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姚明王治郅巴特尔]

《姚明之路》

记者:肖春飞 sixthman@yaomingfanclub.org
  编者按:姚明,中国人的骄傲,“成功”与“财富”的高大标志,中国大步走向世界的形象使者。“小巨人”是如何成功的?探寻姚明的成长过程,可以看出,他的成长之路,离不开天赋与勤奋,离不开中国体育改革的背景,更离不开中国改革开放的环境。从5日起,将连续播发长篇通讯《姚明之路》,让读者共同分享姚明走向世界的快乐。(编者按完)

(一) 永远的15号

  2003年1月5日,晚上7点20分,一件巨大的“15号”球衣高高悬在上海卢湾体育馆篮球场上空。从此,上海东方男篮的这个号码只属于一个名字:“姚明”。

  姚明在东方男篮一直穿“15号”球衣。他没离开东方队的时候,每逢主场比赛介绍双方队员名单时,“15号,姚明”,话音未落,全场掌声雷动,盖过了接下来介绍其他队员的声音。

  如今姚明走了,“15号”球衣也从此在东方队退役--他们封存一个号码,用来表达对姚明的敬意。东方男篮6年苦战,从乙级队打到CBA总冠军,这个过程,也是姚明历经磨练终成大器的过程。

  球衣退役,在国外并不罕见,但在国内还是首次。姚明从此成为中国体育史上第一位获得拥有球衣号码退役荣誉的运动员。15号,从此将永远挂在上海东方队主场的上空。

  在全场观众“5、4、3、2、1”的倒计时呼喊中,东方男篮主教练李秋平、队员刘炜拉下了蒙在这件球衣上的“红盖头”。这是一件长3米、宽1米98米的球衣,完全根据姚明的东方队球衣同比例放大,大小是原球衣的10倍。球衣正面有一颗代表CBA冠军的金星,还有东方大鲨鱼俱乐部的标志。球衣背面除了大大的“15”之外,还有姚明的中文签名。“姚明”这两个字足有半米高。这件球衣领口上并没有标出这件衣服的大小,如果有,应该是“L”前加N个“X”。

  这件球衣制成后,被火速送到美国请姚明签名。在球衣退役与现场播放的录像中,姚明非常兴奋:“对我而言,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感激上海球迷的关爱!”

  提出这项建议的李秋平说:“像姚明这样的人才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出一个,而且现在的东方队没有人能够代替他的地位,所以我决定让姚明去年所穿的这件15号战袍好好休息一下。”

  姚明的好友刘炜说:“这是对姚明的一种肯定,更多的是一种荣誉。李指导的这个决定,也是对所有球员的一种激励。15号球衣被挂起来象征着姚明时代在东方队的结束,我们今后要用另一种方式为球队取得胜利。作为一个职业球员,在球队内能享受的最高荣誉也就莫过于此了,真心地替姚明高兴。”

  姚明的父亲姚志源当年在上海队也是穿15号球衣。姚明2002年年底在美国得知东方男篮的这一决定后,既惊讶又激动,同时还有点遗憾:“可惜我的儿子不能再代表上海队穿15号了。”

  提起篮球运动员球衣号码,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乔丹的“23号”,对有着13亿中国人支持背景的姚明而言,谁又能肯定他未来的成就会不及乔丹呢?

  此时此刻,多少人真切感觉到姚明对上海的告别;此时此刻,多少人会感慨万千地想起23岁的姚明的并不顺利的成长;此时此刻,多少人为在遥远美国的这位中国人祝福。

  姚明之路,一个结束,一个开始。

(二) 憨笑的童年


3岁时的姚明(左二)与小伙伴在一起 王良佐/摄

  也许老到走不动的那一天,姚明的梦里仍会不时闪现上海康平路95号,在一群吵吵嚷嚷的童年好友之间,他在独自憨笑……

  姚明记忆中朴素而又快乐的童年,是铺在一条今天看起来又窄又短的走廊上的。这条走廊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上海住房紧张的见证:一幢6层简易楼房,每层6户人家,户型是“一室半”,一间12平方米的南房,外加一间6平方米的客厅抑或卧室的小屋,一层楼共用一条走廊。602室与邻家有些不同:屋里的“门”没有门框,这家的主人太高了,如果有门框,稍不小心就会碰着脑袋。

  男主人姚志源,身高2米08,女主人方凤娣,1米88,两人均是打篮球出身,有“亚洲第一夫妻”的美誉。姚志源是上海队队员,上个世纪70年代方凤娣曾担任过中国女篮的队长,大名鼎鼎。

