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名著]

首部大千后人笔下的红尘往事——中华书局最新推出《我的父亲张大千》

一青          录入于 July 11, 2010 at 10:57:24:

首部大千后人笔下的红尘往事——中华书局最新推出《我的父亲张大千》

张心庆 著
定价:26元
中华书局2010年3月
ISBN:978-7-101-07286-0
中华书局外贸部联系方式:phone number:010-63458221
email:zhbcibtd@hotmail.com
fax:010-63394413

内容简介:

张大千,当新世纪的艺术品市场将这个名字锻造为京、港五大拍卖公司单季总成交额过亿的传奇时,这个一袭长衫、一笼长髯、一生漂泊的画帝穿过岁月的烟尘,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目光。

80高龄的张心庆是张大千的女儿。面对大众因时空阻隔而对张大千产生的种种误读、戏说,她打破家族的沉默,以平实的笔触细数家族、家庭、父亲的点点滴滴,用亲历的生活细节实录张大千的真实性情,展现了与坊间传闻中的狡狯、逐利、势利的形象全然不同的勤奋刻苦、慈悲大度、不媚权贵、淡泊金钱的张大千,关照了大时代背景下这位不世出的天才的艰辛奋斗历程,披露了张大千与叶浅予、赵无极、关山月、谢稚柳、梅兰芳、马连良、孟小冬等文化名流的深厚情谊。

首度公布的数百幅张家老照片以及嘉德国际拍卖公司友情提供的数十幅精美彩插使读者能够更加真切地感受张大千的生命风雨、触摸张大千的精神律动。

作者介绍:

张心庆,1930年出生于上海,张大千的女儿,早年考入四川省艺专学习声乐,后参军加入部队文工团,数年后转业回到成都教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老父漂泊海外,心庆在历次运动中饱受磨难,历尽坎坷。

80高龄的心庆回首往事,在家族中第一个站出来书写家族与父亲的百年传奇,不单是为了无法割舍的父女亲情,更是以亲历者的身份见证历史;不单是展现张大千的成就,更是反映乱世流离中张大千从草根到东方艺术大师的坚忍奋斗历程。

主要特色:

1. 首部张大千后人撰写的图书。作者以细腻的笔触动情地勾勒出卸掉社交掩饰后,作为儿子、丈夫、父亲的真情张大千,揭示了出身贫寒、以仿古作伪成名的张大千是如何成为“山寨中的精品”。

2. 大量首次披露的珍贵私家照片再现了张大千的风雨历程与生命华彩。读者可在书中看到张大千与京剧大师梅兰芳并肩而坐的合影;1981年在台北由张群、张学良陪同,为《庐山图》开笔时的存照;更有张大千在敦煌石窟中潜心临摹壁画的传神瞬间;以及张家家藏的大千画作。

3. 数十幅绝品彩色插图堪称一本“小型张大千代表作画集”。这些图片为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友情提供,嘉德拍卖部主任亲自挑选的张大千各个时期、各种风格的代表作,也是执业界牛耳的嘉德公司历年拍品之精粹。

本书目录:
序言
1. 我们家的称谓
2. 我的阿公、阿婆
3. 我的父辈们
4. 我的母亲们
5. 我的兄弟姐妹们
6. 长兄当父,长嫂为母
7. 我们的家规:“三戒”
8. 陈淡秋先生
9. 偷吃供果
10. 一网篮玩具
11. 父亲是孝子
12. 两张飞机票
13. 十岁卖春联
14. 半个学生半个儿
15. 难忘的桂花酒
16. 端午节
17. 我的名字叫张怠
18. “幸灾乐祸”
19. 两个老太婆朝峨眉山
20.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21. 瞧,八爷给我画的像
22. 可爱的波斯猫
23. 父亲的和蔼与严厉
24. 老裁缝的故事
25. “黑虎”和“单格尔”
26. 关山月先生与父亲的两段情缘
27. 二十个银元
28. 成都大水
29. 八叔公客串当保姆
30. 泥水匠的女儿
31. 三位裱画师
32. 美食家爸爸
33. 同学们到我家看爸爸作画
34. 两把头梳
35. 特殊的“汇款单”
36. 爱憎分明的父亲
37. 送给张采芹伯伯的画
38. 为茶房作画
39. 给老乡画画
40. 画作换秘方
41. 为香港蔡女士作画
42. 一次特别的午餐
43. 爷爷给外孙女画小鱼
44. 王伯伯请吃饭
45. 何去何从
46. 廖承志先生帮我找到了爸爸
47. 父亲给九哥(心义)的画
48. 父亲晚年最牵挂的人
49. 我的第一次签证
50. 两次长途电话
51. 一块小手表
52. 去美国前后二三事
53. 孝子贤孙
54. 君子动口,小人动手
55. 父亲的戏剧情缘
56. 父亲绘画界的朋友
57. 这是真实的故事
58. 纪念父亲诞辰100周年
59. 给天堂里爸爸的信
60. 纪念父亲诞辰110周年
后记

