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芜华專欄]

纪念北方

记者:芜华 wuhua195772@hotmail.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纪念北方

芜华


那天,我们就面对面坐着,她望着我的眼神是近代的,可我看她的目光却恍如隔世。这一刻,列车把那叙述美妙的声音一节节地碾碎,烂了一地,碎了一列车,一个世纪!之后,剩下的只是一片记忆……我似刻舟求剑,从一片鱼鳞寻望北方。
她是个南方老知青,而我生就是北方的骨和肉,却在听一个永远不属于我的梦。“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还有北方三件宝:“人参、貂皮、乌拉草”人人传颂的北方形象,如今却遗失在远古……屈指可数几十年,短短的几十年,怎么会让北方失去底色?
三十六年前,她们高呼“扎根边疆”口号,一头扎在了鱼乡。扎在鱼了的王国里,在鱼身上搭起了帐篷,身下是鱼,左右还是鱼。鱼多得不止于河,鱼还以生命的绝唱,舞于岸,蹈于火......鱼的歌声不仅胀破了河,还胀破了人心。鱼的声音,就是北方的声音啊!知青们的食谱上只有鱼,野味。鱼多成了灾,以至于见鱼就过敏,就呕吐。为改善一次食谱,她们厚着脸皮从老乡家索回萝卜,二百人为喝了一只萝卜汤而欢欣鼓舞,那场景依旧伸手可触。
那时候,她们有很多可爱的飞禽走兽邻居:丹顶鹤、大雁、野鸭、山鸡、鹌鹑等。还有道不出名的飞禽……北方流行的一句“野鸡飞进饭锅里”。也就足以证明那时候飞禽有多少了。不仅飞禽如此这样多,野兽也多得让人又惊又喜。东北虎、黑熊、狍子、豺狼、貉、貂、野猪、山免等稀世珍宝。
她讲述的时候,眼睛瞪得铜钱大,那惊恐夹杂几分欣喜的样子让人好生羡慕。她手舞足蹈,让坐在对面的我也兴奋不已。东北虎、黑熊、狍子从梦中窜出。一觉醒来,满眼狍子。夜里近百双绿得毛骨悚然的光,这与狼共处情形,让人恐惧、惊愕、颤栗、欣喜,一古脑挤兑着神经。一枪两只、挥棒便擒……颤悸得让人难以形容。为了躲避恐惧的蚊蠓铠甲,即使是伸手可触的山参也顾不得盛进口袋了。
北方的天气更格外奇特。夏天热得犹如背负一团火,冬天热尿未落便成冰。可是只要呷口山参酒便热烈了身子,只要看一眼那房檐下成垛禽兽尸体,就知道北方的富足以令南方人、令所有人羡慕得流口水了。不知冬的飞禽僵了一地,锅里掩藏不住飞禽走兽的香味,那可是锁了整整一个世纪哟。更锁住了那些扎根边疆人的心啊!
二分钱五斤鱼,让鱼儿已不成其为价值了。成千上万吨的鱼被打捞上来,堆积如山,腐烂变质的气味,湮灭于人们的欢呼声……在人的面前,鱼儿天生是失败者,只能以一声凄惨呼天长鸣,宣告着世界末日……并以腐烂张扬着无际沼泽,这彰显着北方雄悍的同时,能否会换取人们的一丝悲怆?后来人的成就,就更是把北方刮得伤痕累累。刮得没了底气,刮得面目全非,刮得大伤原气,刮得再也不像北方了……后人们只能奢侈地望一眼知青们寄至家的一鳞,一须。北方的底色,鲤鱼鳞,巴掌大,鲶鱼须,三尺长……这厚重的北方,这辉煌的北方,如今只是一件艺术品悬挂于壁了……
她讲述的喜悦,忽然如冰霜中的飞禽,僵了一地,一脸的失望与遗憾。“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如今,只是一个远古的梦了,只能在一件件稀有的标本上寻望了。那鱼儿喧嚣的河已干瘪了吗?即便是鱼苗也廖若晨星了。北方不再是北方了,北方的本色哪去了?没有人知道。沼泽早已变成粮仓。城市接踵而至搬到人们心中,即便我这个地地道道的北方生长的人,也无法追溯那段远古时代。沼泽被现代化的剑锋削得没了踪迹,不断拔节的楼房,把心藏在了针孔里,空气早被挤兑得失去了水分。沼泽不再是沼泽,沼泽不再是沼泽还会为人类奉献着什么了吗?当然,今人的理由是:我们需要为眼前生存着想,我们需要粮食,需要挖掘大自然,需要现代化,需要与世界发达国家齐肩并进。为了这眼前的一切,我们就不得不放弃后人们的利益。为了眼前的利益,我们就必需挖掘北方,哪怕是北方消失了……人们只能以拥有的底气,掘进那个底色的北方!
可是,可是……中国只有一个北方,只有一个这样富得流油的北方呵!世界再也造不出第二个北方了。当我们知道这一切比现代化更重要得多的时候,我们还忍心再刮么?我们天生就握着权柄,就可以任意主宰世界,挥霍我们生存空间。我们在纪念那片鳞,那根须,野鸡不再飞到饭锅里,野兽们逃出了人们的视野,山参失去原始森林,人类失去空气……当我们得到了该得到的一切现代化。人们衣食富足的时候,可能最需要的莫过于曾经廉价也是最无价的那个原始的北方了。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吧?
坐在我对面的知青悄然惆怅地从我眼底消失时,我很想把她们寄至家中的一鳞,一须寻回来。然后,挂在北方的心中,这样至少北方人还知道自己有过“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人参、貂皮、乌拉草。” 让南方人都跟着艳羡、嫉妒而骄傲的北方形象。
我对面的南方老知青再次回到北方寻到了什么?一定是寻到了后人的成就。那河、沼泽,早已成了北方最大的产粮基地。原始森林,飞禽走兽更是廖若晨星……如今的北方已像个丰姿绰约的美人了,但我却从这美人身上看不到那最神圣的处女的影子。我不知道还从哪里寻望到那个北方?难道只能以这样想象的方式,纪念北方形象吗?



芜华
Email: wuhua195772@hotmai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芜华專欄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