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毓玲

在休斯頓,有這樣一個中樂團 (22图)

霍長和           于 20130512014300:

世界名人网讯 民乐团供图

在美國休斯頓,提起華人的影響力,當然非姚明莫屬。這個來自中國上海的身高2•26米的巨人,自加入休斯頓火箭隊之後,以自己無以倫比的表現,7次進入美國NBA全明星陣容,並被美國《時代周刊》列入“世界最有影響力100人”。從而成為休斯頓家喻戶曉的人物。

在姚明退役回國的“後姚明時代”,有個名字悄然進入人們的視野。只是,它不是某個人,而是一個團隊。它的名字逐渐为人们所熟知——休斯頓中華民樂團。一个僅僅成立四年的音乐团体,在休斯頓的華人族群及美國主流社會中聲名雀起。2011年1月15日,被休斯頓市長命名為“中華民樂團日”,同年,哈瑞斯郡法官又將8月27日命名為“中華民樂團日”,2013年,德克薩斯州州長又為中華民樂團即將演出的“新年音樂會”發來賀信。

四年,就獲得如此巨大的影響力,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

這是怎樣一個團隊?莫非在它的身後,有一隻點石成金的神奇之手?

這些,都是需要破解的答案。

說來也巧,身在中國大陸的我,三年之內,竟兩度與它近距離接觸 ―― ―次是2001年秋,我應該樂團之邀,在它的第9屆沙龍上做有關中國作曲家劫夫生平事蹟的講座,樂團還演奏、演唱了部分劫夫的作品;第二次是2013年,我來休斯頓採訪、寫作。

首次合作,就听到許多樂團的故事,也為這些故事而感動,並萌生為它寫點什麼的衝動。只是來去匆匆,想法未及實現。此次來休斯頓,時間充裕,有了上次的一面之緣,大家成了老朋友。我數次觀看他們排練,參加樂手們的家庭聚會,也較深入地了解了這些人、這個團。

現在,讓我們走近這個團隊,解開上面提到的謎團。


從四、五個人,到十來桿“槍”

其實,這個擁有近40名團員的樂團,是一支業餘的“雜牌軍”——成員來自醫療、地產、能源、金融、學校等行業;國籍有中國(台灣)、馬來西亞、美国;年齡,最大的70歲,最小的只有7歲;有母和女、父與子;當然還有近十位博士和碩士。

樂團成立於四年前。

2008年12月,忙完工作的楊萬青,悠然地坐在辦公桌前。這時,彭灼西推門走了進來。二人聊完正事,不知怎麼,就把話題扯到了音樂上。楊萬青在中國讀完大學,於上世紀80年代中期來到美國。修完碩士,並且拿到了分子生物學博士的他,卻在金融服務業闖出一番天地,如今在該業界全美第三大公司中擔任副董事長。

事業有成的楊萬青,見生意已經穩定,遂想撿起丟失多年的樂器。原來他自幼喜愛音樂,笛子、二胡、中阮、手風琴,都能鼓搗一番。聽他這樣一提,彭灼西說,我從小也喜歡音樂,在農村當知青時,還吹過黑管。

聞言,楊萬青大喜過望,他當即表示,我還認識兩個喜歡音樂的朋友,把他們找來,咱們一起玩。這二人招之即來,於是,楊萬青吹葫蘆絲、楊家驊吹笛子,辛雷和彭灼西拉二胡,四個人就在他的辦公室裡吹吹拉拉。大家的感覺都不錯,不知誰提出,咱們乾脆成立一個樂隊得了,就叫“中華民樂隊”(後改為休斯頓中華民樂團)。大家都同意,並且推年紀最輕的楊萬青為隊長,商定其餘三個為副隊長。

樂隊就算成立了。可幾個光桿司令,旗下沒“兵”,成何隊伍?楊萬青開始招“兵”買“馬”。他先想到了老朋友,畢業於萊斯大學的作曲博士銀鋒。楊萬青說明意圖,銀鋒欣然允諾,擔任樂隊顧問。他又找到了張新。只是心中有些忐忑——儘管他也收學生教音樂,卻很少出頭露面參加社區演出;更重要的是,在休斯頓華人音樂界,張新算得上是牛人——在大陸從事文藝理論研究的他,堪稱休斯頓華人音樂評論第一人。

