寇轮奸成为俏蓉终其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

遭遇轮奸后,在村人鄙视的眼神中,在得不到丈夫谅解的情况下,俏蓉以七天七夜不吃不喝的方式惩罚自己,大难不死的她在没有丈夫支持的情况下,扮神婆、做劳作,坚韧的支撑着整个家庭。到了金山,开办蓉蓉咖啡馆,凭借着出位的打扮和精明的手段,迅速地在异域他乡开辟一片新天地,并实现了接儿子来美国的心愿。

在文本中,多次出现了俏蓉与九天玄女的神秘联系。俏蓉在临死前的恍惚中,得知自己是九天玄女的化身,来人间体验民生疾苦。而月明里村庄中的九天玄女像也是以俏蓉为蓝本。她的身上也的确表现出某些神性的力量,无论在如何巨大的打击面前,这个女子总能以最强韧的生命力来战胜困境,开创另一条人生的通途。俏蓉身上集中表现了中国女性孝顺、勤劳、坚韧、勇敢的传统美德,但伍女士并没有沿着“圣女”或者“神女”这一思路来塑造完美女性。俏蓉显然不完美,她坚忍却刻薄,能干却骄纵,对丈夫、对儿子爱得毫无保留,可是这种爱却包含了令人窒息的独占欲望:面对远道而来的“情敌”,她不惜一切手段地要挟丈夫赶走玛丽;来到金山的俏蓉,对儿子的思念、对丈夫的怨恨以及被轮奸的梦魇扭曲成了对养女的尖锐刻薄;由于生活的艰辛不如意,对亲人变成吝啬和势利;甚至不惜棒打鸳鸯拆散有情人,也要儿子服从自己的意志,从而造成了下一代的爱情悲剧。

俏蓉的个性可以通过她在“蓉蓉咖啡馆”出位的打扮中略见一二:

“大波浪的卷发, 右发际耳朵上方插着一大朵红色芙蓉, 身穿长长窄腰的红上衣, 穿一条花花绿绿的唐装裤. 脚穿丝袜, 踏一双红皮高根拖鞋, 脸上涂得粉白, 两颊红艳艳, 手指甲也涂得鲜红。……”

像一朵美丽而俗艳的红芙蓉,活泼泼、火辣辣的绽放生命的活力与能量!就是这样一个令人又爱又恨、散发着原始生命力的女性带给了读者最原始的感动。

如果说俏蓉是一朵俗艳的芙蓉,那么儿子的恋人梅奇珍便是一朵素雅的茉莉。

和没受过多少教育的泼辣、市井的山村妇女俏蓉不同。梅奇珍开始便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登场——广州中山医学院的高材生,她是伍家的第二代伍国新同学兼爱人。 “少女情怀总是诗”,梅奇珍就是这样一位如诗般细腻温柔的妙龄少女,命运地捉弄却使她成为了为爱疯狂的女子。爱上伍家的后人,换个角度说就是遭遇了命运的诅咒。

伍女士细腻地还原了建国后不久——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爱情表现形式。在那个政治当先、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少男少女纯真的恋爱萌芽却难以扼杀。少年高傲敏感和少女的娇羞多虑,在特定的历史氛围里悄然发酵。彼此间的稚嫩地相互试探、孩子气般赌气猜疑,伴随医学院紧张充实的学习生活,构成了这对青年男女散发着青苹果芳香的青春恋情。然而正如书中梅奇珍的梦境所预言的:她和伍国新的恋情必然是坎坷多磨难的。