  他们的儿子姚明出生时,足足重10斤,方凤娣很吃了些苦头。那是1980年9月12日。

  姚志源回忆说,刚开始,姚明身高与一般孩子没多大区别,“稍稍高一点,但没高那么多”。在一张拍摄于1983年的照片上,几个孩子在一张床后一字排开,其中就有姚明,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显得有些胖,没有“拔节”以后的单薄。

  楼里住的都是上海体委的职工,现在的国家网球队教练王良佐、上海男排主教练沈富麟等当年都与姚家比邻而居。房子小,走廊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

  姚明与张窻、王佳音、孙怡、孙家传一起长大,张窻最大,也最调皮,像个男孩子。姚明在5个孩子中排第二,但姚明却温顺得像个女孩子。大家一起玩牌,姚明脸上贴的纸条最多,因为其他几个人联合起来整他。姚明知道了,也不急,一脸憨笑。

  他挨了张窻的打,不还手,也不争辩,而是去找张窻的爸爸:“张窻爸爸,张窻又打我了。”“她打你一下,你还她两下。”“不行啊,我妈妈说,不能打人的。”

  王佳音现在还保存着一盘录音带,里面有姚明稚气的歌声。那一天王佳音过4岁生日,比她大一岁的姚明特地为“小寿星”献歌一首,他唱的是在幼儿园里学的歌,唱了几句,忘词了,接着来,再唱一句,又忘了……一圈人捧腹大笑,姚明还摇晃着大脑袋、打着拍子继续唱。“好懂规矩的一个孩子,”这是王佳音的外公金庆祥对姚明的“总结”。当年他去康平路看外孙女,姚明总是站在门口叫声“爷爷”,金庆祥招招手:“进来,快进来。”姚明便慢吞吞地进来了。

  有一次姚明来王佳音家串门,正好王佳音的外婆王菊美在,便拿东西给他吃。姚明很有礼貌地拒绝了:“我不吃。”“这是外婆给的,一定要吃。”

  姚明却转过身往回走:“我去问问妈妈。”

  如今王菊美一提起姚明,还是赞不绝口:“大方、大姚管教有方。”她说,方凤娣夫妻从小对儿子的管教就很严厉,也正因为这样,姚明善良本分,没有沾染上什么不良习惯,今天他出了名,成了大明星,还是谦虚谨慎,“没有翘尾巴。”(新华社记者肖春飞)

(三) 光荣升旗手之梦

  国歌声中,少年升旗手将国旗冉冉升起,没有人注意,站在队伍最后的小学生姚明,一脸羡慕之情。

  很多年后的2002年10月19日,当姚明翌日就要离开中国开始NBA生涯时,他回到了母校高安路小学,向当年的老师袒露了小时的梦想:“我上小学后就盼望着当一个光荣的升旗手。”

  “光荣升旗手”是高安路小学给予品学兼优学生的一项荣誉,但姚明一直未曾当选过,至今仍引以为憾。

  “姚明是个好学生,学习成绩不错,行为习惯也好,不过他当时胆子小,没有太大的自我表现欲望,所以老师没有注意到他,”姚明小学三、四年级的班主任倪静说。

  姚明到三年级时,已经长到了1米70。当然,那时姚明的爸爸个子更高,每次放学接姚明,跟别的家长在窗户外探头探脑不一样,2米08的姚志源的的脑袋是在教室的气窗里露出来的,每逢这个时候,倪静就说:“姚明,你爸来了,走吧。”

  但倪静记忆最深刻的不是姚明的身高,而是这位学生的“敦厚”:“班里组织去公园春游,那时条件没现在好,车里座位不够,总有人要站着,姚明自己从来不坐,把座位让给个子小的同学。”

  位于康平路4弄9号的高安路小学是上海一所著名的学校,在姚明之前,就曾经培养出很多有名的运动员。不过当年老师们都没想到姚明会成为一位篮球巨星,倪静说:“他当时学习很认真,不需要老师专门去补课,也很守纪律,不像一些有体育天赋的学生,学习成绩跟不上。”

  龚玲珍是姚明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她只有1米50高,第一次见到姚明时大吃一惊:“哎呀,这个一年级小朋友怎么就跟老师一样高啊!”当姚明出国前来与她辞行时,老太太很艰难地仰着头,差点摔了一跤,才能一睹姚明全貌。

  但是在龚玲珍眼中,姚明还是那个坐在最后一排的乖孩子,“当年他虽然个子很大,但性格很温顺,从来不凭借身高去欺负小同学,有时候甚至还被别的小学生欺负。那时我就告诉他,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跑来告诉我。”