沒想到,張新也痛快地答應了。

為什麼?
張新在一篇文章中道出了原委——

記得剛來美國時,大家喜歡引用一句不知出處的話:得到了天空,失去了土地。我們義無反顧地將自己驅入一個新的人生驛站,卻永遠丟失了我們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文化的根。這對於一個學人來說,尤顯尷尬與無奈。剛來美國不久的我,面對眾多來自兩岸三地出身專業的音樂人,搖身變成亞音樂或非音樂人這一事實,也困惑了許久。
近十年來,湧進休斯頓的華人爆增,多數華人家庭都有一個共同之處:一窩蜂、爭先恐後地送孩子去學習小提琴、鋼琴,也不管孩子是否有音樂潛質。學費花了,時間用了,心裡才有了不輸旁人的平衡。
我稱這種現像是“去文化”(民族文化)現象。這使海外華人的文化迷失,更加雪上加霜。
時刻反省自身的文化定位,是全球文化人的永恆命題。海外華人,這個龐大的、遠離中土的族群,如果不秉持和悉心傳承自己的文化,用不了幾代,作為一個族群,它必將消亡。許多有識之士,意識到這個關乎自身文化存亡的事實,各各挺身而出,來延緩這種迷失的過程。
中華民樂隊隊長楊萬青博士找到我,我接受了民樂隊的藝術指導一職。作為在休斯頓生活了十幾年的曾經的音樂人,我目睹了休斯頓國樂社團的興衰。在休斯頓的華人社區,不乏優秀的音樂人才,他們即便在國內,也會是音樂界響噹噹的人物。我們缺的是一個可以將他們聚在一起的施展他們才華,打造國樂精品的平台。
我們不知道,那個時刻是豎起了一面旗幟。

有了隊長和副隊長,有了顧問和藝術指導,楊萬青又在電台、電視台和報紙上做廣告,招收隊員。媒體的廣而告之,加上朋友介紹,樂隊很快就有了十來個人。由最初的四個人到有了十幾桿“槍”,樂隊的架子就這樣搭了起來。


痛,并快樂著

有了隊伍,也有了名分——在政府登記註冊,可以開鑼唱戲了。可就像居家過日子處處需要錢一樣,樂隊的運轉,也事事離不開資金。
要命的是,他們沒有資金。

建隊之初商定,樂隊採用會員制,即每位隊員向隊裡交納會費,每人每年的收費標準為:開始40元,後漲到50元,現為60元,(學生與退休人員免收)。明眼人一看就可知道,對於支撐一個樂隊,這點會員費無疑於杯水車薪。
怎麼辦?

他們沒有被困難嚇倒。

先說排練場。
雖說比起美國的許多城市,休斯頓的房租還算便宜,可他們還是租不起排練場。

開始,他們在楊萬青公司的會議室里活動。有時,楊萬青出差,他們無法使用那個辦公樓,只得臨時找地方湊合幾天。後來,楊萬青的公司搬遷,新的辦公區裡,無法提供能安放他們的地方。

樂隊裡有位打擊樂樂手石小蘩,主動提出,集體排練可以到自己家裡來。在美國生活的華人都清楚,把自己私生活的空間讓出來,無償提供給團隊排練使用,這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和犧牲。然而就是這位十幾年來持之以恆熱心於民樂事業的老大姐,為樂隊解決了數個月的燃眉之急。

後來張新一位經商的好友提出可以提供自己的一間教室供樂團無償使用,並數次熱情解囊贊助樂團的大型演出。可不到一年這間教室也不能使用了。

於是副團長楊家驊四處求爺爺告奶奶,終於找到了一間朋友暫時閒置不用的倉庫。在這里呆了近一年。後來房主的倉庫另有用場,他們只得給人家倒出來。

其間,實在無處可去,只得花錢在中國人活動中心租了間排練場(每次30美元),活動了七八次。

現在的排練場所,是中阮樂手姚慧贤找到的。她在石山房地產公司就職。當她向老闆莊麗香女士提出是否可借一間屋作排練場,沒想到,老闆竟爽快地答應了。樂團對這種慷慨支援一直心存感激。我多次去過這個排練場,倒是非常寬敞,還有小屋可以存放大件樂器。