伍国新在母亲俏蓉的逼迫之下来到了美国,留下了怀孕的梅奇珍独自面对文化大革命的惊涛骇浪!爱情使得这个女子散发常人难以理解的勇气,为了爱人,她两次不顾生死地偷渡!第一次偷渡失败后,梅奇珍从一个天子骄子的医学院毕业生沦为监狱里的偷渡犯,伍国新的离去使她从幸福的云端一下子跌落到地狱的深渊。未婚生子的经历更让这位弱女子承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对爱的坚持和善心人士的帮助下,令梅奇珍在世人鄙视的目光、爱慕者的觊觎、以及生活地重压下忍辱偷生的坚持着,直到把孩子抚养长大,她再一次冒死偷渡香港去寻找自己的爱人。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十七年的等待和煎熬换来的却是爱人在美国另有新欢的晴天霹雳!接着在报上看到了爱人离奇死亡的讣文 。梅奇珍自杀过、也疯狂过,但还是以女性特有的坚韧坚持了过来,她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但是那个温和知书达理的知识女性,却从此性格大变,变得神经、苛刻不近人情。

就在梅奇珍万里寻夫的征途中,他的儿子伍念国邂逅了美丽的白衣天使护士林咏姿。或许是玛丽的诅咒应验,或许是上天对这对恋人的考验,伍念国与林咏姿的相遇发生在病床前,当时伍念国已经是一个身患进行性肌萎缩的重症病人。林咏姿以其圣母般的献身精神饮下了爱情的苦酒,成为了第三代嫁给“金山客”的“金山婆”。比起她的前辈长达数十年的等待,林咏姿无疑是幸福的,至少等待的时间不需要这么长,但这种幸福也是相对的。因为她爱上的男人继承了“金山伯”血脉中不安分的因子,当咏姿到美国与爱人团聚之时,念国折腾回祖国,沉迷于美国富商“伍总”的身份。……

三段爱情,段段曲折却段段引人入胜;三位男子,代代相传却性情各不相同;三位女性风情万种却同样痴心一片!

伍女士秉持着一贯的女性视角,从“灵与肉”两方面探讨两性关系。在她的作品中,女性远比男性更坚强,也更伟大。在命运的诅咒面前,女性无畏承担绝不屈服;在时代风云的变幻中,女性以其坚忍撑起了一片天空;在爱情的考验面前,女性苦苦坚守痴心不改。反观男性,面对诱惑面前是显得那么的无能为力。

《要嫁就嫁金山伯》一书的爱情,不同于琼瑶小说般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纯美,也没有武侠小说中“共闯刀山也不推辞”的侠骨柔情。伍女士擅长将爱情残酷的放置于人性的欲望、时代的风浪和地域的隔阂中考验。她以解剖刀般冷峻地笔触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中解剖爱情、探讨人性。

很显然,伍女士笔下的女子并不完美,却有着“金山婆”群体对于爱情一贯地忠贞,女性的痴情往往敌不过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当她们一往情深地等待皆大欢喜的团圆结局,换来的却是伴侣的背叛!《有女尽嫁金山伯》的主人翁伍家三代男子,在情欲与不确定的将来面前,无一例外的选择了爱情的占有;得到了爱情却不懂得珍惜,在诱惑与环境面前往往选择妥协。

伍平安嗜赌好色,一心想赚钱回家娶美貌的妻子,对于南美姑娘玛丽虽也有真心感动的时候,但根本没把玛丽当成自己正式的妻子,只希望把玛丽当成是满足自己在异国他乡生理需求和心理安慰的对象。换言之,对于玛丽,伍平安的定位是很明确的:只想共有床寝,而不想共有未来!当拥有了年轻貌美的妻子俏蓉,伍平安便嫌弃之前的糟糠之妻玛丽,丝毫不念及玛丽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为了和他在一起所付出的巨大牺牲,玛丽孤儿寡母地从美国到月明里寻找自己的爱人,伍平安没有感动,而是恼怒,甚至开枪打死的自己的救命恩人。正是他的忘恩负义、喜新厌旧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他的儿子伍国新比起父亲来说应该说没有太大本质上的区别,客观地来说伍国新对梅奇珍的爱情是真挚的,不然他也不会在自己成家后千方百计的把爱人接到美国。然而他却有着小男人的自私与懦弱,到香港前,不计后果地和梅奇珍发生了关系,却没有能力照顾自己离散的妻子。他面对爱美的诱惑与之发生关系,照顾美貌不如梅奇珍的爱美和弱智的儿子可以说是他责任感和良心的表现。在美国拥有了家庭,却未尝告知梅奇珍,令她一再痴心苦等,还妄想享尽齐人之福!为了摆脱梅奇珍居然登报谎称自己已死,得知梅奇珍疯狂的拦灵车行为居然狠心不闻不问!放任一个在美国无依无靠的弱女子自生自灭!爱上这样的男人真是令人心寒!