精彩章节:
我的母亲们

在人的一生中,很多东西是可以选择的,比如,事业、丈夫、妻子、朋友……唯独不能选择的是父母。父母给了我生命,让我来到这五彩缤纷的世界上,我怎能不存感激之心?怎能不爱他们呢?至于人生的道路,要靠自己去走,自己去奋斗。

我有四个母亲。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爸爸既然给我们组织了这样一个家庭,我也感受到它的温暖,那就接受它吧!我爱我的爸爸,也爱他身边的人,就像我妈说的:“我爱我的丈夫,也爱他的父母以及每一个家庭成员。”

我的母亲曾正蓉(1901—1961年)六十岁时病逝于四川。我的外祖父曾星五是四川内江人,老实憨厚,心地善良,但不是很精明。他开了个绸缎铺,生意还过得去。母亲有三个弟弟,家里就她一个女儿,所以外公很疼她,特别请了私塾老师教她读书识字。母亲虽然没有正式上过学,但能看报、写日记、记账,特别还看过不少古典小说,如《三国演义》、《封神榜》、《红楼梦》……

作为一个妻子,家里的活她里里外外都是一把手,织布、织毛衣、做豆瓣酱、腌冬菜、熏腊肉、灌香肠,特别是做内江特产的果脯,她都很在行。每到过年的时候,家里吃的、用的,她都一手张罗、安排。用以前的话说,她是一位非常贤惠能干的家庭妇女。

我母亲因为结婚十一年才生了我一个女儿,所以非常疼爱我。我们的关系就像朋友一样。爸爸的事业心特别强,时常在外面东奔西走,很少在家,更何况他们两人是包办的婚姻呢。真的,他俩都有说不出来的苦。不过,母亲的气度还比较大,心态也比较平和。她时常说:“既然父母做主,把我嫁给了你爸,我就要把这个家担起来。他喜欢的人,我当然要学着去爱她们;他的儿女,理所当然也是我的儿女,我要用心去抚养他们。”因此,父亲去敦煌的三年,我们五个姐妹上学、读书、穿的、吃的全由妈妈一手操持。特别是我们五个人从头到脚,包括毛衣、毛裤、鞋袜,都是妈妈一针一线亲手缝制出来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从睡梦中醒来,妈妈还坐在灯下不停地缝补。家里的生活费,每月都是她本人从乡下辗转到城里肖伯伯的钱庄上去借,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

我觉得妈妈在处理一些大事上,特别是在一些关键的地方是很明智、很爱国的。1953年,父亲早已在国外,而母亲留在四川成都。父亲临摹的敦煌壁画有279幅留在家里。那时,我们家多次搬迁,再加上成都的天气阴冷潮湿,母亲很担心那些画会霉烂损坏。在大哥(心智)回家探亲时,母亲和他商量:“是不是把爸爸的画捐给政府比较好?如果霉烂或丢失,我们会后悔的,那可是你爸爸多年呕心沥血的成果啊!”于是,母亲和大哥就去四川省文化厅联系此事。没想到,当时的官员竟然这样回答:“张先生是自由职业者,没经他本人同意,我们不能接受这批东西。”我母亲急了:“这不是一两张画,而是二百多张画,要是损坏或丢失,也是历史的损失。如果你们不能接受捐赠,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委托你们保管?”后来,几经磋商,文化厅方才同意代为保管。事后,母亲去信给父亲,告之此事。父亲的态度很鲜明,完全赞同。几年后,母亲过世了,父亲仍旧没有回来。1962年,文化厅通知我去办理正式的捐赠手续,并颁发奖金四万元;明确说明,两万元给张大千的家属和子女,另外两万元留给张大千归国旅游时使用。但父亲一直没有回来,最后,这两万块钱也分给几个子女了。