像逐水草而居的游牧部落,這小一群愛樂人,4年中搬了四次“家”。其實,每個臨時的“家”,都不像個家——許多時候,由於找不到存放樂器的地方,譜台和大件樂器只得隨身攜帶,每次排練都要像螞蟻搬家一樣搬來搬去。
他們樂此不疲,沒人有任何怨言。

如果說,排練場可以將就,可以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那麼,有的事情卻無法將就。比如,樂隊發展到一定規模,需要弦貝斯和揚琴。會這種樂器的人,不難找到,有這兩樣“大傢伙”的人,卻無處尋覓。

只得買。樂隊囊中羞澀,哪裡拿得出這筆錢?楊萬青下令:大家自願掏腰包。說罷,他率先拿出200元,隨即,眾人紛紛解囊,這個200,那個100。大家歡天喜地,把貝斯和揚琴抬了回來。對於樂隊急需的一些打擊樂器,有的樂隊隊員回國探親,順手就買了回來,捐給樂隊。張新和宮蔚都做過這種事。

還是這個楊萬青,在最近兩年,每年都為新年音樂會捐助1000美元。

俗話說,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這話一般用於貶意。其實,完全可以反其意而用之。酈澤泉是樂團為數不多的來自專業文藝團體的藝術家。這位老先生,不但演奏技藝高超,在樂隊中獨擋一面,而且還是個能工巧匠。他居然為樂隊做了兩個革胡,還把京劇打擊樂中四大件中的三件——大鑼、小鑼和鈸,安裝在一個木箱內,只需一名演奏者,就可通過他設計的獨特裝置,同時演奏這三件樂器。自己動手,雖稱不上豐衣足食,卻也解決了樂器短缺和個別聲部人手不足的大問題。

現在,樂團已經有了正式的官方網站。內行人都知道,建立一個網站,也許不難,維護和經營一個中英文兼具的網站,卻絕非易事。因為每日或經常更新,加之文稿的組織、翻譯,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財力。樂團請不起專門做這項工作的人。中胡演奏者張世德主動請纓,挑起了這副重擔。在公司,他就做網站工作,所以此事在他,倒是熟門熟路。不過,下班之後,他為之熬了多少夜,花費了多少心血,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卻不張揚,伴著孤燈,默默地做。此外,他還負責樂隊演出的音響。

民樂團雖然缺乏外界資金的支持,但樂團的賬目管理也是很繁雜的工作,特別是每逢大型公演,票務銷售和結算就都落在胡琴樂手王月堂身上。這位15歲進入大學神童班,來美前已是一所醫院的年輕院長的他,在樂團里甘願去做別人不願去做的服務,利用每天下班後的業餘時間,把樂團的賬目管理得井井有條。同時說來不可思議,這位從小敢自己親手搗鼓製造出一把胡琴的二胡發燒友,從參加民樂團那天起,竟沒有缺席過一次排練。

四年間,這樣的辛酸事,這樣的“好人好事”,在每位团员身上都发生过,說也說不完。所以就此打住。需要添加一句,就是,在樂團成員眼中,四年間,雖然他們困難重重,舉步維艱,卻苦中有樂,酸中帶甜——有什麼能代替他們所摯愛的音樂帶給他們的成功感、陶醉感,滿足感?因此,所有辛酸,都不值一提,那些“好人好事”,也順理成章。


業餘團,專業辦

中華民樂團,不是休斯頓的第一支民樂團體。 30多年前,早期來自台灣的華人曾組建過國樂社。人家的日子過得,那真叫一個牛 —— 全套樂器由台灣政府出資購買,運到美國。可是,好的硬件並非萬能,樂隊逐漸式微以致解體。此後多年間,又有音樂人數次組建民樂團體,也因種種原因,未能存留下來。