  小学一、二年级时,老师办公室总是姚明“避难”的地方,不过到了三、四年级,没人“欺负”姚明了,大家发现,姚明实在是个好孩子,跟同学们相处很好。他话不是太多,但性格并不孤僻,乐于助人,龚玲珍老师不当他班主任了,他还常常去龚老师班上帮忙打扫卫生,因为龚老师教的一、二年级小学生还不会干什么活。

  姚明的记忆力很好,回母校时,他大步直奔自己当年的一年级教室,熟门熟路,不过教室是锁着的,他于是大叫:“我的老师呢?”别人告诉他,老师在三楼等着,于是他又蹬蹬蹬地上到三楼。等在那里的龚玲珍又给他上了一课:“你以后要和外国人比赛,要练得再结实一点,以前我和老伴看你比赛,每当你给别人撞倒,我真的心疼哦。”

  “姚明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他现在还记得母校的老师;姚明更是个荣誉感很强的人,至今还记得当时没被评上‘光荣升旗手’的遗憾,”倪静说,“他去了NBA,会为了中国人的荣誉而全力拼搏的。”(未完待续)

(四) 丢面子的第一球

  姚明站在罚球线后,两手拤着篮球,屏住呼吸,但心跳得很急,双臂与贴在胸口的篮球,似乎都随着心跳在颤抖。


姚明参加高安路小学运动会。 王良佐摄

  这是姚明的第一次投篮,那时他正上小学一年级。高安路小学要开一次运动会,其实叫游戏会更恰当一些,小学生们就像玩一样,跑跑圈,看谁跑得快,投投篮,看谁投得准。

  “同学们,投篮比赛让谁参加好呀?”老师在讲台上问,眼睛瞅着坐在最后一排的姚明。其实根本不用暗示,小朋友们已齐刷刷地叫了起来:“姚明!”

  大家都知道姚明的爸爸妈妈是打篮球的,而小学一年级就长到了1米50的姚明,更让老师和同学对他充满期望。

  “当同学们喊我名字的时候,那一瞬间,我感觉非常非常……怎么说呢,就像后来拿到冠军一样的感觉,”姚明回忆说。

  他双手贴着裤缝站了起来,满脸自豪,一副顾盼自雄的样子。

  这位多年以后的NBA状元秀就在当时简陋的篮球架前开始了平生第一次投篮--但是,没有投中,篮球有气无力地碰了一下篮板,然后落在地上蹦了几蹦,歪歪斜斜地滚远了。

  姚明傻眼了,正准备鼓掌的本班观众们更是大眼瞪小眼。接下来的一幕更让姚明满脸通红:本班另一位小个同学双手捧着篮球,以一个非常业余的动作,用篮球选手的行话来说叫“倒马桶”,把球扔了出去,但是球偏偏进了!

  “真是太没面子了!”姚明至今还记得当时的狼狈样子。他是一个很想为班上荣誉出把力的人,他的学习成绩一般,不爱说话,也不擅长在老师面前表现自己,除了个子高外,没有别的什么能吸引大家注意……

  当姚明成为第一中锋后,很多人都说:姚明从小就热爱篮球,从小父母就陪着他练球。但姚明、姚明的父母和他当年的老师、教练以及小伙伴都说,其实刚开始他并不喜欢篮球,对当年的他而言,篮球只不过是一项游戏,因为当时还没有CS游戏、没有《星际争霸》、《三国群英传》……

  姚明的父亲姚志源说,小时候,姚明跟其他男孩子一样,喜欢枪,后来爱看书,尤其爱看地理方面的书。有一段时间还对考古发生了兴趣,再往后,喜欢做航模,“记得他第一次在体工队拿了工资,就去买了航模回来自己做。再后来嘛,就喜欢打游戏机了。”

  姚明9岁的时候,去徐汇区少体校练篮球,姚志源有时兴之所致,就在宿舍前的旧车棚旁,跟姚明玩玩篮球--姚明显然还缺乏“敬业”精神,因为每当儿子投进几个球后,姚志源就得给他买点小玩意儿进行奖励。后来姚明调侃道:“刚开始时我是靠接受贿赂打篮球的。”

  有意思的是,在徐汇区少体校,姚明还练过水球,时间很短,纯属游戏。他长得太高了,同龄的小队友正在泳池挥臂前进,他却一不小心就在水里站了起来,像在一群扑腾翅膀的小鸭子中间,突然闯进了一只长脚长颈的丹顶鹤。新华社记者肖春飞(未完待续)