伍家的第三代伍念国同样不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在美国生活得不如意,一心渴望成就一番大事业,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满足于在大陆的夜总会被莺莺燕燕称为“伍总”的虚荣,却很少顾及家中妻子父母的担心;心比天高,却不掂量自己的性格和能力!……

相对于“金山婆”对爱情的坚守,“金山伯”要显得渺小卑微了许多。两地分居的时候,不少“金山伯”选择上妓院或者是找“相好”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对于在家乡独守空闺的妻子却不容许他人染指!面对诱惑,男性往往自己保持不定,猜疑自己的另一半却往往不留余力。当然女性对远在天边的丈夫也经常怀有鞭长莫及的不信任!时空距离造成相互猜疑往往成为“金山伯”家庭的不定时炸弹,考验着婚姻与爱情!

当然伍可娉笔下也少有真正意义上的“坏人”。这些卑微的小男人虽然把持不住自己,但是他们也有发自内心的真情:伍平安回忆起玛丽在自己受伤时的无私奉献不禁黯然神伤,虽然介意惨遭日寇轮奸的俏蓉的“不贞洁”,但最终选择原谅;伍国新抛弃梅奇珍并不是喜新厌旧,而是他不忍抛弃爱美和弱智的儿子;伍念国最初的动机也是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

在陌生的环境,在两地分居不知何时团聚的守候中,有谁能为自己的爱情设定保质期?

与伍家男人形成对比对比的是伍平安的表妹夫——刘日昌,同为“金山客”刘日昌与好赌轻薄的伍平安不同,在金山底层社会苦苦挣扎的刘日昌没有伍平安一夜暴富的机遇。他勤勤恳恳地劳作、脚踏实地地做人,积攒微薄的薪金,一心希望能接妻子到金山团聚。远在故乡的妻子李雪红寂寞难耐与养子发生了关系并生下一子,但这个忠厚的男人却用宽容的胸襟换来后半生的天伦之乐,期间有矛盾,有争吵,也有怨恨,最终夫妻的情谊和相互体谅战胜了戴绿帽的愤恨,宽容和谅解最终迎来了幸福的彩虹。刘日昌最终能和妻子长相厮守,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对他孝顺有加,父慈子孝,儿孙满堂,这个家庭的幸福起源于是作者对宽容、善良人性的极大肯定!

从这个意义上看,伍家三代的情感风暴,与其说是诅咒,倒不如说是特定的时代、特殊的环境放大的人性的缺陷。在伍可娉的笔下,爱情经历考验方显情真,同样的人性经历磨难才能突显灵魂的重量!

爱情之路磕磕绊绊,伍女士笔下的金山生活同样苦涩艰辛。从某个角度来说,作者是很残酷的。因为她剥离了国内对华侨奢华生活的梦幻想象,尖锐的笔触直刺旅美华人的生存困境。

文章一开始的台山歌谣道尽了人们对“金山伯”最理想的想象:“有条路仔曲弯弯,弯弯曲曲通台山,台山地方好,金山去赚银……有女尽嫁金山伯, 调转船头百算百。”

在国内的乡亲看来,男人们到“金山”淘金,衣锦还乡地买田买地盖大屋,这是何等意气风发!乡中模样好的姑娘都想嫁“金山伯”住大屋!生活真如想象般美好吗?