中華民樂團成立伊始,要建成一支怎樣的樂隊?這是擺在幾位決策者面前的首要問題。

不必諱言,對此,存在著分歧。一種意見認為,樂隊成員們都有自己的職業,都在為生存打拼,大家湊在一起,無非是在緊張的工作之餘,吹、拉、彈、唱,自娛自樂而已。有人則另有想法。認為:樂隊既然建立起來,不能走以往幾支樂隊的老路,要往好了辦,具體說來,可用六字概括,即:業餘團,專業辦。儘管大家覺得這個目標訂得高了些,但最終還是同意了這一主張。

主張“業餘團,專業辦”的人,是張新。我不知道,當初提出這一宗旨,他是否想過,這六個字意味著什麼,為此,他要付出多大艱辛——集編曲、指揮、演奏、音樂會節目總策劃,以及宣傳、評論於一身的他,將因此變成一隻多面怪獸,像個陀螺,不停地旋轉。

“業餘團,專業辦”這六個字不難解讀。 “業餘”,有兩層含義,一為樂團的活動時間為周末;二為成員多數未經過專業學習、訓練。 “專業”,即指水平要向專業音樂團體看齊,這個水平,既包括管理,也意味程度。

有人將中華民樂團這群人稱為“樂瘋子”,如果這個說法成立,那麼,其中“瘋”得最厲害的,就是這個張新。

讓我們看看他的“瘋狂”表現。

四年間,樂團共演出大型音樂會10場,音樂沙龍演出9屆。每場音樂會,都要由他先拉出節目單,爾後準備曲譜。由於樂手們大多是業餘分子,水平參差不齊,首先,本著就低不就高的原則,他得改寫總譜;有的總譜,甚至得全部重新編寫。內行人都懂得,這項工作相當繁複。

把總譜變成分譜,也不簡單——在美國長大,從學校管弦樂隊來的樂手不識簡譜,只得為他們備五線譜。其他人認識簡譜,但不會使用分譜(不知在隔幾小節後如何進入),這樣,在分譜的上方,還需附上主旋律譜。這些,都需要他一頁一頁抄寫。

有了譜子,可以開始排練了。此時,他由作曲改為指揮。

這個指揮可不好當,因為這些樂手,有的不會調弦;有的能獨奏,卻缺乏合奏經驗,不知何時進入;有的沒有節奏、音高概念,由著性子亂奏一氣。所以他得手把手教,一點一點調整。為了提高樂手的基本功,他帶領拉弦組每月進行一次單獨訓練(在樂手家中。我有幸前往觀看。訓練時間為三小時,先一人一人輔導,再合練,極為認真)。他還向樂手承諾,有意者,可到他家,他免費單獨指導。

樂隊每週排練一次,由於每位樂手都有本職工作,總有人因外出而請假。 “文齊武不齊”,是每次排練的常見狀態。這樣,排練一場音樂會,往往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音樂會有了模樣,張新又搖身變成筆桿子,開始撰寫文章,為即將到來的演出宣傳、造勢。

演出結束,他仍然不閒著——對外,推出他為本場音樂會撰寫的評論;對內,拎出音樂會的所有節日,逐一加以點評(發到每位樂手的電子信箱)。

下面是他對“2011年新春音樂會”部分節目的檢討與講評。

《金蛇狂舞》:開篇指揮出現重大失誤;氣勢有,但聽覺上不完美,有音準原因,也有打擊樂原因。
《新撥弦波爾卡》:音不准;速度變化凌亂。
《蒙風》:音響配置失當,獨奏樂器效果沒有出來;獨奏的華彩樂段出現一處明顯音準錯誤;演奏速度及細部處理失當,整體演奏呈現粗糙。

“檢討與講評”還指出了劇場管理及門票銷售方面等存在的問題,並提出改進意見。

行文至此,我不禁心生感慨。我曾在專業文藝團體工作十幾年,對其內部運行規律十分熟悉,應該承認,與專業團體相比,張新的這一套做法,有過之無不及。也許這就是他“業餘團,專業辦”的真正含義吧。