(五) “他是慢慢喜欢篮球的”

姚明与启蒙教练

《姚明之路》--姚明(后排中)与启蒙教练李章民(左一)在徐汇区少体校。(新华社稿李章民提供)

  47岁的徐汇区少体校篮球教练李章民珍藏着一张照片,在一群练篮球的孩子中间,姚明抿着嘴,“鹤立鸡群”。引人注目的是作为背景的篮球馆,玻璃窗千疮百孔。李章民说,篮球馆外就是足球场,篮球、足球内外夹击,玻璃不碎才怪呢。

  照片上的篮球馆现在已不存在了,当年有四块泥地球场,姚明就是在这里开始他的篮球训练的。

  “小学三年级时,姚明就跟我练篮球了,那是1989年,姚明比同龄人要早一年上小学,”李章民说。当时姚明的妈妈方凤娣找到徐汇区少体校支部书记徐为丽,问姚明这个年龄段的篮球教练是谁,徐书记说是李章民,方凤娣一听,第二天就放心地把儿子送来了。

  李章民下过乡,后来成为上海师范大学体育系78级学生,稳重厚道,水平也高。他记得姚明刚练篮球时一点篮球基础都没有,心肺功能也不怎么样,姚明绕着球场跑两圈就已经累得不得了了。

  姚明的优势只是身材高,小学三年级,就长到了1米70,李章民说,这个年龄的孩子长到1米40,就算高了。

  在李章民手下,姚明练了5年球,直至初二进入上海市青年队。李章民在姚明身上花费了很大心血,有时姚明父母上班没空,他就到高安路小学去姚明来训练。

  “实事求是地说,姚明刚开始对篮球并不是太感兴趣,只是玩一玩,”李章民说,“不过,姚明很听话,训练非常认真,教练怎么安排,他就怎么做。我让他一个动作练20遍,他就扎扎实实练20遍,不像有的队员那样‘偷工减料’。”

  除了听话,姚明更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有一次训练,突然有人过来“报喜”:李章民妻子生了孩子。一群孩子漠不关心,只有姚明走过来问:“李教练,是男孩还是女孩?”那时姚明只有9岁,而他的队友很多都比他年纪大。2002年初,姚明已名满天下,他碰见李章民,又问:“您女儿现在还好吧?”

  “10年了,还关心启蒙教练的孩子!”李章民对此记忆特别深刻。

  很会用心的姚明慢慢显示出了篮球天赋,当时徐汇区少体校有“尖子”、“重点”、“普通”三档运动员伙食补助,姚明拿到了最高的“尖子”档,每天有5块钱,“普通”一级只有1元,这对于正在长身体的姚明来说,无疑很重要。后来少体校与上海市体委又给国家体委打报告,称姚明潜力无限,请求支持,国家体委一位领导来看了姚明后,特地拨款50000元,资助姚明与其他篮球苗子。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这是一笔“巨款”。

  如今姚明正在凭借球艺征服NBA,李章民评价说,姚明虽然个子高,但他不是凭身高、力量来打球,而是用脑子来打球,就跟他母亲当年一样。

  “姚明能够成功的一个关键是,他身体发育各个阶段的‘运动敏感期’没有一个阶段被浪费掉,比如说,7、8岁是练反应速度、灵敏度最好的时候,过了这个年龄,再练就晚了。就像姚明的爸爸,身材条件很好,训练也很刻苦,但是因为练球时间太晚,要想取得更大成绩,就很难了。”

(六) “长这么高我无能为力”

  1994年,李秋平把姚明从徐汇区少体校选进了上海青年队。

  “一年前,姚明参加了上海市体工队的暑期篮球培训班,那时他还没有门框高,”李秋平比划着,“一年后他来青年队报到时,敲我的门;开门一看,他的脑袋已经超过门框了 。”


小学四年级时的姚明。新华社稿王良佐摄

  很小的时候,姚明就意识到自己比同龄人高——不是高一点,而是高30公分。他比其他孩子要早买车票,而且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学校所有的高窗户都归他擦,他也乐此不疲。

  王佳音比姚明小一岁,两人可谓“青梅竹马”,比邻而居,一起长大。两三岁时,两人身高差不多,但此后姚明开始“节节高”。王佳音埋怨说:“就见姚明长,不见我们长。”她现在已长到了1米74,在女孩子中算是高个了,但比起姚明的2米26来……

  王佳音的外婆王菊美有一次开玩笑:“王佳音啊,姚明挺不错的,你们两个好吧。”王佳音摇头道:“我才不呢,每天抬头看他,脖子酸得哪受得了!”

