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芜华專欄]

最后钟声

记者:芜华 wuhua195772@hotmail.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梦北方钟声,虽然也曾寻找过寒山寺的百年钟声,但惟有北方的钟声霸占着我的心。当时间从钟声的后面醒来,以一种古老的形式从我的指尖没落,我的那个梦便挣脱了记忆,蘸着血的钟声,开始抽动着我的灵魂。我不知那是不是钟声,但我却一直把这视为生命的钟声。三十年前的元旦前夕,我去七星河有庆老爹家过年。说起来我家与有庆老爹家并没有亲戚关系,只是我的父亲与有庆老爹有过一面之缘。这也是北方种种的好客习俗,只要有过一面之缘,那就可以登门造次。听到父亲讲有庆老爹家住大山,我便按捺不住喜悦,在那个元旦前夜走进有庆老爹的家。他的家居住在北方最后的原始森林,夏天,只要一出手就挂满了绿色,整个人便裹在了清香里。冬天,雪是林中房客,只要抽下鼻子,清新的空气便扑进怀里,括在心房。有庆老爹家的房子是用上好的红松搭建的,这样别致的红松房子,只有原始森林里才有,我不知有庆老爹在这里居住多久,但从他的百发百中的枪法,就可断定居住数十载了。
那天,我一进门,有庆老爹就热情地吩咐老伴点灶烧水,要给我套只山鸡。有庆老伴欢喜地拉着我的手,应了一声,立马下炕点灶。我随有庆老爹往房后看他如何套山鸡,我以为那不是套,而是在喂自家鸡一样,往一块很薄的木板上撒一把包谷粒,木板一端套着布袋,然后就同我回到屋里等候着。锅里的水还没有大开,有庆老爹就喊我跟他到后山拿鸡去,我有些疑惑,他的一袋旱烟还未吸尽就拉我看他的成果。来到房后,撒在板上的一把包谷果然没了,山鸡却在袋子里拼命地吱吱咕咕叫着挣扎着,我的心也随之一阵阵抽搐。山鸡饨好了,上了桌子,虽然香味异常,但我却未能下箸,耳边总是响起那吱吱咕咕求救声。
有庆老爹说,他已多年不用猎枪了。使枪打猎已让他失去兴趣,惟有下套,才能显示出他的绝技。“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套什么,想吃活的我就给你套个活的,想吃肥的就给你套个肥的。”他说这话时,总是勾起我更多的好奇心,套野生动物并非常人所能。我听父亲说,有庆很小时就打猎,被称为北方第一猎人,几十年来,他所猎获的动物难已精确数字。大到老虎、黑熊、狍子、鹿、狼,小到狐狸、兔子、鸡、飞龙等等。据说,他套什么还很挑剔,不合他的要求就是套住了,他也放了它。有一次,他套住了一只狍子,只因为狍子太瘦不受吃,便索性把那只狍子放了,他说得套只肥的润口,果然再套来就是只肥的。关于有庆老爹的故事有层出不穷的趋势,他的那些传奇故事,人们都认为他无所不能。
吃罢新年晚饭,有庆老爹又闲不住,拿起一根木棒,让我随他去后山,后山离他的房子只有五十步之遥。他在手中的棒子上拴了套子,又在另一头上了铁夹子,夹子上套块生肉,用雪掩蔽好,只露出那块肉,之后,他把套子上一段很长的绳子也用雪埋藏起来,直到把绳子拉到屋后的一棵粗壮的松柏上系牢,尔后,又在上面挂个大铜铃。我不解地问他,铜铃一响,动物还不吓跑了?有庆老爹嘿嘿一笑,很诡秘地说,你就等着看我的拿手好戏吧。回到屋子里,我们三人围着一盆碳火,就着二盏煤油灯,有庆老爹给我讲那飞龙的呆傻以及如何变得精明的故事。飞龙是它的学名,这种飞禽相貌酷似鸡,但却没有尾巴,身体只有半斤重,故北方人称它“沙半斤”。它的肉质极其细嫩鲜美,香味异常,俗话说:地上驴肉,天上龙肉。指的就是飞龙。因此,它被视为年节上等礼品馈赠。飞龙喜欢群居在树上,一棵树上多时有几十只,远远看去会让人觉得那是一树的果实,素有神枪之称的有庆老爹一生不知射下了多少飞龙。最初,飞龙并不知枪声意味着什么,坠了一地的飞龙,仍没有引发树上同类的思考,只是疑惑地看了几眼那些殉难者,尔后仍然悠闲自得的蹲在树上,并不知枪声与自己生死攸关。当一树的飞龙仅剩三只时,才醒悟那枪是罪魁祸首,这才惊慌逃散。那一次,有庆老爹毫不费力的一气射下三十余只。从此,飞龙便开始认识了枪,虽然总是看到一树的飞龙,但只要看到有人举枪就都惊恐而逃,要是举着木棍,无论怎样惊吓它们也不飞。有庆老爹说,是人让它们变成了聪明。有庆老爹讲得绘声绘色,我也听得痴呆三分,这时已是午夜了,但我却没有丝毫睡意,透过窗子可以见到外面飘扬着纸屑般的雪片。突然,从屋子的后面的树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铃声,而且阵阵发紧。我有点恐惧,有庆老爹却笑了起来。姑娘,走,跟我到外面看谁给咱们敲钟来了。我心仍旧惊恐,但还是抵制不住好奇心的诱惑,便小心翼翼地跟随有庆老爹向后山走去。顺着有庆老爹手中那盏雪亮的马灯,远远地看见有一动物在拼命挣扎,那被捕获的动物似乎并不看我们,拼命地啃咬自己,就在我们到它身边时,它一个箭步冲到一边,把露着白骨的半截腿插在厚厚的雪里,然后,用憎恨而恐惧的眼神看着我们。只有被铁夹住的脚与下肢留了我们。那时候我第一次见狼,也第一次看到狼被捕获时会毅然决然地咬断自己的腿来拯救自己。多年后,我一直在回想那个新年钟声,这个夹杂悲壮而惨痛的钟声,永远响彻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在那钟声的后面抽出的一定是某个生物的骨骼,这就是北方最后的钟声吗?
第二年春天,在这最后的原始森林建起了林场,大面积采伐,那些拓手可掳,下套便擒的动物们也随之销声匿迹,我想有庆老爹的套技再好,恐怕也无用武之地了。一次射下三十余只飞龙的战绩,只会留在记忆里了,那个新年钟声,也会如我一样,只能搁在记忆的上面。



芜华
Email: wuhua195772@hotmai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芜华專欄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