這就是張新,這就是他幹的全部活計。說來令人難以置信,他上述所做的一切,沒有任何報酬,全是義務奉獻。所以,樂團的人都說,論對樂團貢獻,論付出的辛苦,張導是第一人。

張新卻不這樣看。他說,弘揚民族音樂文化,是海外音樂人的神聖使命。身在異鄉,去感受東方藝術的神韻,生活在他國,去領略親愛祖國的文化精髓,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我愛這個團隊,在我眼裡,這是一群可愛的人。他們多數擁有高學歷,都是海外華人的精英。當他們下了班,風塵僕僕地趕到排練場,像士兵拿起手中的武器那樣操起自己的樂器,儼然就是肩負文化使命的音樂人。


新年音樂會

當初楊萬青找到張新,請他出山,他提出一個先決條件:藝術上我說了算,行政你們管。楊萬青當即滿口答應。

楊萬青倒是說話算話,可張新要把這支隊伍往哪裡領?

上文說到他提出“業餘團,專業辦”的建團宗旨,他也在用實際行動,認真踐行著這一宗旨。可它畢竟只是體現於排練場和管理層面。而一個樂團的安身立命之本,主要還在於能否闖出一番屬於自己的天地,說白了,就是要樹立自己的品牌。張新想到了這一點。有感於每年一度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他萌生了把新年音樂會作為中華民樂團品牌定位的念頭。 “我們大休斯頓地區的華人為什麼不能也有一台屬於自己的新年音樂會呢?!我們用純正的國樂,那些魅力無窮的東方樂器,那一曲曲浸淫著濃郁鄉愁的美妙旋律,再加上那一顆跳動的赤子之心,構建起的新年音樂會,是一件多麼令人神往的事情”。

他把這想法端了出來,有人反對,認為他這是異想天開,楊萬青則堅決支持。

於是,從2009年9月開始準備,2000年1月9日,剛滿一歲的中華民樂團,就推出了首場新年音樂會。

儘管沒錢租正規劇場,只得使用不收費也不許賣票的教會禮堂,儘管舞台小,座位也少(能容納三四百人),演出卻獲得了巨大成功。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副總領事登台講話,稱對演出效果感到震驚,感慨自己受到一次中國文化的洗禮。

初戰告捷,樂團上下深受鼓舞,信心大增。第二年,他們決定選一個正規場地。他們找到了休斯頓大學學生活動中心。場租不貴,只收650元。門票,賣一部分,送一部分。

演出時間定在2011年1月15日晚。演出中,出現了一個意外的情況:前來觀看演出的觀眾,有的手裡有票,許多人沒票,也聞訊趕來。在美國,演出場所不允許賣站票。無奈,只得打開一面活動牆,搬來椅子,臨時加座。即使這樣,還是有許多人無法進來。他們站在門外,久久不肯離去。

由於受種種條件限制,第一場音樂會顯得不夠“專業”——帶有綜藝性質、不少節目使用了伴奏帶。本場音樂會有了徹底改觀——百分之八十為新曲目;徹底棄用綜藝節目和伴奏帶;溶進了西方音樂元素。

對這一場面貌一新的音樂會,觀眾們屏息以待。

主持人滿臉笑容走上舞台,沒想到,她首先宣布的,不是節目的開始,而是有休斯頓市長安妮•帕克親筆簽名的市政府公告。公告稱:

具有多元文化的休斯敦市,與中國有深廣的合作和友誼。中國人的才能智慧,和充滿活力的華裔社區,他們的諸多成就,都為休斯敦的發展做出了積極重要的貢獻。我們的市民,為自己的文化、經濟和精神生活感到自豪。
2011年1月15日,休斯敦中華民樂團將在休斯敦大學舉辦新年音樂會,這種獨特的音樂會將以傳統中國樂器,給予亞裔和西裔以音樂的美好享受,並會擴大中國傳統音樂在大休斯敦地區的影響。
休斯頓市祝賀,並讚揚這些努力的組織者和參與者,並祝愿他們的音樂會取得成功。鑑於此,我,安妮•帕克,作為休斯敦市長,特宣布2011年1月15日,為德克薩斯州休斯敦中華民樂團日。
2011年1月13日