  4岁,幼儿园,1米20;7岁,小学一年级,1米50;9岁,小学三年级,1米70;13岁,初二,1米97……姚明就这么不可抑制地往上长。

  关于姚明现在的身高,曾经有很多版本,从2米23到24、25、26、27乃至28的都有。在2001-2002年全国男篮甲A联赛的秩序册上,姚明的身高是2米23——但这是他1998年时的身高。姚明到底有多高,谁也说不准,连东方男篮俱乐部也是一样。原因很简单:尺子不够长。一直到2002年5月初,姚明去美国体检,认真的美国人给他量出来了:2米26。

  姚明去NBA后,他在队里的大床留给了身高2米04的新秀王立刚。在上海运动技术学院东方男篮训练基地305室,这张特制单人床占地甚广,长达2米40。姚明临走时对王立刚笑着说:“你可要看好我的床,我回来还找你要。”

  “刚进队时,我比他高。那时他1米97,我1米98,”东方男篮退役选手、姚明的好友沈巍说,他比姚明大三岁,“现在姚明2米26,我还是1米98。”

  有一次沈巍、姚明还有队友刘炜三人上街,去繁华闹市徐家汇溜跶。钻出车门没多久,呼啦一下围上来一大圈人。沈巍暗中一捅刘炜:“快走,我们不认识他。”

  “我知道自己比所有人都高,对此我无能无力,”姚明说。小时候,出于与其他孩子不同的“另类”、“离群”的恐惧,再到长大后被围观、被猎奇的无奈,姚明并不像别人想像的那样,为自己的身高感到有多么自豪。

  大家都叫他“小巨人”,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称呼,“平时在上海,无论走到哪儿,就会有人指指点点地说‘姚明,姚明’,那种感觉很不好。我知道自己是个身材比所有人都高的篮球运动员,但我不想在球场下和所有人都不同。所以有时我在街上闲逛,有人指我,我就当没看见一样,因为我必须把自己当成一个正常人来生活。如果有人问我有多高,我就告诉他,‘1米8’。”

  事实上,姚明很少逛街。

(七) 鞋子的烦恼
为了合脚的鞋而奋斗

  某些时候,一个人苦苦追求的目标会简单得不可思议,就像十五、六岁时的姚明,打球不是为了拿冠军,更不是为了去NBA打球,他玩命地训练,只是为了有一双合脚的鞋子。

  “我一定要努力,进了一队,就不愁没鞋子穿了。”姚明常跟同居一室的青年队好友刘炜这么诉说自己的“远大志向”。

  他有一双跟身材一样“疯长”的大脚。刚开始穿妈妈方凤娣的鞋子,后来穿爸爸姚志源的;没过多久,他的大脚超过了姚志源,只能上街去买了。姚志源穿46码鞋,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大的鞋子是48码的。慢慢的,48码也容不下姚明的脚了。

  方凤娣只能到北京八一队过去老队友那里要一些鞋,八一队的大个子多,留下了一些鞋子。在上海,姚明所在青年队每人每年可以领两双回力牌球鞋,当年上海队有个大个子,回力鞋厂也库存着一些大鞋,于是拿给姚明穿。

  “那时,我们每年穿坏两双鞋后,就得自己买鞋了,”刘炜回忆说。他记得姚明的鞋子缀满了补丁,烂得不成样子,还不舍得丢。

  上海东方男篮领队俞小苗至今说起姚明的鞋子,还大发感慨:“方凤娣为了儿子能有一双合脚的鞋,真是绞尽脑汁。”1996年,方凤娣托在美国的亲威章明基(后来姚明能顺利去NBA打球,离不开他的成功运作)买了一双白色耐克牌球鞋,花了92美元;对于收入并不高的姚家来说,这双鞋子无疑是件奢侈品。俞小苗记得方凤娣当年穿的衣服,也是打着补丁的。

  幸亏姚明无与伦比的身高,已经引起了上海体委的重视。作为青年队队员的姚明,还只是集训选手身份,尚未获得正式编制,但篮球队所在的上海梅陇训练基地开始给予姚明政策倾斜,重点扶持。当方凤娣后来又给姚明从美国买了一双耐克鞋时,时任基地主任的韩竞英把购鞋费用给姚明报销了。

  1996年初成立的上海东方男篮俱乐部队获得了耐克公司的赞助,但只限于一线队伍。俞小苗找到耐克公司的一名员工钱安柯,给姚明“索要”鞋子;钱安柯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了一双篮色的大鞋子。对姚明而言,这双鞋子并不合脚,穿上去太紧;但姚明还是挺满意,把一双大脚硬撑进这双“公家鞋”后,快乐得不得了。