母亲年轻时,奶奶有病要侍候;后来,又全力抚养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甚至到了晚年,雯波妈生的小弟弟心建,也由母亲照管。在她死后,我看到她的日记,不禁伤心地哭起来了:“我年轻时,坐在写字台旁等待我的丈夫回来;到了晚年,我依旧坐在这里盼望我的女儿下班回家,我一生都在期盼和等待中……”还有一段让我更伤心:“我今天真后悔,为什么要打小多毛(心建)?他是个孩子,调皮不懂事。婴儿时,父母就把他扔给别人,没人管。而我呢?长时间没和丈夫在一起,我们都是在感情上被遗弃的人,我们就是孤儿寡母,我们是一根藤上的苦瓜,我应该加倍地爱他才对。我发誓,今后再也不碰小多毛一根寒毛了。”

还有一件事,也令我终身难忘。我的大女儿是我母亲带大的。有一天,我下班回家,远远地从窗外看见母亲在屋里逗小孩说:“小咪呀,你福气真好,毛主席来了,男孩、女孩都一样了。外婆、小舅舅、妈妈都爱你,多可爱呀!你知道,当年我生了你妈妈,是个女儿,在床上哭了四十天,多害怕太祖母会不喜欢啊。”说句真心话,我们家并不重男轻女。爸爸对子女们一视同仁,都很慈爱,只是我的父亲和母亲感情不好,妈妈特别伤心。

还有一件令我挂怀的事。小时候,我曾和妈妈长期住在苏州;那时,父亲在北京。某天,二伯父对妈妈说:“八嫂,你应该带着孩子去看看老八,也正好在北京玩玩。”于是,我和妈妈就去北京看爸爸。爸爸见到我们,对妈妈说:“你也看见了,我很忙,你来北京一趟也不容易,我特别请个人带你们去故宫玩玩,也开开眼界。”没想到的是,爸爸请的人竟是当年宫里的一个小太监。小太监把我背在背上,一边走,一边介绍当年宫里的情形。我没有想到,妈妈把这件事记得特别牢,她幽默地对我说:“十一呀,你还真有福气,小太监背你游故宫啊。”现在,我猜想妈妈当时的心情,可能会有些遗憾——终究还是没能和爸爸一同游玩。

我母亲晚年患了癌症,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没吃没喝,缺医少药,母亲与病魔斗争了三年多,她1961年逝世的时候,连丧葬费都是向四川省文化厅借的。母亲去世前,脑子非常清楚,拽着我的手说:“十一,我和你爸爸的婚姻是你祖母包办的,你爸爸和我没有什么感情,但我们毕竟夫妻一场,在生活上他没有亏欠我一丝一毫,尽到了做丈夫的责任。我在家庭里也做到了我该做的,上侍候公婆,下抚养子女。我们俩只是完成人生的这一幕戏而已。我从没有半点怨恨,这是命中注定的。可是,你是他的亲生女儿,我死后,你就是爬也要爬到美国去,把我心中的话说出来!”母亲去世的那天晚上,我辗转反侧,欲言无语,欲哭无泪。我怎么才能把这些话告诉爸爸呢?当晚,我就写了这样一首诗:

梦老母
似梦非梦见老母,白发苍苍愁满容。
孤魂思亲难能见,盼儿从命去见父。
老母生前与汝父,一生从未长相处。
此事说给孩儿听,孩儿孩儿快快去,
老母九泉来相助,醒来悲痛声欲绝,
刚才是梦还是真,欲插双翅奔向父,
见着爸爸诉一诉,略知母亲心中苦。
表表女儿孝顺心,好让老母永安宁。

我的第二个母亲黄凝素,出生于1907年,比爸爸小八岁。我爸爸、妈妈结婚时,她只有十二岁,还是个小女孩。她是我奶奶娘家的远房亲戚,父母早死,只留下姐弟两人,弟弟叫黄文度。奶奶见他们无依靠,就收留了他们,父亲也很关心他俩。几年后,小女孩渐渐长大了。她与我父亲冲破旧的封建观念,自由恋爱了。她十六岁时有了我大哥心亮,接着心智哥、心瑞姐相继出世。凝素妈和爸爸感情很好,也是四个母亲中长得最漂亮的一个。她聪明伶俐,接受新事物快,而且嗓子特别好,很喜欢京剧,唱得一手程派青衣。至今,我都记得她唱的《生死恨》:“——天啊天……像我韩玉娘好命苦哪……”

