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芜华專欄]

电视散文:失声的白桦林

芜华          于 September 18, 2006 at 12:26:3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电视散文:失声的白桦林

这个秋天,我的思绪很粗糙,像一叠没加工过的毛边纸缺了份光华。整日厮守在鸽笼里,脑子也有了种鸽子的思想,思想的僵硬让我对大自然多了份企盼,心底一个稔熟的声音说:“到山里走走,看一下你梦中的白桦……”于是,在晚秋的一天,我把自己搁进了大山,可却再也无法搁进那片白桦里。

白桦生于自然,长于自然,因为自然而生生不息,更因为自然而枝繁叶茂,显示出与众不同。我对这片白桦林早已烂熟于心,像似自己身上的一件衣服,哪一枚扣子掉了都会即刻发现,在整个山林中若是少了白桦似乎就少了色彩、少了份厚重。我对白桦的钟情或多或少都源于她那独特的魅力吧,每年冷霜之前都会迫不急待的要去拜访她,这个时候的白桦像似待嫁的闺娘,一头张扬的金发,通体雪白,挺拔的颈项,脂膏般细腻的皮肤,这是任何别的树种所不具有的那种秀美。走近白桦林,也就拥有了一世界洁白,拥有了生命的色彩,感受着湿润纯洁的空气在身体流动的爽悦,更感受了大自然对人类的厚爱。

在这片白桦林中,枯槁的思绪被自然击活了。我之所以对她产生依赖,许是它给予我太多的缘故吧,更是感到生命的自然属性种种理由,让人们对生命有了认知。每当我的思想有了锈滞,白桦便与我相约,这是久居钢筋丛林里的人们对自然的一种企盼吧。

白桦的魅力,是因为那一山捉摸不定山的风总被握在一只魔手里,只要轻轻弹出一根手指,那风便呼出了性别。山外的风很猛,像似一个性情粗暴的男人,一出手就把树摔出了年轮,树皮上的伤痕累累便成了他的杰作。人在山外就断裂了毛孔,但是这种断裂的痛掺杂着丝鞭抽搐的麻痒,反倒让人心底里抖动着一种更强烈的欲望。而山里的风就不同了,宛若调情的少女,瘦竹般的指尖在脸上秋千了一回,一身的细汗顷刻间也逃遁了。心情的放纵,就只有了动物物语。我想象着在我之前,极可能是一只松鼠,纵然于树与树之间,以灵利的牙齿嗑开一枚松籽细嚼慢咽着。边吃,边还可以悠然自得的用长尾巴摩挲着落叶那丝织般被褥的柔软,没有丝毫的紧迫感。在这座硕大的房子里,不用火烧眉毛似的感到吃紧。我的心情坠落叶与叶之间,感受着她们窃窃私语,如果两片叶子不是咬断各自的手臂,她们永远都不会走到一起相爱。她们忍着疼痛缱绻于风中,在孤寂中寻觅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爱,她们相信一生只有一次爱情。有一刻她们几乎就认定了身边的那枚叶子就是自己要寻觅的那个爱人,可她们目光接壤的瞬间,却惊诧陌生,太相像总觉得失去了自我,于是乎她们的目光学会撞击时总忍不住睃向远方更大的那枚叶片。可是她们永远都不会走到一起,只能相互羡慕,远远地看着对方,她们感受着残酷的爱情时不得不吞噬那份苦涩。

一场悄然而至的丝雨抽来,心底的尘埃便层层脱落下来,染了一山的脂膏凝香,还会迷失吗?

一个人的山,心情多么荒漠都不孤独,可以毫无顾及地渲染着生命,从某种意义上说,生命不过是着了色的符号,哪怕是一棵树都是一种颜色。生命就是按照这种颜色一代代繁衍不息,在五彩缤纷的颜色里没有哪个可以享有特权,一切都是平等的,即便是极有色彩的人类也绝不能凌驾于自然之上,自然的和谐清濯着世人的粉饰。人世间纷烦琐事也都在这瞬间被风掳去,少了世间那些尔虞我诈,人会成为什么?

走近那片白桦林,顿然对生命有了份珍爱,净化了心灵里的污垢,少了份对生活的苛刻,把自己铺展在这白桦林里,心便圣洁了,呼出来的也自会是一山的香气。一山享用不尽的风,体味着细汗里游泳的快感,汗收了又在身体打滑的那种愉悦。

一枚枯瘦的叶子如滑翔机般坠落在左眼上方,遮蔽了往日的目光,仇恨的,深情的,有所求的那种日以生长的目光,被那枚叶子隔绝在另一端。这一刻,对人生没了苛刻,没了贪婪,没了私欲,领回了一世界的爱,心灵还会有污垢吗?

把自己关进了山就会感受到山的肢体语言,山的宽厚与博大便盛进了心。那一山使劲攒动的绿,从心底呼放开来的绿,生命强劲的力量,即便是一枚瘦叶也拔出了一山的生命,彰显了一世界的力量,有了这一世界的力量,还需要什么呢?然而,在我记录了这片白桦之后,最后的一位白桦仙子还没有来得及与我告别一声“再见!”便匆忙而逝……白桦被脔割而失声的那种痛不欲声的惨叫没有人听见,听见的是这个世界因白桦失声而喧笑……我呢?除了感叹,山在我的注视下出逃的场景,被削去了一头美丽飘逸的长发,仙子们大把大把的泪注册于我心中之余,还能做什么?我的灵魂也随之而逃遁。谁把我的目光永远被锁定在那伤痕累累处,那一定不是山的主意,我不知道还什么时候与仙子们相约,我想有,那也需要十几年后……甚至于更久长的时间……我还能等待到那个日子吗?

山,那失声的白桦呵!……

此稿刊发在《中华风》2004.1并拍成电视散文,获<中国世纪大采风>征文金奖.



芜华
Email: wuhua195772@hotmai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芜华專欄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