  青年队的日子很艰苦,比赛少,每天就是没完没了的训练。“每天练四次,早操、上午、下午、晚上。反正一天到晚,头发没有干过,”刘炜说。

  东方男篮助理教练陆智强是当年上海青年队的教练,他还记得姚明刚进青年队时,虚胖,身上尽是肥肉,没什么力量,不怎么会打球,甚至“连跑都不会跑”。不过姚明、刘炜等人很懂事,自己要练,而且练的时候很动脑筋。“如果自己不想练,教练再怎么费力都没用。姚明在训练中,从来都不是一个含混的人。”

  他说,姚明他们那一批十几个人最后进入一队的,只有姚明、刘炜、贾孝忠和海瑞等几个人,其他都被淘汰了。“能进一队的,都是能吃别人吃不了的苦。”

  训练强度越大,鞋子就坏得越快,连姚明都不记得自己穿坏了多少双鞋子。当他最终需要一双53码的特大号鞋子时,已不再为找不到合适的鞋而发愁了。此时他已经进了一队。从此,耐克公司开始为他特制球鞋。

  “姚明的鞋子真大哟!”梅陇训练基地工人沈培红描述说,过去姚明的衣服和鞋子都放在她这里洗,“他的训练可真刻苦,大冬天,也出那么多汗——鞋子倒得出水,毛巾拧得出汗来!”

  个子小小的沈培红从来都觉得姚明是个“老好”(上海话,即特别好)的人,她给姚明洗鞋子,虽然洗他一双相当于洗别人两双,但她从来都只收一双的钱。

(八) 十五个跟斗开始CBA生涯

  日后在中国篮球联赛(CBA)中“一手遮天”的姚明,是以十五个跟斗开始CBA生涯的。

  1997——1998赛季,姚明首次出现在CBA赛场上,他只有17岁,身高已达到2米22,但是单薄得很。沪浙一战,他负责盯防身高2米16、30岁的浙江队中锋余乐平;一场比赛下来,姚明足足摔了十五个跟斗,庞大的身躯将地板砸得嘭嘭作响。

  “那时他有高度,有灵活性,但就是太单薄了;球艺也不行,只能站在篮下防守一下,进攻没什么威胁,”上海东方男篮教练陆智强回忆说。领队俞小苗也说,姚明刚出道时,队友们不愿意把球传给他,因为他手里的球老是被对手截走。

  1996——1997赛季,“升班马”上海东方男篮夺得第六名,但主教练李秋平深感危机。这个第六名,是靠内外援支撑的“八国联军”拿来的,要想振兴上海篮球,要想有长久、更好的发展,东方男篮必须进行“换血工程”。

  姚明第一次打成人比赛,是在1997——1998赛季开始前不久的全国八运会。当上海队的“秘密武器”姚明出现时,着实激起一片惊呼。首战对山东队,当姚明上场时,上海队2:19落后。没有人想到这个孩子能抢下17个篮板,5次盖帽并得9分,上海队最终以50:48反败为胜。

  “当时队里决定让一批老队员退役,把姚明、刘炜、贾孝忠这些新人调到一队。虽然我们肯定他们能有很好的前景,但当时的确觉得要冒很大的风险。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压力很大。但上海篮球需要姚明,如果不让他尽早适应CBA大赛的氛围,在他技战术及意识各方面都未成型时给予调教,那么再过几年可能就来不及了,”李秋平回忆说。

  姚明在场上摔跟斗,李秋平在场下心疼。而舆论则在提出疑问:姚明是上海篮球几十年才出的一棵好苗子,这么早使用,是不是“拔苗助长”?

  压力还不仅是在这方面。让一帮老队员退役,他们的父母不能理解,直接质问李秋平:“当初你刚接手球队时,需要他们了,就说将来会如何如何地好,孩子就是听了你的话才留下来的。现在可好,他们帮你熬过来了,日子才刚刚好过一点,你不需要他们了,就一脚踢开,这算什么嘛!”直到现在,有些家长看到李秋平,还是连话都不说。

  重重压力下的李秋平还是熬过来了,因为姚明在困境中迅速成长起来了。22轮预赛过后,姚明在个人技术统计榜上,名列盖帽第二、篮板第六,平均每场得10分、8.3个篮板。东方队最终夺得这个赛季的第五名。