凝素妈一共生育了十一个儿女。她很有个性,教育孩子也有自己的一套,从不溺爱孩子。记得我十一岁那年,家里有凝素妈生的一个小弟弟叫澄澄。那时,我们住在乡下,没有电灯,点的是菜油灯。澄澄特别爱玩火,总想把手伸到灯上。凝素妈并不直接制止,而是有意地把澄澄的小手放在火焰上,轻轻地烫了他一下。从此,澄澄再也不敢玩火了。她生的孩子很多,既要照顾孩子,又要照顾丈夫,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就有了我第三个母亲。

第三个母亲杨宛君(1917年出生)是1935年到我们家的。她是北京人,唱京韵大鼓出身。那时,我们家住在苏州网师园。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家里有个小保姆,也就是江苏人叫的大姐,她牵着我的手,带我去看姨和爸爸。父亲说:“十一,快叫姨!” 五岁的我怯怯地叫了声姨。姨说:“还真乖呢,小嘴甜甜的,马上就叫我姨啦。”大姐悄悄地告诉我:“十一妹,你看阿姨多漂亮!你知道吗,你爸爸还送了三百块大洋给杨家外公做礼金呢!”

姨的身材高大丰满,很像杨贵妃,也有一些文化,而且聪明好学。她每天给爸爸展纸磨墨,看父亲画画,后来也学会画几笔。1941年父亲去敦煌时,她也跟着去照顾父亲。另外,她还唱得一手漂亮的京剧老旦,二胡也拉得特别好,偶尔在她苦闷时,我也听到几句:“我好比笼中鸟,自思自叹……”可是,她就是不会唱歌,唱歌跟唱戏一个调。我还记得,她唱《花木兰》那首歌,咿咿呀呀的,就跟唱戏一模一样。而我呢,这辈子就是不会唱戏。

1949年,爸爸和雯波妈走了,把姨留下了,她当然很苦恼。此后,她的生活来源,一方面是父亲断断续续给她寄些钱;另一方面,她还把父亲给她的一些画拿来变卖。后来,她参加过西南铁路文工团,唱京戏;最后回到北京,自己画一些扇子之类的小工艺品拿来卖,还曾做过某某区的政协委员。

1983年,爸爸去世后,中央统战部、文化部、美协等单位在北京举办“国画大师张大千纪念展”,邀请了国内张大千的子女及家属参加。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在晚宴上,姨还代表家属、子女给首长们敬酒,表示感谢。姨为人比较直率豪爽,张家晚辈们都很敬重她。

我的第四个母亲徐雯波(1927年出生),曾经是我们家的邻居(在成都郫县太和场)。记得,她给我讲过,她的父母都是大学毕业生,在成都闹霍乱瘟疫那年不幸先后去世,以后她就跟着姨妈们过活。起初,她和我大姐是好朋友,常到我们家来玩儿。她当时没有工作,有时也帮忙照顾我们几个弟妹。上一辈人的事情,有些我也搞不清楚,后来,我们就成了一家人。

在解放后,我曾给她写过一封信:

雯波妈妈:

您好!
今天我很想和你说说心里话。这些年来我一直很敬重您。我们做儿女的没有在父亲身边,一直是你无微不至地照顾他老人家。还有,你令我最钦佩的是,你和父亲离开大陆时,带走了凝素妈的小女儿满妹,却留下了你的一对亲生儿女,这体现了你的无私,是很多人做不到的。最后,我再说一句,如今我已为人之母,而且和你一样是继母,这才渐渐明白了你的苦衷。要别人尊重我,首先得尊重对方,这是我发自肺腑的心声……

十一女 心庆

当时,父亲也看了此信,感触很深,并说:“十一这封信写得很诚恳,你一定要回她一封信,表达你对她的爱。”

父亲走了二十多年了,弟妹们也长大了,我想雯波妈妈也应该有个幸福的晚年。

上架建议:
历史-传记-艺术家
文学-当代散文



名人名著
Email: 名人名著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