伍女士残酷地打破人们对“金山”生活的美好想象:书中主人公伍平安的祖父到美国修太平洋铁路被炸死在工地;伍平安叔公,瘸了一条腿,瞎了一只眼,自认为能够活着回来便是天大的幸运;伍平安则以洗碗为生挣扎在美国社会的最底层;伍国新在国内是天子骄子,到了美国却不认可他的医生专业文凭,在美国虚耗多年,一无所成;同样地梅奇珍到了美国,做不了医生,只能在餐厅中洗碗度日,为了存钱,每日都以餐厅的剩菜为食;伍国新的儿子来到美国做不了教师只能转做他所不熟悉的建筑工人……

书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改革开放后,俏蓉的妹妹俏桃移民到美国看望姐姐。面对数十年不见的妹妹,俏蓉送给妹妹的“礼物”竟然是一包旧衣服和发了霉的蛋糕!俏桃宽容的告知自己的女儿要体谅大姨的吝啬:老一辈的华侨赚钱不容易,所积攒的财富都是流血流汗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积蓄下来的!由此,可见华侨在异国他乡的土地奋斗多么不容易。生活的艰辛力透纸背!

伍女士的曾祖父和祖父都是金山客,而自己和丈夫原本在国内都是技术高超的医生,到了美国却无法一展所长,原来国内的文凭在美国得不到承认,夫妇俩除了要照顾孩子之外,还要读书,考取文凭。经过努力,丈夫考到了针灸执照,开了个诊所,伍女士则开了家花店。小说中伍氏家族在美国的谋生经历从某个侧面看正是作者真实经历的艺术加工。

可以说“金山客”回乡的阔绰,往往是在他乡卑微生活的宣泄;看似风光的背后浸透了身在“他乡为异客”的辛酸血泪。伍平安对于玛丽、俏蓉两个女子不同的态度,其深层原因也在于身份的转化引起的自我认知差异。玛丽知道伍平安在美国的底细,玛丽懂英语,工作能力强,赚的钱比伍平安多,在玛丽面前伍平安是弱者,被同情的感受对于男人而言绝对不好受;回到故乡,带回美金盖起高楼的伍平安是村里人仰慕的成功人士,伍平安在俏蓉面前就是有能力的大丈夫!伍平安典型地代表了一部分“金山客”遭遇和心境!

伍女士“不虚美、不隐恶”地还原了这段历史,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文学创作,创作“金山伯”系列对于伍可娉而言,不仅仅是一时的冲动,更是根植于血脉的厚重责任。

作为“金山伯”的后代,伍女士觉得有必要为这一特定时代特定历史阶段的人群留下记载,才不至于让祖先的奋斗、坚守,祖母们的等待守候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为此,伍女士有意识地拓展文章的深度,在《要嫁就嫁金山伯》一书中,读者不仅看到的是一个家族三代人横跨半个世纪的爱恨情仇。随着故事的发展,伍女士带领读者纵览了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卷轴: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这是对于华侨而言,中国历史最风云变幻的时代。期间经历了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人物的命运与时代高度结合在一起。伍女士用传神的笔触带领读者回到了那段特殊的日子,与书中人物同悲喜、共命运,领略时代风云对主人公命运的冲击!

于此同时,书中,还大量出现侨乡风俗的描写:放牛娃的民歌对唱;人死后的方士作法;死前的送葬风俗……,期间书中大量收入的广州民间歌谣,更为民俗学者积累了宝贵的资料。总之,作者用艺术的语言为后人保留了研究华侨史的第一手史料!