  上海是中国最早开展篮球运动的地区,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海篮球在全国处于前三名位置,培养出大量优秀的运动员。但此后上海篮球跌入低谷,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仍然状态低迷。一次排名,堂堂中国最大城市的篮球队,竟然排到全国倒数第几名。

  以姚明为代表的一批青年球员,无疑是上海篮球的希望所在。“那几年,就想着怎么死皮赖脸,也要混在革命队伍中间,为的就是等待姚明和其他小将成长起来,”李秋平幽默地说。

  随着姚明从稚嫩一步步走向成熟,上海篮球有史以来的巅峰时期正在到来。

(九) 与NBA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姚明战掘金受伤

  2米23的“巨人”身高,加上小个球员般的灵活步伐,姚明在1998年的夏天让美国人目瞪口呆。姚明与NBA第一次亲密接触后,这位还不满18岁的中国球员被人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1998年6月14日,姚明与上海东方男篮的队友刘炜及主教练李秋平、俱乐部副总经理李耀民一行4人,赴美国参加耐克青少年篮球夏令营。

   此行第一站是圣地亚哥篮球学院。这个城市刚刚扑灭了一场森林大火,球馆里仍弥漫着浓浓的烟味,但姚明、刘炜丝毫没有感觉——他们太兴奋了。

  在这里,姚明和刘炜接受了为期两周的训练;而后,他们又得到波特兰开拓者队主教练洛克的指点。当时和姚明、刘炜一起训练的还有1997年NBA选秀的榜眼泰森·钱德勒。

  “这家伙身体很棒,两只脚像装了弹簧,直起直落的,不过我个子比他高得太多,所以一起训练常闹笑话。有一次作中锋滑步训练,两人面对面横向滑三步,同时跳起来击一次掌,重复做六次,教练说了,谁击掌不响就罚折返跑。到了我们这组,刚作了一次,教练就不让作了,也没罚折返跑,他自己却乐得喘不上气来,周围的队友也都乐得坐在地上——我们同时跳起来时,钱德勒只能碰到我的胳膊肘,根本没法击掌……”姚明回忆说。碰到“高人”的泰森·钱德勒在哄笑声中,一个劲地挠着后脑勺,好像琢磨不明白这件事。第二天,当地的报纸就在体育版上刊登了一篇文章《瞧,击肘运动!》行程很紧,他们又到印第安那波利斯呆了整整10天,并参加了美国高中部联赛。然后,他们终于抵达乔丹夏令营,在那里,聚集了来自NBA的各路球探,他们十分遵守NBA的明文规定,从不和球员进行直接接触,但他们已经开始对姚明“垂涎三尺”了。

  在训练营的40名全美当时最优秀中锋苗子中,姚明名列第二。美国《印地安那波利斯明星报》记者罗宾·米勒在他的一篇报道中这样写道:“他的名字叫姚明,在篮球场上,他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美国之行不足两个月,姚明就参加了近30场比赛,比国内青年队两年的比赛加起来还要多。美国篮球给姚明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在提高对抗能力、争抢篮板球和投篮技术方面,姚明、刘炜收获颇丰。


2002年6月27日,姚明成为NBA历史上第一个以“选秀状元”身份加盟的外国选手后,在北京接受美国TNT电视台主持人德·林曼的现场直播采访。新华社记者陈晓伟摄

  “那时候也真够辛苦的,印象最深的就是吃不饱。经费有限,有3天时间,我们中餐和晚餐并在一起吃。我受了伤,不用打比赛,就吃一个汉堡;姚明还要打比赛,也只能吃两个汉堡。回上海时,人瘦了一圈,但心里还是很高兴,”刘炜回忆说。

  第一次美国之行令姚明久久难以忘怀的,当然是在乔丹夏令营里,他有幸与“飞人”同场竞技。姚明投出的两个三分球给乔丹留下了深刻印象。

  后来很多人都问姚明:“你有没有盖乔丹的帽?”姚明总是一笑:“那哪成啊,怎么说也要给乔丹点面子!”