這一好消息,即刻把全場觀眾的情緒推向高潮。

音樂會的大幕徐徐拉開。從始至終,劇場的氣氛十分火爆,演出獲得空前成功。

應該說,比起第一年,這場音樂會的水平高了許多,也“專業”了許多。張新卻不滿足。他又提出,從本年的3月份開始,以民樂團為主,会同本地知名演奏家吴长璐和她的音乐学校,每月舉辦一次音樂沙龍,意在吸引音樂界精英、推介民樂精品、培養樂迷隊伍,尤其是吸引非華裔觀眾,擴大民樂和樂團的知名度。

這樣,從3月開始,每月一次的沙龍,一共舉辦了9屆。共表演46首作品,其中有合奏、重奏、獨奏;有經典傳統曲目,也有首次在休斯頓推出的新作;還有“國樂大師劉天華紀念專輯”、“西方音樂專輯”以及“紀念劫夫專輯” 。

對於一個非職業樂團,一年中能有如此頻密的藝術活動,演出如此之多的作品,真是令人稱奇。

據了解,這種沙龍活動,十分受樂迷喜愛。活動結束,他們仍不肯離去。有的人,9屆沙龍,場場不落。有的人,每次都在門口的捐款箱裡放上几元钱,或10元、20元。說來也巧。每屆沙龍樂迷捐的錢,與場地的租金幾乎持平。

2011年,是中華民樂團最忙碌的一年,也是好事最多的一年。隨著中華民樂團影響力的提升,它越來越受到休斯頓主流社會的關注。繼3月15日被休斯頓市長命名為“中華民樂團日”之後,德克薩斯州哈瑞斯郡法官埃德•埃米特於8月19日頒布由本人簽名的郡政府文告,稱:

休斯頓中華民樂團(HCTMG)成立於2008年12月7日,由4位傑出的熱愛中國傳統音樂的人士創建,得到中國二胡演奏家、音樂家、民樂團藝術總監張新先生的專業指導。
該樂團匯集了30個專業和業餘音樂家的音樂人才,規模和聲望迅速成長,代表了一個多元化的社會的文化層面。而且,中華民樂團是唯一融合了西方音樂,並以中國傳統樂器演奏的音樂團體,為來自多種文化背景的觀眾服務。此刻我,德克薩斯哈瑞斯郡,法官埃德•埃米特,特此宣布2011年8月27日(星期六)作為——休斯頓中華民樂團日。
在德州哈瑞斯郡,我們將繼續分享對中國傳統音樂的熱情,和弘揚中國歷史悠久的文化,以及豐富我們社會的文化多樣性。

2012年的新年音樂會,仍在教會舉辦。演出獲得成功,自不必說。頗值一提的是,一位“特殊”的觀眾觀看了本場音樂會,並且為音樂會寫了一篇評論。他是誰?“特殊”在哪裡?他叫吉奧•拉科斯,是休斯頓文化地圖網站記者,著名樂評人。

自中華民樂團成立以後,美國主流音樂評論家前來觀看演出,並且撰寫評論,這是第一次。

文章的題目為《竹,蛇皮,絲弦:中國傳統樂器音樂會迎來龍年》,文中寫道:

——我很高興自己能驅車來此,尤其是來欣賞這樣一個可愛的社區的公民參與的具有精湛才藝的音樂會,一個用傾注了他們的熱血、汗水和淚水的中國傳統樂器展示才華的音樂家們的演奏,一個不僅僅是出於愛好,而是嚴肅而一絲不苟的音樂會。
開幕曲是3首廣東民間音樂,這是獨特而樂思奔湧的五聲音調的合奏,歡躍跳動的切分音配合著指揮利落舞動的手勢,演奏家們精心地用音符連接出美妙的旋律。由張新演奏的高胡迸現出的光芒,似乎幻化為蘇格蘭旋律的喧囂,或粗曠的南方廣場舞的奔放。他曾是中國軍旅音樂家,以他的專業演奏經驗,在樂隊的首席位置引導著饒有興味的演奏。
米歇爾•張雖然是位纖弱的10歲的孩子,但她用箏詮釋了日本傳統的櫻花,小心翼翼地避開既定的音樂審美模式,使音樂主題透過複雜多變卻呈現出優雅和淡定。
虞曉梅以強有力的女聲再現紅燈記的經典唱段,傳統的京劇被注入了現代元素和戲劇性,這是一段英雄般的複雜而豪華的,和具有穿透力和情感張力的宣敘調。
很獨特的是,琵琶手王竹夕則把她的表現視野延伸到了唐代。她的彈奏細膩精緻。音樂靈感來自唐代著名詩作“琵琶行”的文學閱讀。玉珠跌落於盤的清脆樂音,將憂鬱,憤怒,辛酸融匯成敘事的激情——琵琶被賦予了洞穿時代和文化背景的蘊涵。
春潮像是一個來自巴黎學院沙龍式室內樂演奏,以炫技般的美輪美奐來凸顯演奏家的音樂風格。可是這並不適合來評價閆亦修的演奏實力——技術的完美讓她更輕鬆地駕馭音樂為主題服務,——鋪陳出中國北方赫哲族狩獵和捕魚的畫面。
真可謂美樂繞樑,葫蘆絲,嗩吶,手鼓,胡琴,匯成聽覺的盛宴,而其中的每一部分又都是輝煌耀眼的寶石,魅力無窮的多棱鏡,這一切感染著在場的每個欣賞者,特別是最後的謝幕曲《心系德克薩斯》。
——

接著,就是2013年新春音樂會。演出地點在浸信會教會大學音樂廳。像第二場音樂會一樣,開演前,也宣讀了一份政府的賀信,只是這次不是市,不是郡,而是來自德克薩斯州州長辦公室。發來賀信的是州長里克•佩里。

賀信全文如下:

作為德克薩斯州州長,我很高興地祝賀休斯敦中華民樂團的新年音樂會。
這是一個既反映過去又期待未來,前瞻的一年。我號召大家與全德州民眾,一同盡情地分享新的一年的到來。
此刻,在未來一年,讓我們繼續表現出同情心,樂觀,創新的精神和決心,去把我們的明星之州變得更加強大,並確保我們這個家園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第一夫人安妮塔•佩里和我一起,送給你們2013 令人興奮的祝愿。

如今,在休斯頓,甚至在美南地區,中華民樂團的名聲越來越顯赫,它曾先後受路易絲安娜州巴吞魯日市及德州的達拉斯市邀請,前往舉辦專場民族音樂會。而每年,樂迷們除了新年能欣賞到他們的精彩演出,還可以在各種社區活動中,見到他們活躍的身影。

四年親密合作,樂團的團員們,在傳播中華文化,盡享令人心醉神迷的民族音樂帶來的快樂之餘,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樂團像一個寧靜的港灣,這些飄泊海外的遊子,在這裡拋下船錨。他們互相慰藉,排遣孤獨,團結友愛,情同兄弟姐妹,有如一個和睦的大家庭。包括他們的親友,也把樂團當做了自己的家,排練一同前往,演出時忙前忙後,送水、送飯。一位團員的父母,開了一家三明治店,夫妻二人多次為因演出顧不上吃飯的六七十位演職員們送來三明治,並且分文不取。

每有樂手離隊,他們總要舉辦家庭聚會,設宴歡送。因工作需要不得不離開的人,走時,依依不捨。身在異地,仍繫念樂團的兄弟姐妹。一位去日本工作的團員,每逢新年音樂會,總要委託在休斯頓的朋友,送上一筆捐款。

中華民樂團,真好。

願這面豎立在北美大陸上的中國民族音樂之旗,迎著太平洋的勁風,永遠獵獵飄揚!


2013年5月7日於休斯頓


第四届新年音乐会




赴达拉斯演出


第三届新年音乐会








第九届音乐沙龙


本文作者在介绍音乐家劫夫






【辛亥百年】


赴 Baton Rouge LSU 演出


第二届新年音乐会




首届新年音乐会




送小叶













陈毓玲,副总编,专栏作家,电话:713-505-9633
Email: yuling_li_chen@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毓玲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