至于《要嫁就嫁金山伯》艺术特色,少不了与第一部作品《金山伯的女人》进行比较。如果把两部作品对比参照,可以发现伍可娉驾驭文章能力有了质的飞跃进步。如果说第一部作品特点是原生态的拙朴、率真,那么第二部作品则经过了精心地打磨与剪裁,叙事结构更为严谨,布局更为合理,人物性格的展开也显得更为从容。

长篇小说是检验创作者谋篇布局能力的有效手段,三代人,分隔台山、金山两地,期间涉及的时间跨度长达半个世纪(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到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所牵涉的大大小小的人物可能有上百个之多,众多线索纵横交错,她以时间为经,主要人物的性格发展为纬,有条不紊的讲述故事,场景之间的切换也极其自然,期间穿插神话传说、梦境编织出一幅多层面立体带有魔幻色彩的侨乡风情画。

在叙事结构方面,故事采用倒叙的方式,以在美国旧金山的东方老妇人俏蓉所受到的精神创伤开始,追溯了这个家族三代台山客家庭的悲欢离合。到了第二十二章全书的高潮部分,之前所埋下的疑团、所编织的人物关系在女主人翁俏蓉的病床前,交织成了有机整体。原本消失无影踪的混血儿伍爱美化名为高菲菲,成为了异母弟弟伍国新的妻子,原来她的动机是为了为母亲复仇,害伍家全家!而在俏蓉身边的女看护原来就是俏蓉的孙媳妇!原本诈称死亡的伍国新毫无预警地出现在过去的爱人梅奇珍面前!孙子伍念国见到了从未蒙面的祖母和父亲!再加上玛丽的冤魂和来接俏蓉伍平安的灵魂,一家人就这样以奇特的方式相聚首,三代的恩怨情仇也就这样集中暴露在读者面前。这样的写法,一方面极大地增加了文章的震撼效果,另一方面呼应作品开头引子,对全文的繁杂的线索进行了有效地梳理和总结。也为下文的展开进行了有效的铺垫。

在故事的高潮部分,玛丽的诅咒可以说随着俏蓉的死亡而化解,然而金山伯与他们的女人之间的故事却还在进行着,……

故事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梅奇珍恢复了对伍国新的记忆,留下了与爱人的三年之约。可是伍国新却不愿等待,他不顾红灯冲向马路对岸的爱人。汽车喇叭声和刺耳的刹车声实时从四面响起。……小说到此戛然而止,伍国新是死是活?他究竟能否和梅奇珍旧梦重圆?作者留给读者无尽的想象空间……

虽然在通篇小说中,作者对人性进行了冷峻而残酷地剖析,但最终伍女士仍是悲天悯人的,众多的爱与恨,最终让时光淡化成了平静。

在俏蓉的病床前,玛丽纠缠多年的冤魂最终选择离开,俏蓉也等到了接她的丈夫祥和的离开了人间。伍念国最终选择回归家庭。化名为菲菲的爱美选择了退出,让出了自己的弟弟兼爱人伍国新。伍国新事隔多年后,认清自己的真爱,重新追求失忆的梅奇珍。……

作者对这方土地上的“金山伯和他们的女人们”——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群体饱含深情,以至于读者在阅读中透过字里行间也能感受到伍女士在探讨人性欲望这一冷峻主题下传递着生命的温暖!

伍可娉的长篇小说《金山伯的女人》的出版,引起极大的反响,这是至今为止,第一部反映台山侨胞移民美国、家人分离血泪史的长篇小说。专家学者评价极高。尤其是88岁高龄的华裔著名学者赵浩生教授通读了《金山伯的女人》,给《金山伯的女人》和作者以高度的评价。他说:“这是一部很有份量的小说!是第一部写华人历史的长篇小说!写得非常之好!作者很有写作功力,写得非常细,文笔很好!我是全部读完的。我很高兴。要好好祝贺!我建议这部小说要拍电影,拍成了电影,一定能轰动!”

伍女士是一位极有后劲和爆发力的作家,第二部长篇小说又即将出版,这是伍女士“金山伯三部曲”的第二部,将由纽约商务出版社出版,现在她在创作第三部长篇小说,等到“金山伯三部曲”出版齐了,必将确立作者在世界华文文坛的显要的地位!



名人名著
Email: 名人名著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