  当姚明与NBA第一次亲密接触后,最兴奋的不是姚明,而是NBA。从那一刻开始,已经注定了日后姚明的NBA生涯——尽管此后他负过伤,遭遇落选1998年中国亚运代表队的挫折,2001年参加不了NBA选秀,以及其它的各类烦心事……

  但是,这是一个尊重天才与勤奋的时代。


2002年6月27日(北京时间),休斯顿火箭队在美国纽约麦迪逊花园广场纽约剧院举行的NBA选秀大会上,利用第一挑选权,选中中国选手姚明,使姚明成为NBA历史上第一个以“选秀状元”身份加盟的外国选手。这是姚明的父亲姚志源(右一)、母亲方凤娣(右二)及教练王非(左一)祝贺姚明当选。新华社记者 陈晓伟 摄

(十) 父母双亲的欣慰与感慨

  姚明赴NBA打球后,一张照片曾打动了很多人:已见衰老的母亲方凤娣把头靠在儿子肩上,满脸欣慰与感慨;而姚明神情恬淡,一张脸朝气勃勃。

  这是中国两代篮球人的生动写照。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方凤娣与姚志源打篮球的时候,已经隐隐约约听说在遥远的美国有个NBA,但那时候,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如今能亲身到NBA赛场看比赛,更想不到能看到自己的儿子在NBA打球。

  姚志源与方凤娣的运动生涯,都依附于中国体育特有的“一条龙”体制。只是姚志源上至“龙身”而止,他未能打入国家队;而方凤娣则达到了“龙头”,她曾是当年中国国家女篮的队长。

  “一条龙”确实让一批批中国运动员跃上运动生涯的巅峰,摘金夺银;但更多的普通运动员却长年封闭于一个“金牌至上”的小环境中,错失了获得文化知识的最佳年龄。当他们退役时,茫然四顾,不知自己能干什么、要干什么。

  退役运动员如何安置,一直是中国体育界的老大难问题,这也正是中国大量的体育家庭不愿意儿女从事体育的重要原因。当今天姚明日益显示出他在篮球上的出众天赋、高超技艺,还有他的光明前景时,人们都很佩服姚志源夫妇的长远眼光。但是,姚志源、方凤娣当年并没有打算让姚明打篮球,他们只想让姚明好好读书,考一个好学校。

  “我当时叫他打篮球,只是希望让他活动活动,”姚志源说。即使他送姚明去了少体校,算是开始了从“龙尾”向“龙身”的过渡时,他也是这么想的:会打篮球,将来考重点中学和大学,有加分优惠。

  国家队选手、姚明在上海东方男篮的好友刘炜也证实了这一点:当年他苦练篮球,是为了日后进一个好学校,“可没想到要当职业球员”。

  姚志源退役后,分配到上海海事局;方凤娣算是“专业对口”,进了体育科研所。姚明出生后,夫妻俩工资的大部分都用在伙食上:一对亚洲身高第一的夫妻,再加上一个猛长的儿子,那点儿工资愈发显得菲薄了——即便是前国家女篮队长,方凤娣很长一段时间每个月只有40多元的收入。

  “姚明长身体的时候,食量很大,一只红烧蹄膀,被姚明一顿吃光。方凤娣这时又得为下一顿发愁了……”东方男篮领队俞小苗回忆说。为了保证姚明的营养,姚志源夫妇只得自个儿省吃俭用了。姚明进入少体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当时少体校的学生有伙食补助,起码每天有一瓶牛奶供应。

  像姚明这样拥有出众身材的好苗子,从少体校到青年队,都得到了重点照顾。当时的国家体委和上海市体委、体育运动技术学院,都给予了这个难得一遇的少年选手政策倾斜。但是在当时倚仗财政拨款的条件下,经费毕竟有限。

  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上海的篮球环境也让姚志源夫妇灰心:一支乙级队,半死不活,即使姚明“子承父业”,又能有多大作为呢?他也许打几年球,一身伤病,年纪轻轻就退下来,从此湮没无闻。

  “那时候,在企业业余队打球的队员,都比专业队赚得多得多。”东方男篮主教练李秋平回忆当年他接手上海篮球队时,很有一番感慨。队伍成绩差,队员收入低,上海篮球只有“离心力”,哪有“向心力”!

  “向心力”来自体育改革。东方篮球俱乐部的成立,给上海篮球带来的不仅是球员待遇的提高,还有对这项运动以及职业球员身份的重新认识。上海篮球队从乙级打入甲级,从全国第六名打到总冠军决赛。2002年4月19日,东方男篮夺得CBA总决赛冠军,创造了上海篮球运动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成绩。而姚明,一个勤奋的上海少年,也成长为一颗光芒四射的巨星。俞小苗说:“正是中国的改革开放,让姚明和更多像姚明这样的人,才智得到了最充分的发挥!”

  姚明生于1980年,这是中国历史上的关键一年。拨乱反正已卓见成效,而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开始试办经济特区。沉重的历史结束了,姚明沐浴的阳光日益灿烂。(全文完)



SixthMan,姚明球迷,联系电话:832-724-6288
Email: sixthman@yaomingfanclub.org

责任编辑:005
回 [ 姚明王治郅巴特尔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